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053.【劉根】文言文翻譯

劉根者,字君安,京兆長安人也。少明五經。以漢孝成皇帝綏和二年,舉孝廉,除郎中。後棄世學道,入嵩高山石室,崢嶸峻絕之上,直下五千餘丈。冬夏不衣,身毛長一二尺,其顏色如十四五歲人,深目,多鬚鬢,皆黃,長三四寸。每與坐,或時忽然變著高冠玄衣,人不覺換之時。衡府君自說,先祖與根同歲者,至王莽時,頻使使者請根,根不肯往。衡府君使府掾王珍問起居,根不答。再令功曾趙公,往山達敬,根唯言謝府君,更無他言。後穎川太守高府君到官,郡民大疫,死者過半,太守家大小悉得病。高府君復遣珍往求根,請消除疫氣之術。珍叩頭述府君之言,根教言於太歲宮氣上,掘地深三尺,以沙著其中,及酒沃之。君依言,病者悉愈,疫氣尋絕,每用有效。後太守張府君,以根為妖,遣吏召根,擬戮之。一府共諫君府,君府不解。如是諸吏達根,欲令根去,根不聽。府君使至,請根。根曰:「張府君欲吾何為耶?間當至耳。若不去,恐諸君招咎,謂卿等不敢來呼我也。」根是日至府,時賓客滿座,府君使五十餘人,持刀杖繩索而立,根顏色不怍。府君烈聲問根曰:「若有何道術也?」答曰:「唯唯。」府君曰:「能召鬼乎?」曰:「能。」府君曰:「既能,即可捉鬼至廳前,不爾,當大戳。」根曰:「召鬼至易見耳。」借筆硯及奏按,鎗鎗然作銅鐵之聲,聞於外。又長嘯,嘯音非常清亮,聞者莫不肅然,眾客震悚。須臾,廳上南壁忽開數丈,見兵甲四五百人。傳呼赤衣兵數十人,繼刀劍,將一車,直從壞壁中入來,又壞壁復如故。根敕下車上鬼,其赤衣便乃發車上披。見下有一老翁老姥,大繩反縛囚之,懸頭廳前。府君熟視之,乃其亡父母也。府君驚愕流涕,不知所措。鬼乃責府君曰:「我生之時,汝官未達,不得汝祿養。我死,汝何為犯神仙尊官,使我被收,困辱如此,汝何面目立於人間?」府君下階叩頭,向根伏罪受死,請求放赦先人。根敕五百兵將囚出,散遣之。車出去南壁開,後車過,壁復如故。既失車所在。根亦隱去,府君惆悵恍惚,狀若發狂,妻登時死,良久乃蘇。云「見府君家先捉者,大怒,言汝何故犯神仙尊官,使我見收,今當來殺汝。」其後一月,府君夫婦男皆卒。府掾王珍,數得見。數承顏色歡然時,伏地叩頭,請問根學仙時本末。根曰:「吾昔入山精思,無所不到。後如華陰山,見一人乘白鹿車,從者十餘人,左右玉女四人,執采旋之節,皆年十五六。餘載拜稽首,求乞一言。神人乃告余曰:『爾聞有韓眾否?』答曰:『實聞有之。』神人曰:『我是也。』余乃自陳曰:『某少好道,而不遇明師。頗習方書,按而為之,多不驗,豈根命相不應度世也?有幸今日得遇大神,是根宿昔夢想之願,願見哀憐,賜其要訣?,神未肯告余,余乃流涕自摶,重請。神人曰:『坐,吾將告汝,汝有仙骨,故得見吾耳。汝今髓不滿,血不暖,氣少腦減,筋息肉沮,故服藥行氣,不得其力。必欲長生,且先治病,十二年,乃可服仙藥耳。夫仙道有升天躡雲者,有遊行五嶽者,有服食不死者。有屍解而仙者。凡修仙道,要在服藥,藥有上下,仙有數品。不知房中之事,及行氣導引並神藥者,亦不能仙也。藥之上者,有九轉還丹、太乙金液、服之皆立登天,不積日月矣。其次,有雲母、雄黃之屬,雖不即乘雲駕龍,亦可役使鬼神,變化長生。次乃草木諸藥,能治百病,補虛駐顏,斷谷益氣,不能使人不死也。上可數百歲,下即全其所稟而已。不足久賴也。』