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書新注卷二十四上 食貨志第四上》文言文全篇翻譯

漢書新注卷二十四上 食貨志第四上

  【說明】本志上、下兩分卷,分食、貨兩大部分,大大地修補和發展了《史記·平准書》的內容。《平准書》專寫漢代財政,史論結合,對武帝文治武功、興功興利,多所諷刺,於論自然進步,於史則欠片面。《食貨志》言食、貨二者乃「生民之本」,分別敘述遠古時代至於王莽時期的農政和財政,兼記農業、手工業和商業,詳載有關議論,論述具體,內容豐富,遠勝於《平准書》的內容。它是研究先秦秦漢財政經濟史以及王莽改制的重要參考文獻。作者以「食足貨通」,揭示全志主旨,又以「裒多益寡,稱物平施」,「貿遷有無」為立足點,宣傳取多益少、有無相通的觀點,基本上肯定武帝時期「平准、均輸」
  等財經政策;這與司馬遷宣傳人人求富爭利、諷刺武帝與民爭利的觀點頗不一致。兩者的不同點是,司馬遷特別反對封建的經濟專制,關懷百姓謀生;而班氏首先著眼於維持國計,然後才注意民生。
  《洪範》八政(1),一曰食(2),二曰貨(3)。食謂農殖嘉谷可食之物(4),貨謂布帛可衣,及金刀龜貝(5),所以分財布利通有無者也。二者,生民之本,興自神農之世。「研木為耜,煣木為耒,耒耨之利以教天下」(6),而食足;「日中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貨,交易而退,各得其所(7)」,而貨通。食足貨通,然後國實民富,而教化成。黃帝以下「通其變,使民不倦(8)」。堯命四子以「敬授民時(9)」,舜命後稷以「黎民祖饑(10)」,是為政首(11)。禹平洪水,定九州(12),制土田(13),各因所生遠近,賦入貢棐(篚)(14),楙(貿)遷有無(15),萬國作乂(16)。殷周之盛,《詩》《書》所述,要在安民,富而教之。故《易》稱「天地之大德曰生,聖人之大寶曰位;何以守位曰仁,何以聚人曰財(17)。」財者,帝王所以聚人守位,養成群生,奉順天德,治國安民之本也。故曰:「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蓋均亡(無)貧,和亡(無)寡,安亡(無)傾(18)。」是以聖王域民(19),築城郭以居之,制廬井以均之(20),開市肆以通之(21),設庠序以教之(22);十農工商,四民有業。學以居位曰士,闢土殖谷曰衣,作巧成器曰工,通財鬻貨曰商。聖王量能授事,四民陳力受職,故朝亡(無)廢官,邑亡(無)敖民(23),地亡(無)曠土。
  (1)《洪範》八政:《尚書·洪範》記載箕子向周武王建議重視八政,即:食、貨、祀、司空、司徒、司寇、賓、師等,主要是指重視糧食、布帛與貨幣、各項祭祀、工程、土地管理、賦役征斂、刑獄、禮儀、士子教育諸事。(2)一曰食:八政以食為先。因為食乃萬物之始,人事之所本。(3)二曰貨:貨所以通有無,利民用,故僅次於食。(4)農:勉也。殖:種也。嘉谷:指禾。(5)金:謂五色之金,即:金(黃)、銀(白)、銅(赤)、鉛(青)、鐵(黑)。刀:謂錢幣。龜貝:占代之貨幣。(6)「斫木為耜」等句:見《易·系辭下》。耒耨:當作「耒耜」(金少英說)。(7)「日中為市」等句:見《易·系辭下》。(8)「通其變,使民不倦」:見《易·系辭下》。李奇曰:「器幣有不便於時,則變更通利之,使民樂其業而不倦也。」(9)四於:堯之四子是羲仲、羲叔、和仲、和叔。見《尚書·堯典》。《敬授民時》:引自《尚書·堯典》。(10)後稷:名棄,相傳為舜時農官。祖:始也。(11)政首:謂施政之首要問題。(12)九州:謂冀、兗、青、徐、揚、荊、豫、梁、雍等地區。(13)制土田:謂區分土壤等差,而定貢賦級別。(14)篚:盛物之竹器。(15)貿遷:指貿易。(16)作:始也。又:治也。(17)《易》稱等句:引文見《易·系辭下》。仁:當讀為「人」(李慶善說)。(18)故曰等句:引文見《淪語·季氏》。楊樹達曰:「寡謂民少,貧謂財少,寡與均義不相貫。余謂不患寡,寡當作窮;不患貧,貧當作寡。下文均無貧,承不患貧而患不均言之;和無寡,安無傾,皆承不患寡而患不安言之。如今本貧寡二字互誤,則與下文均無貧三句不貫矣。《春秋繁露·度制篇》引《論語》,作『不患貧而患不均』,其證也」(《論語疏證》卷十六《季氏篇》第十六)。(19)域民:處民之意。砒為總冒下文四句。(20)廬:廬舍。井:指井田。(21)市肆:指市場。(22)庠序:古代之學校。(23)敖民:閒遊之民。
  理民之道,地著為本(1)。故必建步立畝,正其經界(2)。六尺為步,步百為畝。畝百為夫,夫三為屋,屋三為井(3),井方一里,是為九夫。八家共之,各受私田百畝,公田十畝,是為八百八十畝,余二十畝以為廬舍(4)。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救,民是以和睦,而教化齊同,力役生產可得而平也(5)。
  (1)地著:謂使民附著於土地。(2)經界。指井田之界。(3)井:一井為九百畝。(4)廬舍:居住的屋舍。(5)力役:指人民向國家所服勞役。
  民受田,上田夫百畝(1),中田夫二百畝,下田夫三百畝。歲耕種者不易上田(2);休一歲者為一易中田;休二歲者為再易下田,三歲更耕之,自愛其處(3)。農民戶人己受田(4),其家眾男為余夫(5),亦以口受田如此(6)。士工商家受田,五口乃當農夫一人。此謂平土可以為法者也(7)。若山林藪澤原陵淳鹵之地(8),各以肥曉多少為差。有賦有稅(9)。稅謂公田什一及工商衡虞之人也(10)。賦共(供)車馬甲兵士徒之役(11),充實府庫賜予之用。稅給郊社宗廟百神之祀,天子奉養百官祿食庶事之費(13)。民年二十受田,六十歸田(14)。七十以上,上所養也(15);十歲以下,上所長也;十一以上,上所強也(16)。種穀必雜五種(17),以備災害。田中不得有樹,用妨五穀。力耕數耘(18),收穫如寇盜之至(19)。還(環)廬樹桑(20),菜茹有畦(21),瓜瓠果蓏殖於疆易(塌)(22)。雞豚狗彘毋失其時,女修蠶織,則五十可以衣帛,七十可以食肉(23)。
