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遷《史記》【史記周本紀第四】文言文翻譯解釋

周本紀第四
解惠全 張德萍 譯注
【說明】周朝是繼殷商滅亡之後,我國歷史上又一個奴隸制王朝。周也是一個古老的部族,活動在西北黃土高原上,可能是夏族的一個分支。早在唐堯時代,周的始祖後稷就擔任農師,掌管農業生產。後稷的後代公劉、古分亶亶父(dǎnfǔ,膽甫)率領族人繼續施行興農措施,使部族逐漸強大。古公亶父為了躲避戎狄的侵擾,率族離開豳(bīn,彬)地移居岐下,營建城邑,修治村落,設立官職,廣行仁義,建立了周國。又經過公季、文王的苦心經營,加強了國力,直到武王率領天下諸侯,抓住商紂王暴虐無道、喪盡民心的時機,一舉滅商,建立了周王朝。
《周本紀》概括地記述了周王朝興衰的歷史,勾畫出一個天下朝宗、幅員遼闊的強大奴隸制王國的概貌,以及其間不同階段不同君王厚民愛民或傷民虐民的不同政治作風,君臣之間協力相助共圖大業或相互傾軋各執已見的不同政治氣氛。
在這篇本紀裡,司馬遷明顯地是以儒家的思想觀點來看待周朝歷史的,宣揚的是仁義興邦的道理。這突出地表現在對文王、武王、成王、周公的敘寫上。這幾個人都是儒家理想中聖主賢臣的典範,周初那種君臣和睦、偃戈釋旅的局面也正是儒家理想中的政治環境。篇中對武王著意進行了刻畫,在敘寫了他滅殷的過程之後,又寫了他日不暇食、夜不安寐,立社稷,改正(zhēng,征)朔,實行分封、以殷制殷等安邦定國、攘邊安內的政策策略,給讀者展示了一個有宏圖大略、有經營之術的古代政治家形象。
周朝自成王以後,沒有出現賢聖君主,卻出現了幾個昏庸暴君,所以司馬遷對一般君主都輕輕幾筆帶過,而對幾個昏庸暴君則給以重墨。如厲王的專利塞言、幽王的寵婦戲臣,都寫得像精彩的戲劇,既有歷史背景的輔排,又有人物性格的展現,於嚴峻的形勢之中,突出了他們的昏庸暴虐,剛愎拒諫,給文學史的人物畫廊中增添了幾個精彩的形象。與此同時,司馬公還為讀者展示了幾位盡忠敢諫的輔臣形象。如穆王將伐犬戎時,祭(zhai,寨)公謀父對他曉之以情,動之以理。厲王貪圖財利,重用專擅財利的榮夷公,芮良夫則直言相勸;
厲王以殺戮禁止國人批評朝政,召(shao,邵)公不但反覆勸諫,在危難之時還捨子救險,與周公一起代行國政,即歷史上有名的「共和行政」。這些也都寫得精彩感人。
這篇本紀選材精審,詳略得當,間或用小說筆法渲染環境,烘托氣氛,於細行微言之中突出人物性格,使得一篇約八百年的王朝史簡明扼要,跌宕生姿,令人回味。
周的始祖後稷,名叫棄。他的母親是有邰(tai,台)氏部族的女兒,名叫姜原。姜原是帝嚳(ku,酷)的正妃。姜原外出到郊野,看見一個巨人腳印,心裡欣然愛慕,想去踩它一腳,一踩就覺得身子振動像懷了孕似的。滿了十月就生下一個兒子,姜原認為這孩子不吉祥,就把他扔到了一個狹窄的小巷裡,但不論是馬還是牛從他身邊經過都繞著躲開而不踩他,於是又把他扔在樹林裡,正趕上樹林裡人多,所以又挪了個地方;把他扔在渠溝的冰上,有飛鳥飛來用翅膀蓋在他身上,墊在他身下。姜原覺得這太神異了,就抱回來把他養大成人。由於起初想把他扔掉,所以就給他取名叫棄。
棄小的時候,就很出眾,有偉人的高遠志向。他遊戲的時候,喜歡種植麻、豆之類的莊稼,種出來的麻、豆長得都很茂盛。到他成人之後,就喜歡耕田種穀,仔細觀察什麼樣的土地適宜種什麼,適宜種莊稼的地方就在那裡種植收穫,民眾都來向他學習。堯帝聽說了這情況,就舉任棄擔任農師的官,教給民眾種植莊稼,天下都得到他的好處,他做出了很大成績。舜帝說:「棄,黎民百姓開始挨餓時,你擔任了農師,播種了各種穀物。」把棄封在邰,以官為號,稱後稷,另外以姬為姓。後稷的興起,正在唐堯、虞舜、夏商的時代,這一族都有美好的德望。
後稷死後,他的兒子不窋(zhu,竹)繼位。不窋晚年夏後氏政治衰敗,廢棄農師,不再務農,不窋因為失了官職就流浪到戎狄地區,不窋死後,他的兒子鞠(jū,居)繼位。鞠死後,兒子公劉繼位。公劉雖然生活在戎狄地區,仍然治理後稷的基業,從事農業生產,巡行考察土地適宜種什麼,從漆水、沮水,渡過渭水,伐取木材以供使用,使得出門的人有旅費,居家的人有積蓄。民眾的生活都*他好起來。各姓的人都感念他,很多人遷來歸附他。周朝事業的興盛就是從這時候開始的,所以,詩人們創歌譜樂來懷念他的功德。公劉去世後,兒子慶節繼位,在豳(bīn,賓)地建立了國都。
慶節去世後,兒子皇僕繼位。皇僕去世後,兒子差弗繼位。差弗去世後,兒子毀隃繼位。毀隃去世後,兒子公非繼位。公非去世後,兒子高圉(yǔ,語)繼位。高圉去世後,兒子亞圉繼位。亞圉去世後,兒子公叔祖類繼位。公叔祖類去世後,兒子古公亶父(dǎnfǔ,膽,甫)繼位。古公亶父重修後稷、公劉的大業,積累德行,普施仁義,國人都愛戴他。戎狄的薰(xūn,熏)育族來侵擾,想要奪取財物,古公亶父就主動給他們。後來又來侵擾,想要奪取土地和人口。人民都很憤怒,想奮起反擊。古公說:「民眾擁立君主,是想讓他給大家謀利益。現在戎狄前來侵犯,目的是為了奪取我的土地和民眾。民眾跟著我或跟著他們,有什麼區別呢?民眾為了我的緣故去打仗,我犧牲人家的父子兄弟卻做他們的君主,我實在不忍心這樣幹。」於是帶領家眾離開豳地,渡過漆水、沮水,翻越梁山,到岐山腳下居住。豳邑的人全城上下扶老攜幼,又都跟著古公來到岐下。以至其他鄰國聽說古公這麼仁愛,也有很多來歸從他。於是古公就廢除戎狄的風俗,營造城郭,建築房舍,把民眾分成邑落定居下來。又設立各種官職,來辦理各種事務。民眾都譜歌作樂,歌頌他的功德。
古公的長子名叫太伯,次子叫虞仲。他的妃子太姜生下小兒子季歷,季歷娶太任為妻,她也像太姜一樣是賢惠的婦人。生下昌,有聖賢的祥兆。古公說:「我們家族有一代要興旺起來,恐怕就在昌身上應驗吧?」長子太伯、次子虞仲知道古公想讓季歷繼位以便傳給昌,就一塊逃到了南方荊、蠻之地,隨當地的習俗,在身上刺上花紋,剪掉了頭髮,把王位讓給季歷。
古公去世後,季歷繼位,這就是公季。公季學習實行古公的政教,努力施行仁義,諸侯都歸順他。
公季去世,兒子昌繼位,這就是西伯。西伯也就是文王,他繼承後稷、公劉的遺業,傚法古公、公劉的法則,一心一意施行仁義,敬重老人,慈愛晚輩。對賢士謙下有禮,有時到了中午都顧不上吃飯來接待賢士,士人因此都歸附他。伯夷、叔齊在孤竹國,聽說西伯非常敬重老人,就商量說為什麼不去投奔西伯呢?太顛、閎(hōng,洪)夭、散宜生、鬻(yu,玉)子、辛甲大夫等人都一起歸順了西伯。
崇侯虎向殷紂說西伯的壞話,他說:「西伯積累善行、美德,諸侯都歸向他,這將對您不利呀!」於是紂帝就把西伯囚禁在羑(yǒu,有)裡。閎夭等人都為西伯擔心,就設法找來有莘氏的美女,驪戎地區出產的紅鬃白身、目如黃金的駿馬,有熊國出產的三十六匹好馬,還有其他一些珍奇寶物,通過殷的寵臣費仲獻給紂王。紂見了這些非常高興,說:「這些東西有了一件就可以釋放西伯了,何況這麼多呢!」於是赦免了西伯,還賜給他弓箭斧鉞,讓他有權征討鄰近的諸侯。紂說:「說西伯壞話的是崇侯虎啊!」西伯回國之後就獻出洛水以西的土地,請求紂廢除炮格的刑法,這種刑罰就是在銅柱上塗上油,下面燒起炭火,讓受罰者爬銅柱,爬不動了就落在炭火裡。紂答應了西伯的請求。
西伯暗中做善事,諸侯都來請他裁決爭端。當時,虞國人和芮(rui,瑞)國人發生爭執不能斷決,就一塊兒到周國來。進入周國境後,發現種田的人都互讓田界,人們都有謙讓長者的習慣。虞、芮兩國發生爭執的人,還沒有見到西伯,就覺得慚愧了,都說:「我們所爭的,正是人家周國人以為羞恥的,我們還找西伯幹什麼,只會自討恥辱罷了。」於是各自返回,都把田地讓出然後離去。諸侯聽說了這件事,都說:「西伯恐怕就是那承受天命的君王。」
第二年,西伯征伐犬戎。下一年,征伐密須。又下年,打敗了耆(qi,其)國。殷朝的祖伊聽說了,非常害怕,把這些情況報告給紂帝。紂說:「我不是承奉天命的人嗎?他這個人能幹成什麼!」次年,西伯征伐邘。次年,征伐崇侯虎。營建了豐邑,從岐下遷都到豐。次年,西伯逝世,太子發登位,這就是武王。
西伯在位大約五十年。他被囚禁在羑里的時候,據說曾經增演《易》的八卦為六十四卦。詩人稱頌西伯,說他斷決虞、芮爭執以後,諸侯們尊他為王,那一年就是他承受天命而稱王的一年。後來過了九(十)年逝世,謚為文王。他曾改變了殷之律法制度,制定了新的曆法。曾追尊古公為太王,公季為王季:那意思就是說,大概帝王的瑞兆是從太王時開始興起的。
武王登位,太公望任太師,周公旦做輔相,還有召公、畢公等人輔佐幫助,以文王為榜樣,承繼文王的事業。
武王受命第九年,在畢地祭祀文王。然後往東方去檢閱部隊,到達盟津。制做了文王的牌位,用車載著,供在中軍帳中。武王自稱太子發,宣稱是奉文王之命前去討伐,不敢自己擅自作主。他向司馬、司徒、司空等受王命執符節的官員宣告:「大家都要嚴肅恭敬,要誠實啊,我本是無知之人,只因先祖有德行,我承受了先人的功業。現在已制定了各種賞罰制度,來確保完成祖先的功業。」於是發兵。師尚父向全軍發佈命令說:「集合你們的兵眾,把好船槳,落後的一律斬殺。」武王乘船渡河,船走到河中央,有一條白魚跳進武王的船中,武王俯身抓起來用它祭天了。渡過河之後,有一團火從天而降,落到武王住的房子上,轉動不停,最後變成一隻烏鴉,赤紅的顏色,發出魄魄的鳴聲。這時候,諸侯們雖然未曾約定,卻都會集到盟津,共有八百多個。諸侯都說:「紂可以討伐了!」武王說:「你們不瞭解天命,現在還不可以。」於是率領軍隊回去了。
過了兩年,武王聽說紂昏庸暴虐更加嚴重,殺了王子比干,囚禁了箕子。太師疵、少師強抱著樂器逃奔到周國來了。於是武王向全體諸侯宣告說:「殷王罪惡深重,不可以不討伐了!」於是遵循文王的遺旨,率領戰車三百輛,勇士三千人,披甲戰士四萬五千人,東進伐紂。第十一年十二月戊午日,軍隊全部渡過盟津,諸侯都來會合。武王說:「要奮發努力,不能懈怠!」武王作了《太誓》,向全體官兵宣告:「如今殷王紂竟聽任婦人之言,以致自絕於天,毀壞天、地、人的正道,疏遠他的親族弟兄,又拋棄了他祖先傳下的樂曲,竟譜制淫蕩之聲,擾亂雅正的音樂,去討女人的歡心。所以,現在我姬發要恭敬地執行上天的懲罰。各位努力吧,不能再有第二次,不能再有第三次!」
二月甲子日的黎明,武王一早就來到商郊牧野,舉行誓師。武王左手拿著黃色大斧,右手拿著有旄(mao,毛)牛尾做裝飾的白色旗幟,用來指揮。說:「辛苦了,西方來的將士們!」武王說:「喂!我的友邦的國君們,司徒、司馬、司空、亞旅、師氏各位卿大夫們,千夫長、百夫長各位將領們,還有庸人、蜀人、羌人、鬃人、微人、人、彭人、濮人,高舉你們的戈,排齊你們的盾,豎起你們的矛,讓我們來發誓!」武王說:「古人有句老話:『母雞不報曉。母雞報曉,就會使家毀敗。』如今殷王紂只聽婦人之言,廢棄祭祀祖先的事不加過問,放棄國家大政,拋開親族兄弟不予任用,卻糾合四方罪惡多端的逃犯,抬高他們,尊重他們,信任他們,使用他們,讓他們欺壓百姓,在商國為非作歹。現在我姬發恭敬地執行上天的懲罰。今天我們作戰,每前進六步七步,就停下來齊整隊伍,大家一定要努力呀!刺擊過四五次、六七次,就停下來齊整隊伍,努力吧,各位將士!希望大家威風勇武,像猛虎,像熊羆,像豺狼,像蛟龍。在商都郊外,不要阻止前來投降的殷紂士兵,要讓他們幫助我們西方諸侯,一定要努力呀,各位將士!你們誰要是不努力,你們自身就將遭殺戮!」誓師完畢,前來會合的諸侯軍隊,共有戰車四千輛,在牧野擺開了陣勢。
帝紂聽說武王攻來了,也發兵七十萬來抵抗武王。武王派師尚父率領百名勇士前去挑戰,然後率領擁有戰車三百五十輛、士卒兩萬六千二百五十人、勇士三千人的大部隊急驅衝進殷紂的軍隊。紂的軍隊人數雖多,卻都沒有打仗的心思,心裡盼著武王趕快攻進來。他們都掉轉兵器攻擊殷紂的軍隊,給武王做了先導。武王急驅戰車衝進來,紂的士兵全部崩潰,背叛了殷紂。殷紂敗逃,返回城中登上鹿台,穿上他的寶玉衣,投火自焚而死。武王手持太白旗指揮諸侯,諸侯都向他行拜禮,武王也作揖還禮,諸侯全都跟著武王。武王進入商都朝歌,商都的百姓都在郊外等待著武王。於是武王命令群臣向商都百姓宣告說:「上天賜福給你們!」商都人全都拜謝,叩頭至地,武王也向他們回拜行禮。於是進入城中,找到紂自焚的地方。武王親自發箭射紂的屍體,射了三箭然後走下戰車,又用輕呂寶劍刺擊紂屍,用黃色大斧斬下了紂的頭,懸掛在大白旗上。然後又到紂的兩個寵妃那裡,兩個寵妃都上吊自殺了。武王又向她們射了三箭,用劍刺擊,用黑色的大斧斬下了她們的頭,懸掛在小白旗上。武王做完這些才出城返回軍營。
第二天,清除道路,修治祭祀土地的社壇和商紂的宮室。開始動工時,一百名壯漢扛著有幾條飄帶的雲罕旗在前面開道。武王的弟弟叔振鐸護衛並擺開了插著太常旗的儀仗車,周公旦手持大斧,畢公手持小斧,待衛在武王兩旁。散宜生、太顛、閎夭都手持寶劍護衛著武王。進了城,武王站在社壇南大部隊的左邊,群臣都跟在身後。毛叔鄭捧著明月夜取的露水,衛康叔封輔好了公明草編的蓆子,召公奭(shi,式)獻上了彩帛,師尚父牽來了供祭祀用的牲畜。伊佚朗讀祝文祝禱說:「殷的末代子孫季紂,完全敗壞了先王的明德,侮慢鬼神,不進行祭祀,欺凌商邑的百姓,他罪惡昭彰,被天皇上帝知道了。」於是武王拜了兩拜,叩頭至地,說:「承受上天之命,革除殷朝政權,接受上天聖明的旨命。」武王又拜了兩拜,叩頭至地,然後退出。
武王把殷朝的遺民封給商紂的兒子祿父。武王因為殷地剛剛平定,還沒有安定下來,就命令他的弟弟管叔鮮、蔡叔度輔佐祿父治理殷國。然後命令召公把箕子從牢獄裡釋放出來。又命令畢公釋放了被囚禁的百姓,表彰商容的里巷,以褒揚他的德行。命令南宮括散發鹿台倉庫的錢財,發放鉅橋糧倉的糧食,賑濟貧弱的民眾。命令南宮括、史佚展示傳國之寶九鼎和殷朝的寶玉。命令閎夭給比干的墓培土築墳。命令主管祭祀的祝官在軍中祭奠陣亡將士的亡靈。然後才撤兵回西方去。路上武王巡視各諸侯國,記錄政事,寫下了《武成》,宣告滅殷武功已成。又分封諸侯,頒賜宗廟祭器,寫下《分殷之器物》,記載了武王的命令和各諸侯得到的賜物。武王懷念古代的聖王,就表彰並賜封神農氏的後代於焦國,賜封黃帝的後代於祝國,賜封堯帝的後代於薊,賜封舜帝的後代於陳,賜封大禹的後代於杞。然後分封功臣謀士,其中師尚父是第一個受封的。把尚父封在營丘,國號為齊。把弟弟周公旦封在曲阜,國號為魯。封召公奭於燕。封弟弟叔鮮於管,封弟弟叔度於蔡。其他人各自依次受封。
