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6雜傳雜錄卷_0084.【於頔】古文翻譯

丞相牛僧孺應舉時,知於頔奇俊,特詣襄陽求知。住數日,兩見,以遊客遇之,牛怒而去。去後,忽召客將問曰:「累日前有牛秀才發未。」曰:「已去。」「何以贈之?」曰:「與錢五百。」「受乎?」曰:「擲於庭而去。」於大恨(「恨」原作「怒」,據明抄本改),謂賓佐曰:「某事繁,總蓋有闕遺者。」立命小將,繼絹五百匹,書一函,追之。曰:「未出界,即領來;如已出界,即以書付。」小將界外追及,牛不折書,揖回。(出《幽閒鼓吹》)
【譯文】
丞相牛僧孺當年參加考試時,知道於頔奇很傑出,特地到襄陽拜謁求教。住了幾天,兩次見面,都把他當遊客那樣對待,牛僧孺生氣地走了。他走了以後,於頔叫來客將問道:「幾天前來的那個牛秀才走沒走?」回答說:「已經走了。」「贈給他什麼?」「給他五百錢。」「接受了嗎?」「扔到院子裡走了。」於頔非常遺憾,對賓佐說:「我的事太多了,總會有漏洞。」立即命令小將,送五百匹絹綢,書信一封,追趕牛僧孺,並囑咐小將:「他沒出界,就接回來,如已出界,就把信給他。」小將到界外追上牛僧孺,牛僧孺並不看信,只是拱拱手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