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101.【葉法善】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葉法善字道元,本出南陽葉邑,今居處州松陽縣。四代修道,皆以陰功密行及劾召之術救物濟人。母劉,因晝寐,夢流星入口,吞之乃孕,十五月而生。年七歲,溺於江中,三年不還。父母問其故,曰:「青童引我,飲以雲漿,故少留耳。」亦言青童引朝太上,太上頷而留之。弱冠身長九尺,額有二午。性淳和潔白,不茹葷辛。常獨處幽室,或游林澤,或訪雲泉。自仙府歸還,已有役使之術矣,遂入居卯酉山。其門近山,巨石當路,每環回為徑以避之。師投符起石,須臾飛去,路乃平坦。眾共驚異。常游括蒼白馬山,石室內遇三神人,皆錦衣寶冠,謂師曰:「我奉太上命,以密旨告子。子本太極紫微左仙卿,以校錄不勤,謫於人世,速宜立功濟人,佐國功滿,當復舊任。以正一三五之法,令授於子。又勤行助化。宜勉之焉。」言訖而去。自是誅蕩精怪,掃馘凶妖,所在經行,以救人為志。叔祖靖能,頗有神術,高宗時,入直翰林,為國子祭酒。武後監國,南遷而終。初高宗征師至京,拜上卿,不就,請度為道士,出入禁門。乃欲告成中岳,扈從者多疾,凡噀咒,病皆愈。二京受道菉者,文武中外男女弟子千餘人。所得金帛,並修宮觀,恤孤貧,無愛惜。久之,辭歸松陽,經過之地,救人無數。蜀川張尉之妻,死而復生,復為夫婦。師識之曰:「屍媚之疾也,不速除之,張死矣。」師投符而化為黑氣焉。相國姚崇已終之女,鍾念彌深,投符起之。錢塘江有巨蜃,時為人害,淪溺舟楫,行旅苦之。投符江中,使神人斬之。除害殄凶,玄功遐被,各具本傳。於四海六合,名山洞天,鹹所周歷。師年十五,中毒殆死,見青童曰:「天台苗君,飛印相救。」於是獲蘇。又師青城山趙元陽,受遁甲。與嵩陽韋善俊傳八史,東入蒙山,神人授書。詣嵩山,神仙授劍。常行涉大水,忽沉波中,謂已溺死,七日復出,衣履不濡,云:「暫與河伯游蓬萊。」則天徵至神都,請於諸名岳投奠龍璧。中宗復位,武三思尚秉國權。師以頻察襖祥,保護中宗相王及玄宗,為三思所忌,竄於南海。廣州人庶,夙仰其名,北向候之。師乘白鹿,自海上而至,止於龍興新觀。遠近禮敬,捨施豐多,盡修觀宇焉。歲余,入洪州西山,養神修道。景龍四年辛亥三月九日,括蒼三神人又降,傳太上之命:「汝當輔我睿宗及開元聖帝,未可隱跡山巖,以曠委任。」言訖而去。時二帝未立,而廟號年號,皆以先知。其年八月,果有詔徵入京。迨後平韋後,立相王睿宗,玄宗承祚繼統,師於上京,佐佑聖主。凡吉凶動靜,必予奏聞。會吐蕃遣使進寶函封,曰:「請陛下自開,無令他人知機密。」朝廷默然,唯法善曰:「此是凶函,請陛下勿開,宜令蕃使自開。」玄宗從之。及令蕃使自開,函中弩發,中番使死,果如法善言。俄授銀青光祿大夫鴻臚卿越國公景龍觀主。祖重,精於術數,明於考召,有功於江湖間,謚有道先生,自有傳。父慧明,贈歙州刺史。師請以松陽宅為觀,賜號淳和,御制碑書額,以榮鄉里。明年正月二十七日,忽友雲鶴數百,行列北來,翔集故山,徘徊三日,瑞雲五色,覆其所居。