  (1)夫:謂一夫。(2)歲:謂每年。易:更換。此指輪耕。(3)愛:更換;更易。(4)人:謂一人。(5)余夫:指家一夫外的其餘男勞力。(6)以口受田:余夫受田之數低於正夫,有說余夫二十五畝」(《孟子·如今本貧寡二字互誤,則與下文均無貧三句不貫矣。《春秋繁露·度制篇》引《論語》,作『不患貧而患不均』,其證也」(《論語疏證》卷十六《季氏篇》第十六)。(19)域民:處民之意。此為總冒下文四句。(20)廬:廬舍。井:指井田。(21)市肆:指市場。(22)庠序:古代之學校。(23)敖民:閒遊之民。
  理民之道,地著為本(1)。故必建步立畝,正其經界(2)。六尺為步,步百為畝。畝百為夫,夫三為屋,屋三為井(3),井方一里,是為九夫。八家共之,各受私田百畝,公田十畝,是為八百八十畝,余二十畝以為廬舍(4)。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救,民是以和睦,而教化齊同,力役生產可得而平也(5)。
  (1)地著:謂使民附著於土地。(2)經界。指井田之界。(3)井:一井為九百畝。(4)廬舍:居住的屋舍。(5)力役:指人民向國家所服勞役。
  民受田,上田夫百畝(1),中田夫二百畝,下田夫三百畝。歲耕種者不易上田(2);休一歲者為一易中田;休二歲者為再易下田,三歲更耕之,自爰其處(3)。農民戶人己受田(4),其家眾男為余夫(5),亦以口受田如此(6)。士工商家受田,五口乃當農夫一人。此謂平土可以為法者也(7)。若山林藪澤原陵淳鹵之地(6),各以肥磽多少為差。有賦有稅(9)。稅謂公田什一及工商衡虞之入也(10)。賦共(供)車馬甲兵士徒之役(11),充實府庫賜予之用。稅給郊社宗廟百神之祀(12),天子奉養百官祿食庶事之費(13)。民年二十受田,六十歸田(14)。七十以上,上所養也(15);十歲以下,上所長也;十一以上,上所強也(16)。種穀必雜五種(17),以備災害。田中不得有樹,用妨五穀。力耕數耘(18),收穫如寇盜之至(19)。還(環)廬樹桑(20),菜茹有畦(21),瓜瓠果蓏殖於疆易(埸)(22)。雞豚狗彘毋失其時,女修蠶織,則五十可以衣帛,七十可以食肉(23)。
  (1)夫:謂一夫。(2)歲:謂每年。易:更換。此指輪耕。(3)爰:更換;更易。(4)人:謂一人。(5)余夫:指家一夫外的其餘男勞力。(6)以口受田:余夫受田之數低於正夫,有說余夫二十五畝」(《孟子·罷)。(8)斑白:指頭髮斑白的老人。提挈:攜帶,手提。(9)同巷:謂同裡。(10)一月得四十五日:一月本是三十日,夜半可算半日,一個月之夜半則為十五日,故得四十五個工。(11)省費燎火:謂省燎火之費。(12)傷:思也。
  是月,余子亦在於序室(1)。八歲人小學(2),學六甲五方書計之事(3),始知室家長幼之節。十五入大學,學先聖禮樂,而知朝廷君臣之禮。其有秀異者,移鄉學於庠序;庠序之異者,移國學於少學(4)。諸侯歲貢少學之異者於天子,學於大學,命曰造士(5)。行同能偶(6),則別之以射(7),然後爵命焉。
  (1)余子:指尚未成年而未任役者。序室:裡中的學校。(2)小學:周代的貴族子弟八歲入小學,學習六藝(禮、樂、射、御、書、數),到了漢代,小學成了文字訓詁之學的專稱。(3)六甲:用天干地支相配計算時日,其中有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稱「六甲」。五方:指東、西、南、北、中,即地理。書:指文字。計:指籌算。(4)國:指諸侯國。少學:此有別於天子之大學。(5)造士:《札制·王制》鄭臣:「造,成也,能習禮則為成士」。(6)行同能偶:指德才彼此相當。(7)射:指射箭技藝。
  孟春之月(1),群居者將散(2),行人振木鐸徇於路(3),以采詩,獻之大師(4),比其音律,以聞於天子。故曰王者不窺牖戶而知天下(5)。
  (1)孟春之月:農曆正月。(2)群居者將散:謂各分散到田野去耕作。(3)行人:官府派出的使者。木鐸:木製的鈴。使者用以宣傳政令。徇:巡也。(4)大師:掌音律之官。(5)王者窺牖戶而知天下:謂王者不出門而知天下民情。
  此先王制土處民富而教之之大略也。故孔子曰:「道千乘之國,敬事而信,節用而愛人,使民以時(1)。」故民皆勸功樂業,先公而後私。其《詩》曰:「有渰淒淒,興雲祁祁,雨我公田,遂及我私(2)。」民三年耕,則余一年之畜(蓄)。衣食足而知榮辱,廉讓生而爭訟息,故三載考績。孔子曰:「苟有用我者,期月而已可也,三年有成(3),」成此功也。三考黜階(4),余三年食,進業曰登(5);再登曰平,余六年食;三登曰太平,二十七歲,遺九年食(6)。然後至德流洽,禮樂成焉。故曰「如有王者,必世而後仁(7)」,繇(由)此道也。
  (1)孔子曰等句:引文見《論語·學而篇》。道:治也。千乘之國:指大國。(2)《詩》曰等句:引詩見《詩經·小雅·大田》。渰(yan):雲興起貌。淒滲:一作「萎妻」,盛貌。祁祁:多貌。私:指私田。(3)孔子曰等句:引文見《論語·子路篇》。用:謂使之為政。(4)黜陟:指官職的進退升降。(5)進業:謂農業有所發展。登:謂豐收。(6)遺:謂儲備。(7)故曰等句:引文見《論語·子路篇》。世:三十年為一世。必世而後仁:必三十年仁政乃成。
  周室既衰,暴君污吏慢其經界(1),繇(謠)役橫作,政令不信,上下相詐,公田不治。故魯宣公「初稅畝(2)」,《春秋》譏焉(3)。於是上貪民怨,災害生而禍亂作。
  (1)慢:忽視與破壞之義。經界:指井田之界。(2)魯宣公:春秋時魯國國君。「初稅畝」:《春秋》載於宣公十五年。初:始也。稅畝:謂履畝而稅。(3)《春秋》譏:《左傳》與《公羊傳》皆以為初稅畝「非禮」。
