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127 第三卷 毛狐》古文翻譯

原文

農子馬天榮,年二十餘。喪偶,貧不能娶。

偶芸田間,見少婦盛妝,踐禾越陌而過,貌赤色,致亦風流。馬疑其迷途,顧四野無人,戲挑之。婦亦微納。欲與野合,笑曰:「青天白日,寧宜為此。子歸,掩門相候,昏夜我當至。」馬不信。婦矢之。馬乃以門戶向背具告之,婦乃去。夜分,果至,遂相悅愛。覺其膚肌嫩甚;火之,膚赤薄如嬰兒,細毛遍體,異之。又疑其蹤跡無據,自念得非狐耶?遂戲相詰。婦亦自認不諱。馬曰:「既為仙人,自當無求不得。既蒙繾綣,寧不以數金濟我貧?」婦諾之。次夜來,馬索金。婦故愕曰:「適忘之。」將去,馬又囑。

至夜,問:「所乞或勿忘耶?」婦笑,請以異日。逾數日,馬復索。婦笑向袖中出白金二鋌,約五六金,翹邊細紋,雅可愛玩。馬喜,深藏於櫝。積半歲,偶需金,因持示人。人曰:「是錫也。」以齒齕之,應口而落。馬大駭,收藏而歸。至夜,婦至,憤致誚讓。婦笑曰:「子命薄,真金不能任也。」一笑而罷。馬曰:「聞狐仙皆國色,殊亦不然。」婦曰:「吾等皆隨人現化。子且無一金之福,落雁沉魚,何能消受?以我蠢陋,固不足以奉上流;然較之大足駝背者,即為國色。」

過數月,忽以三金贈馬,曰:「子屢相索,我以子命不應有藏金。今媒聘有期,請以一婦之貲相饋,亦藉以贈別。」馬自白無聘婦之說。婦曰:「一二日,自當有媒來。」馬問:「所言姿貌何如?」曰:「子思國色,自當是國色。」馬曰:「此即不敢望。但三金何能買婦?」婦曰:「此月老注定,非人力也。」馬問:「何遽言別?」曰:「戴月披星,終非了局。使君自有婦,搪塞何為?」天明而去。授黃末一刀圭,曰:「別後恐病,服此可療。」次日,果有媒來。先詰女貌,答:「在妍媸之間。」「聘金幾何?」「約四五數。」馬不難其價,而必欲一親見其人。媒恐良家子不肯衒露。既而約與俱去,相機因便。

既至其村,媒先往,使馬待諸村外。久之,來曰:「諧矣。余表親與同院居,適往見女,坐室中。請即偽為謁表親者而過之,咫尺可相窺也。」馬從之。果見女子坐室中,伏體於床,倩人爬背。馬趨過,掠之以目,貌誠如媒言。及議聘,並不爭直;但求得一二金,妝女出閣。馬益廉之,乃納金,並酬媒氏及書券者,計三兩已盡,亦未多費一文。擇吉迎女歸,入門,則胸背皆駝,項縮如龜,下視裙底,蓮舡盈尺。乃悟狐言之有因也。

異史氏曰:「隨人現化,或狐女之自為解嘲;然其言福澤,良可深信。余每謂:非祖宗數世之修行,不可以博高官;非本身數世之修行,不可以得佳人。信因果者,必不以我言為河漢也。」

聊齋之毛狐白話翻譯:
農民馬天榮,二十多歲時死了妻子,因家窮沒有再娶。一天,他在田間幹活,見一個少婦濃妝艷抹,踏著莊稼從田埂上走過來。臉面彤紅,標緻風流。馬天榮懷疑她迷路了,環顧四野無人,就調戲她,少婦也微微迎合。馬天榮便要求與她野合。少婦笑著說:「青天白日的,幹那事合適嗎?你回去,掩上門等我,晚上我就來。」馬天榮不信,婦人發誓一定去。馬天榮就告訴了自己住家的方向,少婦才走了。