是歲庚申六月三日甲申,告化於上都景龍觀。弟子既齊物、尹愔,睹真仙下降之事,秘而不言。二十一日。詔贈金紫光祿大夫越州都督。春秋百有七歲。所居院異香芬郁,仙樂繽紛,有青煙直上燭天,竟日方滅。師請歸葬故鄉。敕度其侄潤州司馬仲容為道士,與中使監護,葬於松陽。詔衢、婺、括三州助葬。供給(給原作終,據明抄本改)所須。發引日,敕官縞衣祖送於國門之外。開元初,正月望夜,玄宗移仗於上陽宮以觀燈。尚方匠毛順心,結構綵樓三十餘間,金翠珠玉,間廁其內。樓高百五十尺,微風所觸,鏘然成韻。以燈為龍、鳳、螭、豹騰躑之狀,似非人力。玄宗見大悅,促召師觀於樓下,人莫知之。師曰:「燈影之盛,固無比矣;然西涼府今夕之燈,亦亞於此。」玄宗曰:「師頃嘗游乎?」曰:「適自彼來,便蒙急召。」玄宗異其言,曰:「今欲一往,得乎?」曰:「此易耳。」於是令玄宗閉目,約曰:「必不得妄視,若誤有所視,必有非常驚駭。」如其言,閉目距躍,已在霄漢。俄而足已及地。曰:「可以觀矣。」既睹影燈,連亙數十里,車馬駢闐,士女紛委。玄宗稱其盛者久之,乃請回。復閉目騰空而上,頃之已在樓下,而歌舞之曲未終。玄宗於涼州,以鏤鐵如意質酒,翌日命中使,托以他事,使於涼州,因求如意以還,驗之非謬。又嘗因八月望夜,師與玄宗游月宮,聆月中天樂。問其曲名,曰:「《紫雲曲》。」玄宗素曉音律,默記其聲,歸傳其音。名之曰《霓裳羽衣》。自月宮還,過潞州城上,俯視城郭悄然,而月光如晝。師因請玄宗以玉笛奏曲。時玉笛在寢殿中,師命人取,頃之而至。奏曲既,投金錢於城中而還。旬日,潞州奏八月望夜,有天樂臨城,兼獲金錢以進。玄宗累與近臣試師道術,不可殫盡,而所驗顯然,皆非幻妄,故特加禮敬。其餘追岳神,致風雨,烹龍肉,祛妖偽,靈效之事,具在本傳,此不備錄。又燕國公張說,嘗詣觀謁,師命酒。說曰:「既無他客。」師曰:「此有曲處士者,久隱山林,性謹而訥,頗耽於酒,鐘石可也。」說請召之,斯須而至。其形不及三尺,而腰帶數圍,使坐於下,拜揖之禮,頗亦魯樸。酒至,杯盂皆盡,而神色不動。燕公將去。師忽奮劍叱曲生曰:「曾無高談廣論,唯沉湎於酒,亦何用哉!」因斬之,乃巨榼而已。嘗謂門人曰:「百六十年後,當有術過我者,來居卯酉山矣。初,師居四明之下,在天台之東,數年。忽於五月一日,有老叟詣門,號泣求救。門人謂其有疾也。師引而問之,曰:「某東海龍也。天帝所敕,主八海之寶,一千年一更其任,無過者超證仙品。某已九百七十年矣,微績垂成,有婆羅門逞其幻法,住於海峰,晝夜禁咒,積三十年矣。其法將成,海水如雲,卷在天半,五月五日,海將竭矣。統天鎮海之寶,上帝制靈之物,必為幻僧所取。五日午時,乞賜丹符垂救。至期,師敕丹符,飛往救之,海水復舊。其僧愧恨,赴海而死。明日,龍輦寶貨珍奇以來報。師拒曰:「林野之中,棲神之所,不以珠璣寶貨為用。」一無所受,因謂龍曰:「此崖石之上,去水且遠,但致一清泉,即為惠也。」是夕,聞風雨之聲,及明,繞山麓四面,成一道石渠,泉水流注,經冬不竭。至今謂之天師渠。又一說雲,顯慶中,法善奉命修黃菉齋於天台山,道由廣陵,明晨將濟瓜州。