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4報應徵應卷_0044.【盧氏】古文現代文翻譯

唐開元中,有盧氏者,寄住滑州。晝日閒坐廳事,見二黃衫人入門,盧問為誰,答曰:「是里正,奉帖追公。」盧甚愕然,問何故相追,因求帖觀,見封上作衛縣字,遂開,文字錯謬,不復似人書,怪而詰焉。吏言奉命相追,不知何故。俄見馬已備在階下,不得已上馬去。顧見其屍,坐在床上,心甚惡之。倉卒之際,不知是死,又見馬出不由門,皆行牆上,乃驚愕下泣,方知必死,恨不得與母妹等別。行可數十里,到一城,城甚壯麗。問此何城,吏言乃王國,即追君所司。入城後,吏欲將盧見王。經一院過,問此何院,吏曰:「是御史大夫院。」因問院大夫何姓名,云:「姓李名某。」盧驚喜,白吏曰:「此我表兄。」令吏通刺,須臾便出,相見甚喜,具言平昔,延入坐語。大夫謂曰:「弟之念誦,功德甚多,良由金剛經是聖教之骨髓,乃深不可思議功德者也。」盧初入院中,見數十人,皆是衣冠。其後太半繫在網中,或無衣,或露頂。盧問:「此悉何人?」雲是陽地衣冠,網中悉緣罪重,弟若能為一說法,見之者悉得升天。遂命取高座,令盧升座誦金剛般若波羅密經,網中人已有出頭者。至半之後,皆出地上,或褒衣大袖,或乘車御雲。誦既終,往生都盡。及入謁見,王呼為法師,致敬甚厚。王云:「君大不可思議,算又不盡,歎念誦之功。」尋令向吏送之回。既至捨,見家人披頭哭泣,屍臥地上,心甚惻然。俄有一婢從庭前入堂,吏令隨上階,及前,魂神忽已入體,因此遂活。(出《廣異記》)
【譯文】
唐玄宗開元年間,有一個姓盧的,寄住在滑州。白天閒坐在廳堂中,看見二個穿黃衫的人進來。盧問是誰。答:「是里正,奉命拘你。」盧非常驚恐,問什麼原因來拘他,向他要帖子看。看見封上寫衛縣的字樣,就打開,上面的文字錯得很多,又不像是人寫的。奇怪地問他。吏說奉命拘你,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不一會看見馬已經在台階下了,盧不得已上了馬,回頭看見他的屍體,坐在床上。心裡非常厭惡。急忙之際,不知道是死了,又看見馬不從門走,都從牆上走,於是驚懼而淚下,才知道一定是死了,悔恨沒有和母親妹妹們告別。走了幾十里,到了一座城,城非常壯麗。問這是什麼城,吏說是王國,就是主管拘你的。進入城後,吏想要讓盧去見閻王,從一個院子經過。問這是什麼院。吏說:「這是御史大夫院」。又問院大夫的姓名,告訴他姓李名某。盧氏驚喜,告訴官吏說:「這是我的表兄。」讓官吏通報一下。不一會就出來了,兩個人相見以後很高興,都訴說著生平的事。又請他進去坐下談話。大夫對他說:「你念誦經書,功德很大。因為金剛經是佛教的精髓,是高深而不可思議的功德。」盧氏初到院中,看見幾十個人,都是穿衣戴帽的,他們的後面的人多半被扣在網中,有的沒有穿衣,有的露出頭頂。盧氏問:「這些都是什麼人?」說是陽世間人,有財產、有地位的。網中的都是因為罪重。你如果能為他們念一遍經。聽到的人都能升天。於是叫拿出一個高座,讓盧氏升坐吟誦金剛般若波羅密經。網中的人已經有露出頭來的,念到一半之後,都從地上起來。有的肥衣大袖,有的乘車駕雲,等吟誦完了,投生的人都散盡了。等進入拜見閻王,閻王稱呼他法師,表示深厚的敬意。王說:「你太不可思議了。你的壽命又不盡,感歎唸經的功勞。」下令讓官吏送他回去。回到家裡之後,看見家人披頭哭泣,屍體躺在地上。心裡非常悲傷。忽然有一個婢女從院子前進入廳堂。官吏讓他隨著上了台階,到了跟前,魂魄忽然就進入屍體中,因此盧氏便復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