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4報應徵應卷_0067.【孫鹹】原文全文翻譯

唐梁崇義在襄州,未(「未」原作「末」,據明抄本、許本改。)阻兵時,有小將孫鹹暴卒,信宿卻蘇。言至一處如王者所居,儀衛甚嚴,有吏引一僧對事,僧法號懷秀,亡已經年。在生極犯戒,及入冥,無善可錄,乃紿云:「我常囑孫鹹寫法華經。」敕鹹被追對。初鹹不省,僧固執之,經時不決。忽見沙門曰:「地藏語雲,若弟子招承,亦自獲祐。鹹乃依言,因得無事。又說對勘時,見一戎王,衛者數百,自外來。冥王降階,齊級升殿。坐未久,乃大風捲去。又見一人,被考覆罪福,此人常持金剛經,又好食肉,左邊有經數千軸,右邊積肉成山,以肉多,將入重論。俄經堆中有火一星,飛向肉山,頃刻銷盡,此人遂履空而去。鹹問地藏:「向來外國王風吹何處?」地藏王云:「彼王當入無間,向來風即業風也。」因引鹹看地獄。及門,煙焰煽赫,聲若風雷,懼不敢視。臨視鑊湯,跳沫滴落左股,痛入心髓。地藏令一吏送歸,不許漏洩冥事。及回如夢,妻兒環泣,已一日矣。遂破家寫經,因請出家,夢中所滴處成瘡,終身不差。(出《酉陽雜俎》)
【譯文】
唐朝梁崇義在襄州,並未被兵事所阻時。有個小將孫鹹突然死了,過了一宿卻甦醒過來。說他到了一個地方,像大王居住的地方,守衛得很嚴。有一個官吏領一和尚對訊。和尚法號懷秀,死了已有一年了。在世時經常犯戒,等到到了冥間。沒有什麼善事可記的。於是他欺騙說:「我常常叫孫鹹寫法華經。」有令追捕孫鹹來核對,起初孫鹹不知何事,和尚堅持不放過他。好久也不能結案。忽然看見沙門說:「地藏說,如果弟子招認,也可以獲釋。」孫鹹就依照他的話做了,因此太平無事。又說到核對的時候,看見一戒王,有幾百守衛的人,從外面進來。冥王下階,一齊升殿。坐了不久,就有大風刮去。又看見一個人,被審查罪福之事,這個人常念金剛經,又好吃肉,左邊有經書幾千卷,右邊堆積的肉成山,因為肉多,將要被重罰。不一會經書中有一火星,飛到肉山上去,頃刻間肉山盡光。這個人便騰空而去。孫鹹問地藏剛才來的外國王風吹到哪裡去了,地藏王說,他應當進入陰間,剛才的風就是陰間的孽風。於是領孫鹹看地獄。到了門口,煙焰四起,聲如風雷。恐懼而不敢看。靠近去看湯鑊,飛沫滴落在左大腿上,痛疼入心。地藏叫一官吏送他回去,不許洩露冥間的事。等到回家如夢初醒,妻子圍著哭泣,已死一天了。於是賣掉全部家產寫經,請求出家。夢中所滴的地方成了瘡,終身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