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156.【舒綽】古文翻譯

舒綽,東陽人,稽古博文,尤以陰陽留意,善相塚。吏部侍郎楊恭仁,欲改葬其親。(「其親」原作「觀王」,據明抄本改)求善圖墓者五六人,並稱海內名手,停於宅,共論藝,互相是非。恭仁莫知孰是,乃遣微解者,馳往京師,於欲葬之原,取所擬之地四處,各作歷,記其方面,高下形勢,各取一斗土,並歷封之。恭仁隱歷出土,令諸生相之,取殊不同,言其行勢,與歷又相乖背。綽乃定一土堪葬,操筆作歷,言其四方形勢,與恭仁歷無尺寸之差。諸生雅相推服,各賜絹十匹遣之。綽曰:「此所擬處,深五尺之外,有五穀,若得一谷,即是福地,公侯世世不絕。」恭仁即將綽向京,令人掘深七尺,得一穴,如五石甕大,有粟七八斗。此地經為粟田,蟻運粟下入此穴。當時朝野之士,以綽為聖。葬竟。賜細馬一匹,物二百段。綽之妙能,今古無比。(出《朝野僉載》)
【譯文】
東陽人舒綽,通古博今,尤其喜好研究陰陽之術,精通看風水。吏部侍郎楊恭仁想要改葬他的父母,請來五六位擅長選擇墓地的風水先生。這些人並稱為海內名手,住在他家共同論證,互相評說對方的正確與否。楊恭仁不知道誰對誰非,便暗中派人趕往京城,到預選的四處墓地,分別測量記錄各個墓地的方向,地形,並各取一斗土,然後全部封存起來。楊恭仁把記錄的資料藏起來,拿出採來的土樣,讓各位風水先生仔細觀察,結果是意見完全不同;談到取土地點的地形情況,又與記錄的資料完全不符。舒綽認定其中的一個地點可以選作為墓地,並拿筆寫出那地方四周的地形、地貌,同楊恭仁記錄的一點不差,其他人都表示服氣。楊恭仁賞給其他幾人每人十匹絹讓他們走了。舒綽說:「選定的這地方,五尺深以下有五穀,如果得到其中的一種穀物,就證明是福地,世世代代不斷公侯那樣的高官。於是楊恭仁帶著舒綽來到京城,讓人在選定的墓地向下挖了七尺,看到一個洞穴,有裝五石糧的甕那麼大,裡面有七八斗谷子。這個地方曾經是谷地,螞蟻把谷子運到地下穴洞中。無論官員和民眾,都把舒綽當做聖人。安葬結束,楊恭仁賜給舒綽一匹駿馬,紡織品二百段。舒綽的超人才能,古今沒有能與之相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