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138.【李清】文言文翻譯

李清,北海人也。代傳染業。清少學道,多延齊魯之術士道流,必誠敬接奉之,終無所遇,而勤求之意彌切。家富於財,素為州里之豪甿。子孫及內外姻族,近百數家,皆能游手射利於益都。每清生日,則爭先饋遺,凡積百餘萬。清性仁儉,來則不拒,納亦不散。如此相因,填累藏捨。年六十九,生日前一旬,忽召姻族,大陳酒食,已而謂曰:「吾賴爾輩勤力無過,各能生活,以是吾獲優贍;然吾布衣蔬食,逾三十年矣,寧復有意於華侈哉!爾輩以吾老長行,每饋吾生日衣裝玩具,侈亦至矣;然吾自以久所得,緘之一室,曾未閱視,徒損爾之給用,資吾之糞土,竟何為哉!幸天未錄吾魂氣,行將又及吾之生辰,吾固知爾輩又營續壽之禮,吾所以先期而會,蓋止爾之常態耳。」子孫皆曰:「續壽自遠有之,非此將何以展卑下孝敬之心?願無止絕,俾姻故之不安也。」清曰:「苟爾輩志不可奪,則從吾所欲而致之,可乎?」皆曰:「願聞尊旨。」清曰:「各能遺吾洪纖麻縻百尺,總而計之,是吾獲數千百丈矣,以此為紹續吾壽,豈不延長哉!」皆曰:「謹奉教。然尊旨必有所以,卑小敢問。」清笑謂曰:「終亦須令爾輩知之。吾下界俗人,妄意求道,精神心力,夙夜勤勞,於今六十載矣,而曾無影響。吾年已老耄,朽蠹殆盡,自期筋骸不過三二年耳,欲乘視聽步履之尚能,將行早志。爾輩幸無吾阻。」先是,青州南十里有高山,俯壓郡城,峰頂中裂,豁為關崖。州人家家坐對嵐岫,歸雲過鳥,歷歷盡見。按圖經云云門山,俗亦謂之劈山,而清蓄意多時。及是謂姻族曰:「雲門山神仙之窟宅也,吾將往焉。吾生日坐大竹蕢,以轆轤自縋而下,以纖縻為媒焉;脫不可前,吾當急引其媒,而則出吾於媒末。設有所遇而能肆吾志,亦當復來歸。」子孫姻族泣諫曰:「冥寞深遠,不測紀極;況山精木魅,蛇虺怪物,何類不儲。忍以千金之身,自投於斯,豈久視永年之階乎!」清曰:「吾志也。汝輩必阻,則吾私行矣。是不獲行竹蕢洪縻之安也。」眾知不可回,則共治其事。及期而姻族鄉里,凡千百人,競繼酒饌。遲明,大會於山椒。清乃揮手辭謝而入焉。良久及地,其中極暗,仰視天才如手掌。捫四壁,止容兩席許。東南有穴,可俯僂而入。乃棄蕢游焉。初甚狹細,前往則可伸腰。如此約行三十里,晃朗微明。俄及洞口,山川景象,雲煙草樹,宛非人世。曠望久之。惟東南十數里,隱映若有居人焉。因徐步詣之,至則陡絕一台,基階極峻,而南向可以登陟。遂虔誠而上,頗懷恐懼。及至,窺其堂宇甚嚴,中有道士四五人。清於是扣門。俄有青童應門問焉。答曰:「青州染工李清。」青童如詞以報。清聞中堂曰:「李清伊來也?」乃令前。清惶怖趨拜。當軒一人遙語曰:「未宜來,何即遽至。」因令遍拜諸賢。其時日已午,忽有白髮翁自門而入,禮謁,啟曰:「蓬萊霞明觀丁尊師新到。眾聖令邀諸真登上清赴會。」於是列真偕行,謂清曰:「汝且居此。」臨出顧曰:「慎無開北扉。」清巡視院宇,兼啟東西門,情意飄飄然,自謂永棲真境。因至堂北,見北戶斜掩,偶出顧望。下為青州,宛然在目,離思歸心,良久方已。悔恨思返,諸真則已還矣。其中相謂曰:「令其勿犯北門,竟爾自惑,信知仙界不可妄至也。因與瓶中酒一甌,其色濃白。既而謂曰:「汝可且歸。」清則叩頭求哀,又云:「無路卻返。」眾謂清曰:「會當至此,但時限未耳。汝無苦無途,但閉目,足至地則到鄉也。」清不得已,流涕辭行。或相謂曰:「既遣其歸,須令有以為生。」清心恃豪富,訝此語為不知己,一人顧清曰:「汝於堂內閣上,取一軸書去。清既得。謂清曰:「脫歸無倚,可以此書自給。」清遂閉目,覺身如飛鳥,但聞風水之聲相激。