,是日,江干渡人,艤舟而候,時方春暮,浦漵晴暖,忽有黃白二叟相謂曰:「乘間可以圍棋為適乎。」即向空召冥兒。俄有丱童擘波而出,衣無沾濕。一叟曰:「挈棋局與席偕來。」須臾,丱童如命,設席沙上。對坐約曰:「賭勝者食明日北來道士。」因大笑而下子。良久,白衣叟曰:「卿北矣!幸無以味美見侵也?」曠望逡巡,徐步凌波,遠遠而沒。舟人知其將害法善也,惶惑不寧。及旦,則有內官馳馬前至,督各舟楫。舟人則以昨日之所見具列焉。內官驚駭不悅。法善尋續而來,內官復以舟人之辭以啟法善。法善微哂曰:「有是乎?幸無掛意。」時法善符術神驗,賢愚共知,然內官洎舟人從行之輩,憂軫靡遑。法善知之而促解纜,發岸咫尺,而暴風狂浪,天日昏晦。舟中之人,相顧失色。法善徐謂侍者曰:「取我黑符,投之鷁首。」既投而波流靜謐,有頃既濟。法善顧舟人曰:「爾可廣召宗侶,沿流十里間,或蘆洲菼渚,有巨鱗在焉,爾可取之,當大獲其資矣。」舟人承教,不數里,果有白魚長百尺許,週三十餘圍,僵暴沙上。就而視,腦有穴嵌然流膏。舟人因臠割載歸,左近村閭,食魚累月。(出《集異記》及《仙傳拾遺》)
【譯文】
葉法善,字道元,出生在南陽的葉邑,現在住在處州松陽縣。葉家四代修道,都憑著做好事積陰德以及揭發、尋找邪惡的法術救物濟人。他母親姓劉,因為白天睡覺,夢見流星進入口中,吞下之後便懷了孕。懷孕十五個月才生下他。他七歲那年,淹死在江中,三年後回來。父母問他為什麼去了這麼久,他說:「一個穿青衣服的童子領著我,給我雲漿喝,所以我就逗留了一會兒。」又說:「穿青衣服的童子領他去見太上,太上允許留他。」他成年之後身高九尺,額頭上有兩個「午」字。他的性情淳和,膚色潔白,不吃葷腥辛辣之物。他常常獨自處在幽室之中。或者雲遊林澤,或者尋訪雲泉。從仙府回來,他已經有役使鬼神的道術了。於是他住進卯酉山。他的家門離山很近,當路有一塊巨石,常常要繞著走避開它。他扔出一道符搬起那巨石,巨石頃刻間便飛走了。路就平坦了。眾人都感到驚奇。他曾經到括蒼白馬山遊覽,在一所石室內遇見過三位神人。三位神人都穿著錦衣,戴著寶冠。神人對葉法善說:「我奉太上的命令,把密旨告訴你。你本來是太極宮紫微殿左仙卿,因為校錄不勤,被謫貶到人世上來。你應該趕快立功,濟世救人,輔佐國家,功滿之後,就會再恢復舊職。太上還讓我把『正一三五』的法術,傳授給你。你還要勤於修行,幫助眾生,好好地勉勵自己吧。」神人說完便離去了。從此,葉法善誅殺掃蕩精怪,斬殺凶妖。他所有的行為,都是以救人為目的。他的叔祖父葉靖能,很有神術,高宗的時候,在翰林院做官,是國子祭酒。武則天代理國政,把他貶到南方,死在那裡。當初高宗把葉法善徵召到京城,拜他做上卿,他不幹,請求引度他做道士,出入在禁宮內。等到中宗要去中岳嵩山去祭天的時候,隨從們大多數都病了。經過他噴水唸咒治療,病都好了。二京之中接受道家符菉圖訣的,文的武的,宮內的宮外的,男的女的,共有弟子一千多人。他所得到的金銀絲帛,全都用來修宮觀,救濟孤寡窮人,不吝惜錢財。過了挺長時間,他告辭回到松陽縣。他經過的地方,有許多人得到救助。蜀川張尉的妻子,死而復生,又恢復了夫妻生活。