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書新注卷八十九 循吏傳第五十九》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書新注卷八十九 循吏傳第五十九

  【說明】本傳敘述文翁、王成、黃霸、朱邑、龔遂、召信臣等六個漢代循吏的事跡。循吏,就是所謂「良吏」、「清官」。《史記》的《循吏傳》,寫了先秦五人,而沒有一個漢吏;似乎以為漢代無循吏,其實所寫汲黯、鄭當時,就有允為循吏的味道。司馬遷強調「奉職循理」,意思是官吏要真正負責,按法辦事;不要另搞一套,以勢壓人。《漢書》本傳六個循吏,其中文翁是文景時人,其餘皆當宣帝之時,序言已指出他們出世的政治背景,寓意則是官吏之清濁,關鍵全在君主之倡導。循吏的治跡,都是興學校,廣樹蓄,增戶口,買牛犢,巡行阡陌,灌溉畎畝,即關心民事,發展生產,做到「所居民富,所去民思」。班固所著意之點,是很有實際意義的。但所謂循吏,也有徒務虛名者,宣帝最先表揚的王成,就有「偽自增加(戶口),以蒙顯賞」的劣跡,故班固言「是後俗吏多為虛名」。官吏真能做到務實而不虛名,不是易事!
  漢興之初,反秦之敝,與民休息,凡事簡易,禁罔(網)疏闊,而相國蕭、曹以寬厚清靜為天下帥(率)(1),民作「畫一」之歌(2)。孝惠垂拱(3),高後女主,不出房闥(4),而天下晏然,民務稼穡,衣食滋殖(5)。至於文、景,遂移風易俗。是時循吏如河南守吳公、蜀守文翁之屬(6),皆謹身帥(率)先,居以廉平,不至於嚴,而民從化。
  (1)肅、曹:蕭何、曹參。帥(率):率先之意。(2)「畫一」之歌:即「蕭何為法,講若畫一;曹參代之,守而勿失。(3)垂拱:垂衣拱手。形容無為而治。(4)房闥:房門。(5)滋:益也。殖:生也。(6)吳公:上蔡人,曾學事於李斯。見《賈誼傳》。
  孝武之世,外攘四夷(1),內改法度,民用凋敝,好軌(宄)不禁(2)。時少能以化治稱者,惟江都相董仲舒、內史公孫弘、兒寬(3),居官可紀。三人皆儒者,通於世務,明習文法,以經術潤飾吏事,天子器之。仲舒數謝病去,弘、寬至三公。
  (1)攘:卻也。(2)奸宄:為非作歹的人。不禁:言不可禁。(3)董仲舒、公孫弘、兒寬:本書皆有其傳。
  孝昭幼沖(1),霍光秉政,承奢侈師旅之後,海內虛耗,光因循守職,無所改作。至於始元、元鳳之間(2),匈奴鄉(向)化,百姓益富,舉賢良文學,問民所疾苦,於是罷酒榷而議鹽鐵矣。
  (1)幼沖:謂帝年幼小。(2)始元、元鳳:皆漢昭帝年號。始元共六年(前86—前81)。元鳳共六年(前80—前75)。
  及至孝宣,繇(由)仄(側)陋而登至尊(1),興於閭閻(2),知民事之艱難。自霍光薨後始躬萬機,厲(勵)精為治,五日一聽事,自丞相已(以)下各奉職而進。及拜刺吏守相,輒親見問,觀其所繇(由),退而考察所行以質其言(3),有名實不相應,必知其所以然。常稱曰:「庶民所以安其田里而亡(無)歎息愁恨之心者,政平訟理也(4)。與我共此者,其唯良二千石乎(5)!」以為太守,吏民之本也,數變易則下不安,民知其將久,不可欺罔,乃服從其教化。故二千石有治理效,輒以璽書勉厲(勵),增秩賜金,或爵至關內侯,公卿缺則選諸所表以次用之(6)。是故漢世良吏,於是為盛,稱中興焉。若趙廣漢、韓延壽、尹翁歸、嚴延年、張敞之屬(7),皆稱其位,然任刑罰,或抵罪誅(8)。王成、黃霸、朱邑、龔遂、鄭弘、召信臣等,所居民富,所去見思,生有榮號,死見奉祀,此凜凜庶幾德讓君子之遺風矣(9)。