武王召見九州的長官,登上豳(bīn,賓)城附近的土山,遠遠地向商朝的國都眺望。武王回到周都鎬京,直到深夜不能安睡。周公旦來到武王的住處,問道:「你為什麼不能入睡?」武王說:「告訴你吧:上天不享用殷朝的祭品,從我姬發沒出生到現在已經六十年了,郊外怪獸成群,害蟲遍野。上天不保佑殷朝,才使我們取得了今天的成功。上天建立殷朝,曾經任用有名之士三百六十人,雖然說不上政績光著,但也不至於滅亡,才使殷朝維持至今。我還不能使上天賜給周朝的國運永葆不變,哪裡顧得上睡覺呢?」武王又說:「我要確保周朝的國運不可改變,要*近天帝的居室,要找出所有的惡人,懲罰他們,像對待殷王一樣。我要日夜勤勉努力,確保我西方的安定,我要辦好各種事情,直到功德在四方放光。從洛水灣直到伊水灣,地勢平坦沒有險阻,是從前夏朝定居的地方。我南望三塗,北望岳北,觀察黃河,仔細察看了洛水、伊水地區,這裡離天帝的居室不遠,是建都的好地方。」於是對在洛邑修建周都進行了測量規劃,然後離去。把馬放養在華山南面,把牛放養在桃林區域;讓軍隊把武器放倒,進行整頓然後解散:向天下表示不再用兵。
武王戰勝殷朝之後二年,向箕子詢問殷朝滅亡的原因。箕子不忍心說殷朝的不好,就向武王講述了國家存亡道理。武王也覺得不太好意思,所以又故意詢問了天地自然規律的事。
武王生了病。這時,天下還沒有統一,王室大臣非常擔心,虔誠地進行占卜;周公齋戒沐浴,禱告上天,為武王消災除邪,願意用自己的身體去代替武王,武王病漸漸好了。後來武王逝世了,太子誦繼承了王位,這就是成王。
成王年紀小,周又剛剛平定天下,周公擔心諸侯背叛周朝,就代理成王管理政務,主持國事。管叔、蔡叔等弟兄懷疑周公篡位,聯合武庚發動叛亂,背叛周朝。周公奉成王的命令,平復叛亂,誅殺了武庚、管叔,流放了蔡叔。讓微子開繼承殷朝的後嗣,在宋地建國。又收集了殷朝的全部遺民,封給武王的小弟弟封,讓他做了衛康叔。晉唐叔得到一種二苗同穗的禾谷,獻給成王。成王又把它贈給遠在軍營中的周公。周公在東方接受了米谷,頌揚了天子賜禾谷的聖命。起初,管叔、蔡叔背叛了周朝,周公前去討伐,經過三年時間才徹底平定,所以先寫下了《大誥》,向天下陳述東征討伐叛逆的大道理;接著又寫下了《微子之命》,封命微子繼續殷後;寫下了《歸禾》、《嘉禾》,記述和頌揚天子贈送嘉禾;寫下《康誥》、《酒誥》、《梓材》,下令封康叔於殷,訓誡他戒除嗜酒,教給他為政之道。那些事件的經過記載在《魯周公世家》中。周公代行國政七年,成王長大成人,周公把政權交還給成王,自己又回到群臣的行列中去。
成王住在豐邑,派召公再去洛邑測量,目的是為了遵循武王的遺旨。周公又進行占卜,反覆察看地形,最後營建成功,把九鼎安放在那裡。說:「這裡是天下的中心,四方進貢的路程都一樣。」在測量和營建洛邑的過程中,寫下了《詔誥》、《洛誥》。成王把殷朝遺民遷徙到那裡,周公向他們宣佈了成王的命令,寫下了訓誡殷民的《多士》、《無佚》。召公擔任太保,周公擔任太師,往東征伐淮夷,滅了奄(yǎn,掩)國,把奄國國君遷徙到薄姑。成王從奄國回來,在宗周寫下了《多方》,告誡天下諸侯。成王消滅了殷朝的殘餘勢力,襲擊了淮夷,回到豐邑,寫下了《周官》,說明周朝設官分職用人之法,重新規定了禮儀,譜制了音樂,法令、制度這時也都進行了修改,百姓和睦、太平,頌歌四處興起。成王討伐了東夷之後,息慎前來恭賀,成王命令榮伯寫下了《賄息慎之命》。
成王臨終,擔心太子釗(zhāo,招)勝任不了國事,就命令召公、畢公率領諸侯輔佐太子登位。成王逝世之後,召公、畢公率領諸侯,帶著太子釗去拜謁先王的宗廟,用文王、武王開創周朝王業的艱難反覆告誡太子,要他一定力行節儉,戒除貪慾,專心辦理國政,寫下了《顧命》,要求大臣們輔佐關照太子釗。太子釗於是登位,這就是康王。康王即位,通告天下諸侯,向他們宣告文王、武王的業績,反覆加以說明寫下了《康詔》(康王之誥)。所以在成王、康王之際,天下安寧,一切刑罰都放置一邊,四十年不曾使用。康王命令畢公寫作策書,讓民眾分別村落居住,劃定周都郊外的境界,作為周都的屏衛,為此寫下《畢命》,記錄了畢公受命這件事。
康王逝世之後,兒子昭王瑕(xia,霞)繼位,昭王在位的時候,王道衰落了。昭王到南方巡視,沒有回來,因為當地人憎惡他,給他一隻用膠粘合的船,結果淹死在江中。他死的時候沒有向諸侯報喪,是因為忌諱這件事。後來立了昭王的兒子滿,這就是穆王。穆王繼位時,已經五十歲了。國家政治衰微,穆王痛惜文王、武王的德政遭到損害,就命令伯冏(jiǒng,炯)反覆告誡太僕,要管好國家的政事,寫下了《冏命》。這樣,天下才又得以安定。
穆王準備去攻打犬戎,祭(zhai寨)公謀父勸他說:「不能去。我們先王都以光耀德行來服人,而不炫耀武力。軍隊平時蓄積力量,待必要時才出動,一出動就有威力。如果只是炫耀武力,就會漫不經心,漫不經心就沒有人懼怕了。所以歌頌周公的頌詩說:「收起干與戈,藏起弓和箭。求賢重美德,華夏都傳遍,王業永保全。」先王對待民眾,努力端正他們的品德,使他們的性情純厚,增加他們的財產,改善他們的器用,讓他們懂得利和害的所在,用禮法來教育他們,使他們專心致力於有利的事情而躲避有害的事情,心懷德政而懼怕刑威,所以才能保住先王的事業世代相承日益壯大。從前我們的先祖世代擔任農師,為虞舜、夏禹謀事。當夏朝衰落的時候,夏朝廢棄農師,不務農事,我們的先王不窋因而失掉官職,自己流落到戎狄地區,但對農事卻不敢鬆懈,時時宣揚棄的德行,繼續他的事業,修習他的教化法度,早晚恭謹努力,用敦厚篤實的態度來保持,用忠實誠信的態度來奉行。後來世代繼承這種美德,沒有玷污前人。到文王、武王的時候,發揚先人的光明美德,再加上慈祥和善,侍奉鬼神,保護民眾,普天之下沒有不高興的。商王帝辛對民眾犯下了大罪惡,民眾再也不能忍受,都高興地擁戴武王,因此才發動了商郊牧野的戰爭。所以說,先王並不崇尚武力,而是勤勤懇懇地體恤民眾的疾苦,為民除害。先王的制度規定:國都近郊五百里內地區是甸服,句服以外五百里的地區是侯服,侯服至衛服共二千五百里內地區總稱為賓服,蠻夷地區為要(yāo,腰)服,戎狄地區為荒服。甸服地區要供日祭,即供給天子祭祀祖父、父親的祭品;侯服地區要供月祀,即供給天子祭祀高祖、曾祖的祀品;賓服地區要供時享,即供給天子祭祀遠祖的祭品;要服地區要供歲貢,即供給天子祭神的祭品;荒服地區要來朝見天子。祭祀祖父、父親,每日一次;祭祀高祖、曾祖,每月一次;祭祀遠祖,每季一次;祭神,每年一次;朝見天子,終生一次。先王留下這樣的遺訓:有不供日祭的,就檢查自己的思想;有不供月祀的,就檢查自己的言論;有不供時享的,就檢查自己的法律制度;有不供歲貢的,就檢查上下尊卑的名分;有不來朝見的,就檢查仁義禮樂等教化。以上幾點都依次檢查完了,仍然有不來進獻朝見的,就檢查刑罰。因此有時就懲罰不祭的,攻伐不祀的,有征討不享的,譴責不貢的,告諭不來朝見的,於是也就有了懲罰的法律,有了攻伐的軍隊,有了征討的裝備,有了嚴厲譴責的命令,有了告諭的文辭。如果宣佈了命令,發出了文告,仍有不來進獻朝見的,就進一步檢查自己的德行,而不是輕易地勞民遠征。這樣一來,不論是近是遠,就沒有不服,沒有不歸順的了。如今自從大畢、伯士死後,犬戎各族按照荒服的職分前來朝見,而您卻說『我要用賓服不享的罪名征伐它,而且要讓它看到我的軍隊的威力』,這豈不是違背先王的教誨,而您也將遭受勞頓嗎?我聽說犬戎已經建立了敦厚的風尚,遵守祖先傳下來的美德,始終如一地堅守終生入朝的職分,看來他們是有力量來和我們對抗的。」穆王終究還是去征伐西戎了,結果只獲得四隻白狼和四隻白鹿回來。從此以後,荒服地區就不來朝見天子了。
諸侯有不親睦的,甫侯向穆王報告,於是制定了刑法。穆王說:「喂,過來!各位有國家的諸侯和有采地的大臣,我告訴你們一種完善的刑法。現在你們安撫百姓,應該選擇什麼呢,不是賢德的人才嗎?應該嚴肅對待什麼呢,不是刑法嗎?應該怎樣處置各種事務,不是使用刑罰得當嗎?原告和被告都到齊了,獄官通過觀察言語、臉色、氣息、聽話時的表情、看人時的表情來審理案件。五種審訊的結果確鑿無疑了,就按照墨、劓(yi,亦)、臏(bin,殯)、宮、大辟五種刑的規定來判決。如果五刑不合造,就按照用錢贖罪的五種懲罰來判決。如果用五刑不合適,就按照五種過失來判決。按照五種過失來判決會產生弊病,這就是依仗官勢,乘機報恩報怨,通過宮中受寵女子進行干預,行賄受賄,受人請托。遇有這類情況,即使是大官貴族,也要查清罪狀,與犯罪的人一樣判他們的罪。判五刑之罪如果有疑點,就減等按五罰處理;判五罰之罪如果有疑點,就減等按五過處理;一定要審核清楚。要在眾人中加以核實,審訊的結果要與事實相符。沒有確鑿的證據的就不要懷疑,應當共同尊敬上天的聲威,不要輕易用刑。要判刺面的墨刑而有疑點的,可以減罪,罰以黃銅六百兩,但要認真核實,如果確實有罪,還應施刑。要判割鼻的劓刑而有疑點的,可以減罪,,罰以黃銅一千二百兩,比墨刑加倍,但也要認真核實,如果確實有罪,還應施刑。判挖掉膝蓋骨的臏(bin,殯)刑而有疑點的,可以減罪,罰以黃銅三千兩,比劓刑加一倍半,但也要認真核實,如果確實有罪,還應施刑。判破壞生殖機能的宮刑而有疑點的,可以減罪,罰以黃銅三千六百兩,但也要認真核實,如果確實有罪,還應施行。判殺頭之刑大辟而有疑點的,可以減罪,罰以黃銅六千兩,但也要認真核實,如果確證有罪,還應施行。五刑的條文,墨刑類有一千條,劓刑類有一千條,臏刑類有五百條,宮刑類有三百條,大辟類有二百條。這套刑法因為是甫侯提出來的,所以叫做《甫刑》。
穆王在位五十五年逝世,兒子共王繄扈(yīhu,醫戶)繼位。共王出遊到涇(jīng,逕)水邊上,密康公跟隨著,有三個女子來投奔密康公。密康公的母親說:「你一定要把她們獻給國王。野獸夠三隻就叫『群』,人夠三個就叫『眾』,美女夠三人就叫『粲』。君王田獵都不敢獵取太多的野獸,諸侯出行對眾人也要謙恭有禮,君王娶嬪妃不娶同胞三姐妹。那三個女子都很美麗。那麼多美人都投奔你,你有什麼德行承受得起呢?君王尚且承受不起,更何況你這樣的小人物呢?小人物而擁有寶物,最終準會滅亡。」康公沒有獻出那三個女子,只一年,共王就把密國滅了。共王逝世後,他的兒子懿王艱(jiān,艱)登位。懿王在位的時候,周王室衰落了,詩人們開始作詩譏刺。
懿王逝世,共王的弟弟辟方登位,這就是孝王。孝王逝世後,諸侯又擁立懿王太子燮(xie,謝),這就是夷王。
夷王逝世後,兒子厲王胡繼位。厲王登位三十年,貪財好利,親近榮夷公。大夫芮(rui,銳)良夫規諫厲王說:「王室恐怕要衰微了!那個榮公只喜歡獨佔財利,卻不懂得大禍難。財利,是從各種事物中產生出來的,是天地自然擁有的,而有誰想獨佔它,那危害就大了。天地間的萬物誰都應得到一份,哪能讓一個人獨佔呢?獨佔就會觸怒很多人,卻又不知防備大禍難。榮公用財利來引誘您,君王您難道能長久嗎?做人君的人,應該是開發各種財物分發給上下群臣百姓。使神、人、萬物都能得到所應得的一份,即使這樣,還要每日小心警惕,恐怕招來怨恨呢。所以《頌詩》說:『我祖後稷有文德,功高能比天與地。種植五穀養萬民,無人不向你看齊。』《大雅》說:『廣施恩澤開周業。』這不正是說要普施財利而且要警惕禍難來臨嗎?正是因為這樣,先王才能建立起周朝的事業一直到現在。而如今,君王您卻去學獨佔財利,這怎麼行呢?普通人獨佔財利,尚且被人稱為是強盜;您如果也這樣做,那歸服您的人就少啦。榮公如果被重用,周朝肯定要敗亡了。」厲王不聽勸諫,還是任用榮公做了卿士,掌管國事。
厲王暴虐無道,放縱驕傲,國人都公開議論他的過失。召公勸諫說:「人民忍受不了您的命令了!」厲王發怒,找來一個衛國的巫師,讓他來監視那些議論的人,發現了後就來報告,立即殺掉。這樣一來,議論的人少了,可是諸侯也不來朝拜了。三十四年,厲王更加嚴苛,國人沒有誰再敢開口說話,路上相見也只能互遞眼色示意而已。厲王見此非常高興,告訴召公說:「我能消除人們對我的議論了,他們都不敢說話了。」召公說:「這只是把他們的話堵回去了。堵住人們的嘴巴,要比堵住水流更厲害。水蓄積多了,一旦決口,傷害人一定會多;不讓民眾說話,道理也是一樣。所以,治水的人開通河道,使水流通暢,治理民眾的人,也應該放開他們,讓他們講話。所以天子治理國政,使公卿以下直到列士都要獻諷喻朝政得失的詩篇,盲人樂師要獻所映民情的樂曲,史官要獻可資借鑒的史書,樂師之長要獻箴戒之言,由一些盲樂師誦讀公卿列士所獻的詩,由另一些盲樂師誦讀箴戒之言,百官可以直接進諫言,平民則可以把意思輾轉上達天子,近臣要進行規諫,同宗親屬要補察過失,樂師、太史要負責教誨,師、傅等年長者要經常告誡,然後由天子斟酌而行,所以事情做起來很順當,沒有錯誤。民眾有嘴巴,就如同大地有山川,財貨器用都是從這裡生產出來;民眾有嘴巴,又好像大地有饒田沃野,衣服糧食也是從這裡生產出來的。民眾把話從嘴裡說出來了,政事哪些好哪些壞也就可以從這裡看出來了。好的就實行,壞的就防備這個道理,就跟大地出財物器用衣服糧食是一樣的。民眾心裡想什麼嘴裡就說什麼,心裡考慮好了就去做。如果堵住他們的嘴巴,那能維持多久呢!」厲王不聽勸阻。從此,國人都不敢說話,過了三年,大家就一起造反,襲擊厲王。厲王逃到彘(zhi,智)。
厲王的王太子靜被藏在召公家裡,國人知道了,就把召公家包圍起來,召公說:「先前我多次勸諫君王,君王不聽,以至於遭到這樣的災難。如果現在王太子被人殺了,君王將會以為我對他們記仇而在怨恨君王吧?待奉國君的人,即使遇到危險也不該怨恨;即使怨恨也不該發怒,更何況待奉天子呢?」於是用自己的兒子代替了王太子,王太子終於免遭殺害。
召公、周公二輔相共理朝政,號稱「共和」(前841)。共和十四年(前828),厲王死在彘地。太子靜已在召公家長大成人,二輔相就一塊兒扶立他為王,這就是宣王。宣王登位之後,由二相輔佐,修明政事,師法文王、武王、成王、康王的遺風,諸侯又都尊奉周王室了。十二年(前816),魯武公前來朝拜天子。
宣王不到千畝去耕種籍(jie,借)田,這是專供天子帶頭親耕以示重農的田地,虢文公勸諫說這樣不行,宣王不聽。三十九年(前789),在千畝打了一仗,宣王的軍隊被姜戎打得大敗。
宣王丟掉了南方江、淮一帶的軍隊,就在太原清點人口以備徵兵。仲山甫勸諫說:「人口是不能清點的。」宣王不聽勸阻,最終還是清點了。
