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6雜傳雜錄卷_0138.【薛昌緒】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岐王李茂貞霸秦隴也。涇州書記薛昌緒為人迂僻,稟自天性。飛文染翰,即不可得之矣。與妻相見亦有時,必有禮容,先命女僕通轉,往來數四,可之,然後秉燭造室。至於高談虛論,茶果而退。或欲詣幃房,其禮亦然。嘗曰:「某以繼嗣事重,輒欲卜其嘉會。」必候請而可之。及從涇帥統眾於天水,與蜀人相拒於青泥嶺。岐眾迫於輦運,又聞梁人入境,遂潛師宵遁,頗懼蜀人之掩襲。涇帥臨行,攀鞍忽記曰:「傳語書記,速請上馬。」連促之,薛在草庵下藏身。曰:「傳語太師,但請先行,今晨是某不樂日。」戎帥怒,使人提上鞍轎,捶其馬而逐之,尚以物蒙其面。云:「忌日禮不見客。」此蓋人妖也。秦隴人皆知之。(出《玉堂閒話》)
【譯文】
岐王李茂貞稱霸秦隴一帶。涇州書記官薛昌緒為人迂腐怪僻,天性如此。在快速寫作方面,就誰也不能趕上了。與妻子見面也有時有刻,必有禮節法度:先命使女去通告一聲,往來多次,允許了,然後才拿著蠟燭到室內,高談闊論一番,喝杯茶,吃些水果就回去了。有時想到臥室去,那禮節也是這樣。他曾經說:「我把傳宗接代的事看得很重要,總想事先算好那恰當的聚會日子。」必須等候邀請才可以。等到跟著涇州大帥統領大兵到天水與蜀人對峙在青泥嶺時,岐王將士因被用人拉車運東西所限制,又聽說梁人也入了境,於是就偷偷地在夜裡逃跑了。涇州大帥很害怕蜀人偷襲。涇州大帥臨走時,剛要上馬,忽然想到了薛昌緒,說:「傳話給書記官,快請他上馬。」連催幾回,薛昌緒仍在草庵中藏身,說:「告訴太師,請他們先走,今天是我不高興的日子。」軍帥很生氣,派人把薛昌緒提上馬鞍,然後用棍子打那馬趕它走。在這時薛昌緒仍用東西蒙住自己的臉說:「忌日按禮應當不見人。」這大概是人妖吧。秦隴人都知道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