  陵夷至於戰國,貴詐力而賤仁誼(義),先富有而後禮讓。是時,李悝為魏文候作盡地力之教(1),以為地方百里,提封九萬頃(2),除山澤邑居參(三)分去一,為田六百萬畝,治田勤謹則畝益三升(3),不勤則損亦如之(4)。地方百里之增減,輒為粟百八十萬石矣(5)。又曰糴甚貴傷民(6),甚賤傷農;民傷則離散,農傷則國貧。故甚貴與甚賤,其傷一也。善為國者,使民毋傷而農益勸。今一夫挾五口,治田百畝,歲收畝一石半(7),為粟百五十石,除十一之稅十五石,余百三十五石。食,人月一石半,五人終歲為粟九十石,余有四十五石。石三十(8),為錢干三百五十,除社閭嘗新春秋之祠(9),用錢三百,余千五十。衣,人率用錢三百(10),五人終歲用千五百,不足四百五十(11)。不幸疾病死喪之費,及上賦斂(12),又未與此(13),此農夫所以常困,有不勸耕之心,而令糴至於甚貴者也。是故善平糴者,必謹觀歲有上中下孰(熟)。上孰(熟)其收自四(14),余四百石(15);中孰(熟)自三(16),余三百石;下孰(熟)自倍(17),余百石。小饑則收百石(18),中饑七十石(19),大饑三十石(20)。故大孰(熟)則上糴三而捨一(21),中孰(熟)則糴二(22),下孰(熟)則糴一(23),使民適足(24),賈(價)平則止。小饑則發小孰(熟)之所斂(25),中饑則發中孰(熟)之所斂,大饑則發大孰(熟)之所斂,而祟之。故雖遇饑饉水旱,糴不貴而民不散,取有餘以補不足也。行之魏國,國以富強。
  (1)盡地力:謂充分利用土地,使地無曠土。教:教令。(2)提封:總計。(3)勤謹:有說當作「勸謹」(宋祁說)。益:謂增產。三升:有說當是「三斗」(臣瓚、顏師古說)。(4)不勤:有說為「不勸」(宋祁說)。損亦如之:謂減產也是三斗。(5)百八十萬石:以每畝增損二斗計,六百萬畝為百八十萬石。(6)民:指士、工、商。(7)畝一石半:謂每畝產量一石五斗。戰國時一畝,約合今三分之一畝;戰國時一石,約合今五分之一石,故知此畝產量不高。(8)石三十:漢代米粟平均每石百錢左右。此「石三十」是按低價計算。(9)除社閭嘗新春秋之祠:謂各種祭祀之費用。(10)衣,人率用錢三百:陳直雲,「漢代一匹布,長四丈,只可做成人一件長袍,每匹布價,通常在三百錢左右,志文是按最低之標準計算。」(11)不足:謂缺少。(12)上賦斂:謂交納賦稅。(13)未與此:謂未計入此數。(14)收自四:謂收成增產四倍(即百畝六百石)。(15)余四百石:謂除交納什一稅、食糧、穿衣、祭祀費用等外,剩餘四百石。(16)自三:謂收成增加三倍(即百畝四百五十石)。(17)自倍:謂收成翻一番(即百畝三百石)。(18)饑:謂災荒。小饑:小災荒。收百石:謂百畝收成百石(實減產三分之一)。(19)中饑:中等災荒。七十石:謂百畝產量七十石(實減產一半)。(20)大饑三十石:謂大災荒百畝僅收三十石(實減產五分之四)。(21)大熟則上糴三而捨一:謂大豐年官府收購糧三百石,余一百石由農戶自己儲存。(22)糴二:謂官府收購糧二百石。(23)糴一:謂官府收購糧一百石(農戶無儲備之糧了)。(24)適足:謂適當的滿足。(25)發斂:謂以斂藏之糧出賣。
  及秦孝公用商君(1),壞井田,開仟佰(阡陌)(2),急耕戰之賞,雖非古道,猶以務本之故(3),傾鄰國而雄諸侯。然王制遂滅,僭差亡(無)度(4)。庶人之富者累巨萬(5),而貧者食糟糠;有國強者兼州域,而弱者喪社稷。至於始皇,遂並天下,內興功作,外攘夷狄,收太半之賦(6),發閻左之戍(7)。男子力耕不足糧餉,女於紡績不足衣服。竭天下之資財以奉其政(8),猶未足以澹(贍)其欲也(9)。海內愁怨,遂用潰畔(叛)(10)。
  (1)秦孝公:戰國時秦國國君。商君:商鞅(前390��前338)。(2)壞井田,開阡陌:謂破壞井田制,土地可以自由買賣。(3)本:指農業。(4)僭差:謂僭越名分,上下失序。(5)累巨萬:積累了萬萬家財。(6)太半:大半;過半。(7)閭左:說法不一,或謂貧弱者,或謂平民,或謂亡命者。戍:服謠役。(8)以奉其政:謂供給統治者的各項要求。(9)贍其欲:謂滿足其慾望。(10)潰叛:逃亡和叛亂。
  漢興,接秦之敝,諸侯並起,民失作業,而大饑饉。凡米石五千(1),人相食,(2)死者過半。高祖乃令民得賣子,就食蜀漢。天下既定,民亡(無)蓋臧(藏)(3),自天子不能具醇駟(4),而將相或乘牛車。上於是約法省禁(5),輕田租,什五而稅一(6),量吏祿,度官用,以賦於民。而山川園池市肆租稅之人,自天子以至封君湯沐邑,皆各為私奉養,不領於天子之經費(7)。潛轉關東粟以給中都官(8),歲不過數十萬石。孝惠、高後之間,衣食滋殖。文帝即位,躬修儉節,思安百姓。時民近戰國,皆背本趨末,賈誼說上曰(9):
  (1)米石五千:米每石價至五千錢。(2)人相食:謂人吃人。(3)無蓋藏:謂無積蓄。(4)醇駟:一種毛色的駟馬。(5)約法省禁:謂簡化法律禁令。(6)什五而稅一:謂實行十五征一之稅。(7)不領於天子之經費:謂不屬於朝廷之稅收範圍。(8)中都官:京師諸宮。(9)賈誼:本書有其傳。下文為賈誼《論積貯疏》。
  管子曰「倉8廩實而知禮節(1)。」民不足而可治者,自古及今,未之嘗聞。古之人曰:「一夫不耕,或受之饑;一女不織,或受之寒(2)。」生之有時,而用之亡(無)度,則物力必屈(3)。古之治天下,至纖至悉也(4),故其畜(蓄)積足恃。今背本而趨末(5),食者甚眾,是天下之大殘也(6);淫侈之俗,日日以長,是天下之大賊也(7)。殘賊公行,莫之或止;大命將泛(8),莫之振救。生之者甚少而靡之者甚多(9),天下財產何得不蹶(10)!漢之為漢幾四十年矣(11),公私之積猶可哀痛。失時不雨(12),民且狼顧(13);歲惡不入(14),請賣爵、子(15)。既聞耳矣(16),安有為天下阽危者若是而上不驚者(17)!