須臾履地。開目即青州之南門,其時才申末。城隍阡陌,彷彿如舊,至於屋室樹木,人民服用,已盡變改。獨行盡日,更無一人相識者。即詣故居,朝來之大宅宏門,改張新舊,曾無仿像。左側有業染者,因投詣與之語。其人稱姓李。自云:「我本北海富家。」因指前筱涕,「此皆我祖先之故業。曾聞先祖於隋開皇四年生日自縋南山,不知所終,因是家道淪破。」清悒怏久之。乃換姓氏。寓游城邑。因取所得書閱之,則療小兒諸疾方也。其年青州小兒癘疫,清之所醫,無不立愈。不旬月,財產復振。時高宗永徽元年,天下富庶,而北海往往有知清者,因是齊魯人從而學道術者凡百千輩。至五年,乃謝門徒云:「吾往泰山觀封禪。」自此莫知所往。(出《集異記》)
【譯文】
李清是北海人。他家世代相傳以染布為業。李清小時候喜歡學習道術,經常迎請齊魯一帶的術士道流,而且一定虔誠地接待。但是他始終沒有遇上真正的仙人。他勤苦求道的意志就更加堅定迫切。他家裡很有錢,一向是州里的豪富之家。他的子孫及內外親戚,將近一百多家,都能往來益都。經商賺錢。每當李清過生日,親戚們便爭先恐後地送禮。他共積累了一百多萬家當。李清性情仁厚儉樸,凡送禮來的全都不拒絕,收了禮也不輕易用掉。如此只進不出積累起來的東西把庫房裝得滿滿的。六十九歲生日的前十天,他忽然叫來所有親屬,大擺酒宴,然後對大家說:「**你們勤奮努力沒有過錯,各自都能生活,因此我得到了優厚的供給。然而我穿布衣,吃菜食,已經三十多年了,難道我還能對豪華奢侈感興趣嗎?你們因為我年紀大,是長輩,每當我過生日都送給我一些衣服玩物,已經十分奢侈了。但是我把長期以來得到的,封存在一個屋子裡,一直沒有仔細看,白白損耗了你們的資財,在我這裡有如糞土,究意是為了什麼呢?有幸上天沒有把我的魂捉去,行將又來到我的生日了,我本來知道你們還得置辦為我祝壽的禮物。我之所以提前把你們集合起來,就是要制止你們經常的作法而已。」子孫們都說:「祝壽的事自古就有,不這樣怎麼能展示兒孫們的孝敬之心?請不要禁止,杜絕,讓親屬們感到不安。」李清說:「如果你們的意志不可改變,那就按照我的想法去做,可以嗎?」兒孫們都說:「願意聆聽老人家的意旨。」李清說:「你們各自送給我一百尺大纖麻繩子,總的計算,這樣我就可以得到幾千幾百丈繩子了,用它來繼續我的壽命,難道不延長嗎?」兒孫們都說:「我們一定照辦。但是您老的這種意思一定有原因,可以問嗎?」李清對兒孫們說:「到底也要讓你們知道,我是下界的俗人,胡亂地追求道術,費盡精神心力,日夜地勤勞,到如今已經六十年了,卻沒有一點成就。我已經到了老年,朽壞損耗將盡,自己預想筋骨用不上二三年了。我想趁著眼睛、耳朵、腿腳還好使,實現我早年的願意。希望你們不要阻止我。」在這以前,青州南十里有一座高山。這山俯壓著郡城,峰頂從中間裂開,豁口成為關崖。州里人家家坐對著峰巒霧氣、來往的雲和鳥,全都看得清清楚楚。察看《圖經》,叫它「雲門山」,一般人又叫它「劈山」。李清對此山很早就有想法,到這時他才對親屬們講:「雲門山是神仙的洞府,我要到那兒去。我過生日那天,我坐在一個大竹筐裡,你們用轆轤把我放下去,就用那根大麻繩子作媒介。如果不能靠前,我就趕緊拉那繩子,你們就把我拽出來。假如能遇上仙人,能了卻我的心願,我也能再回來。」子孫親戚們哭著勸他說:「冥間寂寞而又深遠,極難預測,況且山精樹怪、牛鬼蛇神,什麼東西沒有?你怎麼忍心把千金的身子,自動投到那裡邊?這哪是長壽的辦法呢?」李清說:這是我的心願。如果你們一定要阻攔,那我就偷著走。這就不如用竹筐和大繩子那樣安全。」眾人知道他不能再回心轉意,就共同籌辦了這件事。