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 七月 篇》(農民生活的史詩)古文翻譯成現代文

七月 (農民生活的史詩)

七月
——農民生活的史詩

【原文】

七月流火1,
九月授衣2。
一之日觱發3,
二之日栗烈4。
無衣無褐5,
何以卒歲(6)?
三之日於在耜(7),
四之日舉趾(8)。
同我婦子,
饁彼南畝(9),
田畯至喜(10).

七月流火,
九月授衣。
春日載陽(11),
有鳴倉庚(12)。
女執懿筐(13),
遵彼微行(14)。
愛求柔桑,
春日遲遲。
采蘩祁祁(15),
女心傷悲,
殆及公子同歸(16)。

七月流火,
八月萑葦(17)。
蠶月條桑(18),
取彼斧斨(19).
以伐遠揚(20),
猗彼女桑(21)。
七月鳴鵙(22),
八月載績(23).
載玄載黃,
我朱孔陽(24),
為公子裳。

四月秀葽(25),
五月鳴蜩(26)。
八月其獲,
十月隕蘀(27)。
一之日於貉,
取彼狐狸,
為公子裘。
二之日其同(28),
載纘武功(29)。
言私其豵(30),
獻豣於公(31).

五月斯螽動股(32),
六月莎雞振羽(33)。
七月在野,
八月在宇。
九月在戶,
十月蟋蟀入我床下。
穹窒熏鼠(34),
塞內謹戶(35).
嗟我婦子,
曰為改歲(36),
入此室處。

六月食郁及薁(37),
七月亨葵及寂(38)。
八月剝棗,
十月獲稻。
為此春酒,
以介眉壽(39).
七月食瓜,
八月斷壺(40)。
九月叔苴(41),
採茶薪樗(42),
食我農夫。

九月築場圍,
十月納禾稼。
黍稷重穋(43),
禾麻菽麥。
嗟我農夫,
我稼既同,
上入執宮功(44)。
晝爾於茅(45),
宵爾索綯(46)。
亟其乘屋(47),
其始播百谷。

二之日鑿冰沖沖(48),
三之日納於凌陰(49)。
四之日其蚤(50),
獻羔祭韭。
九月肅霜(51),
十月滌場(52)。
朋酒斯饗(53),
日殺羔羊。
躋彼公堂(54),
稱彼兕觥(55),
萬壽無疆。

【註釋】   

 
1流:落下。火:星名,又稱大火。2授衣:叫婦女縫製冬衣。 3一之日:周歷一月,夏歷十一月。以下類推。觱(bi)發:寒風吹起。 4栗烈:寒氣襲人。5褐(he):粗布衣服。(6)卒歲:終歲,年底. (7)於:為,修理。耜(si):古代的一種農具。(8)舉趾:抬足,這裡指 下地種田。(9)饁(ye):往田里送飯。南畝;南邊的田地。(10)田畯: (jun):農官。喜:請吃酒菜。(11)載陽;天氣開始暖和。(12)倉庚:黃 鵬。(13)懿筐:深筐。(14)遵:沿著。微行:小路。(15)蘩:白蒿。祁 祁:人多的樣子。(16)公子:諸侯的女兒。歸:出嫁。(17)萑(huan)葦: 蘆葦。(18)蠶月:養蠶的月份,即夏歷三月。條:修剪。(19)斧斨 (qiang):裝柄處圓孔的叫斧,方孔的叫斨。(20)遠揚:向上長的長枝條. (21)猗(yT):攀折。女桑:嫩桑。(22)鵙(ju):伯勞鳥,叫聲響亮。 (23)績:織麻布。(24)朱:紅色。孔陽:很鮮艷。(25)秀葽(yao):秀是草 木結籽,葽是草名。(26)蜩(tiao):蟬,知了。(27)隕:落下。蘀 (tuo):枝葉脫落。(28)同:會合。(29)纘:繼續。武功:指打獵。 (30)豵(zong):一歲的野豬。(31)豣(jian):三歲的野豬。(32)斯螽 (zhong):蚱蜢。動股:蚱蜢鳴叫時要彈動腿。(33)莎雞:紡織娘(蟲名)。 (34)穹室:堵塞鼠洞。(35)向:朝北的窗戶。謹:用泥塗抹。(36)改 歲:除歲。(37)郁:郁李。薁(yu):野葡萄。(38)亨:烹。葵:滑菜。 菽:豆。(39)介:求取。眉壽:長壽。(40)壺:同「瓠」,葫蘆。(41) 叔:抬起。苴(ju):秋麻籽,可吃。(42)茶(tu):苦菜。薪:砍柴。樗 (chu):臭椿樹。(43)重:晚熟作物。穋(lu):早熟作物。(44)上:同 「尚」。宮功;修建宮室。(45)於茅:割取茅草。(46)索綯(tao):搓繩 子。(47)亟:急忙。乘屋:爬上房頂去修理。(48)沖沖:用力敲冰的聲 音.(49)凌陰:冰室。(50)蚤:早,一種祭祖儀式。(51)肅霜:降霜。 (52)滌場:打掃場院。(53)朋酒:兩壺酒。饗(xiang):用酒食招待客人。 。(54)躋(ji);登上。公堂:廟堂。(55)稱:舉起。兕觥(si gong):古 時的酒器。