  (1)管子:既管仲,春秋時齊相,輔佐齊桓公稱霸諸侯。(2)《管子·輕重甲》:「管子曰:一農不耕,民或為之饑;一女不織,民或為之寒。」(3)屈:盡也。(4)至纖至悉:極為細緻周密。(5)背本而趨末:謂離開農業而趨向工商業。(6)大殘:謂大災難。(7)大賊:謂大禍害。(8)大命將泛:國家將傾覆。(9)生:生產。靡:耗費。(10)蹶:謂缺乏。(11)幾:將近。四十年:當作「三十年」。賈誼《論積貯疏》作於文帝前二年(前178),漢興(前206)以來才二十九年。(12)失時下雨:謂時令失常而不下雨。(13)狼顧:狼性怯疑,走時常回顧。此指民遇天旱不雨,遂擔憂缺糧。(14)歲惡不入:謂年成壞而無收入。(15)賣爵、子:謂朝廷賣爵,百姓賣子女。(16)聞耳:謂傳聞於耳。(17)阽(yan)危:臨危。驚:震驚。
  世之有饑穰(1),天之行也(2),禹、湯被之矣(3)。即不幸有方二三千里之旱(4),國胡以相恤(5)?卒(猝)然邊境有急,數十百萬之眾,國胡以饋之(6)?兵旱相乘(7),天下大屈,有勇力者聚徒而衡(橫)擊(8),罷(疲)夫贏老易子而咬其骨(9)。政治未畢通也(10),遠方之能疑(擬)者並舉而爭起矣(11),乃駭而圖之(12),豈將有及乎(13)?
  (1)饑:謂災荒之年。穰:謂豐收年成。(2)天之行:謂自然變化之現象。(3)禹、湯被之:相傳禹遭水災、湯遭旱災。(4)即:若也。(5)胡:何也。恤:救濟。(6)饋之:謂供給軍餉。(7)秉:加也。(8)橫擊:謂搶劫。(9)易子而咬其骨:謂易子而食。(10)政治未畢通:蓋指文帝時諸侯王尾大不掉,皇權尚未鞏固(金少英說)。(11)能擬:謂能與天子相比擬,即敢與天子對抗。爭起:謂起而爭天下。(12)圖之:謂圖謀治理國家。(13)豈將有及乎:難道還來得及嗎?
  夫積貯者,天下之大命也(1)。苟粟多而財有餘,何為而下成?以攻則取,以守則固,以戰則勝。懷敵附遠(2),何招而不至?今驅民而歸之農,皆著於本,使天下各食其力,末技游食之民轉而緣南畝(3),則畜(蓄)積足而人樂其所矣。可以為富安天下,而直為此凜凜也(4),竊為陛下惜之!
  (1)大命:命根子。(2)懷:招徠。附:歸附。(3)末技:猶末作、末業,指工商業者。游食:指棄農而游食之人。緣:循也,依也。(4)直:竟也。為此:若此。懍懍:危也;指天下危困。於是上感誼言,始開籍田(1),躬耕以勸百姓。晁錯復說一曰(2):(1)籍田:一作「藉田」,古時帝王於春耕前親耕農田,表示以奉祀宗廟,且有勸農之意。文帝前二年,始開籍田。(2)晁錯:本書有其傳。下文為《論貴粟疏》。
  聖王在上而民不凍饑者,非能耕而食(飼)之(1),織而衣之也(2),為開其資財之道也。故堯、禹有九年之水,湯有七年之旱,而國亡(無)捐瘠者(3),以畜(蓄)積多而備先具也。今海內為一,土地人民之眾不避湯、禹(4),加以亡(無)天災數年之水旱,而言(蓄)積未及者,何也?地有遺利(5),民有餘力(6),生谷之上未盡墾,山澤之利未盡出也(7),游食之民未盡歸農也。民貧,則奸邪生。貧生於不足,不足生於不農,不農則不地著(8),不地著則離鄉輕家,民如鳥獸,雖有高城深池(9),嚴法重刑,猶不能禁也。
  (1)食(si)之:給之吃。(2)衣(yi)之:給之穿。(3)捐瘠:猶棄屍(吳恂說)。(4)不避湯、禹:不比湯、禹時少。(5)遺利:尚未充分利用。(6)餘力:尚有潛力。(7)山澤之利:指山林川澤中的物產。(8)地著:安居於農村。(9)池:指護城河。
  夫寒之於衣,不待輕暖(1);饑之於食,不待甘旨(2);饑寒至身,不顧廉恥。人情,一日不再食則饑(3),終歲不製衣則寒。夫腹饑不得食,膚寒不得衣,雖慈母不能保其子,君安能以有其民哉!明主知其然也,故務民於農桑(4),薄賦斂,廣畜(蓄)積,以實倉廩,備水旱,故民可得而有也。
  (1)輕暖:指又輕又暖的衣服。(2)甘旨:指美味的食物。(3)再食:吃兩頓飯。(4)務:勸勉之意。
  民者,在上所以牧之(1),趨利如水走下,四方亡(無)擇也。夫珠玉金銀,饑不可食,寒不可衣,然而眾貴之者,以上用之故也。其為物輕微易臧(藏),在於把握,可以周海內而亡(無)饑寒之患(2)。此令臣輕背其主,而民易去其鄉,盜賊有所勸(3),亡逃者得輕資(繼)也(4)。粟米布帛生於地,長於時,聚於力,非可一日成也;數石之重,中人弗勝(5),不為奸邪所利,一日弗得而饑寒至。是故明君貴五穀而賤金玉。
  (1)牧:養也,引申為統治。(2)周:謂周遊。(3)勸:鼓勵之意。(4)輕繼:輕便而易於攜帶之財物。(5)中人:指一般體力之人。
  今農夫五口之家,其服役者不下二人,其能耕者不過百畝,百畝之收不過百石。春耕夏耘,秋獲冬臧(藏),伐薪樵,治官府(1),給繇(徭)役;春不得避風塵,夏不得避暑熱,秋不得避陰雨,冬不得避寒凍,四時之間亡(無)日休息;又私自送往迎來,弔死問疾,養孤長幼在其中(2)。勤苦如此,尚復被水旱之災,急政暴賦(3),賦斂不時,朝令而暮(改)當具(4),有者半賈(價)而賣,亡(無)者取倍稱之息(5),於是有賣田宅鬻子孫以償責(債)者矣。而商賈大者積貯倍息(6),小者坐列販賣(7),操其奇贏(8),日游都市,乘上之急,所賣必倍。故其男不耕耘,女不蠶織,衣必文采,食必粱肉;亡(無)農夫之苦,有仟佰(阡陌)之得(9)。因其富厚,交通王侯(10),力過吏勢,以利相傾;千里游敖(邀)(11),冠蓋相望,乘堅策肥(12),履絲曳縞(13)。此商人所以兼併農人,農人所以流亡者也。
