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 擊鼓 篇》(征夫的內心情懷)白話文解釋

擊鼓 (征夫的內心情懷)

擊鼓
——征夫的內心情懷

【原文】
擊鼓其鏜1,踴躍用兵2。
土國城漕3,我獨南行。
從孫子仲4,平陳與宋5。
不我以歸,憂心有忡。
爰居爰處6,爰喪其馬。
於以求之,於林之下。
死生契闊7,與子成說8。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于嗟闊兮9,不我活兮。
于嗟洵兮十,不我信兮。

【註釋】

   
1鏜:擊鼓的聲音。2兵:刀槍等武器。3土國:國中挑填混 土的工作。4孫子 仲:人名,統兵的主帥。 5平:和好。6愛: 語氣助同,沒有實義。7契闊:離散聚合  。8成說:預先約定的話。 9于嗟:感歎詞。闊:遠離、十洵:遠。

【譯文】

戰鼓敲得咚咚響, 奔騰跳躍練刀槍。
國人挑土修漕城, 我獨南行上沙場。
跟隨將軍孫子鐘, 聯合陳國與宋國。
不許我們回家鄉, 憂愁痛苦滿心傷。
哪裡是我棲身處? 哪裡丟失我的馬?
讓我哪裡去尋找? 在那山坡樹林下。
生離死別好淒苦, 先前與你有誓言。
緊緊拉著你的手, 與你偕老到白頭。
可歎遠隔千萬里, 想要生還難上難。
可歎生死長別離, 山盟海誓成空談。

【讀解】

  
在家伺候公婆養育子女的妻子心有怨尤,在外從軍打仗的征夫同樣心懷幽怨。原來無論男女,兩情相依,兩心相許,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在從軍打仗不知為哪般之時,身上的鎧甲刀槍便成了沉重的枷鎖鐐銬。一旦身死疆場,還不知魂兒變成了誰家的鬼。
對平民百姓而言,除非國難當頭匹夫有責之外,相見以兵刃,全都是肉食者謀之的神仙事。肉食者偏偏把受苦受難賣命送死恩賜給小民百姓,能不有怨尤嗎?看看中國古代的詩史,訴說征夫怨婦哀愁的歌詩如汗牛充棟,不可勝數,蔚成奇觀。這足以說明 神仙打仗百姓遭殃的悲劇實在大多了。
這讓人想到二十世紀西方有個「迷惘的一代」的代表人物海明威。此君也寫過類似中國古代從軍打仗的小說,比如《永別了,武器》,主人公受傷之後迷惘不知為誰而戰,悟到不知為誰的殘酷戰爭與追求個人幸福是兩碼事,於是偕了漂亮女護士逃離了肉食者們以為神聖的戰場。
如果用這位曾獲諾貝爾文學獎的文豪的觀點來看,中國古代的征夫們的兒女情長,豈不是這世界上最早的「迷惘的一代」!
這可不是自作多情的牽強附會,硬往名人身上靠,說不定也可以說他學的是咱們的祖先呢?(!)平心想來,戰場上的刀光劍影、血污屍骨,到底沒有老婆孩子熱炕頭有魅力。雖說好男兒又怎麼不可以躬耕事父母,與妻白頭偕老呢?
戰爭的策劃者和發動者有他們自己的邏輯,而賣命送死的征夫也可以有自己的追求和怨恨。道不同不相與謀。平民百姓的兒女情長,夫妻恩愛情深,恐怕更能讓平常人、平常心(與野心相對立)產生共鳴。因此,也應當為征矢怨唱一曲同情的讚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