葉法善識破了她的真相,說:「這是一種死屍媚病,不趕快除掉它,張尉也會死了。」他投出一道符,把她化成一股黑煙。相國姚崇的女兒已經死了,但是相國鍾愛、思念女兒的心情更強烈了,葉法善就投一道符把她救活了。錢塘江裡有一隻大蛤蜊,時常害人,把船弄翻,把人淹死,行旅之人都害怕。葉法善把符投到江中,讓神人把大蛤蜊斬了。他除害滅凶,修道的功夫遠近聞名。他的各種事跡都記載在他本人的傳裡。對四海六合的名山洞天他都遊歷過。葉法善十五歲那年,曾經中毒幾乎要死了。他見到一位穿青衣的童子,童子對他說:「天台山上的苗君,飛印救你。」於是他就復甦了。他又拜青城山的趙元陽為師,學到了遁甲術。他向嵩陽的韋善俊學習《八史》。他東入蒙山,神人送給他天書。他到嵩山去,神仙送給他寶劍。他曾經在水面上行走,忽然沉到水中,人們以為他被淹死了。七天之後他又出來了,衣服都沒濕。他說:「暫時和河伯游了一趟蓬萊。」武則天把他召到京都,他請求在各大名山上投放龍璧。中宗復位以後,武三思還繼續掌權。葉法善因為多次察覺襖祥,保護了中宗相王和玄宗,武三思十分忌恨,被流放到南海。廣州的百姓,一向仰慕他的名字,面向著北方等候著他。他騎著白鹿,從海上來到,住在龍興新觀。遠近的人們都來禮敬他,施捨的錢物極多。他把這些錢物全都用來修觀宇了。一年以後,他進到洪州的西山裡養神修道。景龍四年辛亥三月九日,括蒼山的三位神人又下來,傳達太上的命令:「你應當輔佐我們的睿宗皇帝和開元聖帝,不可隱居在山中而耽誤荒廢了對你的委任。」說完就離去了。當時這兩位皇帝還沒有登位,而他們的廟號年號,葉法善全都事先知道了。那年八月,果然有詔書召他回京。等到後來平定了韋皇后,相王李旦成為睿宗皇帝。後來,玄宗繼承了帝位。葉法善在京城輔佐聖主。凡是吉凶動靜,他都能預先向皇上奏明。正趕上吐蕃國派使者來獻寶,寶被封在匣子裡。使者說:「請陛下自己開,不要讓別人知道其中的機密。」朝廷一片默然,只有葉法善說:「這是個凶匣子,請陛下不要開。應該讓吐蕃的來使自己開。」玄宗聽了他的話。等到讓蕃使自己打開,匣子裡的暗箭射出來,正好把番使射死了。果然像葉法善說的那樣。不久,皇帝封他為銀青光祿大夫、鴻臚卿、越國公、景龍觀主。他的祖父葉重,術數很精到,善於考察吉凶,呼喚鬼神,在江湖之間很有功績,謚號叫「有道先生」,正史裡有傳。葉法善的父親叫葉慧明,皇帝曾經把歙州刺史的官職贈送給他。葉法善請求把松陽縣老家的宅子作為道觀,皇帝贈號為「淳和觀」,觀上有御制的碑書匾額,使葉家在鄉里之間更顯得光榮。第二年正月二十七日,忽然有幾百隻雲鶴排成行列從北邊飛來,飛翔聚集在葉法善故居的山上。仙鶴徘徊了三天,五色的瑞雲覆蓋了他的住處。這一年庚申六月三日甲申時,他在京都景龍觀坐化。他的弟子既齊物、尹愔,見到了神仙下來的事,但是他們保密,不往外講。二十一日,皇帝下詔書,贈他金紫光祿大夫、越州都督的稱號。他活了一百零七歲。他所住的那個院子裡,異香濃郁,仙樂聲聲,有一股青煙直上,映照天空,整整一天才消失。葉法善死前曾請求歸葬故鄉。皇上下令把他的侄子——潤州司馬葉仲容引度為道士,和中使一塊監護著他的靈柩,葬到松陽縣。