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5蠻夷及傳記卷_0078.【南州】古文翻譯成現代文

王蜀有劉隱者善於篇章,嘗說。少年繼益部監軍使書,索(「索」原作「案」,據明抄本改)於黔巫之南,謂之南州。州多山險,路細不通乘騎,貴賤皆策杖而行,其囊橐悉皆差夫背負。伕役不到處,便遣縣令主薄自荷而行。將至南州,州牧差人致書迓之。至則有一二人背籠而前,將隱入籠內,掉手而行。凡登山入谷,皆絕高絕深者,日至百所,皆用指爪攀緣,寸寸而進。在於籠中,必與負荷者相背而坐,此即彼中車馬也。洎至近州,州牧亦坐籠而迓於郊。其郡在桑林之間,茅屋數間而已。牧守皆華人,甚有心義。翌日牧曰:「須略謁諸大將乎。」遂差人引之衙院,衙各相去十里,亦在林木之下。一茅齋,大校三五人,逢迎極至。於是烹一犢兒,乃先取犢兒結腸中細糞,置在盤筵,以箸和(「和」字原缺,據黃本補)調在醯中,方餐犢肉。彼人謂細糞為聖齋,若無此一味者,即不成局筵矣。諸味將半,然後下麻蟲裹蒸。裹蒸乃取麻蕨蔓上蟲,如今之刺猱者是也,以荷葉裹而蒸之。隱勉強餐之,明日所遺甚多。(出《玉堂閒話》)
【譯文】
五代時,王建的前蜀國中有個叫劉隱的人很擅長寫文章,他曾經說,少年時帶著益州部監軍的書信,到黔中與巫山南邊。那一帶稱為南州。此州的山中有很多險要的地方,路很狹窄,騎馬過不去,不管身份高貴的還是低賤的都得拄著手杖走,他們的行李全得派腳夫背著。腳夫不去的地方,就讓縣令主簿自己扛著走。將要到達南州時,州牧派人前來送信迎接,同時還有兩個人背著籠子來到面前,請劉隱坐進籠內,那人背著劉隱擺動著雙手輕鬆地走著。他們經過了很多極高極深的山谷,每天能經過一百處這樣的地方。都是用手指攀著上邊,一寸一寸地向上爬。坐在籠子裡面的人,必須跟背籠的人背對背地坐著,這就是那地方的車馬。等到了州附近的時候,州牧也坐在籠子裡在郊外迎接。郡府在桑樹林裡只不過是幾間茅草房罷了。州郡的長官都是華夏人,很講義氣。第二天,州牧說:「你們去簡單地拜見一下各位大將吧。」便派人帶領著劉隱等人到衙門院裡。各衙門相距十多里,也在樹林當中。一座茅草房,有三五個校尉官員,接待很周到。在那兒煮了一隻牛犢兒,先取牛犢腸中的細糞,放在席上的盤子中,再用筷子調和在醋裡面,才吃犢肉。那地方的人說,細糞是非凡的調味品,如果沒有這一調味品,就不能叫作筵席了。各種菜上到一半時,然後又端來了麻蟲裹蒸,裹蒸原來是抓來麻蕨蔓上的蟲,那蟲像刺猱,用荷葉裹著蒸熟的。劉隱勉強吃了一點。第二天主人又贈送了不少那種裹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