  (1)治官府:為官府修理房屋。(2)長幼:撫育兒童。(3)政:讀為「征」。急征暴賦:言急其征,暴其賦,而斂之又不以時(王念孫說)。(4)朝令而暮(改)當具:言朝出令而暮則求具。改:衍字。唐寫本無「改」字。當:則也。具:謂收齊租稅(李慶善說)。(5)倍稱:謂取一償二。(6)積貯倍息:囤積居奇,以取成倍之利潤。(7)坐列販賣:擺攤販賣。(8)奇贏:積儲奇貨以賺錢。(9)阡陌之得:指土地之利。(10)交通:交往勾結之意。(11)游遨:遊逛之意。(12)乘堅策肥:乘著好車,駕趕肥馬。(13)履絲曳縞:腳穿絲鞋,披著寬長的綢衣。曳:拖也。
  謂衣長而拖於地。今法律賤商人(1),商人已富貴矣;尊農夫,農夫已貧賤矣。故俗之所貴,主之所賤也;吏之所卑,法之所尊也。上下相反,好惡乖迕(2),而欲國富法立,不可得也。方今之務,莫若使民務農而已矣。欲民務農,在於貴粟(3);貴粟之道,在於使民以粟為賞罰。今募天下入粟縣官(4),得以拜爵,得以除罪。如此,富人有爵,農民有錢,粟有所渫(5)。夫能入粟以受爵,皆有餘者也;取於有餘,以供上用,則貧民之賦可損(6),所謂損有餘補不足,令出而民利者也。順於民心,所補者三:一曰主用足,二曰民賦少,三曰勸農功。今令民有車騎馬一匹者(7),復卒三人(8)。車騎者(9),天下武備也,故為復卒。神農之教曰:「有石城十仞(10),湯池百步(11),帶甲百萬(12),而亡(無)粟,弗能守也。」以是觀之,粟者,王者大用,政之本務。令民入粟受爵至五大夫以上(13),乃復一人耳,此其與騎馬之功相去遠矣(14)。爵者,上之所擅(15),出於口而亡(無)窮;粟者,民之所種,生於地而不乏。夫得高爵與免罪,人之所甚欲也。使天下人入粟於邊,以受爵免罪,不過三歲,塞下之粟必多矣。
  (1)今法律賤商人:謂漢朝賤商。但漢代人「仍然重視商賈」,當時鏡、印等物多有「重商之表示」(陳直說)。(2)乖迕:相違背之意。(3)貴粟:重視糧食。(4)縣官:指官府。(5)渫(xie):分散:流通。(6)損:減少。(7)今令:現法令。車騎馬:指裝備齊全的戰馬。(8)復卒:言當服兵役者免除之,不當服兵役者免除其賦稅。(9)車騎:此亦指戰馬。(10)十仞:謂高十仞。仞:有說八尺曰仞,有說七尺曰仞。(11)池:護城他。以沸湯為池,喻其深險。(12)帶甲:穿著盔甲的兵士。(13)五大夫:爵名,第九等級。(14)騎馬:此亦指戰馬。(15)擅:謂專有。
  於是文帝從錯之言,令民入粟邊,六百石爵上造(1),稍增至四千石為五大夫,萬二千石為大庶長(2),各以多少級數為差。錯復奏言:「陛下幸使天下入粟塞下以拜爵,甚大惠也。竊恐塞卒之食不足,用大渫天下粟(3)。邊食足以支五歲,可令入粟郡縣矣;足支一歲以上,可時赦(4),勿收農民租。如此,德澤加於萬民,民俞(愈)勤農(5)。時有軍役(6),若遭水旱,民不困乏,天下安寧;歲孰(熟)且美,則民大富樂矣。」上復從其言,乃下詔賜民十二年租稅之半(7)。明年,遂除民田之租稅。
  (1)上造:爵名,第二等級。(2)大庶長:爵名,第十八等級。(3)用:猶以。「渫」(xie):疏散。(4)時赦:及時實行赦免。(5)勤:唐寫本作「勸」。(6)軍服:服兵役。(7)十二年:指文帝前十二年(前167)。
  後十三歲(1),孝景二年(2),令民半出田租,三十而稅一也(3)。其後,上郡以西旱,復修賣爵令,而裁其賈(價)以招民(4);及徒復作(5),得輸粟於縣官以除罪。始造苑馬以廣用(6),宮室列館車馬益增修矣。然婁(屢)敕有司以農為務,民遂樂業。至武帝之初七十年間,國家亡(無)事,非遇水旱,則民人給家足,都鄙廩庾盡滿,而府庫余財。京師之錢累百巨萬(7),貫朽而不可校(8)。太倉之粟陳陳相因(9),充溢露積於外,腐敗不可食(10)。眾庶街巷有馬,仟陌(阡陌)之間成群,乘牸牝者擯而不得會眾(11)。守閭閻者食粱肉;為吏者長子孫(12);居官者以為姓號(13)。人人自愛而重犯法(14),先行誼(義)而黜愧辱焉(15)。於是罔(網)疏而民富(16),役財驕溢(17),或至並兼(18),豪黨之徒以武斷於鄉曲(19)。宗室有土(20),公卿大夫以下爭於奢侈,室廬車服僭上亡(無)限(21),物盛而衰,固其變也(22)。
  (1)後十三歲:唐寫本作「後十二年」。自文帝前十三年(前167)至景帝元年(前156),正是十二年。(2)孝景二年:前155年。(3)三十稅一:稅率三十征一。(4)裁其價:謂削減賣爵之價。(5)徒復作:謂弛刑徒。(6)始:《史記》作「益」。造苑馬:建立牧馬場。以廣用:言以滿足廣泛的需要。(7)累百巨萬:積累達數百萬萬。(8)貫朽:謂穿錢之繩已腐爛。校:謂計數。(9)太倉:京師之糧倉,在長安城外東南方。陳陳相因:謂陳谷年年增積。(10)腐敗:腐爛。(11)牸(zi)、牝(pin):皆雌性動物,此指母馬。(12)為吏者長子孫:謂為官者長期任職,子孫長大而本人仍在官位。(13)居官者以為姓號:謂為官者以官職為姓。如掌倉庫之吏,曰倉氏、庫氏。(14)重犯法:謂以犯法為戒。(15)行義:品行,道義。(16)網疏:謂法網疏而不密。(17)役財驕溢:言恃其富有而驕盈不軌(李慶善說)。(18)並兼:謂兼併土地。(19)以:則也。武斷於鄉曲:謂橫行於鄉里。(20)宗室:這裡指劉氏。有土:指有封邑者。(21)車服:車馬服飾。僭上無限:超過朝廷的規定而毫無限制。(22)物盛而衰,固其變也:謂事物盛極則衰,實乃必然的變化規律。
