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9夢幻妖妄卷_0156.【周藹】古文翻譯

湘湖有大校周藹者,居常與同門生姻好最厚。每以時人不能理命,致不蕭子爭財紛詬,列於訟庭,慨此為鑒。乃相約曰:"吾徒他年,勿遵其轍,倘有不諱,先須區分,俾其不露醜惡,胎責後人也。"他日,同門生奉職襄邸,一夕,周校夢見揮涕(涕原作霍。據《北夢瑣言》逸文改。)告訴曰:"姨夫姨夫,某前言已乖,今為異物矣。昨在通衢,急風所中,已至不救。但念家事,今且來歸,略要處理。"周校忽然驚覺,通夕不寐。遲明,抵其家說之,家人亦夢,不旬日凶問至矣。自是傳靈語,均財產,戒子辭妻,言善意勤,殆一月而去,不復再來。(出《北夢瑣言》)
【譯文】
湘湖有個任大校的周藹,平時跟他的一個門生也是他的外甥女婿交情很深。他看到世上不少人因為生前沒有處理好身後之事,才使得死後不蕭子孫為爭奪遺產大起糾紛,甚至鬧到公堂。周藹就對那門生說:"你將來可千萬不要犯這個錯誤。倘若有不像話的,先要把財產分好,使他的醜惡難以顯露,影響後人。"後來,同門生一起去襄陽官府供職。一天晚上,周藹夢見門生揮淚對他說:"姨夫姨夫,你前些日子說的話不幸言中,我現在已經死了。昨天在大街上,嚴重中風,以至不救而亡。但考慮到家裡的事情,今天暫且回來處理一下。"周藹忽然驚醒,徹夜未眠。第二天一早,他趕到門生家中一說,家人也說作了同樣的夢。不到十天,噩耗傳來。自然是轉達遺囑,合理分配遺產,告誡其子女如何做人,勸其妻子改嫁他人等,話語是善良的,態度是懇切的。周藹在他家忙了將近一個月,就不再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