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103 第三卷 小髻》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原文

長山居民某,暇居,輒有短客來,久與扳談。素不識其生平,頗注疑念。客曰:「三數日,將便徙居,與君比鄰矣。」過四五日,又曰:「今已同裡,旦晚可以承教。」問:「喬居何所?」亦不詳告,但以手北指。自是,日輒一來,時向人假器具;或吝不與,則自失之。群疑其狐。

村北有古塚,陷不可測,意必居此。共操兵杖往。伏聽之,久無少異。一更向盡,聞穴中戢戢然,似數十百人作耳語。眾寂不動。俄而尺許小人,連摟而出,至不可數。眾噪起,並擊之。杖杖皆火,瞬息四散。惟遺一小髻,如胡桃殼然,紗飾而金線。嗅之,騷臭不可言。

聊齋之小髻白話翻譯:
長山縣有個居民,在家閒居,常有個矮個子人來,與他長時間閒聊,他一直不知道這個人是哪裡人,幹什麼的,頗為懷疑。

一天,客人說:「三幾天我就搬來住,咱們就成鄰居了。」過了四五天,又說:「現在咱們已經同莊住了,早晚可以來討教。」主人問他:「遷住在什麼地方?」那人也不細說,只是用手向北指了指。從此,每天總來一次,時常向鄰居借器具用。有的人吝嗇不借給他,器具就不翼而飛。眾人都懷疑他是狐。

村北有一個古墓,非常深,看不見底,眾人懷疑他可能住在裡邊。大家拿著兵器、木棒去圍剿他。有人趴在墓口聽了聽,很久沒有動靜。一更天將盡的時候,聽到墓穴中好像有幾百人對著耳朵小聲說話。大家都一動不動地等著。一會兒,一尺多長的小人爬了出來,絡繹不絕,數也數不過來。大夥一聲喊叫,共同出擊,每打到他們,杖杖都打出火來。轉眼之間,小人四散奔逃。只留下一個小髻,像核桃那樣大,上面還紮著紗,鑲著金線。用鼻子嗅一嗅,騷臭不可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