  是後,外事四夷(1),內興功利(2),役費並興(3),而民去本。董仲舒說上曰(4):「《春秋》它谷不書,至於麥禾不成則書之(5),以此見聖人於五穀最重麥與禾也。今關中俗不好種麥,是歲失《春秋》之所重(6),而損生民之具也(7)。願陛下幸詔大司農(8),使關中民益種宿麥(9),令毋後時(10)。」又言:「古者稅民不過什一(11),其求易共(供);使民不過三日(12),其力易足。民財內足以養老盡孝,外足以事上共(供)稅(13),下足以畜妻子極愛(14),故民說(悅)從上(15)。至秦則不然,用商鞅之法,改帝王之制,除井田,民得賣買,富者田連阡陌,貧者亡(無)立錐之地。又顓(專)川澤之利(16),管山林之饒(17),荒淫越制,逾侈以相高;邑人君之尊,裡有公侯之富,小民安得不困?又加月為更卒(18),已,復為正(19),一歲屯戍(20),一歲力役,三十倍於古;田租口賦(21),鹽鐵之利(22),二十倍於古。或耕豪民之田(23),見稅什五。故貧民常衣牛馬之衣,而食犬彘之食。重以貪暴之吏,刑戮妄加,民愁亡(無)聊(24),亡逃山林,轉為盜賊,赭衣半道(25),斷獄歲以千萬數。漢興,循而未改。古井田法雖難卒(猝)行,宜少近古,限民名田(26),以澹(贍)不足,塞並兼之路。鹽鐵皆歸於民。去奴婢(27),除專殺之威(28)。薄賦斂,省繇(徭)役,以寬民力。然後可善治也。」仲舒死後,功費愈甚,天下虛耗,人復相食。
  (1)四夷:指周圍各族。如匈奴、西南夷、兩越等。(2)功利:指鹽鐵官營、算緡告緡等等。(3)役費:指勞役、費用。(4)董仲舒:本書有其傳。(5)麥禾不成:麥子與稻子收成不好。(6)是歲失《春秋》之所重:謂這樣每年失去《春秋》所重視的糧食作物。(7)具:指吃飯問題。(8)大司農:官名,掌管租稅錢谷和國家財政收入。九卿之一。(9)益種宿麥:多種經冬小麥。(10)後時:謂錯過農時。(11)不過什一:不超過十分之一。(12)使民:謂使民服役。(13)事上供稅:事奉皇上,貢納賦稅。(14)極愛:盡其愛。(15)說(悅):王先謙曰:唐寫本「說」下有「而」字,當據補。(16)川澤之利:指魚、鹽之類。(17)山林之饒:指礦產與木材之類。(18)月:謂每年一個月。更卒:成年男子(二十三歲至五十六歲)輪番給本縣服役。(19)正:指正卒。成年男子在郡縣服役,受軍事訓練,維持地方治安;還要赴京師作衛士,或保衛京城,或給諸官府服務,或守衛離宮別苑,或為官府養馬,等等。(20)屯戍:也稱「徭戍」或「戍邊」。成年男子調到邊疆,從事邊防事宜。(21)田租:按田畝所征之稅。古時以征自田畝的收入曰「租」,而征自工商貨物的收入曰「稅」,後世不分,合稱「租稅」。口賦:或稱「口錢」、「口算」。即人頭稅。漢代對十五歲至五十六歲成年人徵稅,每人一百二十錢,稱為算賦。又對七歲至十四歲的兒童徵稅,每人每年納二十錢,武帝另加三錢以補充車騎馬之用。(22)鹽鐵之利:官府專賣鹽鐵,佔據其利。(23)或耕豪民之田:謂租用豪富地主之田。稅什五:十分之五的田稅。 (24)無聊:意謂無以為生。(25)赭衣:指罪犯。(26)名田:占田。(27)去:免去。(28)專殺:指擅殺奴婢。(29)功費:指徭役、賦斂。
  武帝末年,悔征伐之事,乃封丞相為富民侯(1)。下詔曰:「方今之務,在於力農。」以趙過為搜粟都尉(2)。過能為代田,一畝三畎。歲代處,故曰代田,古法也(3)。後稷始畎田,以二耜為耦(4),廣尺深尺曰甽(5),長終畝(6)。一畝三畎,一夫三百畎(7),而播種於畎中。苗生葉以上(8),稍耨隴草(9),因聵其土以附苗根。故其《詩》曰:「或芸(耘)或芓(籽),黍稷儗儗(薿薿)(10)。」芸(耘),除草也。芓(耔),附根也。言苗稍壯,每耨輒附根,比盛暑(11),隴(壟)盡而根深(12),能(耐)風與旱,故儗儗(薿薿)而盛也。其耕耘下種田器,皆有便巧(13)。率十二夫為田一井一屋(14),故宙五頃(15),用耦犁(16),二牛三人,一歲之收常過縵田畝一斛以上(17),善者倍之。過使教田太常、三輔(18),大農置工巧奴與從事(19),為作田器。二千石遣令長、三老、力田及裡父老善田者受田器(20)。學耕重養苗狀。民或苦少牛,亡(無)以趨澤(21),故平都令光教過以人挽犁(22)。過奏光以為丞(23),教民相與庸挽犁(24)。率多人者田日三十畝(25),少者十三畝,以故田多墾闢。過試以離宮卒田其宮壖地(26),課得谷皆多其旁田畝一斛以上(27)。令命家田三輔公田(28),又教邊郡及居延城(29)。是後邊城、河東、弘農、三輔、太常民皆便代田(30),用力少而得谷多。