四十六年(前782),宣王逝世,他的兒子幽王宮湦(shēng,生。按又作「涅」)繼位。幽王二年(前780),西周都城和附近涇水、渭水、洛水三條河的地區都發生了地震。伯陽甫說:「周快要滅亡啦。天地間的陰陽之氣,不應該沒有秩序;如果打亂了秩序,那也是有人使它亂的。陽氣沉伏在下,不能出來,陰氣壓迫著它使他不能上升,所以就會有地震發行。如今三川地區發生地震,是因為陽氣離開了它原來的位置,而被陰氣壓在下面了。陽氣不在上面卻處在陰氣的下面,水源就必定受阻塞,水源受到阻塞,國家一定滅亡。水土通氣才能供民眾從事生產之用。土地得不到滋潤,民眾就會財用匱乏,如果到了這種地步,國家不滅亡還等待什麼!從前,伊水、洛水乾涸夏朝就滅亡了;黃河枯竭商朝就滅亡了。如今周的氣數也像商、周兩代末年一樣了,河源的水流又被阻塞,水源被阻塞,河流必定要枯竭。一個國家的生存,一定要依賴於山川,高山崩塌,河川枯竭,這是亡國的徵象。河川枯竭了,高山就一定崩塌。這樣看來,國家的滅亡用不了十年了,因為十剛好是數字的一個循環。上天所要拋棄的,不會超過十年。」這一年,果然三川枯竭了,岐山崩塌了。
三年(前779),幽王寵愛褒姒(si,似)。褒姒生的兒子叫伯服,幽王想廢掉太子。太子的母親是申侯的女兒,是幽王的王后。後來幽王得到褒姒,非常寵愛,就想廢掉申後,並把太子宜臼也一塊兒廢掉,好讓褒姒當王后,讓伯服做太子。周太史伯陽誦讀歷史典籍,感慨道:「周朝就要滅亡啦。」從前還是夏後氏衰落時候,有兩條神龍降落在夏帝的宮廷,說:「我們是褒國的兩個先君。」夏帝不知道是該殺掉它們,還是趕跑他們,還是留住他們,就進行占卜,結果不吉利。又卜占要他們的唾液藏起來,結果才吉利。於是擺設出幣帛祭物,書寫簡策,向二龍禱告,二條龍不見了,留下了唾液。夏王讓拿來木匣子把龍的唾液收藏起來。夏朝滅亡之後,這個匣子傳到了殷朝,殷朝滅亡之後,又傳到了周朝。連著三代,從來沒有人敢把匣子打開。但到周厲王末年,打開匣子看了。龍的唾液流在殿堂上,怎麼也清掃不掉。周厲王命令一群女人,赤身裸體對著唾液大聲呼叫。那唾液變成了一隻黑色的大蜥蜴,爬進了厲王的後宮。後宮有一個小宮女,六、七歲,剛剛換牙,碰上了那隻大蜥蜴,後到成年時竟然懷孕了,沒有丈夫就生下孩子,她非常害怕,就把那孩子扔掉了。在周宣王的時代,小女孩們唱著這樣的兒歌:「山桑弓,箕木袋,滅亡周國的禍害。」宣王聽到了這首歌,有一對夫妻正好賣山桑弓和箕木製的箭袋,宣王命人去抓捕他們,想把他們殺掉。夫婦二人逃到大路上,發現了先前被小宮女扔掉的嬰孩,聽著她在深更半夜裡啼哭,非常憐憫,就收留了她。夫婦二人繼續往前逃,逃到了褒國。後來褒國人得罪了周朝,就想把被小宮女扔掉的那個女孩獻給厲王,以求贖罪,因為當初這個被扔掉的女孩是褒國獻出,所以叫她褒姒。周幽王三年,幽王到後宮去,一見到這女子就非常喜愛,生下兒子伯服,最後竟把申後和太子都廢掉了,讓褒姒當了王后,伯服做了太子。太史伯陽感慨地說:「禍亂已經造成了,沒有法子可想了!」
褒姒不愛笑,幽王為了讓她笑,用了各種辦法,褒姒仍然不笑。周幽王設置了烽火狼煙和大鼓,有敵人來侵犯就點燃烽火。周幽王為了讓褒姒笑,點燃了烽火,諸侯見到烽火,全都趕來了,趕到之後,卻不見有敵寇,褒姒看了果然哈哈大笑。幽王很高興,因而又多次點燃烽火。後來諸侯們都不相信了,也就漸漸不來了。
周幽王任用虢(guo,國)石父做卿,在國中當政,國人都忿忿不平。石父為人*詐乖巧,善天阿諛奉承,貪圖財利,周幽王卻重用他。幽王又廢掉了申後和太子。申侯很氣憤,聯合繒(zēng,增)國、犬戎一起攻打幽王。幽王點燃烽火召集諸侯的救兵。諸侯們沒有人再派救兵來。申侯就把幽王殺死在驪山腳下,俘虜了褒姒,把周的財寶都拿走才離去。於是諸侯都*攏申侯了,共同立幽王從前的太子宜臼為王,這就是平王,由他來繼承周朝的祭祀。
平王登位之後,把國都遷到東都洛邑,以躲避犬戎的侵擾。平王的時候,周王室衰微,各諸侯以強並弱,齊國、楚國、秦國、晉國勢力開始強大,一切政事都要經由各方諸侯的首領。
四十九年(前722),魯隱公登位。
五十一年(前720),周平王去世,而太子洩父(fǔ,甫)死得早,立了他的兒子林,這就是桓王。桓王,是周平王的孫子。
桓王三年(前717),鄭莊公前來朝見,桓王沒有按禮節接待他。五年(前715),鄭國因怨恨桓王,和魯國調換了許地的田地。許地的田地,是天子用來祭祀泰山的專用田。八年(前712),魯國人殺掉隱公,擁立桓公。十三年(前707),周桓王征伐鄭國,鄭國人祝聃(dān,丹)射傷了桓王的肩膀,桓王就撤離回去了。
二十三年(前697),桓王去世,兒子莊王佗(tuo,駝)登位。莊王四年(前693),周公黑肩想殺掉莊王擁立王子克。辛伯把這個消息報告給莊王,莊王殺掉周公,王子克逃往燕國。
十五年(前677),莊王去世。兒子釐(xī,西)王胡齊登位。釐王三年(前679),齊桓公開始稱霸諸侯。
五年(前677),釐王去世,兒子惠王閬登位。惠王二年(前675)。起初,莊王寵愛姚姬,生下一子叫釐,很受寵愛。到惠王即位後,又奪了大臣的園林做為自己豢養牲畜的場所,因為這事,大夫邊伯等五人就起來做亂,打算召集燕國、衛國的軍隊,攻打惠王。惠王逃到溫邑,後來又住到鄭國的櫟(li,力)邑去了。邊伯等擁立釐王的弟弟頹為王。他們奏樂,表演各種歌舞,鄭國、虢國的國君知道了很惱火。四年(前673),鄭國和虢國一起發兵進攻,殺死了周王頹,又把惠王護送回朝廷,惠王十年(前667),賜封齊桓公為諸侯首領。
二十五年(前652),惠王逝世,兒子襄王鄭登位。襄王的母親早已去世。繼母就是惠後。惠後生了叔帶,很受惠王的寵愛,襄王不放心他。三年(前649)叔帶和戎國、翟國商議攻打襄王,襄王想要殺掉叔帶,叔帶逃到了齊國。齊桓公派管仲去勸說戎和周講和,派隰(xi,習)朋去勸說戎和晉講和。襄王以上卿的禮節接待管仲。管仲辭謝道:「我身為下卿,不過是個低下的一般官吏,齊國還有天子您親自任命的兩位大臣上卿國氏、高氏在,如果他們屆時在春、秋兩季來朝見天子,您將怎樣接見他們呢?我以天子和齊桓公的雙重臣子的身份冒昧地辭謝了。」襄王說:「你是我舅父家的使臣,我讚賞你的功績,請不要拒絕我的好意。」管仲最終還是接受了下卿的禮節,然後回國了。九年(前643),齊桓公逝世。十二年(前640),叔帶又返回到周朝。
十三年(前639),鄭國攻打滑國。周襄王派游孫、伯服為滑說情,鄭國拘禁了這兩個人。鄭文公怨恨惠王被護送回朝廷之後,送給虢公酒器玉爵而不送給鄭厲公,又怨恨襄王幫助衛國和滑國,所以拘禁了伯服。襄王很地氣,給予翟國軍隊去攻打鄭國。富辰勸諫襄王說:「周東遷的時候,*的是晉國和鄭國的力量。子頹叛亂,又是依*鄭國得以平定,如今能因為一點小小的怨恨就拋棄它嗎?」襄王不聽勸阻。十五年(前637),襄王派翟國的軍隊前去攻打了鄭國。襄王感激翟人,準備把翟王的女兒立為王后。富辰又勸諫說:「平王、桓王、莊王、惠王都曾受到鄭國的好處,君王您拋開同姓之親的鄭國而去親近翟國,這樣做實在不可取。」襄王仍是不聽。十六年(前636),襄王廢黜了翟後,翟人前來誅討,殺死了周大夫譚伯。富辰說:「我屢次勸諫君王,君王都不聽,如今到了這個局面,我若不出去迎戰,君王可能會以為我在怨恨他吧!」於是就帶領著他的屬眾出去與狄子作戰,結果戰死。
當初,惠後想立王子叔帶為太子,所以用親信給翟人做先導,翟人這才攻進了周都。襄王逃到鄭國,鄭國把他安置在氾(fan,凡)邑。子帶立為王,娶了襄王黜的翟後和她一起住在溫邑。十七年(前635),襄王向晉國告急,晉文公把襄王護送回朝,殺死了叔帶。襄王就賜給晉文公玉珪、香酒、弓箭,讓他擔任諸侯的首領,並把河內的地盤賜給晉國。二十年(前632),晉文公召見襄王,襄王前往河陽、踐土與他相會,諸侯都前去朝見,史書因避諱以臣召君這種事,就寫成了「天王到河陽巡視」。
二十四年(前628),晉文公逝世。
三十一年(前621),秦穆公逝世。
三十二年(前620),周襄王逝世。兒子頃王壬臣登位。頃王六年(前613),頃王逝世,兒子匡王班登位。匡王六年(前607),匡王逝世,他的弟弟瑜登位,這就是周定王。
定王元年(前606),楚莊王征伐陸渾地方的戎族,軍隊駐紮在洛邑,楚王派人詢問九鼎的大小輕重。定王命王孫滿用巧妙的辭令應付了他,楚兵這才離去。十年(前597),楚莊王包圍了鄭國,鄭伯投降,不久又恢復了鄭國。十六年(前591),楚莊王去逝。
二十一年(前586),定王逝世,兒子簡王夷登位。簡王十三年(前573),晉人殺了他們的國君厲公,從周迎回了子周,立為悼公。
十四年(前572),簡王逝世,兒子靈亡洩心登位。靈王二十四年(前548),齊國的崔杼殺了他們的君王莊公。
二十七年(前545),靈王逝世,兒子景王貴立。景王十八年(前527),王后所生的太子精明通達卻過早去逝。二十年(前525),景王喜愛子朝,想立他為太子,正好這時景王逝世,子丐的黨徒和他爭奪王位,朝臣擁立長子猛為王,子朝攻殺猛。猛就是悼王。晉人攻打子朝扶立丐為王,這就是敬王。
敬王元年(前519),晉人護送敬王回朝。因子朝已自立為王,敬王不能進入國都,就居住在澤邑。四年(前516),晉率領諸侯把敬王護送回周,子朝做了臣子,諸侯給周修築都城。十六年(前504),子朝的黨與們又起來做亂,敬王逃奔到晉國。十七年(前503),晉定公終於把敬王護送回周了。
三十九年(前481),齊國田常殺了他們的國君簡公。
四十一年(前479),楚滅掉了陳國。孔子在這一年去世。
四十二年(前478),周敬王逝世,兒子元王仁登位。元王八年(前469),逝世,兒子定王介登位。
定王十六年(前453),韓、趙、魏三家消滅了智伯,瓜分了他的土地。
二十八年(前441),定王逝世,長子去疾登位,這就是哀王。哀王登位三個月,他的弟弟叔襲殺了哀王,自己登上王位,這就是思王。思王登位五個月,他的小弟弟嵬(wei,圍)攻殺思王自立為王,這就是考王。這三個王都是定王的兒子。
考王十五年(前426),逝世,兒子威烈王午登位。
考王把他的弟弟封在河南,這就是桓公,讓他承續周公這個官位職事。桓公死後,兒子威公繼任。威公死後,兒子惠公繼任,把他的小兒子封在鞏地以護衛周王,號為東周惠公。
威烈王二十三年(前403),九鼎震動。這一年,周王命韓、魏、趙為諸侯。
二十四年(前402),威烈王逝世,兒子安王驕登位。這一年,盜賊殺了楚聲王。
安王登位二十六年(前376),逝世,兒子烈王喜登位。烈王二年(前374),周太史儋(dān,擔)拜見秦獻公說:「當初周和秦是合在一起的,後來分開了,分開五百年之後又合在一起,合在一起十七年後,將會有一位稱霸統一天下的人出現。」
〔七〕(十)年(前369),周烈王逝世,他的弟弟扁登位,這就是顯王。顯王五年(前364),祝賀秦獻公,獻公稱霸。九年(前360),顯王又送上了祭祀文王、武王的胙(zuo,作)肉。二十五年(前344),秦在周國與諸侯會盟。二十六年(前343),周王把諸侯之長方伯這個名稱送給秦孝公。三十三年(前336),祝賀秦惠王。三十五年(前334),又送上了祭祀文王、武王的胙肉。四十四年(前325),秦惠王稱王。自此以後,諸侯都各自稱王了。
四十八年(前321),周顯王逝世,兒子慎靚(jing,靜)王定登位。慎靚王登位六年,逝世,兒子赧(nǎn,上聲南)王延登位。王赧在位時,東西周各自為政。赧王把國都遷到了西周。
西周武公的共太子死了,還有五個兒子都是庶出的,沒有嫡子可以立為太子。司馬翦(jiǎn,剪)對楚王說:「不如用土地資助公子咎,替他請求立為太子。」左成說:「不行。如果我們用土地資助了公子咎,而周卻不聽我們的,這樣您的主意就行不通了,與周的交情也疏遠了。不如去問問周君想要立誰為太子,悄悄地告訴給翦,然後翦再讓楚國資助給他土地。」結果,西周真的立公子咎為太子。
八年(前307),秦攻打宜陽,楚派兵去援救。而楚國以為周是幫助秦國,所以想攻打周。蘇代為周遊說楚王說:「您怎麼知道周是幫助秦國?說周幫助秦國比幫助楚國更出力的人,是想讓周投到秦國方面去,所以人們都把周、秦放在一起說『周秦』啊。周明白了自己解脫不了,就必定投向秦國一方,這真是幫助秦國取周的妙計呀。如果為大王考慮,周為秦出力,您要好好待他;不為秦出力,仍然好好待他,這樣,才能讓它與秦疏遠。周與秦絕了交,就一定投向楚國郢都的。」
秦向東周和西周借道,想通過兩周之間的地區去攻打韓國,周擔心借了會得罪韓,不借又會得罪秦。史厭對周君說:「為什麼不派人去見韓公叔呢?就對韓公叔說:『秦國敢穿過周地去攻打韓國,是由於信任東周。您為什麼不給週一些土地,並派出人質前往楚國呢?』這樣,秦國一定會懷疑楚國,不相信周君,也就不會攻打韓國了。您再派人去對秦國說:『韓國非要給我們週一些土地,想以此來讓秦國懷疑周君,周不敢不接受。』秦國也就沒有說詞兒,不讓周接受韓國的土地了,這樣就既得到了韓的土地,又是聽命於秦國了。」
秦國召見西周君,西周君不願意去,就派人對韓王說:「秦國召見西周君,他是想攻打大王的南陽,大王為什麼不派兵駐守南陽?周君將以此為借口不到秦國去。周君不到秦國去,秦國就一定不敢渡河來攻打南陽了。」
東周和西周打仗,韓國派兵去救援西周。有人為東周遊說韓王說:「西周原先是天子的國都,有許多鐘鼎寶器和貴重的寶物。您如果控制住軍隊不出動,就可以讓東周感激您,又可以使您盡得西周的寶物。」
周王赧被稱做成君。楚包圍了韓國的雍氏,韓國向東周要兵器和糧草,東周君害怕了,叫來蘇代把這事告訴了他。蘇代說:「您何必為這件事擔憂呢!我能使韓國不向東周要兵器和糧草,又能讓您得到高都。」周君說:「你如果能辦到,我可以把國政交給你。」蘇代會見了韓相國公仲侈說:「楚國包圍了雍氏,原來計劃三個月攻下,如今五個月了,還攻不下來,這說明楚兵已經疲憊了。現在您向周要兵器糧草,就是向楚宣告您自己已經疲備了。」韓相國說:「對。可是使者已經派出去了。」蘇代於是說:「為什麼不把高都送給周呢?」韓相國非常生氣,說:「我不向周要兵器糧草也就夠可以了,為什麼還要把高都送給周呢?」蘇代說:「把高都送給周,周會轉過來投向韓國,秦國聽了一定很惱火,怨恨周,與周斷絕使者的往來,這樣就等於是拿一個破爛的高都換來一個完整的周。為什麼不給呢?」韓相國說:「好。」果然把高都送給周了。