  (1)側陋:言非正統而出身微賤。至尊:指帝位。(2)興於閭閻:言從里巷而即帝位。(3)質:正也。(4)訟理:言所訟得到處理而無冤滯。(5)良二千石:言優秀的郡守、諸侯相。(6)所表:指所表彰者。(7)趙廣漢、韓延壽、尹翁歸、張敞:本書卷七十六皆有其傳。嚴延年:見《酷吏傳》。(8)抵:至也。(9)廩廩:漸近之意,即所謂庶幾(王念孫說)。
  文翁,廬江舒人也(1)。少好學,通《春秋》,以郡縣吏察舉。景帝末,為蜀郡守,仁愛好教化。見蜀地辟(僻)陋有蠻夷風,文翁欲誘進化之,乃選郡縣小吏開敏有材者張叔等十餘人親自飭(敕)厲(勵)(2),遣詣京師,受業博士,或學律令。減省少府用度(3),買刀布蜀物(4),資計吏以遺博士(5)。數歲,蜀生皆成就還歸,文翁以為右職(6),用次察舉(7),官有至郡守刺史者。
  (1)廬江:郡名。治舒縣。舒:縣名。在今安徽廬江西南。(2)張叔:名寬,字叔文(楊樹達說)。敕勵:戒勉。(3)少府:掌財物的官府。漢代郡太守與都尉的官府皆設少府。(4)刀布:蜀之刀、布質量很高,蜀刀有環,蜀布細密。(5)繼(jī):以物送人。計吏:掌計簿的官吏。(6)右職:高級職位。(7)用次:猶「以次」。
  又修起學官於成都市中(1),招下縣子弟以為學官弟子(2),為除更繇(徭),高者以補郡縣吏,次為孝弟力田。常選學官僮子,使在便坐受事(3)。每出行縣,益從學官諸生明經飭行者與俱(4),使傳教令,出入閨閣(5)。縣邑吏民見而榮之,數年,爭欲為學官弟子,富人至出錢以求之。繇(由)是大化,蜀地學於京師者比齊魯焉。至武帝時,乃令天下郡國皆立學校官,自文翁為之始雲。
  (1)學官:學校之校舍。(2)下縣:非郡治所之縣。(3)便坐:指非正庭之坐。(4)益:多也。飭:整也:(5)閨閣:內室小門。
  文翁終於蜀,吏民為立祠堂,歲時祭祀不絕。至今巴蜀好文雅,文翁之化也。
  王成,不知何郡人也。為膠東相(1),治甚有聲。宣帝最先褒之,地節三年下詔曰(2):「蓋聞有功不賞,有罪不誅,雖唐虞不能以化天下。今膠東相成,勞來不怠(3),流民自佔八萬餘口(4),治有異等之效(5)。其賜成爵關內侯,秩中二千石。」未及徵用,會病卒官。後詔使丞相御史問郡國上計長吏守丞以政令得失(6),或對言前膠東相成偽自增加,以蒙顯賞,是後俗吏多為虛名雲。
  (1)膠東:諸侯王國名。治即墨(在今山東即墨西北)。(2)地節三年:即公元前67年。(3)勞來:謂功勉招懷百姓。(4)自佔:自報人口,而來從事生產。(5)異等之效:謂突出的成效。(6)長吏守丞:「吏」當作「史」。劉攽曰:「『長吏守丞』,『吏』當作『史』。郡使守丞,國使長史,皆一物也,故總言『郡國上計長史守丞。』」
  黃霸字次公,淮陽陽夏人也(1)。以豪桀(傑)役使徒雲陵(2)。霸少學律令,喜為吏,武帝末以待詔入錢賞官(3),補侍郎謁者(4),坐同產有罪劾免(5)。後復入谷沈黎郡(6),補左馮翊二百石卒史(7)。馮翊以霸入財為官(8),不署右職,使領郡錢谷計(9)。簿書正,以廉稱,察補河東均輸長(10),復察廉為河南太守丞(11)。霸為人明察內敏(12),又習文法,然溫良有讓,足知(智),善御眾。為丞,處議當於法,合人心,太守甚任之,吏民愛敬焉。
  (1)淮陽:郡國名。治陳縣(今河南淮陽縣)。陽夏:縣名。今河南太康縣。(2)雲陵:陵名,又縣名。在今陝西淳化東南。黃霸徙雲陵,是太始元年(前96)事。(3)待詔:等待皇帝的詔令入仕。入錢賞官:謂出錢買武功爵以補官。(4)侍郎:官名。近侍天子。屬郎中令。謁者:官名。掌接待賓客。屬郎中令。(5)同產:同胞兄弟。(6)沈黎郡:郡治在今四川漢源縣東北。(7)左馮(ping)翊:官名。相當於郡太守。卒史:官名。此指左馮翊的屬吏。(8)馮翊:即左馮翊。(9)計:謂出入之數。(10)河東:郡名。治安邑(今山西夏縣西北)。均輸長:設在郡治的均輸官。(11)河南:郡名。治洛陽(在今河南洛陽東北)。太守丞:太守的佐官。(12)內敏:思想敏捷。
