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3異人異僧釋證卷_0139.【大業客僧】原文及譯文

隋大業中,有客僧行至泰山廟求寄宿。廟令曰:「此無別捨,唯神廟廡下可宿,然而來此寄宿者輒死。」僧曰:「無苦也。」不得已從之,為設床於廡下。僧至夜,端坐誦經。可一更,聞屋中環珮聲。須臾神出,為僧禮拜。僧曰:「聞此宿者多死,豈檀越害之耶?願見護之。」神曰:「遇死者將至,聞弟子聲,因自懼死,非殺之也。願師無慮。」僧因延坐談說,如食頃時,因問神曰:「聞世人傳說云:『泰山治鬼,寧有之耶。』」神曰:「弟子薄福有之,豈欲見先亡者乎?」僧曰:「有兩同學僧先死,願見之。」神問其名,曰:「一人已生人間,一人在獄罪重,不可喚來,師就見可也。」僧聞甚悅,因起出。不遠而至一所,見獄火光焰甚盛。神將僧入一院,遙見一人,在火中號呼,不能言,形變不復可識,而血肉焦臭,令人傷心。師不欲歷觀,愍然求出。俄而至廟,又與神坐,因問:「欲救同學,有得理耶?」神曰:「可,能有為寫法華經者,便應得脫。」既而將曙,神辭僧入堂。旦而廟令視僧不死,怪異之。僧因為說。仍即時為寫法華經一部。經既成,莊嚴畢,又將經就廟宿。其夜神出如初,歡喜禮拜,慰問來意。以事告之。神曰:「弟子知之。師為寫經,始書題目,彼以脫免,令出生在人間也。然此處不潔,不可安經,願師還為彼送向在寺中。」言語久之,將曉,辭訣而去。(出《冥報記》)
【譯文】
隋煬帝大業年間,有位客僧走到泰山廟時,因為天色已晚,便請求留在廟裡住宿。管廟的說:「此處沒有別的房子,只有神廟下面的廊房可以住宿;但是以前凡是來這裡住宿的就死在裡而。」客僧說:「我不在乎這些。」管廟的沒有辦法,只好順從他,便在廊房裡為他放了一張床。到了夜晚,客僧在床上端坐誦經。一更左右,他聽到屋裡有女人走路時腳環手鐲之類撞擊聲。不大一會兒,神靈出現了,對著客僧施禮參拜。客僧說:「聽說在這裡住宿的大都死在這裡,莫不是施主害死的嗎?請你保護我。」神靈說:「遇上那些死了的到這裡時,他們聽到我走路的響聲,就自己害怕而死,並非弟子殺死了他們。請師父不要擔心。」客僧便讓神靈坐下談話。談了有一頓飯的功夫時,僧人詢問神靈道:「我聽世人傳說,泰山廟是看管鬼的,真有這回事嗎?」神靈說:「弟子少有福分,我是管鬼的。難道你想見見先死的鬼魂嗎?」僧人說道:「有兩個一起學習的僧人先死了,我想見見他們。」神靈打聽了這兩個僧人的名字,然後說:「他們兩個,一人已經轉生到人間,另一人因為罪惡深重被關在地獄裡,不能把他叫到這裡來,師父可以到那裡去見他。」僧人聽了非常高興,便站起身來往外走。沒走多遠就來到一個地方,只見地獄裡烈火熊熊。神靈把僧人領進一個院落,遠遠地見有一人正在烈火中呼號,他不能說話、形體也變得認不出來了,血肉被火燒焦了,放出刺鼻的血腥味,令人見了傷心。僧人不想繼續看下去,他很難過,便要求出去。不一會兒就回到廟裡,又與神靈坐了下來,便問有沒有辦法搭救他,神靈說:「可以搭救,有人能為他抄寫一部《法華經》,他就會得到解脫。」這時已經快天亮了,神靈辭別僧人進了廟堂。天亮之後,管廟的看見客僧沒有死,非常驚訝,僧人便把夜裡看到的情況跟他講了。回去之後僧人立即為自己的同學抄寫了一部《法華經》。抄完後,整理裝訂完畢,他又帶上經書到泰山廟投宿。這天夜裡,神靈象上次一樣出來了,歡歡喜喜地給僧人行禮,並問他這次的來意。僧人告訴神靈,自己帶來了抄好的《法華經》,神靈說:「這我知道了。師父為同學抄寫經書,剛開始題目時,他就被解脫了,我已令他出生在人間了。然而,這個地方不潔淨,不能存放經書,請師父替他送到他原先所在的寺廟裡去。」兩人又說了好長時間,快天亮時,神靈告辭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