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054.【李仲甫】古文翻譯成現代文

李仲甫者。豐邑中益裡人也。少學道於王君,服水丹有效,兼行遁甲,能步訣隱形,年百餘歲,轉少。初隱百日,一年復見形,後遂長隱,但聞其聲,與人對話,飲食如常,但不可見。有書生姓張,從學隱形術,仲甫言卿性褊急,未中教。然守之不止,費用數十萬,以供酒食,殊無所得。張患之,乃懷匕首往。先與仲甫語畢,因依其聲所在,騰足而上,拔匕首,左右刺斫。仲甫已在床上,笑曰:「天下乃有汝輩愚人,道學未得,而欲殺之。我寧得殺耶?我真能死汝。但恕其頑愚,不足間耳。」使人取一犬來,置書生前曰:「視我能殺犬否。」犬適至,頭已墮地,腹已破。乃叱書生曰:「我能使卿如犬行矣。」書生下地叩頭乃止,遂赦之。仲甫有相識人,居相去五百餘里,常以張羅自業。一旦張羅,得一鳥,視之乃仲甫也,語畢別去。是日,仲甫已復至家。在民間三百餘年,後入西嶽山去,不復還也。(出《神仙傳》)
【譯文】
李仲甫是豐邑中益裡人。少年時就跟王君學道,服用水丹很有效,會遁地入土行走的方術,還會推算的秘訣和隱身法,活到一百多歲後變得十分年輕。起初能隱身一百日,一年後就現形,後來修煉得能長期隱身,和人對話、飲食都和平常人一樣,但別人只能聽見他的聲音,看不見他本人。有個姓張的書生跟李仲甫學隱身術,李仲甫嫌他性子太急,不教給他。但張生死纏著李仲甫,花錢好幾十萬供奉李仲甫酒食,但什麼也沒學到。張生懷恨在心,就懷揣匕首想殺李仲甫。他先是和隱身的李仲甫談話,順著李仲甫出聲的位置,跳起來用匕首又刺又砍,一看,李仲甫卻好好地躺在床上笑著說,「天下竟有你這樣的混蛋,道沒學成就要殺老師。你能殺得了我嗎?我可真能讓你死。但念你愚蠢頑劣,不和你一般見識。」說罷叫人牽來一隻狗在張生面前說:「你看我能不能殺了這隻狗。」狗剛牽來,狗頭就落了地,肚子也被破開了。李仲甫斥責張生說:「我能讓你像這條狗一樣下場!「張生不斷磕頭求饒,李仲甫才放了他。李仲甫有個認識的人,住在離他五百里遠的地方,以張網捕鳥為業。有一天這人張網捕住了一隻鳥,一看鳥卻變成了李仲甫,和他談了一陣話告別去了。五百多里地的路程當天仲甫就到了家。仲甫在民間三百多年,後來進了西嶽山,再也沒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