  自武帝末,用法深。昭帝立,幼,大將軍霍光秉政,大臣爭權,上官桀等與燕王謀作亂,光既誅之,遂遵武帝法度,以刑罰痛繩群下,繇(由)是俗吏上(尚)嚴酷以為能(1),而霸獨用寬和為名。
  (1)尚:崇尚。
  會宣帝即位,在民間時知百姓苦吏急也,聞霸持法平,召以為廷尉正(1),數決疑獄,庭中稱平。(2)守丞相長史(3),坐公卿大議廷中知長信少府夏侯勝非議詔書大不敬(4),霸阿從不舉劾,皆下廷尉,系獄當死。霸因從勝受《尚書》獄中,再逾冬,積三歲乃出,語在《勝傳》(5)。勝出,復為諫大夫(6),令左馮翊宋畸舉霸賢良(7)。勝又口薦霸於上,上擢霸為揚州刺史(8)。三歲,宣帝下詔曰:「制詔御史(9):其以賢良高第揚州刺史霸為穎川太守,秩比二千石(10),居官賜車蓋,特高一丈,別駕主簿車(11),緹油屏泥於軾前(12),以章有德。」
  (1)廷尉正:官名。掌司法。屬廷尉。(2)庭中:指廷尉官署中。(3)守:試職。丞相長史:官名。協助丞相的高級屬官。(4)長信少府:官名。掌長信宮事務。非議:批評。大不敬:犯了不敬皇帝之罪名。(5)《勝傳》:即《儒林傳·夏侯勝傳》。(6)諫大夫:官名。掌議論,屬郎中令。(7)宋畸:《公卿表》作「宋疇」。舉霸賢良,是本始四年(前70)事。(8)揚州:轄境當今江蘇、浙江、江西、福建、皖南等地區。(9)制詔御史:皇帝命令御史大夫。穎川:郡名。治陽翟(今河南禹縣)。(10)比二千石:官階名。俸祿每月谷百斜。(11)別駕:官名。刺史的佐史。刺史出巡時,別乘驛車隨行,故名。主簿:官名。典掌文書、辦理事務。漢代朝廷與郡縣均置此官。(12)緹(ti):丹黃色。屏泥:軾前擋泥之物。緹油屏泥:謂以丹黃色油塗飾屏泥。
  時上垂意於治(1),數下恩澤詔書,吏不奉宣(2)。太守霸為選擇良吏,分部宣佈詔令,令民咸知上意,使郵亭鄉官皆畜雞豚(3),以贍鰥寡貧窮者。然後為條教,置父老師帥(率)伍長(4),班(頒)行之於民間,勸以為善防奸之意,及務耕桑,節用殖財,種樹畜養,去食谷馬(5)。米鹽靡密(6),初若煩碎,然霸精力能推行之。吏民見者,語次尋繹(7),問它陰伏(8),以相參考。嘗欲有所司察(9),擇長年廉吏遣行,屬(囑)令周密。吏出,不敢捨郵亭,食於道旁,烏攫其肉。民有欲詣府口言事者適見之,霸與語道此(10)。後日吏還謁霸,霸見迎勞之,曰:「甚苦!食於道旁乃為烏所盜肉。」吏大驚,以霸具知其起居,所問豪氂(毫釐)不敢有所隱。鰥寡孤獨有死無以葬者,鄉部書言(11),霸具為區處(12),某所大木可以為棺,某亭豬子可以祭,吏往皆如言。其識事聰明如此(13),吏民不知所出(14),咸稱神明。好人去入它郡,盜賊日少。
  (1)垂意:注意。(2)奉宣:奉命宣傳。(3)郵亭:古代設置在道路上供傳遞文書者住宿的旅舍。鄉官:此指鄉之官舍。(4)父老:同三老,掌教化的鄉官。師率:表卒。伍長:古代戶籍以五家為伍,設伍長一人。(5)去食谷馬:謂不以穀物餵馬。(6)米鹽靡密:形容政令細碎。(7)尋繹:反覆研究。(3)陰伏:秘訣。(9)司察:督察。(10)道此:指談烏攫吏肉之事。(11)書言:謂以書言之。(12)區處:分別處置。(13)識:記也。(14)所出:使用何術。
  霸力行教化而後誅罰(1),務在成就全安長吏。許丞老(2),病聾。督郵白欲逐之(3),霸曰:「許丞廉吏,雖老,尚能拜起送迎,正頗重聽(4),何傷?且善助之,毋失賢者意。」或問其故,霸曰:「數易長吏,送故迎新之費及好吏緣絕簿書盜財物(5),公私費耗甚多,皆當出於民,所易新吏又未必賢,或不如其故,徒相益為亂。凡治道,去其太甚者耳(6)。」