三十四年(前281),蘇厲對周君說:「秦攻克了韓國、魏國,打敗了魏將師武,往北攻取了趙的藺、離石二縣,這些都是白起幹的。這個人善於用兵,又有天命佑助。而今他又帶兵出伊闕塞去攻打梁國,如果梁國被攻破,那麼周就危險了。您為什麼不派人去勸說白起呢?您可以說:『楚國有個養由基,是個善於射箭的人。離柳葉百步之外射箭,可以百發百中。左右帝觀的人有好幾千,都說他箭射得好。可是有一個漢子站在他的帝邊,說:「好,可以教給他射箭了。」養由基很生氣,扔掉弓,握住劍說「你有什麼本事教我射箭呢」?那個人說「並不是說我能教你怎麼伸直左臂撐住弓身,怎樣彎曲右臂拉開弓弦。一個人在百步之外射柳葉,百發百中,如果不在射得最好的時候停下來,過一會兒力氣小了,身體累了,弓擺不正,箭射出去不直,只要有一發射不中,那麼一百發就全部作廢了」。如今,您攻克了韓國、魏國,打敗了師武,往北攻取了趙國的藺、離石二縣,您的功績是很大了。現在您又帶兵出伊闕塞,過東西兩周,背對韓國,攻打梁國,這一次如果打不勝,就會前攻盡棄。您不如假稱有病,不要出伊闕塞去攻打梁國了』。」
四十二年(前273),秦國攻破了魏國的華陽。周的大臣馬犯對周君說:「請允許我去讓梁國給周築城。」他去對梁王說:「周王病了,如果他真的死了,我也一定活不成。請讓我把九鼎獻給大王,您拿到了九鼎之後希望能想辦法救我。」梁王說:「好。」於是給他一批士兵,聲稱是去保衛周。馬犯又去對秦王說:「梁並非是想保衛周,而是要攻打周。您可以派兵到國境去看看。」秦果然出兵。馬犯又去對梁王說:「周王病好了,九鼎的事沒有辦成,請您讓我在以後找適當的機會再獻九鼎吧。但是現在您已經派兵到周去了,諸侯都起了疑心,懷疑您要伐周,以後您辦事將不會有人相信了。不如讓那些士兵為周築城,借此把諸侯懷疑您要伐周的事端蓋住。」梁王說:「好。」於是就讓那些士兵給周築城。
四十五年(前270),周君的秦國賓客對周最說:「您不如稱讚秦王的孝道,趁便把應地獻給秦國作為太后的供養之地,秦王一定很高興,這樣您和秦國就有了交情。交情好了,周君一定認為這是您的功績;交情不好,勸周君歸附秦國的人一定會獲罪。」秦去攻打周,周最對秦王說:「如果為大王您考慮,那就不應該去攻打周。攻打周,實在利益不多,卻使您的名聲讓天下人都害怕。天下人都因為秦攻打周的名聲而害怕,一定會往東邊去與齊國聯合。您的軍隊在周打得疲憊了,又使天下都去與齊聯合,這樣,秦國就稱不了王統一不了天下了。天下正希望使秦國疲憊呢,所以鼓勵您去攻打周。如果秦國和諸侯都疲憊了,那樣您的教命就不會通行於諸侯了。」
五十八年(前257),韓、趙、魏三國與秦國相對抗。周派相國前往秦國,因為怕遭到秦國的輕視,就半路返回來了。有人對相國說:「秦國是輕視您還是重視您,這個還不能確料。秦是想要瞭解那三國的實情。您不如趕快去拜見秦王,就說『請讓我來給您打探東方三國的變化』,秦王一定會重視您。秦王重視您,就表明秦重視周,周因此也取得了秦國的信任。至於齊國對周的重視,那麼早就有周最和齊國聯絡好了:這樣,周就可以永遠不會失去與強國的交情。」秦信任周了,就發兵去攻打韓、趙、魏三國。
五十九年(前256),秦攻取了韓國的陽城負黍,西周很害怕,背叛了秦國,與東方各諸侯相聯合,率領天下的精銳部隊出伊闕塞去攻打秦國,使得秦國與陽城之間無法相通。秦昭王很生氣,派將軍摎(jiū,糾)攻打西周。西周君跑到秦國,叩頭認罪,把全部三十六邑三萬人口都獻給了秦王。秦接受了西周君獻的人口、土地,讓他又回到西周去了。
周君、王赧逝世後,周地的民眾就向東方逃亡。秦收取了九鼎和其他珍寶器物,又把西周公遷到狐。此後七年,秦莊襄王滅掉了東周。東西周就全都歸屬於秦了,周朝的祭祀從此斷絕。
太史公說:學者都說周伐紂之後,定居在洛邑,綜合考察它的實際情況並非如此。洛邑是武王測量的,成王又派召公去進行了占卜,把九鼎安放在那裡,而周都仍然是在豐邑、鎬(hao,浩)京。一直到犬戎打敗了幽王,周都才東遷到洛邑。所謂「周公安葬於畢」,畢在鎬京東南的杜中。秦滅掉了周。漢朝建立九十多年後,天子將要去泰山封禪,向東巡視到河南時,訪求周的後代,把三十里的土地封給周的後代嘉,號為周子南君,和其他列侯平列,讓他供奉對周朝祖先的祭祀。

周後稷,名棄。其母有邰氏女,曰姜原。姜原為帝嚳元妃1。姜原出野2,見巨人跡3,心忻然說4,欲踐之5,踐之而身動如孕者。居期而生子6,以為不祥7,棄之隘巷8,馬牛過者皆辟不踐9;徙置之林中,適會山林多人十,遷之;而棄渠中冰上,飛鳥以其翼覆薦之(11)。姜原以為神,遂收養長之。初欲棄之,因名曰棄。
1元妃:帝王或諸侯的嫡妻。按:《索隱》曰:「譙周以為『棄,帝嚳之胄,其父亦不著』,與此紀異也。」2野:野外,郊野。3跡:腳印。4忻(xīn,欣)然:欣然。忻,同「欣」。說:同「悅」,喜悅,高興。5踐:踏,踩。6居期:到了日子。這裡指懷孕滿十月。7不祥:不吉利。8隘:狹窄。9辟:同「避」。十適會:正趕上。「適」「會」同義。(11)覆:蓋。薦:藉,墊。
棄為兒時,屹如巨人之志1。其遊戲,好種樹麻、菽2,麻、菽美。及為成人,遂好耕農,相地之宜3,宜谷者稼穡焉4,民皆法則之5。帝堯聞之,舉棄為農師6,天下得其利,有功。帝舜曰:「棄,黎民始饑7,爾後稷播時百谷8。」封棄於邰,號曰後稷,別姓姬氏9。後稷之興,在陶唐、虞、夏之際,皆有令德十。
1屹:聳立的樣子。2種樹:種植。「樹」也是種的意思。菽:豆類。3相:仔細察看。4稼穡:種植和收穫。種植叫稼,收穫叫穡。5法則:傚法、倣傚。6舉:舉薦,提拔。7黎民:眾民。黎,黑色。因眾民發黑,故稱黎民。8後稷:古代掌管農業事務的官。這裡是做後稷以管理農務的意思。播時:播種,種植。時,通「蒔(shi,示)」,栽種。9別:另外。姓姬氏:以姬為姓。十令德:美好的德性。令,美,善。
後稷卒,子不窋立。不窋末年,夏後氏政衰,去稷不務1,不窋以失其官而奔戎狄之間2。不窋卒,子鞠立。鞠卒,子公劉立。公劉雖在戎狄之間,復修後稷之業,務耕種,行地宜3,自漆、沮度渭,取材用4,行者有資,居者有畜積,民賴其慶5。百姓懷之6,多徙而保歸焉7。周道之興自此始,故詩人歌樂思其德8。公劉卒,子慶節立,國於豳9。
1去稷,指廢棄農師。2戎狄:泛指西北地區的部族。3行(舊讀xing,幸):察看。4取材用:《正義》曰:「公劉從漆縣漆水南渡渭水,至南山取材木為用也。」5賴:依*,仰賴。慶:幸福。6懷:歸向。7保歸:歸附。保,依,附。8「故詩人」句:《詩經·大雅》有《公劉》篇,歌頌了公劉的偉大業績和高尚品德。詩人,指《詩經》的作者。9國:國都。這裡是建都的意思。
慶節卒,子皇僕立。皇僕卒,子差弗立。差弗卒,子毀隃立。毀隃卒,子公非立。公非卒,子高圉立。高圉卒,子亞圉立。亞圉卒,子公叔祖類立。公叔祖類卒,子古公亶父立。古公亶父復修後稷、公劉之業,積德行義,國人皆戴之1。薰育戎狄攻之,欲得財物,予之。已復攻2,欲得地與民。民皆怒,欲戰。古公曰:「有民立君3,將以利之。今戎狄所為攻戰4,以吾地與民。民之在我,與其在彼,何異。民欲以我故戰,殺人父子而君之5,予不忍為。」乃與私屬遂去豳6,度漆、沮,踰梁山7,止於岐下。豳人舉國扶老攜弱,盡復歸古公於岐下。及他旁國聞古公仁,亦多歸之。於是古公乃貶戎狄之俗8,而營築城郭室屋,而邑別居之9。作五官有司十。民皆歌樂之,頌其德。(11)
1戴:尊奉,擁護。2已:不久。3有民:民眾。有,有人認為是上古漢語名詞詞頭,無義。4所為:等於說「所以」,這裡是表示攻戰的原因或目的。5君之:意思是做他們的君主。6私屬:家眾。7踰:越過。8貶:減少,損減。這裡有除去的意思。9邑別居之:意思是設邑落分別居住。十作五官有司:《集解》引《禮記》曰:「天子之五官曰司徒、司馬、司空、司土、司寇,典司五眾。」又引鄭玄曰:「此殷時制。」作,設置。有司,官吏。古代設官分職,各有專司,所以稱有司。(11)「民皆」二句:《詩經》中《周頌·天作》、《魯頌·閟宮》都有歌頌古公亶父(fǔ,甫)的內容。
古公有長子曰太伯,次曰虞仲。太姜生少子季歷,季歷娶太任,皆賢婦人,生昌,有聖瑞1。古公曰:「我世當有興者,其在昌乎2?」長子太伯、虞仲知古公欲立季歷以傳昌,乃二人亡如荊蠻3,文身斷髮4,以讓季歷。
古公卒,季歷立,是為公季。公季修古公遺道,篤於行義5,諸侯順之。
1聖瑞:聖人的吉兆。《正義》引《尚書帝命驗》云:「季秋之月甲子,赤爵銜丹書入於酆,止於昌戶。其書云:『敬勝怠者吉,怠勝敬者滅,義勝欲者從,欲勝義者凶。凡事不強則枉,不敬則不正。枉者廢滅,敬者萬世。以仁得之,以仁守之,其量百世。以不仁得之,以仁守之,其量十世。以不仁得之,不仁守之,不及其世。』」按:此屬預言吉凶的讖(chen,趁)緯之言,不可信。2其:恐怕,大概。3亡:逃走。如:往,到……去。荊蠻:指當時楚地。《正義》:「太伯奔吳,……而云『亡荊蠻』者,楚滅越,其地屬楚,秦滅楚,其地屬秦,秦諱楚(指莊襄王子楚)改曰『荊』,故通號吳越之地為荊。及北人書史加云『蠻』,勢之然也。」蠻:對南方民族的貶稱。4文身:用針在身體全身或局部刺出自然或幾何圖形,然後塗上顏色。斷髮:截短頭髮。古代吳、越地區有文身斷髮的習俗5篤:專一,忠誠。
公季卒,子昌立,是為西伯。西伯曰文王,遵後稷、公劉之業,則古公、公季之法1,篤仁,敬老,慈少。禮下賢者2,日中不暇食以待士3,士以此多歸之。伯夷、叔齊在孤竹,聞西伯善養老,盍往歸之4。太顛、閎夭、散宜生、鬻子、辛甲大夫之徒皆往歸之。
1則:傚法。2禮下賢者:對有才德的人謙下有禮。3不暇食:顧不上吃飯。暇,空閒。4盍:往歸之:何不前往歸附他暱。按:此上二句采自《孟子·離婁上》:「伯夷辟(避)紂,……曰:『盍歸乎來!吾聞西伯善養老者。』」盍,何不。
崇侯虎譖西伯於殷曰1:「西伯積善累德,諸侯皆向之,將不利於帝。」帝紂乃囚西伯羑里。閎夭之徒患之,乃求有莘氏美女,驪戎之文馬2,有熊九駟3,他奇怪物4,因殷嬖臣費仲而獻之紂5。紂大說,曰:「此一物足以釋西伯,況其多乎!」乃赦西伯,賜之弓矢斧鉞6,使西伯得征伐。曰:「譖西伯者,崇侯虎也。」西伯乃獻洛西之地,以請紂去炮格之刑7。紂許之。
1譖(zen,怎去聲):進饞言,說人的壞話。2文馬:有彩色花紋的馬。《正義》:「按:駿馬赤鬣縞身,目如黃金,文王以獻紂也。」3九駟:三十六匹馬。駟,古代一車駕四馬,因稱同駕一車的四馬為駟。4他奇怪物:其他珍奇、稀有的寶物。5因:通過。嬖臣:親信、寵幸之臣。6鉞:大斧,古代兵器。7炮格:商紂時酷刑之一。《列女傳》:「膏銅柱,下加之炭,令有罪者行焉,輒墮炭中,妲己笑,名曰格烙之法。」
西伯陰行善1,諸侯皆來決平2。於是虞、芮之人有獄不能決3,乃如周。入界,耕者皆讓畔4,民俗皆讓長。虞、芮之人未見西伯,皆慚,相謂曰:「吾所爭,周人所恥5,何往為,只取辱耳。」遂還,俱讓而去。諸侯聞之,曰:「西伯蓋受命之君6。」
1陰:暗地裡。2決平:決斷,評判。3獄:爭訟,官司。4畔:田界。5恥:以為恥。6蓋:大概,大約。受命之君:受天命的君王。意思是說將受天命為帝。
明年,伐犬戎。明年,伐密須。明年,敗耆國。殷之祖伊聞之,懼,以告帝紂。紂曰:「不有天命乎?是何能為!」明年,伐邘。明年,伐崇侯虎。而作豐邑,自岐下而徙都豐。明年,西伯崩,太子發立,是為武王。
西伯蓋即位五十年。其囚羑里,蓋益《易》之八卦為六十四卦1。詩人道西伯,蓋受命之年稱王而斷虞芮之訟2。後十年而崩3,謚為文王4。改法度,制正朔矣5。追尊古公為太王6,公季為王季:蓋王瑞自太王興。
1《易》:古代占卜的書,今存《周易》,也叫《易經》。八卦:《易》中的八種基本圖形,每個圖形象征一種自然現象:≡乾(天)、≡坤(地)、≡震(雷)、≡兌(澤)、≡離(火)、≡巽(xun,迅。風)、≡坎(水)、≡艮(gen,根去聲。山)。八卦兩兩重迭演為六十四卦。2「蓋受命」句:《正義》曰:「二國相讓後,諸侯歸西伯有四十餘國,鹹尊西伯為王。蓋此年受命之年稱王也。」又:梁玉繩等據《論語·泰伯》孔子說文王「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向紂稱臣)」等記載,以為《史記》此處記載有誤(見《會注考證》引)。譯文從原文並參用《正義》說。3後十年:《正義》:「十當為『九』。」4謚:古代在人死後按其生前事跡評定褒貶給予的稱號。5改法度、制正朔:改變殷之法律制度,制定新的曆法,即廢除殷歷,改用周歷。正,一年的開始,即正月。朔,一月的開始,即每月的第一天。正朔就是一年開始的時候。古代改朝換代,都要改法度、制正朔。夏代以建寅之月(即冬至後二月,相當於現今陰曆正月)為歲首,殷代以建丑之月(即冬至後一月,相當於現今陰曆十二月)為歲首,周代以建子之月(即包括冬至的月份,相當於現今陰曆十一月)為歲首。按:《正義》以為文王改法度,制正朔的記載亦誤。6「追尊」二句:《正義》引《禮記大傳》云「牧之野武王成大事而退,追王太王亶父、王季歷、文王昌」,認為此二句亦誤。
武王即位,太公望為師1,周公旦為輔2,召公、畢公之徒左右王3,師修文王緒業4。
1師:太師,周代輔佐國君的官。2輔:天子左右大臣的通稱。《尚書大傳》:「古者天子必有四鄰:前曰疑,後曰丞,左曰輔,右曰弼。」3左右:幫助,輔佐。4緒業:遺業,事業。
九年,武王上祭於畢。東觀兵1,至於盟津。為文王木主2,載以車,中軍3。武王自稱太子發,言奉文王以伐,不敢自專。乃告司馬、司徒、司空、諸節4:「齊栗5,信哉6!予無知,以先祖有德臣7,小子受先功8,畢立賞罰9,以定其功。」遂興師十,師尚父號曰:「總爾眾庶(11),與爾舟楫(12),後至者斬。」武王渡河,中流(13),白魚躍入王舟中,武王俯取以祭。既渡,有火自上復於下,至於王屋,流為烏(14),其色赤,其聲魄雲(15)。是時,諸侯不期而會盟津者八百諸侯。諸侯皆曰:「紂可伐矣。」武王曰:「女未知天命(16),未可也。」乃還師歸。
1觀兵:檢閱軍隊。2木主:神主,即牌位。用木做成,書死者謚號以供祭祀。古代帝王出軍、巡狩或去國,載廟主及社主以行。3中軍:指置於軍中。4諸節:指接受王命的諸官吏。《集解》引馬融曰:「諸受符節有司也。」節,符節,古代朝廷用作憑證的信物,這裡借指王命。5齊(zhāi,齋)栗:嚴肅恭敬。齊,莊重、肅敬。栗,威嚴,莊嚴。6信:誠實,不欺。7先祖:祖先。8小子:自謙之辭。9畢:盡,完全。十興師:舉兵。(11)總:聚束,集中。眾庶:眾人,民眾。(12)與:操,持。楫:船槳。(13)中流:指渡到河的中央。(14)流為烏:不斷變化,最後現出烏的形象。流,往來不定或運轉不停。(15)魄:象聲詞,形容鳥叫的聲音。云:語氣詞。(16)女(rǔ,汝):同「汝」,你,你們。
