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6雜傳雜錄卷_0100.【韋乾度】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韋乾度為殿中侍御史,分司東都。牛僧孺以制科敕(「敕」原作「刺」,據原陳校本改)首,除伊闕尉。台參,乾度不知僧孺授官之本,問何色出身,僧孺對曰:「進士。」又曰:「安得入畿?」僧孺對曰:「某制策連捷,忝為敕頭。」僧孺心甚有所訝,歸以告韓愈。愈曰:「公誠小生,韋殿中固當不知。愈及第十有餘年,猖狂之名,已滿天下,韋殿中尚不知之。子何怪焉?」(出《乾鐉子》)
【譯文】
韋乾度為殿中侍御史,分管東都。牛僧孺憑科考第一,官拜伊闕尉,來參見韋乾度。韋乾度不知道牛僧孺授官的緣由,就問他什麼出身,牛僧孺回答說:「進士出身。」又問:「怎樣進了京城?」僧孺回答:「我對策連捷,有幸成為第一。」牛僧孺心裡感到很驚訝,回去後告訴了韓愈。韓愈說:「你是個年青人,韋殿中當然不知道了。我進士及第十多年了,文章奔放的名聲已傳遍天下,韋殿中尚且不知,你有什麼奇怪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