  (1)力行:盡力從事。(2)許丞:許縣丞。許縣,乃穎川郡的屬縣。縣丞,乃縣令之佐吏。(3)督郵:官名。郡之重要屬吏,代表太守督察縣、鄉,傳達教令兼處理獄訟等事。(4)正:即使。重聽:耳聾。(5)絕:疑衍。楊樹達曰:「『絕』字因『緣』字而衍。」(6)太甚:過分。太甚者:指很不稱職的官吏。
  霸以外寬內明得吏民心,戶口歲增,治為天下第一。征守京兆尹,秩二千石。坐發民治馳道不先以聞(1),又發騎士詣北軍馬不適士(2),劾乏軍興(3),;連貶秩。有詔歸穎川太守官,以八百石居治如其前。前後八年,郡中愈治。是時鳳皇神爵(雀)數集郡國(4),穎川尤多。天子以霸治行終長者(5),下詔稱揚曰:「穎川太守霸,宣佈詔令,百姓鄉(向)化,孝子弟(悌)弟貞婦順孫日以眾多,田者讓畔(6),道不拾遺,養視鰥寡,贍助貧窮,獄或八年亡(無)重罪囚,吏民鄉(向)於教化,興於行誼(義),可謂賢人君子矣。《書》不雲乎?『股肱良哉(7)!』其賜爵關內侯,黃金百斤,秩中二千石(8)。」而穎川孝弟(悌)有行義民、三老、力田(9),皆以差賜爵及帛(10)。後數月,征霸為太子太傅(11),遷御史大夫。
  (1)以聞:向皇帝指告。(2)北軍:漢代守衛京師的屯衛兵。馬不適士:謂馬與士不適應,即馬少士多。(3)乏:廢,耽誤。軍興:徵集財物以供軍用,稱「軍興」。(4)鳳皇神雀:鳥名。古時以為鳳皇為神鳥,其出現為祥瑞。(5)治行:政績。(6)畔:謂田界。(7)「股肱良哉」:見《尚書·虞書·益稷》。(8)中二千石:官階名。俸祿每月谷百八十斛。(9)三老:縣、鄉掌教化的官吏。力田:勸農的官吏。(10)差:等級。(11)太子太傅:官名。輔導太子之官。
  五鳳三年(1),代丙吉為丞相,封建成侯,食邑六百戶。霸材長於治民,及為丞相,總綱紀號令,風采不及丙、魏、於定國(2),功名損於治郡。時京兆尹張敞捨鶡雀飛集丞相府(3),霸以為神雀,議欲以聞。敞奏霸曰:「竊見丞相請與中二千石博士雜問郡國上計長吏守丞(4),為民興利除害成大化條其對,有耕者讓畔,男女異路,道不拾遺,及舉孝子弟(悌)弟貞婦者為一輩,先上殿(5),舉而不知其人數者次之,不為條教者在後叩頭謝(6)。丞相雖口不言,而心欲其為之也。氏吏守丞對時,臣敞捨有鶡雀飛止丞相府屋上,丞相以下見者數百人,邊吏多知鶡雀者,問之,皆陰(佯)不知(7)。丞相圖議上奏曰(8):『臣問上計長吏守丞以興化條(9),皇天報下神雀。』後知從臣敞捨來,乃止。郡國吏竊笑丞相仁厚有知(智)略(10),微信奇怪也(11)。昔汲黯為淮陽守(12),辭去之官,謂大行李息曰(13):『御史大夫張湯懷詐阿意(14),以傾朝廷,公不早白(15),與俱受戮矣。』息畏湯,終不敢言。後湯誅敗,上聞黯與息語,乃抵息罪而秩黯諸侯相,取其思竭忠也。臣敞非敢毀丞相也,誠恐群臣莫白,而長吏守丞畏丞相指,歸捨法令(16),各為私教,務相增加,澆淳散樸(17),並行偽貌,有名亡(無)實,傾搖解(懈)怠,甚者為妖。假令京師先行讓畔異路,道不拾遺,其實無益廉貪貞淫之行,而以偽先天下,固未可也;即諸侯先行之,偽聲軼(逸)於京師(18),非細事也。漢家承敝通變,造起律令,所以勸善禁奸,條貫詳備,不可復加。宜令貴臣明飭(敕)長吏守丞(19),歸告二千石,舉三老孝弟力田孝廉廉吏務得其人,郡事皆以義(儀)法令撿(檢)式(20),毋得擅為條教;敢挾詐偽以奸名譽者(21),必先受戮,以正明好惡。」天子嘉納敞言,召上計吏,使侍中臨飭(敕)如敞指(旨)意(22)。霸甚慚。
