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139.【廣川王】原文全文翻譯

廣川王去疾,好聚無賴少年遊獵,罼弋無度,國內塚藏,一皆發掘。爰猛說,大父為廣川王中尉,每諫王不聽,病免歸家,說王所發掘塚墓,不可勝數,其奇異者百數。為劉向說十許事,記之如左。魏襄王塚,以文石為槨,高八尺許,廣狹容三十人。以手捫槨,滑易如新。中有石床石屏風,宛然周正,不見棺柩明器蹤跡,但見床上玉唾盂一枚,銅劍二枚,金雜具皆如新,王自取服之。襄王塚,以鐵灌其上,穿鑿三日乃開。黃氣如霧,觸人鼻目皆辛苦,不可入。以兵守之,七日乃歇。初至戶,無扇鑰。石床方四尺,上有石几,左右各三石人立侍,皆武冠帶劍。復入一戶,石扇有關鎖,扣開,見棺柩,黑光照人,刀斫不能入。燒鋸截之,乃漆雜兕革為棺,厚數寸,累積十餘重,力少不能開,乃止。復入一戶,亦石扇,開鑰,得石床,方六尺。石屏風,銅帳葉一具,或在床上,或在地下。以幬帳糜朽,而銅葉墮落。床上石枕一枚,床上塵埃朏朏甚高,似是衣服。床左右婦人各二十,悉皆立侍。或有執巾梳鏡鑷之象,或有執盤奉食之形。無餘異物,但有鐵鏡數百枚。魏王子且渠塚,甚淺狹,無柩,但有石床,廣六尺,長一丈。(「丈」原作「尺」,據明抄本改。)石屏風。床下悉是雲母,床上兩屍,一男一女,皆二十許,俱東首裸臥,無衣食,肌膚顏色如生人。鬢髮齒牙爪,不異生人。王懼,不敢侵,還擁閉如舊。袁盎塚,以瓦為棺槨,器物都無,唯有銅鏡一枚。晉靈公塚,甚瑰壯。四角皆以石為鷹犬,捧燭。石人男女四十餘,皆立侍。棺器無復形兆,屍猶不壞,九竅中皆有金玉。其餘器物,皆朽爛不可別。唯玉蟾蜍一枚,大如拳,腹空,容五合水,光潤如新。王取以成水書滴。幽公塚,甚高壯。羨門既開,皆是石堊。撥除丈餘,乃得雲母。深尺所,乃得百餘屍,縱橫相枕,皆不朽。唯一男子,余悉女子。或坐或臥,亦有立者,衣服形色,不異生人。欒書塚,棺柩明器,朽爛無餘。有白狐兒,見人驚走。左右逐戟之,莫能得,傷其左腳。夕,王夢一丈夫,鬢眉盡白,來謂王曰:「何故傷吾腳?」仍以杖叩王左腳,王覺,腳腫痛生瘡。至此不差。(出《西京雜記》)
【譯文】
廣川王劉去疾,喜好聚集一些無聊少年一起遊玩打獵。做事放蕩無羈,沒有節制。封國內的古墓,全都被他挖掘過。爰猛說,祖父在廣川王手下做中尉時,經常規勸廣川王,但廣川王不聽,只好稱病還家。據他講述廣川王挖掘的古墓多得無法統計,其中墓葬豐富奇異的不下一百多座。他給劉向列舉了十多件,被劉向記錄如下。魏襄王墓,是用帶紋理的石料做成的外槨,高八尺,寬窄能容納三十人,用手觸摸,光滑得像新的一樣,外槨中間有石床,石屏風,依然擺放周正。棺柩和陪葬的珍寶全部不見蹤影,只是床上還有一個玉痰盂,兩把銅劍,幾件日常應用的金器象新的一樣,廣川王拿起來佩帶在自己的身上。襄王墓,上面是用鐵水灌注的,開鑿了三天才打開。墓穴裡冒出的又苦又辣的黃色氣體濃得像霧一樣,強烈地刺激人們的眼睛和鼻子,使人無法進入,只好暫時用兵把守,七天以後氣才出淨了。最初進到一個門裡,門上沒鎖。裡面的石床長寬四尺,上面有石几,左右各有三個石人站立侍奉,都是武士裝扮,身佩刀劍。再入一室,石門上有鎖。推開門就看到了棺材,黑亮亮的可以照人。用刀砍不進去,用鋸截開,才知道是用生漆雜以犀牛皮做成的棺材,有好幾寸厚,摞了十多層。力量小是打不開的,只好作罷。再進一室,也有石門,打開鎖,看到一張六尺見方的石床。有石屏風,裝飾銅葉的帳幔一具。銅葉有的散落在床上,有的掉在地上,顯然是因為帳子腐爛了,所以銅葉墜落到地上。床上還有一個石枕,旁邊很厚一層黑乎乎的灰塵,好像是衣服腐爛後形成的。床的左右各有二十個站立的侍女,有的是拿著面巾、梳子、鏡子的形象,有的是端著盤子送飯的姿態。沒有其他的器物,只有鐵鏡數百面。魏王的兒子且渠的墓,既淺又窄。沒有棺材,只有一張石床,寬六尺,長一丈,還有一面石屏風。床下全都是雲母。床上有兩具屍體,一男一女,全都二十來歲。兩具屍體頭朝東裸身躺臥,沒有蓋被和穿衣服。他們皮膚的顏色象活人一樣,鬢髮、牙齒和手指也看不出同活人有什麼差異。廣川王非常恐懼,不敢觸動他們。退出去後像當初那樣將墓穴掩蓋。袁盎墓,用陶瓦做棺槨,裡面只有一面銅鏡,沒有其它的器物。晉靈公墓,非常瑰麗壯觀。四角都放置用石頭雕刻成的鷹犬。捧著蠟燭。男女石人四十多個,捧著燈燭站立在周圍。棺槨已經朽爛不成原形,但屍體還沒有壞,九竅之中都放入金玉。墓穴內其它的器物全都朽爛得無法辯認,唯有一個拳頭大的玉蟾蜍,腹中是空的,可盛水,光潔潤滑象新的一樣。廣川王拿它用作儲水供磨墨用的水盂。幽公的墓,很高大。墓道的門打開以後,再下去一尺左右裡面全是白堊土。將白堊土剷除一丈多深以後,見到雲母,再下去一尺左右就是一百多具屍體,橫七豎八相互枕壓,都沒有朽爛。只有一個是男子,其餘全是女子。有的坐著,有的躺臥,也有站著的。衣服的形色同活人一樣。欒書墓,棺槨和器物全都朽爛了。墓穴中有一隻白色的狐狸,看見有人來嚇跑了。隨從們追趕著去刺它,沒能抓到,只把它的左腳刺傷了。當天晚上,廣川王夢見一個男子,鬢髮眉毛都是白的,走進來對他說,「為什麼刺傷我的腳。」並用手杖敲打他的左腳,廣川王睡醒後,腳腫痛生瘡,一直也沒有痊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