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077.【韓滉】古文翻譯

唐宰相韓滉,廉問浙西,頗強悍自負,常有不軌之志。一旦有商客李順,泊船於京口堰下,夜深碇斷,漂船不知所止。及明,泊一山下。風波稍定,上岸尋求。微有鳥徑,行五六里,見一人烏巾。岸幘古服,與常有異。相引登山,詣一宮闕,台閣華麗,迨非人間。入門數重,庭除甚廣。望殿遙拜,有人自簾中出,語之曰:「欲寓金陵韓公一書,無訝相勞也。」則出書一函,拜而受之。贊者引出門,送至舟所。因問贊者曰:「此為何處也?恐韓公詰問,又是何人致書?」答曰:「此東海廣桑山也,是魯國宣父仲尼,得道為真官,理於此山。韓公即仲由也,性強自恃。夫子恐其掇刑網,致書以諭之。」言訖別去。李順卻還舟中,有一使者戒舟中人曰:「安坐,勿驚懼,不得顧船外,逡巡則達舊所。,不知所行幾千萬里也。既而詣衙,投所得之書。韓公發函視之,古文九字,皆科斗之書,了不可識。詰問其由,深以為異,拘縶李順,以為妖妄,欲加嚴刑。復博訪能篆籀之人數輩,皆不能辨。有一客疣眉古服,自詣賓位,言善識古文。韓公見,以書示之。客捧書於頂,再拜賀曰:此孔宣父之書,乃夏禹科斗文也,文曰;『告韓滉,謹臣節,勿妄動。』」公異禮加敬,客出門,不知所止。韓慘然默坐,良久瞭然,自憶廣桑之事,以為非遠。厚禮遣謝李順。自是恭黜謙謹,克保終始焉。(出《神仙感遇傳》)
【譯文】
唐德宗時任宰相的韓滉,曾經任浙西廉使。韓滉為人剛強自信,常有圖謀不軌的心思。有一次,一個叫李順的客商把船停靠在京口的碼頭上,半夜江上起了大風,拴在碼頭石墩上的船纜被刮斷,船在江上漂流。天亮後,李順出了船艙一看,見船漂到了一座山下停住了。這時波平風靜,李順就捨舟登岸看看這是個什麼地方。他順著一條非常狹窄難走的小路走了五六里地,遇見一個頭系黑頭巾的人。那人把頭巾推起露出前額,身穿古代人的衣服,和平常的人很不相同。那人領著李順登上一座山,來到一座宮殿前,見樓台殿閣十分華麗勝過人間的王宮。進了好幾道宮門,見裡面的庭院十分寬闊。那人遠遠地向大殿上行禮後,有個人掀開大殿的簾子走出來對李順說:「打算請你給金陵的韓滉捎一封信,請不要見怪,拜託了!」說罷拿出一封信,李順趕快施禮收下了信。領他來的那人就領他出了宮殿,又把他送回到船上。李順就問那領路的說:「這裡是什麼地方?如果韓滉問我,我該說是誰給他捎的信呢?」領路人說:「這裡是東海的仙島廣桑山,當年魯國的宣父仲尼(即孔子,名丘字仲尼,唐太宗貞觀十一年李世民下詔尊孔子為「宣父」)得道成了天界的仙官,就由他管轄治理這廣桑島。韓滉,就是他的弟子仲由(即子路,孔子弟子,勇猛剛毅,曾為衛國大夫孔悝的邑宰)轉世在人間的。韓滉為人剛強自傲,孔子怕他在人間犯罪落入法網,所以給他捎去信告誡提醒他。」說罷領路人就告辭去了。李順就回到船裡,這時有個仙界派來的使者警告船裡的人們說:「好好坐著別害怕,千萬不要往船外看,很快就會到你原來的地方。如果往外看,船馬上就會翻!」船裡的人都牢記那使者的話,誰也不敢往外看,只覺得般像在空中飛行,片刻間就到了京口碼頭下面,也不知道走了幾千幾萬里。李順找到韓滉的府衙,把信交給了韓滉。韓滉打開信一看,信上只有九個字,都是古代的蝌蚪文,根本不認識。問李順怎麼回事,李順就說了去廣桑仙島的經過。韓滉覺得太怪了,認為李順是妖言騙人,就把他抓起來打算用刑拷問。後來韓滉向不少懂得篆體、籀體字的人請教,也都不認得那幾個字。這時有一個眉間長痦子身穿古人衣服的人來拜見韓滉門客們,自稱能認得古文。韓滉接見了他,把那封信給他看。那人看完了信,立刻把信舉過頭頂向韓滉叩拜,祝賀道:「這是宣父孔丘的信,字是夏禹時代的蝌蚪文。這九個字是:『告韓滉,謹臣節,勿妄動』。」(大意是:我告誡韓滉,要好好盡臣子的使命,不要輕舉妄動。)韓滉對那客人十分尊敬地行了大禮後,客人出門走了,不知去了哪裡。客人去後,韓滉心事重重地坐著努力回想,過了很久終於恍然大悟,想起了自己在廣桑島上當神仙的事並不很遠,於是用禮物重謝了李順。從此韓滉更加謙恭謹慎,始終忠心地輔佐朝延,成了一位忠臣。

卷第二十 神仙二十
陰隱客 譚宜 王可交 楊通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