  (1)五鳳三年:前55年。(2)丙、魏:丙吉、魏相。於定國:《漢書》卷七十一有其傳。(3)張敞:本書卷七十六有其傳。(4)上計:戰國、秦、漢年終時郡國派遣屬吏前往京師送計簿,報告轄區戶口、錢、糧、盜賊、獄訟等事。長史:當作「長吏」。下同。(5)殿:指丞相處理政務之處。(6)謝:認錯。(7)佯:假裝。(8)圖:謀也。(9)問:疑作「聞」。王先謙曰:官本「問」作「聞」。(10)郡國吏:指上計吏。(11)微:稍也。奇怪:異常的事物。(12)汲黯:本書卷五十有其傳。(13)大行:官名。掌接待賓客。李息:附見《衛青霍去病傳》。(14)張湯:見《張湯傳》。(15)白:向皇帝報告。(16)捨:捨棄。(17)澆:澆薄。淳:淳厚。散:分散。樸:質樸。(18)逸:超過。(19)敕:命令,告誡。(20)以儀法令檢式:謂以法令程式為準則。儀:取法。檢:法度。(21)奸:求也。(22)侍中:加官。侍從皇帝,出入宮廷。
  又樂陵侯史高以外屬舊恩侍中貴重(1),霸薦高可太尉(2)。天子使尚書召問霸:「太尉官罷久矣,丞相兼之,所以偃武興文也。如國家不虞,邊境有事,左右之臣皆將帥(率)也。夫宣明教化,通達幽隱,使獄無冤刑,邑無盜賊,君之職也。將相之官,朕之任焉。侍中樂陵侯高帷幄近臣(3),朕之所自親,君何越職而舉之?」尚書令受丞相對(4),霸免冠謝罪,數日乃決(5),自是後不敢復有所請。然自漢興,言治民吏,以霸為首。
  (1)史高:史良娣(戾太子劉據之夫人)兄史恭之長子。因揭發霍顯等謀反有功,封樂陵侯。外屬:外戚。舊恩:指史高祖母貞君及父史恭曾撫養宣帝(幼時)之恩情。(2)太尉:官名。掌全國軍事。漢三公之一。(3)帷幄近臣:指左右親近之臣。(4)尚書令:官名。掌管章奏文書。屬少府。(5)乃決:謂乃得免罪。
  為丞相五歲,甘露三年薨(1),謚曰定侯,霸死後,樂陵侯高竟為大司馬(2)。霸子思侯賞嗣,為關都尉(3)。裹,子忠侯輔嗣(4),至衛尉九卿。薨,子忠嗣侯,迄王莽乃絕。子孫為吏二千石者五六人。
  (1)甘露三年:前51年。(2)霸死後二句:此可明黃霸奏史高可太尉實適事宜,亦見宣帝必欲恩自己出,故霸死始用史高以證實「將相之官,朕之任焉」之語。(3)關都尉:官名。掌收關稅,稽察過往旅客。(4)輔:名輔,字子元。哀帝元壽三年為衛尉。見《公卿表》。
  始霸少為陽夏游徼(1)與善相人者共載出(2),見一婦人,相者言「此婦人當富貴,不然,相書不可用也。」霸推問之,乃其鄉里巫家女也。霸即取(娶)為妻,與之終身(3)。為丞相後徙杜陵(4)。
  (1)游徼(jiao):鄉官。掌鄉巡捕之事。(2)共載:同乘車。(3)霸即取為妻二句:此事詳見《論衡》之《骨相篇》、《吉驗篇》。(4)杜陵:陵名,縣名。在今陝西西安市東南。
  朱邑字仲卿,廬江舒人也(1)。少時為舒桐鄉嗇夫(2),廉平不苛,以愛利為行(3),未嘗笞辱人,存問耆老孤寡,遇之有恩,所部吏民愛敬焉。遷補太守卒史,舉賢良為大司農丞(4),遷北海太守(5),以治行第一入為大司農(6)。為人淳厚,篤於故舊,然性公正,不可交以私。天子器之,朝廷敬焉。
  (1)廬江:郡名。治舒(在今安徽廬江縣西南)。舒:縣名。在今安徽廬江縣西南。(2)桐鄉:古鄉名。今安徽桐城縣。嗇夫:鄉嗇夫掌管本地訴論和賦稅之事。(3)愛利:此指愛民、利民。(4)大司農丞:官名。大司農的屬吏。(5)北海:郡名。治營陵(在今山東昌東縣東南)。(6)大司農:官名。掌租稅錢谷鹽秩及國家財政收入。(7)器:器重。
  是時張敞為膠東相(1),與邑書曰:「明主游心太古(2),廣延茂士(3),此誠忠臣竭思之時也。直(值)敞遠守劇郡(4),馭於繩墨(5),匈(胸)臆約結(6),固亡(無)奇也。雖有,亦安所施(7)?足下以清明之德,掌周稷之業(8),猶饑者甘糟糠,穰歲余粱肉(9)。何則?有亡(無)之勢異也。昔陳平雖賢(10),須魏情而後進(11);韓信雖奇。(12),賴蕭公而後信(13)。故事各達其時之英俊,若必伊尹、呂望而後薦之(14),則此人不因足下而進矣。」邑感敞言,貢薦賢士大夫,多得其助者。身為列卿,居處儉節,祿賜以供九族鄉黨(15),家亡(無)余財。