  (1)丞相:指車千秋。本書有其傳。(2)搜粟都尉:官名:掌管軍馬飼料。(3)代田:趙過的代田法是,將一畝分成三畎三壟(作物種在畎內)。畎、壟的位置每年調換,故稱「代田」。畎:壟間之溝。畎播則壟休。(4)二耜為耦:對古代耦耕,今人說法不一。有說兩人共持一耒,各以足踏木叉上所貫的小橫木,一椎一發,向後移動。有說是兩人協作,或並肩共同操作,或輪番操作,或一人發土、一人碎土(參考《中國農學史》,科學出版社1959年版)。(5)廣尺深尺曰甽:古代以寬一步長百步的土地面積為一畝,一步為六尺,一畝分三畎三壟,故畎廣一尺。(6)長終畝:指田畎長六百尺。畝長百步,一步六尺,故畝長為六百尺。(7)三百畎:即一百畝。(8)葉:王念孫、張文虎等雲,「葉」上脫一個「三」字。(9)耨:鋤也。(10)《詩》曰等句:引詩見《詩經·小雅·甫田》。耘:除草。耔:以土壅禾根。薿薿:茂盛貌。(11)比盛暑:到了盛夏。(12)壟盡:下脫「平」字(王念孫說)。(13)有:語助詞。(14)率:大致。(15)故畝五頃:鄧展曰:「夫百畝,於古為十二頃,古百步為畝,漢時二百四十步為畝,古千二百畝,則得今五頃。」(16)耦犁:雙犁。(17)縵田:不作壟畎耕作之田。一斛:十斗。(18)太常:官名。主諸陵,有民,故亦課田種(蘇林說)。三輔:漢武帝太初元年以京兆尹、左馮詡、右扶風為三輔。(19)大農:即大司農。工巧奴:指善於製作便巧田器之官奴婢。(20)二千石:指郡守諸侯相。令長:縣長官。萬戶以上縣為令,萬戶以下縣為長。三老:漢代縣、鄉有三老,掌教化。力田:鄉官,督勸農事。(21)趨澤:謂深耕。地表干,地下濕,「澤」指地下濕處。深耕可以及澤,故稱趨澤。今西北農民,猶謂深耕為根澤(金少英說)。(22)平都:縣名。在今陝西子長縣西南。(23)奏光以為丞:謂奏請皇上任光為搜粟都尉丞。(24)相與庸:換工協作。(25)率:大致。多人:指庸挽犁之人眾。田:謂耕田。(26)離官卒:守衛離宮之卒。田:謂耕種。宮堧地:離宮內牆外牆問之空地。(27)課:計也。 (28)令:使也。命家:謂受爵命一級(公士)以上之家(韋昭說)。田:謂耕種。(29)居延城:在今內蒙古額濟納旗東南。(30)河東:郡名。治安邑(在今山西夏縣西北)。弘農:郡名。治弘農(在今河南靈寶南)。
  至昭帝時,流民稍還,田野益辟,頗有畜(蓄)積。宣帝即位,用吏多選賢良,百姓安土,歲數豐穰(1),谷至石五錢,農人少利。時大司農中丞耿壽昌以善為算能商功利得幸於上(2),五鳳中奏言(3):「故事(4),歲漕關東谷四百萬斛以給京師(5),用卒六萬人,宜糴三輔、弘農、河東、上黨、太原郡谷足供京師(6),可以省關東漕卒過半。」又白增海租三倍(7),天子皆從其計。御史大夫蕭望之奏言(8):「故御史屬徐宮家在東萊(9),言往年加海租,魚不出(10)。長老皆言武帝時縣官嘗自漁(11),海魚不出,後復予民,魚乃出。夫陰陽之感,物類相應,萬事盡然。今壽昌欲近糴漕關內之谷,築倉治船,費直二萬萬餘,有動眾之功,恐生旱氣,民被其災(12)。壽昌習於商功分銖之事,其深計遠慮,誠未足任,宜且如故。」上不聽。漕事果便,壽昌遂白令邊郡皆築倉,以谷賤時增其賈(價)而糴,而利農,谷貴時減賈(價)而祟(13),名曰常平倉。民便之。上乃下詔,賜壽昌爵關內侯。而蔡癸以好農使勸郡國(14),至大官。
  (1)歲數豐穰:謂連年豐收。(2)大司農中丞:官名。屬大司農,《百官表》未載。能商功利:能夠計算經濟措施的功利。(3)五鳳:漢宣帝年號,共四年(前57��前54)。(4)故事:指政事先例。(5)歲漕:每年水運。(6)上黨:郡名。治長子(在今山西長子西)。太原:郡名。治晉陽(在今山西太原市西南)。(7)白:陳事。海租:水產稅。漢代有海丞官,主海稅,屬少府。(8)蕭望之:本書有其傳。(9)御史屬:御史大夫的屬官。東萊:郡名,治掖縣(在今山東掖縣)。(10)魚不出:謂魚不浮出水面。(11)縣官:指官府。(12)生旱氣等句:此天人根應之說。(13)減價而祟:王念孫說,「價」上脫一「其」字,「糶」下脫「以利民」三字。(14)蔡癸:邯鄲人,官弘農太守,見《藝文志》。
  元帝即位,天下大水,關東郡十一尤甚(1)。二年(2),齊地饑,谷石三百餘,民多餓死,琅邪郡人相食(3)。在位諸儒多言鹽鐵官及北假田官、常平倉可罷(4),毋與民爭利。上從其議,皆罷之。又罷建章、甘泉宮衛(5),角抵(6),齊三服官(7),省禁苑以予貧民,減諸侯王廟衛卒半(8)。又減關中卒五百人,轉谷振(賑)貸窮乏。其後用度不足,獨復鹽鐵官。
  (1)郡十一:十一個郡。(2)二年:指元帝初元二年(前47)。(3)琅邪郡:秦置,漢治東武(今山東諸城)。(4)鹽鐵官:漢代在郡縣設置的鹽官、鐵官。據《地理志》所載,設鐵官者凡四十郡:設鹽官者二十八郡,實三十三縣。北假:地名。秦漢稱今內蒙古河套以北、陰山(即陽山)以南之夾山帶河地區為「北假」。(5)衛:衛士。(6)角抵:秦漢時的一種技藝表演。類似今之摔跤。(7)三服官:設於齊臨淄,掌管織造宮廷所用的春、夏、冬三季衣服。(8)省禁苑以予貧民等句:楊樹達說:「諸事皆以貢禹之請為之,見《禹傳》。」
  成帝時,天下亡(無)兵革之事,號為安樂,然俗奢侈,不以畜(蓄)聚為意。永始二年(1),梁國、平原郡比年傷水災(2),人相食,刺史守相坐免(3)。
  (1)永始二年:即前15年。(2)梁國:治睢陽(在今河南商丘南)。平原郡:治平原(在今山東平原西南)。比年:連年。(3)刺史:官名。漢武帝將全國分為十二部(州),部置刺史,比之郡守,官階較低而權勢較重。
