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6雜傳雜錄卷_0085.【薛尚衍】文言文翻譯解釋

於頔方熾於襄陽,朝廷以大閹薛尚衍監其軍。尚衍至,頔初不厚待,尚衍晏如也。後旬日,請出遊,及暮歸第,幄幕茵毯什器,一以新矣;又列犢車五十乘,實以彩綾。尚衍頷之,亦不言。頔歎曰:「是何祥也?」(出《國史補》)
【譯文】
於頔在襄陽正得勢時,朝廷派宦官薛尚衍監督他的軍隊。尚衍到襄陽,於頔開頭並未好好款待他,而尚衍表現很平靜。過了十天,於頔請他外出遊覽,到晚回到住所,窗簾地毯各種器具,都換成新的了;又排列牛車五十輛,裝載著彩色綢緞。尚衍只是點點頭,也不說話。於頔歎道:「這是什麼徵兆呢?」

卷第四百九十七 雜錄五
高逞 呂元膺 王鍔 江西驛官 王仲舒 周願 張薦 蓮花漏 唐衢 脂粉錢
韋執誼 李光顏 李益 吳武陵 韋乾度 趙宗儒 席夔 劉禹錫 滕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