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4鳥蟲水族卷_0143.【南海大魚】古文現代文翻譯

嶺南節度使何履光者,朱崖人也。所居傍大海,雲,親見大異者有三:其一曰,海中有二山,相去六七百里,晴朝遠望,青翠如近。開元末,海中大雷雨,雨泥,狀如吹沫,天地晦黑者七日。人從山邊來者雲,有大魚,乘流入二山,進退不得。久之,其鰓掛一崖上,七日而山拆,魚因而得去。雷,魚聲也;雨泥,是口中吹沫也;天地黑者,是吐氣也。其二曰,海中有洲,從廣數千里,洲上有物,狀如蟾蜍數枚。大者周回四五百里,小者或百餘里。每至望夜,口吐白氣,上屬於月,與月爭光。其三曰,海中有山,周回數十里。每夏初,則有大蛇如百仞山,長不知幾百里。開元末,蛇飲其海,而水減者十餘日。意如渴甚,以身繞一山數十匝,然後低頭飲水。久之,為海中大物所吞。半日許,其山(「為海中大物所吞半日許其山」十二字原缺,據明抄本補。)遂拆,蛇及山被吞俱盡,亦不知吞者是何物也。(出《廣異記》)
【譯文】
嶺南節度使何履光,是朱崖人,住的地方靠近大海。他說,親眼看見三件特別奇異的事。其中之一是:海中有兩座山,相距六七百里,晴朗的早晨遠遠地望去,山上一片青翠,好像就在眼前。唐玄宗開元末年,海裡出現了大雷雨,雨中有泥,樣子象吹出的泡沫,天地之間暗黑色,持續了七天。有個從山邊來的人說,有條大魚,順著水流進入海中兩座大山之間,不能進退,時間一長,魚鰓掛在一個山崖上,七天以後,山崖裂了,魚因此才能離開。雷聲就是魚的叫聲,雨泥是魚口中吹出的水沫,天地黑了,是魚吐出的水氣造成的。其中之二是:海中有塊陸地,長和寬有幾千里,陸地上有幾個東西,樣子象蟾蜍,大的周長有四五百里,小的周長一百多里。每當到了十五這天夜裡,口中吐出白氣,向上同月亮相連接,與月亮爭輝。其中之三是:大海中有座山,周長有幾十里。每年初夏的時候,就有一條大蛇象很高的山峰一樣,不知道它有幾百里長。唐玄宗開元末年,蛇在海裡飲水,海面降低了十多天。樣子象很渴,用身子繞著那座山一共繞了幾十圈,然後才低下頭來喝水,喝了很久,又被海中的大動物吞吃了,大約半天時間,那座山就崩裂了,蛇和山都吞光了,也不知道吞吃它們的是什麼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