並且詔令衢、婺、括三州協助操辦葬禮,供給所需要的錢物。出殯那天,皇上又敕令官吏們穿上白色喪服在國門外送靈。葉法善的事跡很多。開元年初,正月十五夜裡,唐玄宗把儀仗移到上陽宮觀燈。尚方署的工匠毛順心,結構了三十多間綵樓,還放上金翠珠玉,樓高一百五十尺。微風吹來,鏘然有聲,很有韻味。用燈做成龍、鳳、螭、豹跳躍的樣子,好像不是人所能完成的。唐玄宗看了非常高興,派人把葉法善找來在樓下看,別人都不知道。葉法善說:「燈景的盛況,固然是無比的。但是西涼府今夜的燈,也僅次於這裡。」玄宗說:「法師剛才曾經去過?」葉法善說:「我剛從那回來,就受到陛下的緊急召見。」玄宗對他的話感到奇怪,說道:「現在我也想去,行嗎?」葉法善說:「這很容易。」於是他讓玄宗閉上眼睛,約定說:「一定不要隨便亂看,如果誤看了什麼,一定會受到不尋常的驚嚇。玄宗照他說的那樣做,閉著眼睛用力一跳,已躍上高空。不一會兒就覺得腳已觸到地面。葉法善說:「可以睜眼看了!」只見燈火輝映,連綿幾十里,有接連不斷的車馬,又有紛然眾多的士女。玄宗稱讚這裡的盛況,讚歎了好久。於是,葉法善就請他回去,又閉上眼睛騰空而上,一會兒便已經回到綵樓之下了。那支歌舞的曲子還沒有結束。玄宗到涼州的時候,用鏤鐵如意換了酒喝。第二天他派出一位中使,以辦別的事為名到涼州去,找到了鏤鐵如意帶了回來,證明葉法善帶他去涼州的事不假。另外,又曾經在八月十五夜裡,葉法善和唐玄宗一塊到月宮去遊覽。玄宗聽了月中的天樂,打聽曲子叫什麼名,人家告訴他是《紫雲曲》。玄宗一向精通音樂,暗中記下它的聲調,回來寫出曲譜,起名《霓裳羽衣曲》。從月宮回來的時候,路過潞州城上,俯看城中一片寂靜,而月光照如白晝,葉法善就請玄宗用笛子演奏一支曲子。當時玉笛放在寢殿裡,葉法善派人去取,頃刻間就取回來了。奏完曲,把一枚金錢扔到城裡就回來。十天以後,潞州進奏章報告說,八月十五夜裡,有天樂降臨潞州城,而且還在城中拾到一枚金錢,現在把這枚金錢獻給皇上。唐玄宗屢次與近臣們試驗葉法善的道術,他的道術無窮無盡,而且所試驗的都很靈驗,都不是虛幻的。所以對他很尊敬。其餘諸如追趕岳神、呼風喚雨、烹煮龍肉、剪除妖偽等靈驗之事,全都在他的傳記裡,這裡不作詳細記錄。另外,燕國公張說,曾經到觀中拜謁過葉法善。葉法善擺酒款待他,他說:「沒有別的客人……」葉法善說:「這地方有一位姓曲的處士,長期在山林裡隱居,性情謹慎,不善言談,很喜歡喝酒,能喝一鍾或者一石。」張說請葉法善把曲處士找來。他很快就把曲處士找來了。曲處士的身材不足三尺高,而腰帶卻有幾圍長。葉法善讓曲處士坐在下首。曲處士行揖拜之禮,顯得很粗魯。酒端上來之後,曲處士把杯裡的盂裡的全喝光了,神色卻仍然如故,一點沒變。燕國公要離開的時候,葉法善忽然挺著劍斥責曲處士說:「你居然什麼高談闊論也沒有,只知道喝酒,還有什麼用呢?」於是就斬殺了他。一看,原來這位曲處士是一個盛酒的器具變的。葉法善曾經對門人說:「一百六十年以後,能有一個道術比我強的人,到卯酉山來居住。」當初,葉法善住在四明山下。四明山在天台山之東。