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6人品各卷_0074.【廖有方】古文翻譯解釋成現代文

廖有方,元和乙未歲,下第游蜀。至寶雞西,適公館。忽聞呻吟之聲。潛聽而微惙也。乃於間室之內,見一貧病兒郎。問其疾苦行止,強而對曰:"辛勤數舉,未偶知音。眄睞叩頭,久而復語。唯以殘骸相托。"余不能言。擬求救療,是人俄忽而逝。遂賤鬻所乘鞍馬於村豪,備棺瘞之,恨不知其姓字。苟為金門同人,臨歧淒斷。復為銘曰:"嗟君歿世委空囊,幾度勞心翰墨場。半面為君申一慟,不知何處是家鄉。"後廖君自西蜀回,取東川路,至靈龕驛。驛將迎歸私第。及見其妻,素衣,再拜嗚咽,情不可任,徘徊設辭,有同親懿。淹留半月,僕馬皆飫。掇熊虎之珍,極賓主之分。有方不測何緣,悚惕尤甚。臨別,其妻又悲啼,贈贐繒錦一馱,其價值數百千。驛將曰:"郎君今春所葬胡綰秀才,即某妻室之季兄也。"始知亡者姓字。復敘平生之吊,所遺物終不納焉。少婦及夫,堅意拜上。有方又曰:"僕為男子,粗察古今。偶然葬一同流,不可當茲厚惠。"遂促轡而前,驛將奔騎而送。復逾一驛,尚未分離。廖君不顧其物,驛將執袂。各恨東西,物乃棄於林野。鄉老以義事申州。州將以表奏朝廷。文武宰寮,願識有方,共為導引。明年,李逢吉知舉,有方及第,改名游卿,聲動華夷,皇唐之義士也。其主驛戴克勤,堂帖本道節度,甄升至於極職。克勤名義,與廖君同遠矣。(出《雲溪友議》)
【譯文】
廖有方在元和乙未年參加科舉考試沒有被錄取去蜀郡遊玩,走到寶雞的西面,住在旅店裡,他忽然聽到有人呻吟,仔細一聽又聽不見了。他從一間屋子裡找到一個生了重病的貧困少年。廖有方問他生了什麼病,準備去哪裡。青年吃力地說:"我參加幾次科舉考試未被錄取。"然後看著他磕頭,過了一會兒又說:"我死後的事只好托付給你了。"廖有方沒有回答,想要為他治病,但是不一會兒這個少年就死了。廖有方將自己所騎的馬和鞍具一塊賣給了村子裡有錢的富豪,用所得到的錢將少年安葬了。不知道這個少年的姓名,廖有方感到很遺憾。同是參加科舉考試的同路人,卻是兩種命運,真是令人悲傷。廖有方為這個少年所做的碑文是:"感歎你死的時候兩手空空,幾年辛辛苦苦參加科舉考試卻沒成名,只見了一面就與你永別,還不知道你的家鄉在哪裡。"後來廖有方從西蜀回來,經過東川,走到靈龕驛站。驛站的官員將他請到家中。廖有方看到驛站官員妻子穿著白色的喪服,同他一邊見面一邊哭,表情非常傷心。然後圍在他的周圍招待他,如同對待自己的至親。他們留他住了半個月,就連僕人和馬匹都吃喂得很好,吃的儘是山珍,極力表達了賓主之間的情意。廖有方不知道這是什麼原因,心中非常不安。等到分手的時候,驛站官員的妻子又哭了起來,並且贈送給廖有方一馱子價值千百貫的絲織品。驛站的官員對他說:"你今年春天所安葬的叫做胡綰的秀才,就是我妻子最小的弟弟。"到這時廖有方才知道那個死亡少年的姓名,他也講了當時安葬少年的情形和懷念的話,但是不肯接受所贈送的物品。驛站的官員和他的妻子堅決請他收下。廖有方又說:"我作為一個男子,明白一些古今做人的簡單道理,偶然安葬了一個多次參加科舉考試的同路人,不應該接受這樣貴重的物品。"說著便催馬往前走。驛站的官員也騎著馬送他,兩個人又經過一個驛站,仍然沒有分手。廖有方不拿所贈送的物品,驛站的官員與他最後握手告別,兩人各奔東西,贈送的物品竟扔到了野外。鄉里掌管教化的鄉老將這件事上報給州里,州里又上報給朝廷。文武百官知道了都想結識廖有方,互相介紹引見。第二年,李逢吉主持科舉考試廖有方被錄取。他改名叫廖有卿,聲名傳遍了全國,被公認為國家的義士。那個驛站的官員戴克勤,也被宰相發公文推薦提拔為當地的節度使,官升到了極高的位置。從此戴克勤的聲名和廖有方的名字傳得一樣遠。

卷第一百六十八 氣義三
熊執易 李約 鄭還古 江陵士子 鄭畋 章孝子 發塚盜 鄭雍 楊晟 王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