  (1)膠東:諸侯王國名。治即墨(在今山東即墨西北)。(2)游心:注意,留心。太古:遠古時代。(3)延:聘請。茂士:有寸德之人。(4)劇郡:政務繁重的郡國。(5)馭於繩墨:謂受法令所約束。繩墨:指法度。 (6) 胸臆約結:謂思想拘束。(7)施:謂施展才能。(8)周稷:周之始祖後稷。喻指大司農主百谷。(9)穰(rang)歲:豐年。(10)陳平:本書卷四十有其傳。(11)魏清:即魏無知。(12)韓信:本書卷三十四有其傳。(13)蕭公:蕭何,本書卷三十九有其傳。信:通「伸」,謂得伸其材用。(14)伊尹:商初大臣,輔佐商湯。呂望:姓姜,呂氏,名望,俗稱姜太公。周代齊國始祖。(15)九族:指本身及上之父、祖、曾祖、高祖,下之子、孫、曾孫、玄孫。鄉黨:鄉里。
  神爵元年卒(1)。天子閔(憫)惜,下詔稱揚曰:「大司農邑、廉潔守節,退食自公(2),亡(無)強外之交,束脩之饋(3),可謂淑人君子(4)。遭離凶災,朕甚閔(憫)之。其賜邑子黃金百斤,以奉其祭祀。」
  (1)神爵元年:前61年。(2)退:減也。食:指俸祿。自:用也。退食自公:意謂克已奉公。(3)束脩(xiū):十條乾肉。古指禮物。(4)淑人:善良的人。君子:指品德優秀的人。
  初邑病且死,屬(囑)其子曰:「我故為桐鄉吏,其民愛我,必葬我桐鄉,後世子孫奉嘗我(1),不如桐鄉民。」及死,其子葬之桐鄉西郭外(2),民果(然)共為邑起塚立祠,歲時祠祭,至今不絕。
  (1)奉:供奉。嘗,指秋祭。(2)郭:外城。
  龔遂字少卿,山陽南平陽人也(1)。以明經為官,至昌邑郎中令(2),事王賀。賀動作多不正,遂為人忠厚,剛毅有大節,內諫爭於王,外責博相(3),引經義,陳禍福,至於涕泣,蹇蹇無已(4)。面刺王過(5),王至掩耳起走,曰「郎中令善愧人。」及國中皆畏憚焉。王嘗久與陷奴宰人遊戲飲食(6),賞賜無度,遂入見王,涕泣膝行,左右侍御皆出涕。王曰:「郎中令何為哭?」遂曰:「臣痛社稷危也!願賜清閒竭愚(7)。」王辟(避)左右,遂曰:「大王知膠西王所以為無道亡乎(8)?」王曰:「不知也。」曰:「臣聞膠西王有諛臣侯得,王所為儗(擬)於維紂也,得以為堯舜也。王說(悅)其諂諛,嘗與寢處(9),唯得所言,以至於是(10)。今大王親近群小,漸漬邪惡所習(11),存亡之機,不可不慎也。臣請選郎通經術有行義者與王起居(12),坐則誦《詩》《書》,立則習禮容,宜有益。」王許之。遂乃選郎中張安等十人侍王(13)。居數日,王皆逐去安等。久之,宮中數有妖怪,王以問遂,遂以為有大憂,宮室將空,語在《昌邑王傳》(14)。會昭帝崩,亡(無)子,昌邑王賀嗣立,官屬皆徵入。王相安樂遷長樂衛尉(15)。遂見安樂,流涕謂曰:「王立為天子,日益驕溢,諫之不復聽,今哀痛未盡(16),日與近臣飲食作樂,斗虎豹,召皮軒(17),車九流(18),驅馳東西,所為悖道(19)。古制寬,大臣有隱退,今去不得,陽(佯)狂恐知,身死為世戮,奈何?君,陛下故相,宜極諫爭。」王即位二十七日,卒以淫亂廢。昌邑群臣坐陷王於惡不道,皆誅,死者二百餘人,唯遂與中尉王陽以數諫爭得減死,髡為城旦(20)。
