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091.【馮俊】原文及譯文

唐貞元初,廣陵人馮俊,以傭工資生,多力而愚直,故易售。常遇一道士,於市買藥,置一囊,重百餘斤,募能獨負者,當倍酬其直。俊乃請行,至六合,約酬一千文,至彼取資。俊乃歸告其妻而後從之。道士云:「從我行,不必直至六合,今欲從水路往彼,得舟且隨我舟行,亦不減汝直。」俊從之。遂入小舟,與俊並道士共載。出江口數里,道士曰:「無風,上水不可至,吾施小術。」令二人皆伏舟中。道士獨在船上,引帆持楫。二人在舟中,聞風浪聲,度其船如在空中,懼不敢動。數食頃,遂令開船。召出,至一處,平湖渺然,前對山嶺重疊。舟人久之方悟,乃是南湖廬山下星子灣也。道士上岸,令俊負藥。船人即付船價。舟人敬懼不受。道士曰:「知汝是潯陽人,要當時至,以此便相假,豈為辭耶。」舟人遂拜受之而去,實江州人也。遂引俊負藥,於亂石間行五六里,將至山下,有一大石方數丈,道士以小石扣之數十下,大石分為二,有一童出於石間,喜曰:「尊師歸也。」道士遂引俊入石穴,初甚峻;下十餘丈,旁行漸寬平;入數十步,其中洞明,有大石堂,道士數十,弈棋戲笑。見道士皆曰:「何晚也?」敕俊捨藥,命左右速遣來人歸。前道士命左右曰:「擔人甚饑,與之飯食。」遂於瓷甌盛胡麻飯與之食,又與一碗漿,甘滑如乳,不知何物也。道士遂送俊出,謂曰:「勞汝遠來,少有遺汝。」授與錢一千文,令繫腰下。「至家解觀之,自當有異耳。」又問家有幾口。云:「妻兒五口。」授以丹藥可百餘粒。曰:「日食一粒。可百日不食。」俊辭曰:「此歸路遠,何由可知?」道士曰:「與汝圖之。」遂引行亂石間,見一石臥如虎狀,令俊騎上,以物蒙石頭,俊執其末,如執轡焉。誡令閉目,候足著地即開。俊如言騎石,道士以鞭鞭石,遂覺此石舉在空中而飛。時已向晚,如炊久,覺足躡地,開目,已在廣陵郭門矣。人家方始舉燭,比至捨,妻兒猶驚其速。遂解腰下,皆金錢也。自此不復為人傭工,廣置田園,為富民焉。裡人皆疑為盜也。後他處有盜發,裡人意俊同之,遂執以詣府。時節使杜公亞重藥術,好奇說。聞俊言,遂命取其金丹。丹至亞手,如墜地焉而失之,兼言郭外所乘之石猶在,遂捨之。亞由是精意於道,頗好燒煉。竟無所成。俊後壽終。子孫至富焉。(出《原仙記》。明抄本作出《原化記》)
【譯文】
唐朝貞元初年,廣陵人馮俊,以出賣勞動力為生。他力氣大,而且性情憨厚耿直,所以很容易找到活幹。他曾經遇見一位道士,在市場上買藥,放著一個口袋,有一百多斤重。道士要雇一個能自己背動這口袋的人,能成倍地給工錢。馮俊就要求前去。道士讓他送到六合縣,約好給工錢一千文,到那以後才給錢。馮俊回家告訴妻子,然後就跟道士走。道士說:「跟著我走,不一定直接到六合縣。現在想從水路到那兒去,要是雇到船,你就跟我坐船去,也不減少你的工錢。馮俊聽從了,就登上一隻小船。小船載著馮俊和道士,駛出江口幾里,道士說:「沒有風,往上游去不能到達,我可以施一點小法術。」道士讓馮俊和船家兩個人都趴在船艙中,自己獨自在船上扯帆把槳。二人在船艙中,聽風浪聲,估計那船如同在空中飛行,嚇得不敢亂動。幾頓飯的工夫之後,就讓他們打開船艙,讓他們出來。來到一個地方,出現一片浩渺的湖面,面對一片重疊的山嶺。船家好長時間才看明白,原來這是南湖廬山下星子灣。道士上了岸,讓馮俊背著藥,自己給船家付船錢,船家又敬又怕不肯接受。道士說:「我知道你是潯陽人,要按時到達,就借助你了,哪能推辭呢?」船家於是就行禮收下,然後離去。其實他正是江州人。道士就領著背著藥的馮俊,在亂石之中走了五六里。要到山下的地方,有一塊幾丈見方的大石頭。道士又用一塊小石頭敲了幾十下,大石頭一分為二,有一個小童從石間走出來,高興地說:「尊師回來啦!」道士就領著馮俊走進石洞。剛進去的時候很險峻,下去十丈多遠,往旁邊走,逐漸變得寬敞平坦。深入幾十步,其中有一個洞明亮,出現一個大石堂,堂中有幾十個道士,正下著棋說笑。道士們見道士進來,都說:「為什麼晚了?」他們讓馮俊放下藥口袋,並讓左右趕快打發來人回去。先前那個道士說:「背藥的人餓得厲害,給他弄點飯吃!」於是有人從一個瓷盆裡盛胡麻飯給馮俊吃。又給他一碗漿汁,又甜又滑像乳汁,不知是什麼東西。道士就送馮俊出來,對他說:「有勞你大老遠給運來,給你的東西卻不多。」交給他一千文錢,叫他繫在腰上,「到家解下來看看,自然會出現奇跡。」道士又問馮俊家裡有幾口人,馮俊說妻子兒女共五口。道士送給他一百多粒丹藥,說:「一天吃一粒,可以一百天不吃飯。」馮俊告辭說:「這次回去道路很遠,憑什麼能知道道路呢?」道士說:「我給你想辦法。」於是就領著他走到亂石間。見到一塊石頭像一隻虎趴在那裡,道士讓馮俊騎上去,用東西把那石頭蒙上,讓馮俊抓住那東西的末端,就像拽著馬韁繩那樣。道士叫他把眼閉上,等到腳著地再睜開。馮俊像道士說得那樣騎到石頭上去,道士用鞭打那石頭,於是他就覺得石頭升到空中飛起來。時間已經到了傍晚,馮俊覺得像做了一頓飯的工夫,腳就踩到地上了。他睜開眼,見自己已經回到廣陵的城門了,住家的剛剛點起燈。等到了家,他的妻子兒女還驚訝他為什麼如此迅速。於是他解下腰上繫著的一千文錢,一看,全變成金錢了。從此他不再出賣勞動力,大量購置田園,成為富人。鄉里的人都以為他是偷盜發家的,後來別的地方發生了失盜現象,鄉里人認為馮俊是同夥,就把他綁起來送到官府。當時的節度使是杜公亞,他很重視道術,喜歡奇異的傳說,聽了馮俊的說明之後,就讓他把金丹拿來。金丹到了杜公亞手中時,就像掉到地裡似的消失了。馮俊還告訴杜公亞,城外他騎過的那塊石頭還在那裡。於是放了他。杜公亞從此對道術精心鑽研,非常喜歡煉丹,卻沒有什麼成就。馮俊後來壽終正寢,他的子孫特別富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