余頓首曰:『今日蒙教,乃天也。』神人曰:『必欲長生,先去三屍。三屍去,即志意定,嗜欲除也。』乃以神方五篇見授,云:『伏屍常以月望晦朔上天,白人罪過,司命奪人算,使人不壽。人身中神,欲得人生,而屍欲得人死,人死則神散,無形之中而成鬼。祭祀之則歆饗,故欲人死也。夢與惡人鬥爭,此乃屍與神相戰也。』余乃從其言,合服之,遂以得仙。」珍又每見根書符了,有所呼召,似人來取。或數聞推問,有人答對,及聞鞭撻之聲,而悉不見其形,及地上時時有血,莫測其端也。根乃教珍守一行氣存神,坐三綱六紀,謝過上名之法。根後入雞頭山仙去。(出《神仙傳》)

【譯文】
劉根字君安,是京城長安人,年輕時就精通詩、書、禮、易、春秋這「五經」。漢孝帝綏和二年,劉根被舉薦為孝廉,被任命為郎中。後來劉根辭去官職進山學道,在河南的嵩山裡住進一個石洞,石洞在懸崖絕壁上,有五千多丈高。劉根冬夏都不穿衣服,身上長出一二尺長的毛,面貌像十四五歲的人,眼眶很深,臉上有三四寸長的黃鬍鬚。有時他和人對面坐著,忽然就變成穿黑袍戴高帽的裝束,也不見他換過衣服。據衡太守自己說,他的先祖和劉根同歲的人,在西漢王莽時,多次派人請劉根,劉根不肯前去。衡太守派他的副官王珍去向劉根問候致意,劉根沒有答話。太守又派姓趙的公曹去向劉根表達敬意,劉根謝謝太守,再也沒別的話了。後來陝西穎川太守高府君到任後,郡裡發生了瘟疫,老百姓病死了一多半,高太守家大小都得了瘟疫。高太守又派了王珍到山裡去求劉根,請他傳授消除瘟疫的方術。王珍向劉根磕頭後說了太守的請求,劉根就告訴王珍,回去後讓太守在太歲(木星)方位之下的宮氣(三十度為一宮)的地方,掘地三尺,把沙子填進去,然後灑上酒。太守按照劉根的辦法作了,果然得瘟疫的都好了,從此瘟疫也斷絕了,後來只要一鬧瘟疫,劉根的方法都好使。後來有位張太守認為劉根是妖道,派人召見劉根,打算殺掉他。太守府的人們都勸阻,但張太守不聽。於是有些官員偷偷告訴劉根讓他躲避,劉根不聽。張太守派的人找到劉根,請他到太守府去。劉根問道:「張太守想找我作什麼呢?看來我得走一趟了。如果不去,恐怕會牽累各位,太守會說你們不敢來叫我去見他呢。」劉根當天就到了太守府,當時府中賓客滿堂,張太守派了五十多人持著刀棍繩子站在堂上,但劉根一點也沒在意。張太守厲聲問劉根道:「你有什麼道術嗎?」劉根說:「是,是。」太守問:「你能把鬼召來嗎?」劉根說能召來。太守說:「既然能,你就給我捉一個來,不然,我就宰了你!」劉根說:「召個鬼來不是小事一段嘛。」說罷借了筆硯和批閱公文的桌子,只聽得大廳中響起了錚錚的銅鐵撞擊聲,一直傳到外面。劉根又大聲呼嘯,聲音非常清亮,聽的人都十分驚恐,賓客們都聽得不敢出聲。頃刻間只見大廳的南牆突然裂開了好幾丈,湧進來四五百名穿甲戴盔的士兵。劉根又傳呼來四五十個穿紅衣的兵,帶著刀劍,推著一輛車,從壞了的牆進了大廳,然後那面牆又恢復了原狀。劉根就命令車上的鬼下車,紅衣兵就打開車上的布簾子。見簾子下有一對老頭老婆,都是五花大綁,被紅衣兵推在大廳前。張太守定睛細看,沒想到竟是自己死去的父母!這時張太守又驚又怕,痛哭流涕,不知該怎麼辦才好。他的父母就斥責說:「我們活著的時候,你官小薪俸薄,沒有很好的供養我們。我們已經死了,你為什麼還要觸怒神仙,使我們被抓到這裡。遭受這樣的羞辱,你這當兒子的還有什麼臉面活在人世啊?!」張太守趕快下了庭階磕頭,向劉根認罪受死,只求赦免他的父母。