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171 第五卷 趙城虎》文言文翻譯解釋

原文

趙城嫗,年七十餘,止一子。一日,入山,為虎所噬。嫗悲痛,幾不欲活,號啼而訴於宰。

宰笑曰:「虎何可以官法制之乎?」嫗愈號咷不能制止。宰叱之,亦不畏懼。又憐其老,不忍加威怒,遂諾為捉虎。嫗伏不去,必待勾牒出,乃肯行。宰無奈之,即問諸役,誰能往者。

一隸名李能,醺醉,詣座下,自言:「能之。」持牒下,嫗始去。隸醒而悔之;猶謂宰之偽局,姑以解嫗擾耳,因亦不甚為意,持牒報繳。宰怒曰:「固言能之,何容復悔?」隸窘甚,請牒拘獵戶。宰從之。隸集諸獵人,日夜伏山谷,冀得一虎,庶可塞責。

月餘,受杖數百,冤苦罔控。遂詣東郭岳廟,跪而祝之,哭失聲。無何,一虎自外來。隸錯愕,恐被咥噬。虎入,殊不他顧,蹲立門中。隸祝曰:「如殺某子者爾也,其俯聽吾縛。」遂出縲索摯虎頸,虎帖耳受縛。牽達縣署,宰問虎曰:「某子,爾噬之耶?」虎頷之。宰曰:「殺人者死,古之定律。且嫗止一子,而爾殺之,彼殘年垂盡,何以生活?倘爾能為若子也,我將赦之。」虎又頷之。乃釋縛令去。

嫗方怨宰之不殺虎以償子也,遲旦,啟扉,則有死鹿;嫗貨其肉革,用以資度。自是以為常,時銜金帛擲庭中。嫗從此致豐裕,奉養過於其子。心竊德虎。虎來,時臥簷下,竟日不去。人畜相安,各無猜忌。數年,嫗死,虎來吼於堂中。嫗素所積,綽可營葬,族人共瘞之。墳壘方成,虎驟奔來,賓客盡逃。虎直赴塚前,嗥鳴雷動,移時始去。土人立「義虎祠」於東郊,至今猶存。

聊齋之趙城虎白話翻譯:
趙城縣有一位老婦人,七十多歲了,只有一個兒子。一天她兒子進山,被老虎吃了。老婦人痛不欲生,哭叫著到縣衙門告狀。縣官笑著說:「老虎能用官法去制裁它嗎?」老婦人更加哭鬧不止。縣官呵叱她,也不害怕。縣官可憐她歲數大了,不忍心懲罰她,就答應為她捉虎。老婦人趴在地上不走,一定要等縣官發出捉虎公文才肯回去。縣官實在沒有辦法,就問堂上的衙役,誰能去捕虎。一個叫李能的衙役,喝得醉醺醺地走到縣官面前,自告奮勇說:「我能!」李能拿著勾牒下去,老婦人才回去了。

李能醒過酒後很後悔,又一想,這可能是縣官應付老婦人的騙局,以解脫她的糾纏,所以也沒把這事放在心上,便拿著勾牒去交差。縣官發怒地說:「你說能辦到,怎能容許反悔!」李能很為難,便請求縣官召集獵戶進山提虎,縣官答應了。李能召集了所有的獵人,日夜埋伏在山谷中,希望能捕捉到一隻老虎,搪塞過去。過了一月多,一隻虎也沒捉到,李能為這事挨了幾百板子,冤苦無處申訴,就到城東廟裡跪下祈禱,失聲痛哭。一會兒,一隻老虎從外邊進來。李能驚慌失措,害怕被老虎吃掉。老虎進來,哪裡也不看,只是蹲立在門當中。李能向老虎拜祝說:「如果害了老婦人兒子的就是你,你就趴下讓我捆起來。」接著就拿出繩索捆住老虎的脖子,老虎俯首貼耳讓他綁了。李能牽著老虎來到衙門,縣官問老虎說:「老婦人的兒子是你吃了?」老虎點點頭,縣官說:「殺人償命,是自古以來的定律。況且老婦人只有這一個兒子,你殺了他,老婦人風燭殘年,依靠什麼生活?如果你能給她當兒子,我就赦免你。」老虎又點點頭。縣官於是讓衙役給老虎鬆了綁,放它走了。

老婦人埋怨縣官不殺了老虎為她兒子償命。第二天早晨,她打開門,看見一條死鹿。老婦人賣了鹿皮鹿肉,用來度日。從此老虎經常送東西來,有時銜著金錢或布匹扔到院子裡。老婦人從此富裕起來,生活比她兒子在世時還好,心中不禁暗暗感激老虎。老虎來了,時常趴在屋簷下,一整天不走,人畜相安。幾年後,老婦人死了,老虎來到房中大聲吼叫。老婦人平素的積蓄,足夠置辦葬事的,家族中的人一塊來把老婦人埋葬了。剛把墳墓修好,老虎突然跑來,送葬的賓客都嚇跑了。老虎一直跑到墳前,像打雷一般嗥叫了一會兒,才走了。村裡人在東郊立了一塊「義虎祠」,至今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