住了幾年,忽然在五月一日這一天,有一位老頭到門前,號哭著求救。門人以為這老頭有病。葉法善拉著老頭問他怎麼了,老頭說:「我是東海的一條龍,天帝命令我主管八海的寶。職位一千年更換一次。這一十年中沒有過錯的,就能超度成仙了。我已經干了九百七十年了,我的功業眼看就要成功。可是,有一位和尚顯示他的魔幻法術,住在海邊山峰上,晝夜唸咒,已經三十年了。他的法術將要煉成。煉成之後,海水將像雲一樣被捲到空中,五月五日海將枯乾,那麼,全天下的鎮海之寶,上帝號令神靈之物,一定會被幻術和尚得去。五月五日的正晌午時,請您賜一道丹符救救我。」到了五月五日,葉法善命令一道丹符飛到東海去救那龍。海水恢復原樣。那和尚又愧又恨,跳進大海自殺了。第二天,那龍用車拉著珍珠寶貝來報答葉法善。葉法善拒絕接受,說道:「山林曠野之中,是神仙的住所,不認為珠璣寶貨有什麼大用。」他什麼也沒接受。於是他對龍說:「這裡的崖石之上,離水很遠,只要你在這上面留下一個清泉,就是對我的報答了。」這天晚上,人們聽到了風雨之聲。等到天明,人們出門一看,圍繞著山根,四面出現一道石渠,泉水流淌,經冬不幹。到現在這渠還叫天師渠。還有一個傳說,顯慶年間,葉法善奉命在天台山上修黃菉齋,道上經過廣陵,早晨將渡過瓜州。這一天,江岸上要渡江的人們,正坐在岸邊等候著開船的時刻。當時正是春暮,水邊又晴又暖。忽然有黃白兩個老頭互相說:「趁此機會可以下一盤棋,挺合適吧?」於是他們向著空中呼喚仙童。不一會兒,有一個仙童從江水裡出來,他的衣服居然沒有沾濕。一個老頭對仙童說:「把棋局和坐席一塊拿來!」一會兒,仙童遵命辦到,把棋局和坐席放到沙地上。兩個老頭相對而坐,約定說:「誰下勝了,誰就吃掉明天從北邊來的那個道士。」於是二人大笑著開始下棋。下了好長時間,白衣老頭說:「你敗了,希望你不要因為那道士味道好就來搶!」兩個老頭向遠處望了一會兒,慢慢走在水面上,遠遠地消逝了。擺船人知道他們要害葉法善,惶惑不安。等到第二天早晨,就有宮中的官吏騎著馬來到,督促準備船隻,擺船人就把昨天見到的情形詳細向官吏述說了。那官吏又驚又怕不大高興。不多時葉法善也到了。那官吏又把擺船人說的話告訴了葉法善。葉法善微笑道:「有這樣的事嗎?請不要在意!」當時葉法善的符術和神一樣靈驗,無論賢者愚者全都知道。但是宮內的官吏、擺船人,以及其他隨從人員,憂痛惶急。葉法善知道大家的心情,就催促解纜開船。剛開船離岸不遠,暴風狂浪大作,天日昏暗。船裡的人面面相覷,大驚失色。葉法善慢吞吞對侍者說:「拿出我的黑符,扔到船頭上。」扔了黑符之後,江水立即風平浪靜。不多時到了對岸,葉法善看著擺船人說:「你可以多找一些同伴來,沿江十里之間,也許是長有水草的小島上,有大魚在那裡邊,你可以拿回去。能發一筆小財了!」擺船人按照葉法善教的去做,尋了不幾里,果然有一條長百尺左右,粗三十多圍的大魚,暴死在沙灘上。走近一看,魚頭上有一個洞往外流著腦汁。擺船人於是把大魚割成一塊一塊的肉載運回去。左右的村莊,全都吃了一個來月的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