居二年,聞紂昏亂暴虐滋甚1,殺王子比干2,囚箕子3。太師疵、少師強抱其樂器而奔周。於是武王遍告諸侯曰:「殷有重罪,不可以不畢伐4。」乃遵文王,遂率戎車三百乘5,虎賁三千人6,甲士四萬五千人7,以東伐紂。十一年十二月戊午,師畢渡盟津,諸侯鹹會8。曰:「孳孳無怠9!」武王乃作《太誓》十,告於眾庶:「今殷王紂乃用其婦人之言(11),自絕於天,毀壞其三正(12),離逖其王父母弟(13),乃斷棄其先祖之樂,乃為淫聲(14),用變亂正聲(15),怡說婦人(16)。故今予發維共行天罰(17)。勉哉夫子(18),不可再(19),不可三!」
1滋甚:越來越厲害。2殺王子比干:比干為紂王的叔父,官少師,因屢次勸諫紂王,被剖心而死。見《殷本紀》。3囚箕子:箕子為當時貴族,紂王的諸父,官太師,封於箕(今山西太谷東北)。比干被剖心以後,箕子假裝顛狂為奴,紂又囚之。見《殷本紀》。4「不可以句」:《會注考證》引梁玉繩曰:「《後書·袁術傳》引史云『殷有重罰,不可不伐』。」譯文據此刪「畢」字。5戎車:戰車。乘(sheng,勝):古代一車四馬為一乘。這裡可譯為輛。6虎賁(bēn,奔):勇士。《集解》引孔安國曰:「若虎之賁(奔)獸,言其猛也。」7甲士:披甲之士。8鹹:皆,都。9孳孳:同「孜孜」,努力不懈的樣子。十《太誓》:古文《尚書》篇名,作《泰誓》。(11)乃:竟,竟然。(12)三正:舊說指天、地、人或曰夏、商、周之正統。《集解》引馬融曰:「動逆天地人也。」《正義》:「按:三正,三統也。周以建子為天統,殷以建丑為地統,夏以建寅為人統也。」建子、建丑、建寅,即以這三個月的朔日(初一)為歲首。「建」指斗建,即北斗所指的時辰,由子至亥,每月遷移一辰。又《尚書易解》於《甘誓》篇注云:「三正者,按正與政通,謂政事。《左傳》文公七年晉卻缺解《夏書》云:『正德、利用、厚生謂之三事。』三事即三正也。」(13)離逖(ti,替):疏遠。逖,同「逖(ti,替),遠。王父母弟、同祖親族。《集解》引鄭玄曰:「祖父母之族。必言『母弟』,舉親者言之也。」(14)淫聲:指淫蕩的音樂。(15)用:以,以致,從而。正聲:雅正的音樂。(16)怡說(yue,悅):使高興。(17)維:句首語氣詞,可不譯。共(gōng,恭):通「恭」。天罰:指上天降下的懲罰。(18)勉:努力。夫子:對將士的尊稱。《集解》引鄭玄曰:「丈夫之稱。」(19)再:兩次,第二次。
二月甲子昧爽1,武王朝至於商郊牧野,乃誓。武王左杖黃鉞2,右秉白旄3,以麾4。曰:「遠矣西土之人5!」武王曰:「嗟!我有國塚君6,司徒、司馬、司空,亞旅、師氏,千夫長、百夫長,及庸、蜀、羌、髳、徽、、彭、濮人7,稱爾戈8,比爾干9,立爾矛,予其誓十。」王曰:「古人有言『牝雞無晨(11),牝雞之晨,惟家之索(12)。』今殷王紂維婦人言是用(13),自棄其先祖肆祀不答(14),昏棄其家國(15),遺其王父母弟不用,乃維四方之多罪逋逃是崇是長(16),是信是使(17),俾暴虐於百姓(18),以*軌於商國(19)。今予發維共行天之罰。今日之事,不過六步七步,乃止齊焉(20),夫子勉哉!不過於四伐五伐六伐七伐(21),乃止齊焉,勉哉夫子!尚桓桓(22),如虎如羆,如豺如離(23),於商郊,不御克奔(24),以役西土(25),勉哉夫子!爾所不勉,其於爾身有戮。」誓已(26),諸侯兵會者四千乘,陳師牧野(27)。
1二月:這是用周歷,殷歷為正月。昧爽:天將亮未亮之時。2杖:持,拿著。黃鉞:黃銅製的大斧。3秉:持,把。旄:用旄牛尾放在旗桿上做裝飾的旗。4麾(huī,揮):揮動,指揮。5「遠矣」句:這是慰勞的話。西土之人,指從西方來的將士。6有國塚君:稱同來伐紂的諸侯。有國,《尚書·牧誓》作「友邦」。塚君:大君,等於說首領。7庸:在今湖北房縣。蜀:在今四川成都一帶。羌:西戎部落,在今甘肅境內。髳:西戎部落,在今四川東部。微:在今陝西郿縣。郿:在今湖北西部。彭:在今四川彭宣縣。濮:在今湖南沅陵縣。按:以上八國都是當時屬於武王的部落。8稱:舉。9比:並列,緊*。這裡是排列整齊的意思。十其:語氣詞,表示將要的意思。(11)牝雞:雌雞。晨:司晨,報曉。(12)惟家之索:等於說「惟索家」,意思是只能使家破敗。惟,同「唯」,只。索,盡,這裡有破敗、毀敗的意思。《集解》引孔安國曰:「喻婦人知外事,雌代雄鳴,則家盡也。」(13)惟婦人之言是用:等於說「維用婦人言」,只聽婦人的話。維,同「唯」。《殷本紀》:「紂嬖於婦人,愛妲己,妲己之言是從。」(14)肆祀:指對祖先的祭祀。《集解》引鄭玄曰:「肆,祭名。」答:答理,過問。(15)昏棄:棄去。昏,通「泯」,蔑。(用王引之說)(16)多罪逋(bū,補平聲)逃:指罪惡多端的逃犯。逋逃,逃亡。是崇是長:等於說:「崇是長是」,抬高這些人,重視這些人。崇,高,這裡是使高、抬高的意思。長,以為長,即重視的意思。(17)是信是使,等於說「信是使是」,相信這些人,使用這些人。(18)俾:使。(19)*軌:犯法作亂。*,外亂。軌,通「宄(guǐ,軌),內亂。」(20)齊:指整頓隊伍,使陣列整齊。(21)伐:擊刺。(22)尚:表示命令或希望。桓桓:威武的樣子。(23)離(chī,吃):同「螭」,傳說中一種似龍的動物。(24)御:抵擋,阻止。克奔:指能來奔投降者。(25)役:助。西土:指周及伐紂各諸侯。(26)已:止,完畢。(27)陳師:擺開陣勢。
帝紂聞武王來,亦發兵七十萬人距武王1。武王使師尚父與百夫致師2,以大卒馳帝紂師3。紂師雖眾,皆無戰之心,心欲武王亟入4。紂師皆倒兵以戰5,以開武王6。武王馳之,紂兵皆崩畔紂7。紂走,反入登於鹿台之上8,蒙衣其殊玉9,自燔於火而死十。武王持大白旗以麾諸侯,諸侯畢拜武王,武王乃揖諸侯(11),諸侯畢從。武王至商國(12),商國百姓鹹待於郊(13)。於是武王使群臣告語商百姓曰(14):「上天降休(15)!」商人皆再拜稽首(16),武王亦答拜。遂入,至紂死所(17)。武王自射之,三發而後下車,以輕劍擊之(18),以黃鉞斬紂頭,縣大白之旗(19)。已而至紂之嬖妾二女(20)。二女皆經自殺(21)。武王又射三發,擊以劍,斬以玄鉞(22),縣其頭小白之旗。武王已乃出復軍(23)。
1七十萬人:《新證》:「殷墟甲骨文記載商代用兵,至多一萬餘人,本文殷紂發兵七十萬人,與實際不符合,只可以疑傳疑。」距:同「拒」,抵抗。2致師:挑戰。《集解》引鄭玄曰:「致師者,致其必戰之志也。古者將戰,先使勇力之士犯敵焉。」3大卒:古代軍隊編制。《正義》:「大卒,謂戎車三百五十乘,士卒二萬六千二百五十人,有虎賁三千人。」馳:驅趕車馬向前衝。4亟:急,速。5倒兵:掉轉兵器攻擊自己一方,即倒戈。6開:引導。7畔:通「叛」,背叛。8反:同「返」。鹿台:又稱南單之台。故址在今河南湯陰朝歌鎮南,殷紂王所築。9蒙:包,裹。衣(舊讀yi,益);穿(衣)。殊玉:大約是指極少見的美玉。《正義》引《周書》云:「甲子夕,紂取天智玉琰五,環身以自焚。」註:「天智,玉之善者,縫環其身自厚也。凡焚四千玉也,庶玉則銷,天智玉不銷,紂身不盡也。」十燔(fan,凡):焚燒。(11)揖:拱手為禮。商國:商之國都。(12)百姓:百官。在戰國以前,百姓是貴族的總稱,因為當時只有貴族才有姓,一般平民沒有姓。(13)鹹:都。(14)告語(yu,玉):告訴,對……宣告。(15)休:吉慶,美善。(16)稽(qǐ,啟)首:叩頭到地。古時九拜禮儀中最恭敬的一種。(17)所:處所,地方。(18)輕劍:據《正義》引《周書》作「輕呂之劍」。輕呂,劍名。(19)縣(xuan,懸):同「懸」,懸掛。(20)嬖(bi,辟):寵愛。(21)經:縊死,上吊。(22)玄鉞:黑色的大斧。《集解》引宋均:「玄鉞用鐵,不磨礪。」(23)復軍:返回軍中。
其明日1,除道,修社及商紂宮2,及期,百夫荷罕旗以先驅3。武王弟叔振鐸奉陳常車4,周公旦把大鉞,畢公把小鉞5,以夾武王6。散宜生、太顛、閎夭皆執劍以衛武王。既入,立於社南大卒之左,[左]右畢從。毛叔鄭奉明水7,衛康叔封布茲8,召公奭贊采9,師尚父牽牲十。尹佚策祝曰(11):「殷之末孫季紂,殄廢先王明德(12),侮蔑神祇不祀(13),昏暴商邑百姓(14),其章顯聞於天皇上帝(15)。」於是武王再拜稽首,曰:「膺更大命(16),革殷(17),受天明命。」武王又再拜稽首,乃出。
1明日:第二天。2社:祭祀土神的地方。3荷(he,賀):擔負。罕旗:有九條飄帶的旗幟。《集解》引蔡邕《獨斷》曰:前驅有九旒(liu,流)雲罕。」4「武王弟」句:《會注考證》:「《克殷解》云:『叔振鐸奏拜假(ge,格),又陳常車。』」(拜假,或為古樂名。)陳,陳列。常車,儀仗車。因車上插著畫有日、月圖像的太常旗,所以叫常車。5畢公:梁玉繩以為是「召公」之誤。(見《會注考證》引)6夾:在左右待衛。7明水:指明月夜裡的露水。《集解》引鄭玄曰:「取月之水,欲得陰陽之潔氣。陳明水以為玄酒。」8布:輔設。茲:草蓆。《索隱》:「茲,一作『苙』(li,立),公明草也。言『茲』,舉成器;言『苙』見絜草也。」9讚:奉獻。采:幣帛,絲織品。十牲:供祭祀用的家畜,如豬、牛、羊等。(11)策祝:意思是讀策書祝文。(據《正義》)(12)殄廢:滅絕。(13)神祇(qi,齊):泛指神鬼。祇,地神。(14)暴:欺凌。(15)章顯:顯著。章同「彰」。天皇上帝:天帝。(16)膺:受,接受。更:換,改變。大命:指上天降下的命令。(17)革:革除,廢除。
封商紂子祿父殷之餘民。武王為殷初定未集1,乃使其弟管叔鮮、蔡叔度相祿父治殷2。已而命召公釋箕子之囚。命畢公釋百姓之囚,表商容之閭3。命南宮括散鹿台之財,發鉅橋子粟4,以振貧弱萌隸5。命南宮括、史佚展九鼎保玉6。命閎夭封比干之墓7。命宗祝享祠於軍8。乃罷兵西歸。行狩9,記政事,作《武成》十。封諸侯,班賜宗彝(11),作《分殷之器物》(12)。武王追思先聖王,乃褒封神農之後於焦,黃帝之後於祝,帝堯之後於薊,帝舜之後於陳,大禹之後於杞。於是封功臣謀士,而師尚父為首封(13)。封尚父於營丘,曰齊。封弟周公旦於曲阜,曰魯。封召公奭於燕。封弟叔鮮於管,弟叔度於蔡。余各以次受封。
1集:和睦,安定。2相:輔佐。3表:稱表,表彰。閭:閭裡,閭巷。4發:散發。5振:同「賑」,賑濟、救濟。萌隸:指民眾。萌,通「氓」,外來的百姓,也泛指老百姓。隸,奴隸。6展:展示,展覽。九鼎:相傳夏禹收天下之金鑄成九鼎,象徵九州。後來成了象徵國家政權的傳國之寶。成湯遷之於商邑,周武王遷之於洛邑。保玉:即寶玉。《集解》引徐廣曰:「保,一作『寶』。」7封:聚土築墳。此處指在墓上添土。8享祠:祭祀鬼神。9行狩:到各諸侯國巡視。十《武成》:古文《尚書》篇名。《集解》引孔安國曰:「武功成也。」(11)班賜:分賜。班,同「頒」,頒發。宗彝:宗廟裡用來盛酒的禮器。《集解》引鄭玄曰:「宗彝,宗廟樽也。」(12)《分殷之器物》:《尚書》篇名,當作「分器」,已亡佚。《集解》引鄭玄曰:「作《分器》,著王之命及受物。」分器事在《左傳·定公四年》有記載。(13)首封:在分封的各諸侯王之中,位次第一。
武王征九牧之君1,登豳之阜2,以望商邑。武王至於周,自夜不寐。周公旦即王所3,曰:「曷為不寐?」王曰:「告女:維天不饗殷4,自發未生於今六十年,麋鹿在牧5,蜚鴻滿野6。天不享殷,乃今有成。維天建殷,其登名民三百六十夫7,不顯亦不賓滅8,以至今。我未定天保9,何暇寐?」王曰:「定天保,依天室十,悉求夫惡(11),貶從殷王受(12)。日夜勞來定我西土(13)。我維顯服(14),及德方明(15)。自洛汭延於伊汭(16),居易毋固(17),其有夏之居。我南望三塗,北望岳鄙(18),顧詹有河(19),粵詹洛、伊(20),毋遠天室(21)。」營周居於洛邑而後去(22)。縱馬於華山之陽(23),放牛於桃林之虛(24);偃干戈(25),振兵釋旅(26):示天下不復用也。
1證:召集。九牧之君:九州的長官。2阜:土山。3即:走近,到。4維:句首語氣詞。饗:同「享」,鬼神享用祭品叫饗。5麋鹿:也稱「四不像」,一般認為它角似鹿非鹿,頭似馬非馬,身似驢非驢,蹄似牛非牛。《集解》引徐廣曰:「此事出周書及《隨巢子》,云『夷羊在牧』。牧,郊也。夷羊,怪物也。」牧:郊區。6蜚(fěi,匪)鴻:一種害蟲。《索引》引高誘曰:「蜚鴻,蠛蠓也。言飛蟲蔽田滿野,故為災,非是鴻雁也。」7登,進用,任用。名民:賢人。三百六十夫:三百六十人。夫,成年男子。8顯:指成績顯著。賓(bin,殯)滅:滅除。賓,通「擯」,遺棄,排斥。9定:確定,穩固。天保:皇統,國運。十依:使服從。天室,指天子的住處。(11)惡:指惡人。(12)貶從殷王受:像處置殷王那樣處置他。從,隨,像……一樣。受,即紂。(13)勞(lao,澇)來(lai,賴):勤勉努力。「勞」「來」同義。(14)顯服:辦好各種事情。顯,明。服,事。(15)方:遍。(16)塗(rui,銳):水流彎曲處。(17)居:處。易:平坦。勿:同「無」。固:險固。(18)鄙:邊遠之地。(19)顧詹:回望。詹,通「瞻」,遠望。有河:即「河」,黃河。(20)粵:句首語氣詞,無義。(21)毋遠天室:大意是在此可以建都。《正義》:「言審慎瞻雒、伊二水之陽,無遠離此為天室也。」(22)營:度量,測量。周居:指周都。(23)縱馬:放馬,牧馬。陽:山的南面。(24)虛:區域,所在地。(25)偃:倒下,這裡是放倒、放下的意思。干戈:兵器的統稱。(26)振兵釋旅:整頓部隊,然後解散。振,整頓。釋,解散。旅,古代以士卒五百人為一旅。這裡泛指軍隊。
武王已克殷1,後二年,問箕子殷所以亡。箕子不忍言殷惡,以存亡國宜告2。武王亦丑3,故問以天道4。
1克:打敗,戰勝。2存亡國宜:存國與亡國的事宜。宜,事宜,適宜的事。3丑:感到羞慚,不好意思。4天道:指自然規律。
武王病。天下未集,群公懼,穆卜1,周公乃祓齋2,自為質3,欲代武王,王有瘳4。後而崩,太子誦代立,是為成王。
1穆:恭敬地。2祓(fu,弗):古代習俗,為去災除邪而舉行儀式。齋:齋戒,指在舉行祓除儀式之前清身潔心,以示莊敬。3質:抵押品。這裡是指周公自己願意代替武王生病。4瘳(chōu,抽):病癒。