夜間,少婦果然來了,兩人便成了好事。馬天榮覺得少婦的肌膚滑嫩異常,點燈一照,皮膚又紅又薄像嬰兒,渾身長著細毛。他覺得奇怪,又懷疑她來路不明,自己想這個少婦莫非是狐?就開玩笑般地追問她。那少婦也不隱諱,自認是狐。馬天榮對她說:「你既然是仙人,當然會要什麼有什麼。蒙你對我這麼相好,能否送些銀子救濟我呢?」少婦答應了。第二夜來到,馬天榮就向她要銀子。少婦故作驚愕地說:「我忘記了。」天明少婦臨走時,馬天榮又囑咐了一遍。到了夜晚,少婦來後,馬天榮就問:「我要的東西大概沒有忘記吧?」婦人笑著說請再等一天。過了幾天,馬天榮向婦人要銀子。婦人笑著從袖中拿出二錠銀子給他,約五六兩,翅著邊有細花紋,非常好看。馬天榮很喜歡,包好後珍藏在櫃子裡。

待了半年,馬天榮有事需要錢用,就拿出藏的銀子讓人看。人們看了後說:「這是錫。」用牙一咬就掉下來。馬天榮大為驚駭,收好回了家。到了夜間,婦人來到,馬就對她生氣地說風涼話。婦人笑著說:「你命薄,擔不得真金呀。」一笑了之。馬天榮說:「聽說狐仙都是國色天香,可你卻不然。」婦人說:「我們都是隨著人變。你連一金之福都沒有,落雁沉魚的美人,你如何能享受?就我這個醜樣子,當然配不上侍奉上流人物;然而比起大腳駝背的女人,也算是天姿國色了。」過了幾個月,婦人忽然將三兩銀子贈給馬天榮,並說:「你屢次向我要錢,我因你命薄不應藏有銀子,所以沒有給你。現在即將有媒人來提親,我給你夠買個媳婦的錢,也藉以表示贈別。」馬天榮自己表白並沒有打算娶妻,婦人說:「一兩天之內,自然會有媒人來。」馬天榮問:「你沒聽說那婦人長得怎樣?」少婦說:「你想要漂亮的,當然就是漂亮的。」馬天榮說:「這我不敢奢望。可是三兩銀子怎麼能買個媳婦呢?」婦人說:「這是月老安排好的,不是人力可以改變的。」馬天榮問:「你為什麼忽然說咱們要分別?」婦人回答說:「像我們這樣戴月披星地偷情,終不是個長法。你自然會有妻子,幹嗎要這樣搪塞下去呢?」天一亮少婦就走了,走時將一包黃藥面送給馬天榮,說:「分別後恐怕你會得病,服這藥可以治好。」

第二天,果然有媒人來馬家。馬天榮先問女方的相貌,媒人說:「不美,但也不醜。」馬天榮問:「多少聘金?」答說:「約四五兩銀子。」馬天榮不愁這個價錢,但必須要親眼見見那個女子。媒人怕良家女子不肯拋頭露面,就約馬天榮一起去相看,見機行事。到了女方村邊,媒人先進村,讓馬天榮在村外等著,過了很長時間,才回來說:「巧了!我的表親與她同住在一個院落,剛才我去看見那女子正在她屋中坐著。請你假裝著拜訪表親的,從她身邊走過,相距很近,你可偷著看看。」馬天榮跟著媒人進去,果然見一個女子坐在屋裡,身子伏在床上,正讓侍女給她搔背。馬天榮從她身邊走過,看了一眼,女子長得果然和媒人說的一樣。到了商定聘金時,女方並不計較,只要一二兩銀子,打發女子出嫁。馬天榮以為得了便宜,就按數交付了銀子,又酬謝了媒人及寫婚書的人,三兩銀子恰好用完,也沒多費一文錢。

選了個良辰吉日,將女子娶進門來。一看,原來是個雞胸彎腰駝背的女人,脖子很短像烏龜;看裙下,露著兩隻尺把長的大腳。這才明白狐仙說的話是有原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