到了他生日的那天,親屬鄰居千百人,爭搶著送來酒飯。天要亮的時候,大家全都匯聚在山陵上,李清就揮手走進竹筐。好久他才到了地面上,那裡面很暗。抬頭看天,天只有手掌那麼大。用手摸一下四面的牆壁,大約只能容下兩張蓆子。東南方向有一個洞,可以彎著腰走進去。於是李清扔掉竹筐走了進去。剛進去的時候挺狹窄,再往前走就可以直起腰來。如此走了大約三十里,他望見了微弱的亮光。一會兒來到洞口,山川景像,雲煙草樹,好像不是人世間的風光。他眺望了好久,只有東南方向十幾里的地方,隱隱約約好像有人居住。於是他就慢慢走過去。到那一看,卻是一個陡絕的檯子,台階極險峻。從南面可以登上去,他就虔誠地一步一步走上去,心裡非常害怕。等到走到地方,見這裡的殿堂屋宇很整齊,其中有四五個道士。於是李清就敲門。不一會兒有一個青衣童子在門裡問是誰叫門,李清回答說:「我是青州的染工李清。」青衣童子就像他說的這樣回去稟報。李清聽到中堂有人說:「李清他來了?」於是就讓他上前去。李清惶恐地小步走上去參拜。當窗的一個人遠遠地說:「還不該來,為什麼就急急忙忙地來了?」於是讓他逐個拜見仙人們。當時已經是正午,忽然有一個白髮老頭從門外走進來,見禮之後開始說:「蓬萊霞明觀丁尊師新來到這裡,眾上仙邀請大家到上清去赴會。」於是仙人們一塊往外走。有人對李清說:「你暫且住在這裡。」要出門的時候又回頭說:「千萬不要開北門。」李清在院裡屋裡巡視,又打開了東西門,心情很清爽,自以為永遠住進了仙境。於是來到堂北,見北門斜掩著,偶然出去一望,見下面是青州,好像就在眼前。思念家鄉的心情,好久才平靜下來。他悔恨自己不該有想回家的念頭。這時候眾仙人已經回來了。其中有人互相說:「讓他不要開北門,他卻如此糊塗!可見仙界是不可隨便來的。」於是就把一個瓶子裡的酒倒一碗給他,酒的顏色很白。他喝完酒,人家對他說:「你可以暫且回去。」李清就叩頭哀求,還說:「沒有回去的路。」眾仙對他說:「你該當到這來,只是時限沒到而已。你不要怕沒有路,只要閉上眼睛,腳一落地就到家鄉了。」李清不得已,只好灑淚告別。有仙人互相說:「既然打發他回去,應該讓他有生活的辦法。」李清心裡依仗自己家裡有錢,驚訝這話是不瞭解自己。一人看著李清說:「你到堂內的閣子上,拿一軸書帶走吧。」李清拿到書之後,那人又對他說:「如果回去生活上沒有依靠,可以憑這軸書謀生。」李清於是閉上眼睛,覺得身子像鳥在飛,只聽到風聲水聲激盪,不一會兒就踩到了地面。睜眼一看,是青州的南門。當時只是申時的末了。城壕道路,彷彿和原來一樣。至於房屋樹木、人民的服用,已經完全改變了。他獨自走了一整天,還沒有一個認識的人。於是他就回到故屋去。早晨出來時的大宅院大門樓,完全變了樣子。左側有做染布生意的,他就過去和人家說話。那人自稱姓李,說:「我家本來是北海的一個富戶。」他指了指前後的街道,「這都是我祖先的舊業。聽說我爺爺在隋朝開皇四年過生日那天,自己用繩子下到南山下,不知到底哪兒去了。因此家境衰敗了。」李清悶悶不樂好長時間。於是他改換了姓名,流落在城中。他拿出那軸書來看,原來是治療小孩疾病的藥方。那一年青州的小孩長惡病,李清醫治的,沒有不立即就好的。不到十天半月,他的財產又興旺起來。當時是唐高宗永徽元年,天下富足。北海常常有認識李清的,因此齊魯一帶跟著李清學道術的有上百上千人。到了永徽五年,李清和門徒們告別說:「我要到泰山去看封禪。」從此就不知他到哪兒去了。

卷第三十七 神仙三十七
韋仙翁 楊越公弟 陽平謫仙 賣藥翁 嚴士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