成王少,周初定天下,周公恐諸侯畔周,公乃攝行政當國1。管叔、蔡叔群弟疑周公,與武庚作亂2,畔周。周公奉成王命,伐誅武庚、管叔3,放蔡叔4,以微子開代殷後5,國於宋6。頗收殷余民7,以封武王少弟封為衛康叔。晉唐叔得嘉谷8,獻之成王,成王以歸周公於兵所9。周公受禾東土,魯天子之命十。初,管、蔡畔周,周公討之,三年而畢定,故初作《大誥》(11),次作《微子之命》(12),次《歸禾》(13),次《嘉禾》(14),次《康誥》、《酒誥》、《梓材》(15),其事在《周公》之篇(16)。周公行政七年,成王長,周公反政成王(17),北面就群臣之位(18)。
1攝行:代理執行。政:指國政。當國:主持國事。2與:聯合。3伐誅:誅殺,殺死。4放:流放。按:誅管叔、放蔡叔事詳《管蔡世家》。5開:本為「啟」,這裡是避漢景帝劉啟諱改作「開」。6國:這裡是立國、建國的意思。事詳《宋微子世家》。7頗:盡,皆。8嘉谷:《集解》引鄭玄曰:「二苗同為一穗。」9歸(kui,饋):通「饋」,贈送。十魯:嘉美,頌揚。(11)《大誥》:《尚書》篇名。偽孔氏傳:「陳大道以誥天下。」(12)《微子之命》:古文《尚書》篇名。《集解》引孔安國曰:「封命之書。」封命指封命微子代殷後。(13)《歸禾》:《尚書》篇名。書序云:「唐叔得禾,異苗同穎,獻諸天子。天子命唐叔歸周公於東,作《歸禾》。」歸,《魯周公世家》作「餽」。(14)《嘉禾》:《尚書》篇名。書序云:「周公既得命禾,旅天子之命,作《嘉禾》。」(15)《康誥》:《尚書》篇名。為周公對康公的訓誡之辭。《酒誥》:《尚書》篇名,內容是周公告誡康公以殷為鑒,戒除嗜酒之風。《梓材》:《尚書》篇名。《集解》引孔安國曰:「告康叔以為政之道,亦如梓(zǐ,子)人之治材也。(16)其事在《周公》之篇:意思是這件事記載在《魯周公世家》中。這是《史記》記事使用互見法的一種用語。(17)反:同「返」,這裡是交還的意思。(18)北面:古代君主面南而坐,臣子朝見君主則面北,所以謂稱臣為北面。就:歸就。
成王在豐,使召公復營洛邑,如武王之意1。周公復卜申視2,卒營築3,居九鼎焉4。曰:「此天下之中,四方入貢道裡均5。」作《召誥》、《洛誥》6。成王既遷殷遺民,周公以王命告,作《多士》、《無佚》7。召公為保8,周公為師9,東伐淮夷,殘奄十,遷其君薄姑。成王自奄歸,在宗周,作《多方》(11)。既絀殷命(12),襲淮夷,歸在豐,作《周官》(13)。興正禮樂,度制於是改,而民和睦,頌聲興。成王既伐東夷,息慎來賀,王賜榮伯作《賄息慎之命》(14)。
1如:順,遵從。2申:重複,多次。3卒:最終。4居:安放。5道裡:指路途的遠近。均:相同,相等。6《召誥》、《洛誥》:《尚書》篇名。召公主持營建洛邑,周公前去視察,作《召誥》、《洛誥》。《召誥》書序云:「成王在豐,欲宅洛邑,使召公先相宅,作《召誥》」以此篇為召公所作,故稱《詔誥》。7《多士》:《尚書》篇名。為周公向殷之頑民宣佈的成王之命。《無佚》:《尚書》篇名,作「無逸」。偽孔氏傳:「成王即政,恐其逸豫,本以所戒名篇。」據此本篇為周公戒成王之作。此處與《多士》並列,則司馬遷似以為也是告殷遺民之辭。佚,同「逸」,安逸。8保,太保。9師:太師。十殘:傷害,毀壞。這裡是消滅的意思。(11)《多方》:《尚書》篇名。《集解》引孔安國曰:「告眾方天下諸侯。」是周公代成王告誡天下諸侯之辭。(12)絀(chu,黜):通「黜」,罷黜,廢除。(13)《周官》:古文《尚書》篇名。《集解》引孔安國曰:「言周家設官分職用人之法。」(14)《賄息慎之命》:《尚書》篇名,已亡佚。賄,以財物送人。
成王將崩,懼太子釗之不任1,乃命召公、畢公率諸侯以相太子而立之。成王既崩,二公率諸侯,以太子釗見於先王廟,申告以文王、武王之所以為王業之不易,務在節儉,毋多欲,以篤信臨之2,作《顧命》3。太子釗遂立,是為康王。康王即位,遍告諸侯,宣告以文武之業以申之,作《康誥》4。故成康之際,天下安寧,刑錯四十餘年不用5。康王命作策畢公分居裡,成周郊6,作《畢命》7。
1不任:擔不起,勝任不了。2臨之:指臨朝政,治理國政。3《顧命》:《尚書》篇名。《集解》引鄭玄曰:「臨終出命,故謂之顧。顧,將去之意也。」又《尚書易解》引黃生《義府》云:「書以《顧命》名,顧,眷顧也。命大臣輔嗣主,鄭重而眷顧之也。」譯文依黃說。4《康誥》:《尚書》篇名,古文《尚書》作《康王之誥》。按:此篇與《顧命》歷來有合為一篇稱《顧命》的,有分為兩篇的。5錯:同「措」,放置,擱放。6策:策書,古代帝王對臣下使用的一種文書,用以書教令。分居裡,成周郊:《集解》引孔安國曰:「分別民之居裡,異其善惡也。成定東周郊境,使有保護也。」7《畢命》:古文《尚書》篇名,偽孔氏傳:「言畢公見命之書。」
康王卒,子昭王瑕立。昭王之時,王道微缺1。昭王南巡狩不返2。卒於江上。其卒不赴告3。諱之也。立昭王子滿,是為穆王。穆王即位,春秋已五十矣4。王道衰微,穆王閔文武之道缺5,乃命伯冏申誡太僕國之政,作《冏命》6。復寧。
1微缺:衰微,衰落。「微」「缺」同義。2「昭王南巡狩不返」句:《正義》引《帝王世紀》云:「昭王德衰,南征(遠行),濟於漢,船人惡之,以膠船進王,王御船至中流,膠液船解,王及祭公俱沒於水中而崩。其右辛游靡長臂且多力,游振得王,周人諱之。」3赴告:訃告,報喪。4春秋:指年齡。5閔:憂傷。6冏(jiǒng,炯)命:古文《尚書》篇名。偽孔氏傳:「以冏見命名篇。」
穆王將征犬戎,祭公謀父諫曰:「不可。先王耀德不觀兵1。夫兵戢而時動2,動則威,觀則玩3,玩則無震4。是故周文公之頌曰:5『載戢干戈6,載橐弓矢7,我求懿德8,肆於時夏9,允王保之十。』先王之於民也,茂正其德而厚其性(11),阜其財求而利其器用(12),明利害之鄉(13),以文修之(14),使之務利而辟害(15),懷德而畏威(16),故能保世以滋大(17)。昔我先王世後稷以服事虞、夏(18)。及夏之衰也,棄稷不務,我先王不窋用失其官(19),而自竄於戎狄之間(20)。不敢怠業,時序其德(21),遵修其緒(22),修其訓典(23),朝夕恪勤(24),守以敦篤,奉以忠信。奕世載德(25),不忝前人(26)。至於文王、武王,昭前之光明而加之以慈和(27),事神保民(28),無不欣喜。商王帝辛大惡於民,庶民不忍(29),訢載武王(30),以致戎於商牧(31)。是故先王非務武也,勤恤民隱而除其害也(32)。夫先王之制,邦內甸服(33),邦外侯服(34),侯衛賓服(35),夷蠻要服(36),戎翟荒服(37)。甸服者祭(38),侯服者祀(39),賓服者享(40),要服者貢(41),荒服者王(42)。日祭(43),月祀(44),時享(45),歲貢(46),終王(47)。先王之順祀也(48),有不祭則修意(49),有不祀則修言(50),有不享則修文(51),有不貢則修名(52),有不王則修德(53),序成而有不至則修刑(54)。於是有刑不祭,伐不祀(55),征不享(56),讓不貢(57),告不王(58)。於是有刑罰之辟(59),有攻伐之兵,有征討之備(60),有威讓之命(61),有文告之辭(62)。布令陳辭而有不至(63),則增修於德,無勤民於遠(64)。是以近無不聽,遠無不服。今自大畢、伯士之終也(65),犬戎氏以其職來王(66),天子曰『予必以不享征之,且觀之兵』(67),無乃廢先王之訓(68),而王幾頓乎(69)?吾聞犬戎樹敦(70),率舊德而守終純固(71),其有以御我矣。」王遂征之(72),得四白狼四白鹿以歸。自是荒服者不至。
1觀兵:炫耀武力。觀,給人看。2戢:聚集,收藏。時動:適時出動。3玩:輕視,習慣而不經心。4震:懼怕。5周文公之頌:指《詩·周頌·時邁》。周文公,周公旦的謚號。6載:句首語氣詞,無義。7橐(gāo,高):古代收藏弓箭的袋子。這裡是用箭袋收藏的意思。8懿(yi,意)德:美德。9肆:傳佈。時:是,此。夏:華夏,指中國。十允:確實,一定。(11)茂:通「懋」,勉力,盡力。正:端正。厚:寬厚,富厚。這裡是使寬厚的意思。(12)阜:物資多,豐富。這裡是使多的意思。(13)鄉:地方。(14)文:指禮法。修,告誡。(15)務:致力於,從事。(16)懷:心裡藏著,心中裝著。(17)滋:滋長,增長。(18)世後稷:世代做農官。(19)用:因此。(20)竄:流浪。(21)序:布舒、宣揚。(22)緒:事業。(23)訓典:指教化法度。(24)恪勤:恭謹而努力。恪,恭敬,謹慎。(25)奕世:累世。奕,累,重。(26)忝:辱沒,玷污。前人:指後稷等周代先王。(27)昭:使光大。(28)事:侍奉。(29)不忍:忍受不了。(30)訢(xīn,欣):同「欣」。載:擁戴,擁護。(31)戎:指戎事。商牧:商都郊野,即牧野。(32)恤:體恤,憐憫。隱:傷痛,痛苦。(33)邦內:國都郊外四週五百里以內。甸服:國都郊外四週五百里的地區。服,服待,服役,指為天子服役。按:古代把天子所居京都以外的地區按遠近分為五等地區,每個地區五百里,叫「五服」,即甸服、侯服、綏服、要服、荒服。(34)侯服:甸服以外的五百里地區。(35)侯衛賓服:意思是侯服至衛服總稱賓服。按:古代又有「九服」的區劃法;王畿以外五百里為侯服,侯服以外五百里為甸服,甸服五百里以外為男服,男服以外五百里為采服,采服以外五百里為衛服,衛服以外五百里為蠻服,蠻服以外五百里為夷服,夷服以外五百里為鎮服,鎮服五百里以外為藩服。「賓服」是侯服、甸服、男服、采服、衛服的總稱。這裡五服、九服混說,諸服的遠近次序紛錯不同。(36)夷蠻:古代對東方、南方少數民族的總稱:東部的叫夷,南部的叫蠻。帶有蔑視的感情色彩。要(yāo,腰)服:這裡指賓服以外的五百里地區。(37)戎翟(di,狄):古代對西方、北方少數民族的總稱。戎,指西戎。翟,同「狄」,北狄。這也是蔑稱。荒服:要服以外的五百里地區。(38)祭:指供給祭祀天子祖父和父親的祭品。(39)祀:指供給祭祀天子高祖、曾祖的祭品。(40)享:獻,指供給祭祀天子遠祖的祭品。(41)貢:納貢,指供給天子祭神的祭品。(42)王:朝見天子。《集解》引韋昭曰:「王,王事天子也。詩曰『莫敢不來王』。」(43)日祭:每日祭祀。(44)月祀:每月祭祀。(45)時享:按季貢獻祭品。(46)歲貢:每年納貢。(47)終王:終身朝見天子一次。(48)先王之順祀:《集解》引徐廣云:「《外傳》云『先王之訓』。」順,通「訓」,教誨,教導。祀,當是衍文。(49)修意:指檢查自己的思想意念。(50)言:指言語號令。(51)文:指典法,法律制度。(52)名:名分,名號,指上下尊卑和貢賦的等級。(53)德:文德,指仁義禮樂等教化。(54)序成:指以上五種依次做完了。刑:施以刑罰,懲罰。(55)伐:攻打,征伐。(56)征:征討,討伐。按:古代有天子討而不伐的說法。這兩句「伐」與「征」對舉,伐指命諸侯去征伐,征指天子派兵去征討。(57)讓:責備,譴責。(58)告:同「誥」,諭告,指上告下。(59)辟:法。(60)備:指武力裝備。(61)命:命令。(62)辭:文書,公文。(63)布:發佈。陳:陳述。(64)無:同「毋」,不,不要。勤:勞。使勞頓。(65)終:死。(66)職:職分,指「荒服者王」的職分。(67)天子:這裡指周穆王。(68)無乃:不是,恐怕。(69)幾:將。頓:疲睏。(70)樹敦:《集解》引韋昭曰:「樹,立也。言犬戎立性敦篤也。」一說:樹敦為犬戎君長名。(71)率:遵從。舊德:指祖先傳下來的美好的品德、風尚。守終:指能守其「終王」的職分。純固:專一。(72)遂:終於。
諸侯有不睦者,甫侯言於王,作修刑辟1。王曰:「吁2,來!有國有土3,告汝祥刑4。在今爾安百姓,何擇非其人5,何敬非其刑6,何居非其宜與7?兩造具備8,師聽五辭9。五辭簡信十,正於五刑(11)。五刑不簡,正於五罰(12)。五罰不服,正於五過(13)。五過之疵(14),官獄內獄(15),閱實其罪,惟鈞其過(16)。五刑之疑有赦(17),五罰之疑有赦,其審克之(18)。簡信有眾(19),惟訊有稽(20)。無簡不疑(21),共嚴天威(22)。黥辟疑赦(23),其罰百率(24),閱實其罪。劓辟疑赦(25),其罰倍灑(26),閱實其罪。臏辟疑赦(27),其罰倍差(28),閱實其罪。宮辟疑赦(29),其罰五百率(30),閱實其罪。大辟疑赦(31),其罰千率,閱實其罪。墨罰之屬千,劓罰之屬千,臏罰之屬五百,宮罰之屬三百,大辟之罰其屬二百(32):五刑之屬三千。」命曰《甫刑》(33)。
1刑辟:刑法。辟,法度,法律。2吁:歎詞。3有國:有國者,指諸侯。有土:有土者,指有采地的大臣。4祥刑:善刑。5何擇非其人:意思是選擇什麼呢,不是那些賢人嗎。6何敬非其刑:意思是:應該嚴肅對待什麼,不是刑罰嗎。敬,嚴肅,認真。7何居非其宜:意思是應該怎樣處理事務呢,不是使用刑罰得當嗎。居,舉,這裡指辦事。宜,合宜,指用刑得當。8兩造具備:指原告和被告雙方都到齊了。《集解》引徐廣曰:「造一作『遭』。」《尚書易解》據錢大昕說注云:「兩遭,猶兩曹。《說文》:曹,獄之兩曹也。」9師:士師,典獄官。聽:治。五辭:舊注以為是五種審訊方法。《正義》:「《漢書·刑法志》云:『五聽,一曰辭聽,二曰色聽,三曰氣聽,四曰耳聽,五曰目聽。』《周禮》云『辭不直則言繁,目不直則視眊(mao,冒。目不明的樣子),耳不直則對答惑,氣不直則數喘』也。」《尚書易解》以為「辭」即五刑之辭。十簡信:確鑿無疑。簡,誠實。信,確實。(11)正於五刑:按五種刑罰判決。正,定罪。五刑,即下文的墨、劓、臏、宮、大辟。(12)罰:出錢贖罪。服:從,這裡有合適的意思。(13)五過:五種過失。(14)疵:毛病,弊病。《索隱》:「按:《呂刑》云『惟官,惟反,惟內,惟貨,惟來』,今此似闕少,或從省文。」按:《呂刑》即《尚書·呂刑》。「官」指依仗官勢,「反」指報恩報怨,「內「指通過宮中受寵女子來干預,「貨」指行賄受賄,「來」,《尚書易解》據《釋文》以為當作「求」,指受人請求。(15)官獄內獄:《會注考證》引孫星衍曰:」官獄內獄者,舉其重也。官獄,謂貴官之獄;內獄,謂中貴之獄。或畏高明,或投鼠忌器也。」(16)閱實其罪,惟鈞其過:意思是要查清他們的罪狀,他們的罪過和犯法的人相同。《集解》引馬融曰:「以此五過出入人罪,與犯法者等。」閱,考核,核查。鈞,通「均」,等同。(17)疑:指有疑點。有赦:有所寬赦,即減罪,減等處理,這裡指五刑減為五罰。下句「有赦」指由五罰減為五過。(18)審克:審核清楚。(19)簡信有眾:意思是在眾人中加以核實。(20)訊:訊問。稽:合,同,即與事實相符。(21)無簡:指沒有確鑿證據。(22)嚴:敬,尊敬,敬畏。(23)黥辟:即墨刑,刺面,塗以墨。五刑之一。(24)其罰百率(lǜ,律):意思是罰以黃銅六百兩。率,《集解》引徐廣曰:「率即鍰也,音刷。」孔安國曰:「六兩曰鍰。鍰,黃鐵也。」(25)劓:劓刑,割鼻,五刑之一。(26)倍灑(xǐ,洗):加倍或為五倍,即二百鍰或五百鍰。灑《集解》引徐廣曰:「一作『蓰』。五倍曰蓰。」按《尚書·呂刑》此句作「其罰惟倍」,譯文據此譯為加倍。(27)臏:臏刑,挖去膝蓋骨。五刑之一。(28)倍差:於加倍之外又加差數,這裡就是加一倍半,指比劓刑加一倍半,為五百鍰。(29)宮:宮刑,破壞男女生殖機能,五刑之一。(30)五:《集解》引徐廣曰:「一作『六』。《尚書·呂刑》作「六」。譯文依此。(31)大辟:死刑。五刑之一。(32)「墨刑之屬」五句:五句中的數目為刑罰的條目。《尚書易解》引孫星衍曰:「罪之條目必有定數者,恐後世妄加之。」(33)《甫刑》:即《尚書·呂刑》。周穆王採納呂侯的意見,制定刑律,佈告天下,謂之《呂刑》。因呂侯又為甫侯,所以又名《甫刑》。