【譯文】

七月火星向西落,
九月婦女縫寒衣。
十一月北風勁吹,
十二月寒氣襲人。
沒有好衣沒粗衣,
怎麼度過這年底?
正月開始修鋤犁,
二月下地去耕種。
帶著妻兒一同去,
把飯送到南邊地,
田官趕來吃酒食。

七月火星向西落,
九月婦女縫寒衣。
春天陽光暖融融,
黃鵬婉轉唱著歌。
姑娘提著深竹筐,
一路沿著小道走。
伸手採摘嫩桑葉,
春來日子漸漸長。
人來人往采白蒿,
姑娘心中好傷悲,
要隨貴人嫁他鄉。

七月火星向西落,
八月要把蘆葦割。
三月修剪桑樹枝,
取來鋒利的斧頭。
砍掉高高長枝條,
攀著細枝摘嫩桑。

七月伯勞聲聲叫,
八月開始把麻織。
染絲有黑又有黃,
我的紅色更鮮亮,
獻給貴人做衣裳。
四月遠志結了籽,
五月知了陣陣叫。
八月田間收穫忙,
十月樹上葉子落。
十一月上山獵貉,
獵取狐狸皮毛好,
送給貴人做皮襖。
十二月獵人會合,
繼續操練打獵功。
打到小豬歸自己,
獵到大豬獻王公。

五月蚱蜢彈腿叫,
六月紡織娘振翅。
七月蟋蟀在田野,
八月來到屋簷下。
九月蟋蟀進門口,
十月鑽進我床下。
堵塞鼠洞熏老鼠,
封好北窗糊門縫。
歎我妻兒好可憐,
歲末將過新年到,
遷入這屋把身安。

六月食李和葡萄,
七月煮葵又煮豆。
八月開始打紅棗,
十月下田收稻穀。
釀成春酒美又香,
為了主人求長壽。
七月裡面可吃瓜,
八月到來摘葫蘆。

九月拾起秋麻子,
採摘苦菜又砍柴,
養活農夫把心安。
九月修築打穀場,
十月莊稼收進倉.
黍稷早稻和晚稻,
粟麻豆麥全入倉。
歎我農夫真辛苦,
莊稼剛好收拾完,
又為官家築宮室。
白天要去割茅草,
夜裡趕著搓繩索。
趕緊上房修好屋,
開春還得種百谷。

十二月鑿冰沖沖,
正月搬進冰窖中。
二月開初祭祖先,
獻上韭菜和羊羔。
九月寒來始降霜,
十月清掃打穀場。
兩槽美酒敬賓客,
宰殺羊羔大家嘗。
登上主人的廟堂,
舉杯共同敬主人。
齊聲高呼壽無疆。

【讀解】

   
以史詩般的氣勢記述農家的勞作、艱辛,以時間為線索將在家生活的方方面面展現出來,在古代詩歌中恐怕無出《七月》之右者。
不當家不知道柴米貴,不稼穡不知道農民苦。一年辛苦到頭,看似在為自己忙碌著,實際上多數在為他人謀幸福:打了獵,大獵物要獻給王公貴族,上好的裘皮也得進貢;送到田間地頭飯食也要讓官員來沾光;漂亮的衣服要送給達官貴人,自己則連粗布短衣也沒有;除了上繳賦稅之外,還得服勞役,為官家築室造屋;年終慶賀豐收之時,要祝主人萬壽元疆。
農民們的日子正是在這種忙碌、平凡、單調、週而復始的勞作之中默默地度過。其實,他們的願望和要求再簡單不過了:活著,活下去,吃飽穿暖就行。他們的子子孫孫一代又一代地懷著這樣的願望和要求活著,勞作,繁衍生息。
他們既不會像不愁衣食住行的富家子弟那樣覺得生活空虛,也不會像文人雅士們對花賞月,一高談闊論,傷感流淚,更不會像哲人們去思索什麼生活的意義、存在的價值一類對他們來說不著邊際的問題。實在,單純,質樸,就是他們的特點。活著就是一切,就是最高的要求。對他們來說,生活最重要的意義就是活著。
因此,自然而然地,食為天,成了他們的生活信條。三畝地一頭牛,老婆孩子熱炕頭,成了他們的生活埋想。春種秋收,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成了他們自覺的職業意識。
這樣的生活體驗,觸及到了最底層、最真實、最不允許有異想天開的層面。它實際得沒有任何浪漫色彩,平淡得難以激起哪怕是小小的波瀾,忙碌得幾乎沒有喘息的時候,辛苦得幾乎直不摳。瞧瞧他們滿是皺紋的古銅色的臉,層層繭疤佈滿的粗糙的雙手,狗僂著的腰,趾頭裂開的雙足,青筋突露的手臂,這些足以表明無情的歲月在肉體上留下的印痕。
自給自足,與世無爭,樂天知命,安貧樂道,田園牧歌,全都是一些局外人的想像。生命的基本欲求如此嚴峻地橫亙在面前,迫使人必須放棄一切幻想,憑著自己的力量去同命運競爭。一分耕耘,一分收穫。種瓜得瓜,種豆得豆。鋤禾日當午,汗滴腳下土。這樣的現實,怎麼會不使人非常實際起來?況且,天災人禍的憂患,像隨時都可能出現的烏雲,籠罩在農民們的心頭。一旦遇上,情形就更遭。
這就是咱們的父老鄉親。倘若真的生活在他們中間,成為他們中的一分子,絕對不會無病呻吟,風花雪月,哥呀妹呀,聲色犬馬,揮霍無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