  (1)山陽:郡名。治昌邑(在今山東金鄉縣西北)。南平陽:縣名。今山東鄒縣。(2)昌邑:王國名。昌邑郎中令:昌邑王國的郎中令,掌王國宮殿掖門戶。(3)傅相:指昌邑王的大博與相。(4)蹇蹇(Jiǎnjiǎn):正言直諫貌。(5)面刺:當面批評。(6)騶(zoū)奴:駕車馬的奴僕。宰人:炊事人員。(7)賜清閒:意謂給予個別談活的機會。竭愚:謂傾訴已見。(8)膠西王:指膠西王劉印,劉卬參與吳楚七國之亂,被誅。(9)寢處:睡在一起。(10)唯得所言二句:謂只聽侯得的邪言,故至於亡。(11)漬(zī):染也。(12)郎:指侍從帝王的郎官。(13)郎中:官名。掌車、騎、門戶。侍從左右。(14)《昌邑王傳》:即本書卷六十三《武五子傳》。(15)長樂衛尉:官名。掌長樂宮(漢太后所居)護衛。(16)哀痛未盡:言服喪期尚未完。(17)皮軒:虎皮車。漢皇帝所乘力皮軒。(18)九流:即九旒(liu)。旗名。古謂天子之旗。 (19)悖道:謂不合封建禮法。(20)髡(kūn):剃去頭髮之刑罰。城旦:秦漢刑名。罰築城,刑期四年。
  宣帝即位,久之,渤海左右郡歲饑(1),盜賊並起,二千石不能禽(擒)制。上選能治者,丞相御史舉遂可用(2),上以為渤海太守。時遂年七十餘,召見,形貌短小,宣帝望見,不副所聞,心內輕焉,謂遂曰:「渤海廢亂,朕甚憂之。君欲何以息其盜賊,以稱朕意?」遂對曰:「海瀕遐遠,不沾聖化,其民困於饑寒而吏不恤,故使陛下赤子盜弄陛下之兵於潢池中耳(3)。今欲使臣勝之邪(4),將安之也(5)?」上聞遂對,甚說(悅),答曰:「選用賢良,固欲安之也。」遂曰:「臣聞治亂民猶治亂繩,不可急也:唯緩之,然後可治。臣願丞相御史且無拘臣以文法,得一切便宜從事(6)。」上許焉,加賜黃金,贈遣乘傳(7)。至渤海界,郡聞新太守至,發兵以迎,遂皆遣還,移書敕屬縣悉罷逐捕盜賊吏。諸持鋤鉤田器者皆為良民(3),吏無得問,持兵者乃為盜賊。遂單車獨行至府,郡寧翕然(9),盜賊亦皆罷。渤海又多劫略相隨,聞遂教令,即時解散,棄其兵弩而持鉤鋤。盜賊於是悉平,民安土樂業。遂乃開倉廩假貧民(10),選用良吏,尉(慰)安牧養焉。
  (1)渤海:郡名。治浮陽(在今河北滄州市東南)。(2)御史:指御史大夫。(3)赤子:初生嬰兒,比喻純樸的人。兵:武器。潢(huang)池:可能是水上演兵之處。(4)勝之:謂以武力鎮壓之。(5)安之:謂安撫之。(6)便宜從事:謂按客觀情況靈活處理。(7)乘傳:所乘的驛車。(8)鉤(gōu):鐮刀。(9)翕(xi):安定貌。(10)假:給與。
  遂見齊俗奢侈,好末技,不田作,乃躬率以儉約,勸民務農桑,令口種一樹榆、百本薤、五十本蔥、一畦韭(1),家二母彘、五雞(2)。民有帶持刀劍者,使賣劍買牛,賣刀買犢,曰:「何為帶牛佩犢!」春夏不得不趨田畝(3),秋冬課收斂(4),益蓄果實菱芡(5)。勞來循行(6),郡中皆有畜(蓄)積,吏民皆富實。獄訟止息。
  (1)口:指每口人。一樹榆:一棵榆樹。漢人喜種榆(陳直說)。薤(xie):植物名。鱗莖圓錐形,可作蔬菜吃,也可人藥。(2)家:指每一家。彘(zhi):豬。(3)趨:向也。 (4)課:核算。收斂:收成。(5)菱:菱角。芡(qian):植物名。一名「雞頭」。種子稱「芡實」,可食,也可入藥。(6)勞來:勸勉。循行:巡視各地。
  數年,上遣使者征遂,議曹王生願從(1)。功曹以為上生素音(嗜)酒(2),亡(無)節度,不可使。遂不忍逆(3),從至京師。王生日飲酒,不視太守(4)。會遂引入宮,王生醉,從後呼,曰:「明府且止(5),願有所白(6)。」遂還問其故(7),王生曰:「天子即問君何以治渤海,君不可有所陳對,宜曰『皆聖主之德,非小臣之力也』。」遂受其言。既至前,上果問以治狀,遂對如王生言。天子說(悅)其有讓(8),笑曰:「君安得長者之言而稱之(9)?」遂因前曰:「臣非知此,乃臣議曹教戒臣也。」上以遂年老不任公卿,拜為水衡都尉(10),議曹王生為水衡丞(11),以褒顯遂雲(12)。水衡典上林禁苑,共(供)張(帳)宮館(13),為宗廟取牲,官職親近,上甚重之,以官壽卒(14)。