  哀帝即位,師丹輔政(1),建言:「古之聖王莫不設井田,然後治乃可平。孝文皇帝承亡周亂秦兵革之後,天下空虛,故務勸農桑,帥(率)以節儉(2)。民始充實,未有並兼之害,故不為民田及奴婢為限(3)。今累世承平,豪富吏民訾(資)數巨萬,而貧弱俞(愈)困。蓋君子為政,貴因循而重改作(4),然所以有改者,將以救急也。亦未可詳(5),宜略為限(6)。」天子下其議。丞相孔光、大司空何武奏請(7):「諸侯王、列侯皆得名田國中(8)。列侯在長安,公主名田縣道(9),及關內侯、吏民名田皆毋過三十頃(10)。諸侯王奴婢二百人(11),列侯、公主百人,關內侯、吏民三十人。期盡三年(12),犯者沒入官(13)。」時田宅奴婢賈(價)為減賤(14),丁、傅用事(15),董賢隆貴(16),皆不便也(17)。詔書且須後(18),遂寢不行(19)。宮室苑囿府庫之臧(藏)已侈,百姓訾(資)富雖不及文景,然天下戶口最盛矣(20)。
  (1)師丹:本書卷八十六有其傳。(2)率:為表率。(3)為限:作限制。(4)重:不輕易之意。(5)亦未可詳:言未可盡改。(6)略:大略,粗略。(7)孔光:本書卷八十一有其傳。何武:本書卷八十六有其傳。(8)名田國中:言在其封國內占田。(9)列侯在長安,公主名田縣道:謂居於長安(未就其封國)之列侯及公主,可以在京師之外的縣道占田。(10)關內侯、吏民名田皆毋過三十頃:謂自列侯至吏民名田,都不得超過三十頃。(11)二百人:謂限定二百人。(12)期盡三年:限期三年調整完畢。(13)犯者沒入官:謂逾期即將其過限之上田奴婢沒入官。(14)價為減賤:價格降低。(15)丁、傅:指外戚了氏、傅氏,如丁明、傅晏等。參見《外戚傳》。(16)董賢:漢哀帝之寵臣,《佞幸傳》有其傳。(17)不便:謂阻礙。(18)須後:待等將來。(19)遂寢不行:終於擱置不辦。(20)天下戶口最盛:漢平帝元始二年(公元2年),全國戶一千二百三十二萬三千。
  平帝崩,王莽居攝,遂篡位(1)。王莽因漢承平之業,匈奴稱藩,百蠻賓服,舟車所通,盡為臣妾,府庫百官之富,天下晏然。莽一朝有之,其心意未滿(2),狹小漢家制度(3),以為疏闊。宣帝始賜單于印璽,與天子同,而西南夷鉤町稱王(4)。莽乃遣使易單于印,貶鉤町王為侯。二方始怨,侵犯邊境。莽遂興師,發三十萬眾,欲同時十道並出,一舉滅匈奴;募發天下囚徒丁男甲卒轉委輸兵器(5),自負海江淮而至北邊(6),使者馳傳督趣(促)(7),海內擾矣。又動欲慕古,不度時宜,分裂州郡,改職作官(8),下令曰:「漢氏減輕田租,三十而稅一,常有更賦(9),罷癃鹹出(10),而豪民侵陵,分田劫假(11),厥名三十(12),實什稅五也。富者驕而為邪,貧者窮而為奸,俱陷於辜,刑用不錯。(13)今更名天下田曰王田,奴婢曰私屬,皆不得賣買。其男口不滿八,而田過一井者(14),分余田與九族鄉黨(15)。」犯令,法至死,制度又不定,吏緣為奸(16),天下謷謷(嗷嗷)然(17),陷刑者眾。
  (1)王莽居攝,遂篡位:王莽於公元6年居攝,於公元8年十二月篡位。(2)心意未滿:謂思想上還不滿足。(3)狹小:鄙陋之意(張照說)。(4)鉤(qu)町:鉤町王,名毋波,見《西南夷傳》。(5)轉委輸、兵器:轉運諸郡貯存之物資及兵器。(6)負海:謂沿海。(7)傳:謂傳車。督趣:督促。(8)改職作官:謂改變職官。(9)更賦:秦漢所征的一種以錢代更役的賦稅。成年男子(二十二歲至五十六歲)按規定輪番戍邊服兵役,稱為更。不能行者得出錢入官,雇役以代,稱更賦。(10)罷:廢置之意。罷癃(lōng):謂廢疾(段玉裁《說文解字注》)。(11)分田劫假:謂豪民將土地租給貧民耕種,劫奪其稅。即所謂「或耕豪民之田,見稅什五」。假:即稅。《鹽鐵論》云:「假、稅殊名,其實一也。」(12)厥名三十:謂名義上是三十稅一。(13)刑用不錯:謂用刑不斷。錯:擱置。(14)一井:九百畝。(15)九族:通常指本人直繫上下四代親屬,即高祖、曾祖、祖、父、本人、子、孫、曾孫、玄孫。(16)緣:乘機之意。(17)嗷嗷:眾怨愁聲。
  後三年,莽知民愁,下詔諸食王田及私屬皆得賣買,勿拘以法。然刑罰深刻,它政悖亂。邊兵二十餘萬人仰縣官衣食,用度不足,數橫賦斂(1),民俞(愈)貧困。常苦枯旱,亡(無)有平歲(2),谷賈(價)翔貴(3)。
  (1)數橫賦斂:屢次橫徵暴斂。(2)平歲:謂正常年成。(3)翔貴:謂不斷上漲。
  末年,盜賊群起,發軍擊之,將吏放縱於外。北邊及青徐地人相食(1),洛陽以東米石二千。莽遣三公將軍開東方諸倉振(賑)貸窮乏(2),又分遣大夫謁者教民煮木為酪;酪不可食,重為煩擾。流民入關者數十萬人,置養澹(贍)官以稟(廩)之(3),吏盜其稟(廩),饑死者什七八。莽恥為政所致,乃下詔曰:「予遭陽九之厄,百六之會(4),枯旱霜蝗,饑饉荐臻(5),蠻夷猾夏(6),寇賊奸軌(宄),百姓流離。予甚悼之,害氣將究矣(7)。」歲為此言,以至於亡。
  (1)青、徐:青州、徐州。青州轄境相當今山東省北部,徐州轄境相當今江蘇省北部及山東省東南部。(2)三公:西漢稱丞相(大司徒)、太尉(大司馬)、御史大夫(大司空)為三公。東漢則以太尉、司徒、司空稱三公。(3)廩:配給糧食。(4)陽九、百六:此古曆法推算為厄運之期。《律歷志》有「《易》九厄曰:初入元,百六,陽九」云云。(5)荐臻:連續。(6)猾夏:指擾亂中原。(7)究:謂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