穆王立五十五年,崩,子共王繄扈立。共王游於涇上,密康公從,有三女奔之。其母曰1:「必致之王2。夫獸三為群,人三為眾,女三為粲3。王田不取群4,公行不下眾5,王御不參一族6,夫粲,美之物也。眾以美物歸女7,而何德以堪之8?王猶不堪9,況爾小丑乎十!小丑備物,終必亡。」康公不獻,一年,共王滅密。共王崩,子懿王艱立(11)。懿王之時,王室遂衰,詩人作刺(12)。
1其母:《集解》引《列女傳》曰:「康公母,姓隗(wěi,委)氏。2致:送上,獻給。3粲(can,燦):眾多。這裡指美女眾多。4田:田獵,打獵。5公:指諸侯。下眾:對眾人謙下。按:此句《國語》無「不」字,梁玉繩、張文虎皆以為「不」字衍。(見《會注考證》)6御:嬪妃。不參(sān,三)族:意思是不要娶同胞三姊妹。參,三。一族:指同胞姊妹。7歸:通「餽」,贈予,送給。女:你。8而:你。堪:禁得起,受得住。9猶:尚且。十小丑:等於說小人物。丑,類。(11)艱(jiān,艱):《索隱》曰:「《系(世)本》作『堅』。」(12)作刺:作詩加以諷刺。《會注考證》引《漢書·匈奴傳》云:「懿王時,戎狄交侵,中國被其苦。詩人作詩疾而歌之曰:『靡(沒有)室靡家,狁之故。』」兩句見《詩經·小雅·采薇》。
懿王崩,共王弟辟方立,是為孝王。孝王崩,諸侯復立懿王太子燮,是為夷王。
夷王崩,子厲王胡立。厲王即位三十年,好利,近榮夷公。大夫芮良夫諫厲王曰:「王室其將卑乎1?夫榮公好專利而不知大難2。夫利,百物之所生也,天地之所載也,而有專之,其害多矣。天地百物皆將取焉,何可專也?所怒甚多3,而不備大難。以是教王,王其能久乎4?夫王人者5,將導利而布之上下者也6。使神人百物無不得極7,猶日怵惕懼怨之來也8。故《頌》曰『思文後稷9,克配彼天十,立我蒸民(11),莫匪爾極』(12)。《大雅》曰『陳錫載周』(13)。是不布利而懼難乎,故能載周以至於今。今王學專利,其可乎?匹夫專利(14),猶謂之盜,王而行之(15),其歸鮮矣(16)。榮公若用,周必敗也。」厲王不聽,卒以榮公為卿士,用事(17)。
1其:恐怕,大概。卑:衰微。2專:獨佔,獨享。3所怒:所觸怒的人。怒,使怒。4其:難道。5王(wang,旺)人者:做人之王的人,統治天下的人。6導:開。7極:中正,標準,法則。8怵惕:警惕。9《頌》:指《詩經·周頌·思文》。思:助詞,放在形容詞前,不必譯出。文:文德。十克:能夠。配:匹配。(11)蒸:同「丞」,眾,眾多。(12)匪:同「非」,不。爾極:等於說「極爾」,意思是把你當做榜樣。(13)《大雅》:指《詩經·大雅·文王》。陳:佈施。錫:賜予。載:開始,開創。(14)匹夫:凡夫。(15)而:如果。(16)歸:歸服、歸順。(17)用事:主管國事,掌權。
王行暴虐侈傲1,國人謗王2。召公諫曰3:「民不堪命矣。」王怒,得衛巫,使監謗者,以告則殺之。其謗鮮矣4,諸侯不朝5。三十四年,王益嚴,國人莫敢言6,道路以目7。厲王喜,告召公曰:「吾能弭謗矣8,乃不敢言。」召公曰:「是障之也9。防民之口,甚於防水。水壅而潰十,傷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為水者決之使導(11),為民者宣之使言(12)。故天子聽政,使公卿至於列士獻詩(13),瞽獻曲(14),史獻書(15),師箴(16),瞍賦(17),矇誦(18),百工諫(19),庶人傳語(20),近臣盡規(21),親戚補察(22),瞽史教誨,耆艾修之(23),而後王斟酌焉,是以事行而不悖(24)。民之有口也,猶土之有山川也,財用於是乎出;猶其有原隰衍沃也(25),衣食於是乎生。口之宣言也,善敗於是乎興(26)。行善而備敗,所以產財用衣食者也。夫民慮之於心而宣之於口,成而行之(27)。若雍其口,其與能幾何(28)?」王不聽。於是國莫敢出言,三年,乃相與畔(29),襲厲王。厲王出奔於彘。
1侈傲:放縱驕傲。2謗:指責別人的過失。3召公:這裡是召公奭的後代,名虎,謚穆公。4鮮(xiǎn,顯):少。5不朝:不來朝覲。6國人:國都的人。7道路以目:是說人們在道路上相見,不敢說話,只以眼色示意。8弭(mǐ,米):消除。9障:阻塞,阻止。十雍:水流堵塞。潰:水沖破堤防。(11)為水:治水。決:排除阻塞物,疏通水道。導:通,疏導。(12)宣:放開。(13)獻詩:指採集民間諷諭朝政得失的詩歌獻給國王。(14)瞽(gǔ,鼓):盲者,指樂師。(15)史:太史,史官,掌記事。書:指歷史文獻,可供統治者借鑒。(16)師:太師,樂官之長。箴(zhēn,針):箴言,規誡之言。這裡是進箴言的意思。(17)瞍(sǒu,叟):沒有眼珠的盲人,為樂師。賦:指誦讀公卿列士所獻之詩。(18)矇:有眼珠的盲人,為樂師。誦:指誦讀箴誡之言。(19)百工:百官,眾官。(20)傳語:指由別人把意見傳給王。(21)規:規勸,規諫。(22)親戚:指王之同宗親屬。補察:補察王之過失。(23)耆艾:老年人,這裡指師傅。古以六十為耆,五十為艾。修:告誡。(24)悖(bei,背):違背。(25)原:高而平之地。隰(xi,習):低而濕之地。衍:低平之地。沃:有水流灌溉之地。(26)善敗:好壞。(27)成:指慮成於心,即心裡考慮好了。(28)與:語氣詞。幾何:多久。(29)相與:一起,共同。
厲王太子靜匿召公之家1,國人聞之,乃圍之。召公曰:「昔吾驟諫王2,王不從,以及此難3也。今殺王太子,王其以我為讎而懟怒乎4?夫事君者,險而不讎懟5,怨而不怒,況事王乎?」乃以其子代王太子,太子竟得脫6。
1匿:隱藏。2驟:屢次,多次。3及:趕上,招致。4讎(chou,仇):仇恨。懟:怨恨。5險:指處於險境。6竟:最終,終於。
召公、周公二相行政1,號曰:「共和」2。共和十四年,厲王死於彘。太子靜長於召公家,二相乃共立之為王,是為宣王。宣王即位,二相輔之,修政,法文、武、成、康之遺風,諸侯復宗周3。十二年,魯武公來朝。
1周公:周公旦次子的後代。周公長子伯禽封於魯,次子留京輔佐周室,世為周公。2共和:周厲王被國人趕下台之後,國政由大臣召公和周公共同執掌。史稱「共和」。共和元年,即公元前841年,是戰國歷史有確切紀年的開始。3宗:尊奉。
宣王不修籍於千畝1,虢文公諫曰不可,王弗聽。三十九年,戰於千畝,王師敗績於姜氏之戎2。
1修籍(jie,借):耕種籍田。籍,籍田,帝王親自耕種的田地。實際上只在春耕時象徵性地參加耕作,以示重農。2敗績:潰敗。
宣王既亡南國之師1,乃料民於太原2。仲山甫諫曰:「民不可料也。」宣王不聽,卒料民。
四十六年,宣王崩,子幽王宮湦立。幽王二年,西週三川皆震。伯陽甫曰:「周將亡矣。夫天地之氣,不失其序3;若過其序4,民亂之也5。陽伏而不能出,陰迫而不能蒸6,於是有地震。今三川實震7,是陽失其所而填陰也8。陽失而在陰9,原必塞十;原塞,國必亡。夫水土演而民用(11)也。土無所演,民乏財用,不亡何待!昔伊、洛竭而夏亡(12),河竭而商亡。今周德若二代之季矣(13),其川原又塞,塞必竭。夫國必依山川,山崩川竭,亡國之征也(14)。川竭必山崩。若國亡不過十年,數之紀也(15)。天之所棄,不過其紀。」是歲也,三川竭,岐山崩。
1南國:南方。《集解》引韋昭曰:「南國,指江、淮之間。」師:軍隊。2料:《集解》引韋昭曰:「料,數也。」指清點民眾數字,以便徵兵。3序:次序。4過:失。5民亂之:實際是說天子亂之。《集解》引韋昭曰:「言民,不敢斥王者也。」6迫:壓迫。蒸:氣體升騰上升。7實:句中語氣詞,表示肯定。8填陰:為陰氣所鎮伏。填,通「鎮」。《國語·周語上》作「鎮」。9陽失而在陰:指陽氣失去它應處的位置處在了陰氣之下。十原:同「源」,水源。《國語·周語上》作「川源必塞」。(11)演:水土通氣,滋潤。(12)竭:乾涸,枯竭。(13)二代:指夏、商二代。季:末,末世,末年。(14)征:徵象,徵兆。(15)數:數目,數字。紀:極,終。《集解》引韋昭曰:「數起於一,終於十,十則更,故曰紀也。」
三年,幽王嬖愛褒姒1。褒姒生子伯服,幽王欲廢太子。太子母申侯女,而為後。後幽王得褒姒,愛之,欲廢申後,並去太子宜臼2,以褒姒為後,以伯服為太子。周太史伯陽讀史記曰3:「周亡矣。」昔自夏後氏之衰也,有二神龍止於夏帝庭而言曰4:「余5,褒之二君6。」夏帝卜殺之與去之與止之7,莫吉8。卜請其漦而藏之9,乃吉。於是布幣而策告之十,龍亡而漦在(11),櫝而去之(12)。夏亡,傳此器殷。殷亡,又傳此器周。比三代(13),莫敢發之(14)。至厲王之末,發而觀之。漦流於庭,不可除。厲王使婦人裸而噪之(15)。漦化為玄黿(16),以入王后宮(17)。後宮之童妾既齔而遭之(18),既笄而孕(19),無夫而生子(20),懼而去之。宣王之時童女謠曰(21):「檿弧箕服(22),實亡周國。」於是宣王聞之,有夫婦賣是器者,宣王使執而戮之(23)。逃於道,而見鄉者後宮童妾所棄妖子出於路者(24),聞其夜啼,哀而收之(25),夫婦遂亡,奔於褒。褒人有罪,請入童妾所棄女子者於王以贖罪。棄女子出於褒,是為褒姒。當幽王三年,王之後宮見而愛之(26),生子伯服,竟廢申後及太子,以褒姒為後,伯服為太子。太史伯陽曰:「禍成矣,無可奈何(27)!」
1嬖:寵愛。2去:廢掉。3史記:史書的通稱,古時各國都有自己的史記。《正義》:「諸國皆有史以記事,故曰史記。」4庭:同「廷」,朝廷,宮廷。5余:我,我們。6褒:當時的國名。7卜殺之與去之與止之:意思是通過占卜來決定是殺掉它們還是趕走它們還是留住它們。8莫吉:沒有一樣是吉祥的。9請:求。漦(li,離):涎沫。《國語·鄭語》韋昭註:「漦,龍所吐沫。」十幣:泛指用作禮物的絲織品。策告之:《集解》引韋昭曰:「以簡策之書告龍,而請其漦也。」(11)亡:消失。(12)櫝(du,讀):木匣子。這裡是用匣子裝的意思。(13)比:接連,連續。(14)發:打開。(15)裸:赤身。噪:很多人一起叫嚷,喧嘩。(16)玄黿:蜥蜴之類。黿,也作「蚖」。(17)後宮:古代帝王妃嬪所處的地方叫「後宮」。(18)童妾:小女婢。。既齔(chen,趁):剛剛換完牙。齔,兒童換牙。遭:遇上,碰上。(19)既笄(jī,機):成年以後。笄,古代盤頭髮用的簪子,這裡指女子可以插笄的年齡,即成年。(20)子:孩子。古代男女通稱子。(21)謠:歌謠。(22)檿(yǎn,眼)弧:山桑木製成的弓。弧,弓。箕服:箕木製成的箭囊。服,箭囊。(23)使:派人。執:捉拿,拘捕。戮:斬,殺。(24)鄉(xiang,向)先前。鄉,同「向」。妖子:夭子,嬰孩。夭:初生的。《集解》引徐廣曰:「妖,一作『夭』。夭,幼少也。」(25)哀:憐憫,同情。(26)之後宮:到後宮去。(27)無可奈何:意思是沒有辦法可以改變了。
褒姒不好笑,幽王欲其笑萬方1,故不笑2。幽王為烽燧大鼓3,有寇至則舉烽火4。諸侯悉至5,至而無寇,褒姒乃大笑。幽王說之6,為數舉烽火7。其後不信,諸侯益亦不至8。
1萬方:各種方法。2故:依舊:終究。3烽燧:古時遇敵人來犯,邊防人員點火報警,夜裡點的火叫烽,白天燒的煙叫燧。《正義》認為:「晝日燃烽以望火煙,夜舉燧以望火光也。」4寇:盜匪或入侵的敵人。烽火:泛指上文的烽燧。5悉:全都。6說:同「悅」。7數:多次,屢次。8益:漸漸。
幽王以虢石父為卿,用事,國人皆怨。石父為人佞巧1,善諛好利2,王用之。又廢申後,去太子也。申侯怒,與繒、西夷犬戎攻幽王。幽王舉烽火徵兵3,兵莫至。遂殺幽王驪山下,虜褒姒,盡取周賂而去4。於是諸侯乃即申侯而共立故幽王太子宜臼5,是為平王,以奉周祀6。
1佞巧:巧言諂媚。2諛:用言語奉承,討好。3徵兵:徵集四方諸侯的救兵。4賂(lu,路):財物。按:自武王滅殷至此,史稱西周。《集解》引《汲塚紀年》曰:「自武王滅殷以至幽王,凡二百五十七年也。」5即:接近,*攏。6奉周祀:繼承周朝的祭祀。
平王立,東遷於雒邑1,辟戎寇。平王之時,周室衰微,諸侯強並弱,齊、楚、秦、晉始大,政由方伯2。
1東遷於雒邑:往東遷都到雒邑。自平王東遷洛邑(公元前770年)開始了東周時代。2方伯:一方諸侯之長。
四十九年, 魯隱公即位。
五十一年,平王崩,太子洩父蚤死1,立其子林,是為桓王。桓王,平王孫也。
桓王三年,鄭莊公朝,桓三不禮2。五年,鄭怨,與魯易許田。許田,天子之用事太山田也3。八年,魯殺隱公,立桓公。十三年,伐鄭,鄭射傷桓王4,桓王去歸。
1蚤:通「早」。2不禮:沒有以禮相待。3「許田」句:《索隱》:「《左傳》鄭伯以璧假許田,卒易祊(bēng,崩)。祊是鄭祀太山之田,許是魯朝京師之湯沐邑,有周公廟,鄭以其近,故易取之。此云『許田天子用事太山田』,誤。」用事:指祭祀。4鄭射傷桓王:事見《左傳·隱公八年》,繻(ru,如)葛之役,鄭將祝聃傷桓王肩膀。
二十三年,桓王崩,子莊王佗立。莊王四年,周公黑肩欲殺莊王而立王子克。辛伯告王,王殺周公。王子克奔燕。
十五年,莊王崩,子釐王胡齊立。釐王三年,齊桓公始霸1。
1霸:稱霸。霸,即春秋戰國時諸侯國的盟主。
五年,釐王崩,子惠王閬立。惠王二年。初,莊王嬖姬姚,生子穨,穨有寵1。及惠王即位,奪其大臣園以為囿2,故大夫邊伯等五人作亂3,謀召燕、衛師,伐惠王。惠王奔溫,已居鄭之櫟。立釐王弟頹為王。樂及遍舞4,鄭、虢君怒。四年,鄭與虢君伐殺王頹,復入惠王5。惠王十年,賜齊桓公為伯6。