  (1)議曹:郡守屬吏。參議人員。(2)功曹:郡守屬吏。行政人員。(3)逆:違背。(4)不視:謂不見面。(5)明府:漢代對郡守的尊稱。(6)白:稟告。(7)還:回也。(8)讓:謙讓。(9)長者:忠誠老實的人。(10)水衡都尉:官名。掌上林苑,兼皇室財物及鑄錢。(11)水衡丞:水衡都尉的屬官。(12)褒顯:表揚。(13)供張(帳):陳設帷帳等設備。(14)以官壽卒:謂在官任上以壽終。龔遂七十餘歲為渤海太守,過數年為水衡都尉,又數年(前66—前62)卒,終年大約八十餘歲。
  召信臣字翁卿(1),九江壽春人也(2)。以明經甲科為郎(3),出補谷陽長(4)。舉高第(5),遷上蔡長(6)。其治視民如子,所居見稱述。超為零陵太守,病歸(7)。復征為諫大夫(8),遷南陽太守(9),其治如上蔡。
  (1)召(shao)信臣:姓召,名信臣,字翁卿。南陽吏民稱其「召父」。(2)九江:郡名。治壽春。壽春:縣名。今安徽壽縣。(3)明經申科:漢代以明經射策取士,有甲、乙、丙三種,甲科為其中之一種。郎:官名。侍從帝王。(4)谷陽:縣名。在今安徽固鎮西北。(5)高第:謂官吏考績列為優等。(6)上蔡:縣名。今河南上蔡縣。(7)超:謂越級提升。零陵:郡名。治泉陵(今湖南零陵)。諫大夫:官名。掌議論。屬郎中令。(9)南陽:郡名。今河南南陽市。
  信臣為人勤力有方略,好為民興利,務在富之。躬勸耕農,出入阡陌(1),止捨離鄉亭(2),稀有安居時。行視郡中水泉,開通溝瀆,起水門提閼凡數十處(3),以廣溉灌,歲歲增加,多至三萬項。民得其利,畜(蓄)積有餘。信臣為民作均水約束(4),刻石立於田畔,以防公爭。禁止嫁娶送終奢靡,務出於儉約。府縣吏家子弟好游敖(5),不以田作為事,輒斥罷之,甚者案其不法,以視(示)好惡。其化大行,郡中莫不耕稼力田,百姓歸之,戶口增倍,盜賊獄訟衰。吏民親愛信臣,號之曰召父。荊州刺史奏信臣為百姓興利(6),郡以殷富,賜黃金四十斤。遷河南太守,治行常為第一,複數增秩賜金。
  (1)阡陌(qiānmo):田間小路。南北曰阡,東西曰陌。(2)止捨離鄉亭:謂住宿在野外,而不在鄉亭。(3)提閼(e):可以升降的閘板。有說即堤堰(錢大聽說)。(4)均水約束:均分用水的公約。(5)游敖:遊逛。(6)荊州:漢十三刺史之一。地當今湖北、湖南兩省及豫南、黔東、粵北、桂北等部分地區。
  竟寧中(1),征為少府(2),列於九卿,奏請上林諸離遠宮館稀幸御者(3),勿復繕治共張(供帳),又奏省樂府黃門倡優諸戲(4),及宮館兵弩什器減過太半(5)。太官園種冬生蔥韭菜茹(6),覆以屋廡(7),晝夜燃蘊(熅)火(8),待溫氣乃生,信臣以為此皆不時之物,有傷於人,不宜以奉供養,及它非法食物,悉奏罷,省費歲數千萬。信臣年老以官卒。
  (1)竟寧:漢元帝年號,僅一年(前33)。(2)少府:官名。掌山海池澤收入及皇室手工業製造,為皇帝的私府。(3)稀幸御:謂皇帝很少駕臨。(4)樂府:古代音樂官署。黃門:官署名。漢設黃門官,給事於黃門之內。倡優:指古代樂舞藝人。(5)兵:兵器。弩:裝有機關的弓。竹器:日常用品。太半:大半。(6)太官:官名。掌飲食。屬少府。菜茹:指蔬菜。(7)屋廡(wǔ):此指種菜的暖房。(8)熅(yun)火:沒有光焰的火。
  元始四年(1),詔書祀百辟卿士有益於民者(2),蜀郡以文翁,九江以召父應詔書。歲時郡二千石率官屬行禮,奉祠信臣家,而南陽亦為立祠。
  (1)元始四年:公元四年。(2)百辟:百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