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孝經》04.【卿、大夫章第四】白話文解釋

孝經 卿、大夫章第四

【原文】
非先王之法服1不敢服,非先王之法言2不敢道,非先王之德行3不敢行。是故非法不言4,非道不行5;口無擇言,身無擇行6。言滿天下無口過7,行滿天下無怨惡。三者備矣8,然後能守其宗廟9。蓋卿、大夫之孝也。《詩》云:「夙夜匪懈,以事一人十。」

【註釋】
1法服:按照禮法制定的服裝。古代服裝式樣、顏色、花紋(圖案)、質料等,不同的等級,不同的身份,有不同的規定。卑者穿著尊者的服裝,叫「僭上」;尊者穿著卑者的服裝,叫「倡(逼)下」。
2法言:合乎禮法的言論。
3德行:合乎道德規範的行為。一說指「六德」,即仁、義、禮、智、忠、信。
4非法不言:不符合禮法的話不說,言必守法。孔傳:「必合典法,然後乃言。」
5非道不行:不符合道德的事不做,行必遵道。孔傳:「必合道誼,然後乃行。」
6「口無」二句:張口說話無須斟酌措辭,行動舉止無須考慮應當怎樣去做。
7言滿天下無口過:全句是說,雖然言談傳遍天下,但是天下之人都不覺得有什麼過錯。滿,充滿,遍佈。口過,言語的過失。
8三者備矣:三者,指服、言、行,即法服、法言、德行。孔傳:「服應法,言有則,行合道也,立身之本,在此三者。」備,完備,齊備。
9宗廟:祭祀祖宗的屋舍。《釋名·釋宮室》:「廟,貌也,先祖形貌所在也。」
十「夙夜」二句:語出《詩經·大雅·烝民》。夙,早。匪,通「非」。懈,怠惰。一人,指周天子。原詩讚美周宣王的卿大夫仲山甫,從早到晚,毫無懈怠,盡心竭力地奉事宣王一人。

【譯文】
不合乎先代聖王禮法所規定的服裝不敢穿,不合乎先代聖王禮法的言語不敢說,不合乎先代聖王規定的道德的行為不敢做。因此,不合禮法的話不說,不合道德的事不做。由於言行都能自然而然地遵守禮法道德,開口說話無須斟字酌句,選擇言辭,行為舉止無須考慮應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雖然言談遍於天下,但從無什麼過失;雖然做事遍於天下,但從不會招致怨恨。完全地做到了這三點,服飾、言語、行為都符合禮法道德,然後才能長久地保住自己的宗廟,奉祀祖先。這就是卿、大夫的孝道啊!《詩經》裡說:「即使是在早晨和夜晚,也不能有任何的懈怠,要盡心竭力地去奉事天子!」

【評析】
卿、大夫,指輔佐天子處理國家事務的高級官員,地位次於諸侯。卿,又稱「上大夫」,地位比大夫略高。周代各諸侯國中也有「卿、大夫」,地位比周天子朝中的「卿、大夫」低一等。清雍正皇帝《御纂孝經集注》認為,此「卿、大夫」兼包王國及侯國,「章中乃統論其當行之孝,不必泥引《詩》『以事一人』之詞,而謂專示王國之卿、大夫也」。此處論卿大夫之孝是一切遵循先王的禮法,「保其祿位」,「守其宗廟」,更多的是在講忠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