1有寵:受寵愛。2囿(you,又):豢養各種動物的園林。3「故大夫邊迫等五人」:據《左傳·莊公十九年》記載,五人是蒍(wěi,委)國、邊伯、詹父、子禽、祝跪。4遍舞:各種音樂舞蹈。《國語·周語上》韋昭曰:「遍舞,六代之樂。謂黃帝曰雲門,堯曰咸池、舜曰簫韶,禹曰大夏,殷曰大獲,周曰大武也。」5入:使入,這裡指送回朝廷。6伯:諸侯之長。
二十五年,惠王崩。子襄王鄭立。襄王母蚤死,後母曰惠後。惠後生叔帶,有寵於惠王,襄王畏之。三年,叔帶與戎、翟謀伐襄王,襄王欲誅叔帶,叔帶奔齊。齊桓公使管仲平戎於周1,使隰朋平戎於晉。王以上卿禮管仲2。管仲辭曰:「臣*有司也3,有天子之二守國、高在4。若節春秋來承王命5,何以禮焉。陪臣敢辭6。」王曰:「舅氏7,余嘉乃勳8,毋逆朕命9。」管仲卒受下卿之禮而還十。九年,齊桓公卒。十二年,叔帶復歸於周。
1平戎於周:讓戎與周講和。平,媾和,和睦。這裡是講和的意思。2以上卿禮管仲:按照上卿的禮節款待管仲。按:管仲在齊國為下卿。3*有司:微*的臣子。4守:守臣,天子任命的大臣。《禮記·王制》:「大國三卿,皆命於天子……次國三卿,二卿命於天子,一卿命於其君。」齊為次國,二卿為天子所命,即國、高二氏,為上卿。一卿為桓公所命,即管仲,為下卿。5節春秋承王命:意思是按季節在春秋兩季來朝覲。6陪臣:雙重稱臣。諸侯的臣子對天子來說,即陪臣《集解》引服虔曰:「陪,重也。」敢:表示謙敬,有冒味的意思。辭:辭謝。7舅氏:管仲為周之同姓,此處周王稱他為舅氏,是據齊與周的關係。周武王娶齊太公女為後,故齊、周世代為舅甥關係。8嘉:稱許、讚賞。乃:你的。勳:功勳,即上文所說的平戎之功。9逆:不順,違背。朕:我,我的。十卒:最終,終於。
十三年,鄭伐滑,王使游孫、伯服請滑1,鄭人囚之。鄭文公怨惠王之入不與厲公爵2,又怨襄王之與衛滑3,故囚伯服。王怒,將以翟伐鄭。富辰諫曰:「凡我周之東徙,晉、鄭焉依4。子穨之亂,又鄭之由定5,今以小怨棄之!」王不聽。十五年,王降翟師以伐鄭6。王德翟人7,將以其女為後,富辰諫曰:「平、桓、莊、惠皆受鄭勞,王棄親親翟,不可從。」王不聽。十六年,王絀翟後8,翟人來誅。殺譚伯。富辰曰:「吾數諫不從,如是不出,王以我為懟乎?」乃以其屬死之9。
1請滑:為滑求情。2爵:酒器。周惠王巡視鄭、虢,送給虢公一隻玉爵,而送給鄭伯一塊有飾帶的銅鏡,鄭伯由此怨恨周王。(事見《左傳·莊公二十一年》)3與:幫助。4晉、鄭焉依:等於說「依晉、鄭」,依*晉國和鄭國。焉,是,之。5鄭之由:等於說「由鄭」。6降:賜予,給予。7德:感恩。8絀(chu,觸):通「黜」,廢,貶退。9屬:徒屬,屬眾。死之:指與狄師作戰而死。
初,惠後欲立王子帶,故以黨開翟人1,翟人遂入周。襄王出奔鄭,鄭居王於。子帶立為王,取襄王所絀翟後與居溫2。十七年,襄王告急於晉,晉文公納王而誅叔帶3。襄王乃賜晉文公珪鬯弓矢4,為伯,以河內地與晉。二十年,晉文公召襄王,襄王會之河陽、踐土,諸侯畢朝,書諱曰「天王狩於河陽」5。
1黨:黨羽。開:導。2取:同「娶」。與居溫:跟她住在溫邑。3納:收容,接納。4珪:同「圭」。上尖下方的玉器。鬯(chang,唱):祭祀用的香酒。一說通「」,裝弓的袋子。5天王:指周天子。狩:巡狩,帝王巡察諸侯或地方官治理的地方。按:此句見《左傳·僖公二十八年》,《公羊傳》「狩」作「守」(同「狩」)。
二十四年,晉文公卒。
三十一年,秦穆公卒。
三十二年,襄王崩,子頃王壬臣立。頃王六年,崩,子匡王班立。匡王六年,崩,弟瑜立,是為定王。
定王元年,楚莊王伐陸渾之戎1,次洛2,使人問九鼎3。王使王孫滿應設以辭4,楚兵乃去。十年,楚莊王圍鄭,鄭伯降,已而復之。十六年,楚莊王卒。
1陸渾之戎:戎族的一支,世居陸渾(在秦晉兩國的西北),後被秦、晉二國誘而徙之伊川(今河南省伊川縣和嵩縣東北一帶。)2次:臨時駐紮。3問九鼎:問九鼎的大小輕重。九鼎相傳是夏禹集天下之金所鑄,以象徵九州。後來成了象徵中央王權的國寶。楚莊王問鼎,表現出要取代周王朝的野心。4王孫滿應設以辭:意思是準備辭令來回答。事見《左傳·宣公三年》。
二十一年,定王崩,子簡王夷立。簡王十三年,晉殺其君厲公,迎子周於周,立為悼公。
十四年,簡王崩,子靈王洩心立。靈王二十四年,齊崔杼弒其君莊公1。
1弒:古代統治階級稱子殺父、臣殺君為弒。
二十七年,靈王崩,子景王貴立。景王十八年,後太子聖而蚤卒1。二十年,景王愛子朝,欲立之,會崩2,子丐之黨與爭立,國人立長子猛為王,子朝攻殺猛。猛為悼王。晉人攻子朝而立丐,是為敬王。
1聖:精明通達。2會崩:正趕上景王逝世。
敬王元年,晉人入敬王,子朝自立,敬王不得入;居澤。四年,晉率諸侯入敬王於周,子朝為臣,諸侯城周1。十六年,子朝之徒復作亂,敬王奔於晉。十七年,晉定公遂入敬王於周。
1城周:為周築都城。城,築城。
三十九年,齊田常殺其君簡公1。
1「齊田常」句:田常於齊簡公四年殺簡公,立平公,自任齊相,齊國之政由此歸田氏。至周安王時,命田常曾孫田和為諸侯,齊由田氏代替了姜氏統治。事詳《田敬仲完世家》。
四十一年,楚滅陳。孔子卒。
四十二年,敬王崩,子元王仁立。元王八年,崩,子定王介立。
定王十六年,三晉滅智伯1,分有其地。
二十八年,定王崩,長子去疾立,是為哀王。哀王立三月,弟叔襲殺哀王而自立,是為思王。思王立五月,少弟嵬攻殺思王而自立,是為考王。此三王皆定王之子。
1三晉:指韓、趙、魏三國。
考王十五年,崩,子威烈王午立。
考王封其弟於河南,是為桓公,以續周公之官職1。桓公卒,子威公代立。威公卒,子惠公代立,乃封其少子於鞏以奉王,號東周惠公。
1續周公之官職:周公黑肩被周莊王殺了之後,周公之職就空缺了,這時又讓桓公來擔任周公之官位職事。
威烈王二十三年,九鼎震。命韓、魏、趙為諸侯。
二十四年,崩,子安王驕立。是歲盜殺楚聲王。
安王立二十六年,崩,子烈王喜立。烈王二年,周太史儋見秦獻公曰:「始周與秦國合而別,別五百載復合,合十七歲而霸王者出焉1。」
1「始周」三句:這是太史儋(dān,擔)所說的一段預言吉凶禍福的讖語,《史記》中四見,不可信。對這三句的解說歷來不一,《會注考證》引中井積德曰:「秦祖事周,未別封,是始合也。襄公始列為諸侯,是別也。及西周獻地,是復合也。霸王,指始皇一人。若年數少差,固所不論,是讖文之常也。」今錄於此,以供參考。霸王(wang,旺)者,稱霸稱王的人。
十年1,烈王崩,弟扁立,是為顯王。顯王五年,賀秦獻公,獻公稱伯。九年,致文武胙於秦孝公2。二十五年,秦會諸侯於周。二十六年,周致伯於秦孝公3。三十三年,賀秦惠王。三十五年,致文武胙於秦惠王。四十四年,秦惠王稱王。其後諸侯皆為王。
四十八年,顯王崩,子慎靚王定立。慎靚王立六年,崩,子赧王延立。王赧時東西周分治4。王赧徙都西周。
1十年:《會注考證》曰:「據《表》,『十』當作『七』。2胙(zuo,作):祭祀用的肉。3致伯:送給「伯」的稱號。4東西周分治:周赧(nǎn,上聲南)王時,周天子微弱,實際已成傀儡,所以東西周分治,各自為政。東都在鞏,西都在洛陽。
西周武公之共太子死,有五庶子1,毋適立2。司馬翦謂楚王曰:「不如以地資公子咎3,為請太子。」左成曰:「不可。周不聽,是公之知困而交疏於周也4。不如請周君孰欲立,以微告翦5,翦請令楚(賀)〔資〕之以地。」果立公子咎為太子。
1庶子:非王后所生的兒子。2毋適立:沒有嫡子可立為太子。適,通「嫡」。3資:助。4知(zhi,智)困:智謀不利,主意行不通。知,同「智」。5微告:暗中告訴。微,暗中。
八年,秦攻宜陽,楚救之。而楚以周為秦故1,將伐之。蘇代為周說楚王曰:「何以周為秦之禍也?言周之為秦甚於楚者,欲令周入秦也,故謂『周秦』也2。周知其不可解,必入於秦,此為秦取周之精者也3。為王計者4,周於秦因善之5,不於秦亦言善之,以疏之於秦。周絕於秦6,必入於郢矣。」
1楚以周為秦:楚國認為周幫助秦。為,助。《索隱》:「宜陽,韓也,秦攻而楚救之,周為韓出兵,而楚疑周為秦,因加兵伐周。」2周秦:《索隱》:「周秦相近,秦欲並周而外睦於周,故當時諸侯鹹謂『周秦』。」3精者:指精妙之計。4計:考慮,打算。5於:為。6絕於秦:與秦斷交。
秦借道兩周之間1,將以伐韓,周恐借之畏於韓,不借畏於秦。史厭謂周君曰:「何不令人謂韓公叔曰『秦之敢絕周而伐韓者2,信東周也。公何不與周地,髮質使之楚』3?秦必疑楚不信周,是韓不伐也。又謂秦曰『韓強與周地4,將以疑周於秦也5,周不敢不受』。秦必無辭而令周不受,是受地於韓而聽於秦。」
1兩周之間:東周與西周之間,為秦伐韓必經之路。2絕:橫過,穿過。3發:派出。質:人質。4強(qiǎng,搶):強行,竭力堅持。5疑周於秦:使周被秦懷疑。
秦召西周君,西周君惡往1,故令人謂韓王曰:「秦召西周君,將以使攻王之南陽也,王何不出兵於南陽?周君將以為辭於秦2。周君不入秦,秦必不敢踰河而攻南陽矣3。」
1惡往:不樂意前往。2以為辭:拿它作為托辭。3踰:越過,渡過。
東周與西周戰,韓救西周。或為東周說韓王曰:「西周故天子之國,多名器重寶。王案兵毋出1,可以德東周,而西周之寶必可以盡矣。」
1案:壓住,止住。
王赧謂成君1。楚圍雍氏,韓征甲與粟於東周2,東周君恐,召蘇代而告之。代曰:「君何患於是。臣能使韓毋征甲與粟於周,又能為君得高都。」周君曰:「子苟能3,請以國聽子。」代見韓相國曰:「楚圍雍氏,期三月也4,今五月不能拔,是楚病也5。今相國乃征甲與粟於周,是告楚病也。」韓相國曰:「善。使者已行矣。」代曰:「何不與周高都?」韓相國大怒曰:「吾毋征甲與粟於周亦已多矣,何故與周高都也?」代曰:「與周高都,是周折而入於韓也,秦聞之必大怒忿周6,即不通周使,是以高都得完周也7。曷為不與8?」相國曰:「善。」果與周高都。
1王赧謂成君:《集解》引徐廣曰:「《戰國策》曰:『韓兵入西周,西周令成君辯說秦求救。』當是說此事而脫誤也。」按:今本《戰國策》無徐廣所引一段。2征:求。3苟:如果。4期:約期,預期。5病:疲。6忿:怨恨。7:同「弊」,破舊的。完:完整的。8曷:何。
三十四年,蘇厲謂周君曰:「秦破韓、魏,撲師武1,北取趙藺、離石者,皆白起也。是善用兵,又有天命。今又將兵出塞攻梁,梁破則周危矣。君何不令人說白起乎?曰『楚有養由基者,善射者也。去柳葉百步而射之,百發而百中之。左右觀者數千人,皆曰善射。有一夫立其旁,曰「善,可教射矣」。養由基怒,釋弓搤劍2,曰:「客安能教我射乎?」客曰「非吾能教子支左詘右也3。夫去柳葉百步而射之,百發而百中之,不以善息4,少焉氣衰力倦5,弓撥矢鉤6,一發不中者,百發盡息。」今破韓、魏,撲師武,北取趙藺、離石者,公之功多矣。今又將兵出塞,過兩周,倍韓7,攻梁,一舉不得,前攻盡棄。公不如稱病而無出8』。」
1撲:打敗。2釋:放下。搤(e,扼):握。3支左詘(qū,屈)右:指左手伸直,撐住弓身,右手彎曲拉開弓弦。詘,彎曲。4以善息:在恰到好處的時候停下來。息,停止。5不焉:一會兒。6撥:不正。鉤:不直。7倍:同「背」,背向。8稱病:假稱有病。
四十二年,秦破華陽約1。馬犯謂周君曰:「請令梁城周。」乃謂梁王曰:「周王病若死,則犯必死矣。犯請以九鼎自入於王,王受九鼎而圖犯。」2梁王曰:「善。」遂與之卒,言戍周3。因謂秦王曰:「梁非戍周也,將伐周也。王試出兵境以觀之。」秦果出兵。又謂梁王曰:「周王病甚矣4,犯請後可而復之5。今王使卒之周,諸侯皆生心6,後舉事且不信7。不若令卒為周城,以匿事端8。」梁王曰:「善。」遂使城周。
1秦破華陽約:《正義》引司馬彪云:「秦昭王三十三年,秦背魏約,使客卿胡傷擊魏將芒卯華陽,破之。」又《會注考證》引中井積德曰:「『約』字疑衍。」譯文據刪。2圖:謀,這裡是給……出主意的意思。3戍:防守,守衛。4甚:《索隱》:「《戰國策》甚作『瘉』(愈)。」譯文從之。5請後可而復之:《索隱》:「犯請後可而復之者,言王病癒,所圖不遂(沒有成功),請得在後(以後)有可之時(可能的時候)以鼎入梁也。」6生心:產生疑心。7且:將,將會。8事端:這裡指諸侯懷疑梁伐周這件事情。
四十五年,周君之秦客謂周(最)〔最〕曰:「公不若譽秦王之孝1,因以應為太后養地2,秦王必喜,是公有秦交。交善,周君必以為公功。交惡,勸周君入秦者必有罪矣。」秦攻周,而周最謂秦王曰:「為王計者不攻周。攻周,實不足以利,聲畏天下3。天下以聲畏秦,必東合於齊。兵於周4,合天下於齊,則秦不王矣。天下欲秦,勸王攻周。秦與王下5,則令不行矣。」
1譽:稱揚,讚美。2養地:即食邑,供養之地。3聲:名聲,聲勢。畏:使害怕。4:疲,這裡是使疲憊的意思。5秦與天下:《戰國策·西周》作「與天下俱罷(pi,疲)」。
五十八年,三晉距秦。周令其相國之秦,以秦之輕也,還其行1。客謂相國曰:「秦之輕重未可知也。秦欲知三國之情2。公不如急見秦王曰『請為王聽東方之變』,秦王必重公。重公,是秦重周,周以取秦也;齊重,則固有周聚以收齊:是周常不失重國之交也。」秦信周,發兵攻三晉。
1還其行:意思是返歸周。2情:實情。
五十九年,秦取韓陽城負黍1,西周恐,倍秦,與諸侯約從2,將天下銳師出伊闕攻秦3,令秦無得通陽城。秦昭王怒,使將軍摎攻西周。西周君奔秦,頓首受罪,盡獻其邑三十六。口三萬4。秦受其獻,歸其君於周。
1負黍:亭名,在陽城西南。2約從:相約聯合。縱,南北為縱。約縱就是合縱東方諸侯聯合抗秦。3銳師:精銳部隊。4口三萬:人口三萬。
周君、王赧卒,周民遂東亡1。秦取九鼎寶器,而遷西周公於狐。後七歲2,秦莊襄王滅東(西)周。東西周皆入於秦,周既不祀3。
1東亡:向東方逃亡。2歲:年。3既:完結,盡。不祀:沒有人主持祭祀之事。意思是周朝滅亡了。
太史公曰:學者皆稱周伐紂,居洛邑,綜其實不然1。武王營之,成王使召公卜居,居九鼎焉,而周復都豐、鎬。至犬戎敗幽王,周乃東徙於洛邑。所謂「周公葬(我)〔於〕畢」,畢在鎬東南杜中。秦滅周。漢興九十有餘載,天子將封泰山,東巡狩至河南,求周苗裔2,封其後嘉三十里地,號曰周子南君,比列侯3,以奉其先祭祀。
1綜:綜合考察。2求:訪求。苗裔:後裔,後代。3比:並列,與……等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