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101.【韋皋】古文現代文翻譯

韋皋初薄游劍外,西川節度使兵部尚書平章事張延賞以女妻之,既而惡焉,厭薄之情日露。公鬱鬱不得志,時入幕府,與賓朋從游,且攄其忿。延賞愈惡之,謂皋曰:"幕僚無非時奇,延賞尚敬憚之,韋郎無事,不必數到。"其輕之如此。他日,其妻尤憫之曰:"男兒固有四方志,今厭賤如此不知,歡然度日,奇哉!妾辭家事君子,荒隅一間茅屋,亦君之居;炊菽羹藜,簞食瓢飲,亦君之食。何必忍愧強安,為有血氣者所笑。"於是入告張行意,延賞遺帛五十疋。夫人薄之,不敢言。時有女巫在焉,見皋入西院,問夫人曰:"向之綠衣入西院者為誰?"曰:"韋郎。"曰:"此人極貴,位過宰相遠矣。其祿將發,不久亦鎮此,宜殊待之。"問其所以,曰:"貴人之所行,必有陰吏。相國之侍一二十人耳,如韋郎者,乃百餘人。"夫人聞之大喜,遽言於延賞,延賞怒曰:"贈薄請益可矣,奈何假托巫妖,以相調乎?"韋行月餘日到歧,歧帥以西川之貴婿,延置幕中,奏大理評事。尋以鞫獄平允,加監察,以隴州刺史卒出知州事。俄而朱泚亂,駕幸奉天。隴州有泚舊卒五百人,兵馬使牛雲光主之。雲光謀作亂,不克,率其眾奔朱泚。道遇泚使,以偽詔除皋御史中丞,因與之俱還。皋受其命,謂雲光曰:"受命必無疑矣,可悉納器械,以明不相詐。"雲光從之。翌日大饗,伏甲盡殺之,立壇盟諸將。泚復許皋鳳翔節度,皋斬其使。行在聞之,人心皆奮,乃除隴州刺史奉義軍節度使。及駕還宮,乃授兵部尚書西川節度使。延賞聞之,將自抉其目,以懲不知人。(出《續玄怪錄》)
【譯文】
韋皋當年很窮,漫遊到劍門關外時,西川節度使、兵部尚書相國張延賞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了他。但沒過多久就看不上他了,而且越來越厭惡得表露出來了。韋皋悶悶不樂,覺得自己很不得志。經常在幕府和賓客朋友一起出遊,而表明自己的不滿。這使得相國更加厭惡他了,對韋皋說,"幕僚無不是當今的奇才,連我都有些敬而畏之,你沒事時不用天天到幕府裡去。"可見岳父多麼看不起他。後來,連他妻子都同情地對他說:"男兒志在四方。現在我父親這樣歧視你,你竟感覺不到,還高高興興的,真太怪了。我那怕離開相府,隨你而去,那怕在荒野裡住一間破草房,砍柴燒飯,挖野菜充飢也活得舒心,何必像現在這樣忍氣吞聲,被有血性的男兒恥笑呢!"於是妻子就告訴自己的父親。要隨韋皋出走。張延賞就給了五十匹綢緞讓他們走。張延賞的夫人雖覺得給得太少,也不敢說什麼。當時有個女巫在相府,看見韋皋到西院去,就問相國夫人,"剛才到西院去那位穿綠衣的人是誰?"老夫人說,"是我女婿韋郎。"巫婆說,"這個人極尊貴,他的官運馬上就要來了,官位比老爺還高得多呢,而且不久就會派鎮此地,你們應該好好對待他。"老夫人問何以見得。巫婆說,"凡是貴人,行走時必有陰間的官員護從。你家相國隨從的陰間官員不過一二十人,而我看見韋郎的隨從有一百多哩!"夫人聽後大喜,趕快跑去告訴張延賞。張延賞大怒說,"要是嫌我送他們的東西太少可以再商量,用不著假借巫婆的胡說來騙我!"韋皋終於帶著妻子離相府出走,經月餘到了歧山。歧山的長官因為韋皋是節度使的貴婿,先請他到幕府任職,又奏請任命他為大理評事,專管刑獄。由於他對獄政管理得出色,審案公正,又升任為監察。後來,隴州刺史死了,他又補任了知州。不久朱泚造反,皇上離京到奉天。這時隴州有朱泚的舊部五百人,頭兒是兵馬使牛雲光。牛雲光想作亂沒成,就帶兵投奔了朱泚,在路上遇見朱泚派的使者,使者拿著朱泚的偽詔,任命韋皋為御史中丞。他們一齊回來見到韋皋,韋皋假裝接受了任命後對牛雲光說,"我接受了任命,你們就該信任我,請你的部隊都把武器收起來,這才說明你們也信任我。"牛雲光就照辦了,第二天韋皋擺酒宴犒賞軍隊,事先埋伏好了人,把反叛的軍人都殺光了,然後又設祭壇和諸將盟誓歸順朝廷。朱泚知道了,又派使者來給韋皋加官升任鳳翔節度使,韋皋就把使者殺掉,皇上的行宮中聽說此事,人心大振,皇上就任韋皋為隴州刺史兼奉義軍節度使。朱泚之亂平息後,聖駕還宮,韋皋升任兵部尚書西川節度使。他的岳父張延賞聽說後,真想把自己的眼珠子摳出來,以罰自己當初不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