於是劉根命令那五百名兵士把兩個老人帶出去放回陰間,拉著兩個老人從南面牆上出去,車過去後,牆又恢復原狀。即不知車到哪裡去了,劉根也不見了。張太守這時仍是精神恍惚,幾乎要發瘋,他的老婆當時立刻就昏死了,過了很久才又活了過來。她說:「我剛剛看見劉根捉來的兩位老人,他們非常生氣,責怪我們冒犯了神界仙官,使他們被抓。他們要殺掉我。」過了一個月,張太守夫婦和他們的兒子都死了。府椽王珍曾見過劉根好幾次,有時看劉根高興的時候,就趴在地上磕頭,請劉根說他學道成仙的經過。劉根說,「當年我進山學道,沒有不去的地方。後來我進了華陰山,遇見一個人乘著白鹿車,帶著十幾名侍從,左右有四個玉女,執著彩色的旌杖,都是十五六歲。我趕快向神仙叩頭施禮,求他點化我一下。神人就對我說:『你聽說過韓眾嗎?』我說聽說過。神人說:『我就是韓眾。』我就對神人說:『我從小就愛好學道,但一直沒遇到明師指點。我讀了不少論道的爺,也按照書上的指點去做,但都不靈驗,常暗想是不是我劉根命中不該得道呢?今天我有幸遇到了大仙,這是我一輩子的夢想,望大仙可憐伐的一份誠心,賜給我修道的秘訣吧!』但那大仙並不告訴我什麼,我就專心致志地,哭著再三懇求,大仙這時才說:『你坐下。我告訴你吧,因為你有仙骨,所以才能遇見伐。但現在你仙骨中的骨髓還不飽滿,血不夠熱,精氣不盛頭腦遲鈍,筋松肉懈,所以就算服了仙藥也借不上力。你真想求長生之道,得先治病,十二年以後就可以服用仙藥了。在各種成仙得道的人中,有的能升天登雲,有的能巡行五嶽,有的能服仙藥不死,有的能把肉身留在人間靈魂升天。凡是修仙得道的,最重要的是服用仙藥,藥有上下,仙也有好幾等。不知道節制房事,不懂得運氣導引修行和服用仙藥的方法,也成不了仙。仙藥中的上品有「九轉還丹」、「太乙金液」,服用後可以立刻升天,不用日積月累的修煉。其次的藥有雲母、雄黃之類,服用這類藥,雖然不能乘龍駕雲,也能夠驅使鬼神,變化自身,長生不老。再其次的就是各種草木藥,能夠療百病,彌補虛弱使人青春長駐,不吃五穀而養精益氣,但不能使人長生不死。長服草藥頂多能使人活幾百歲,其碼也能保你活夠你的壽數。所以要想得道不能依賴服草藥。』我就向大仙說:『今天蒙您的指點,真是天意啊!』大仙說:『要想長生,首先要除掉在人身體中作祟興妖的色慾、愛慾、貪慾這三屍。除掉三屍以後,修道的意志才能堅定,人世的慾念才能除盡』。大仙說罷授給我五篇神藥仙方並告誡我說:『伏屍常會在初一十五的夜裡上天控告人的罪過,司命星神常常奪去人的壽數,使人短命。人身體裡的神想讓人活,而人身體裡的三屍要讓人死,人一死,身體裡的神就散去了,無形中就成了鬼。凡是祭祀的東西都讓鬼享用了,所以鬼願意讓人死,好能得到供祀的食物。如果夢見和壞人搏鬥,那麼是人體中的神靈和三屍在搏鬥。』我就依照大仙的教導服用仙藥,所以才能成仙。」王珍又常常看見劉根寫下一道符之後,對空召喚,好像有人來把符取走。有時又聽見劉根審案,和人對話問答,或者聽見鞭打的聲音,但看不見有人出現,但見地上時時有血跡,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後來劉根教給王珍專一運氣守神的方法,堅守三綱五紀的規範,以及謝過上名的方法。劉根後來進入雞頭山成仙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