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055.【兗州人】文言文翻譯解釋

唐兗州鄒縣人姓張,忘字。曾任縣尉。貞觀十六年,欲詣京赴選。途經泰山,謁廟祈福。廟中府君及夫人並諸子等,皆現形像。張遍拜訖,至第四子旁,見其儀容秀美。同行五人,張獨祝曰:"但得四朗交遊,賦詩舉酒,一生分畢,何用仕官?"及行數里,忽有數十騎馬,揮鞭而至,從者雲是四郎。曰:"向見兄垂顧,故來仰謁。"又曰:"承欲選,然今歲不合得官。復恐在途有災,不復須去也。"張不從,執別而去。行百餘里,張及同伴夜行,被賊劫掠,裝具並盡。張遂祝曰:"四郎豈不相助?"有頃,四郎車騎畢至,驚嗟良久。即令左右追捕。其賊顛仆迷惑,卻來本所。四郎命決杖數十。其賊臂膊皆爛。已而別去。四郎指一大樹,兄還之日,於此相呼也。是年,張果不得官而歸。至本期處,大呼四郎。俄而郎至。乃引張雲,相隨過宅。即有飛樓綺觀,架迥凌空,侍衛嚴峻,有同王者。張即入。四郎云:"須參府君,始可安。"乃引入。經十餘重門,趨而進,至大堂下謁拜。見府君絕偉。張戰懼,不敢仰視。判事似用朱書,字皆極大。府君命使者宣曰:"汝乃能與吾兒交遊,深為善道。宜停一二日讌聚,隨便好去。"即令引出,至一別館。盛設珍羞,海陸畢備。奏樂盈耳。即與四郎同室而寢。已經三宿。張至明旦,遊戲庭序,徘徊往來,遂窺一院,正見其妻。於眾官人前荷枷而立。張還,甚不悅。四郎怪問其故。張具言之。四郎大驚云:"不知嫂來此也。"即自往造諸司法所。其類乃有數十人,見四郎來,鹹去下陛,重足而立。以手招一司法近前,具言此事。司法報曰:"不敢違命。然須白錄事知。"遂召錄事,錄事諾云:"乃須夾此案於眾案之中,方便同判,始可得耳。"司法乃斷云:"此婦女勘別案內。常有寫經持齋功德,不合即死。"遂放令歸家。與四郎涕泣而別,仍云:"唯作功德,可以益壽。"張乘本馬,其妻從四郎借馬,與妻同歸。妻雖精魂,事同平素。行欲至家,可百步許,忽不見。張大怪懼。走至家中,即逢男女號哭,又知已殯。張即呼兒女,急往發之,開棺,妻忽起即坐,囅然笑曰:"為憶男女,勿怪先行。"於是已死經六七日而蘇也。兗州人說之云爾。(出《冥報錄》)
【譯文】
唐代兗州鄒縣有個人姓張,忘記他的名字了。張某曾經當過縣尉。貞觀十六年,他想進京城參加每年一次的官選,希望朝廷量才授官。路過泰山時,他進廟中祈禱請神保佑,廟中的府君及夫人連同幾個兒子等,全現出了原形。張某向他們一一揖拜完畢,當走到府君的第四個兒子身邊,見他儀表和容貌俊美出眾,同行的五個人當中只有張某祝頌道:"我要能同四郎交往,飲酒賦詩,一生很快就過去,何必要當官呢?"等他走出幾里地之後,忽然有幾十個騎馬的人,揮鞭而來,隨從告訴他說這就是四郎。四郎對張某說:"剛才見你對我高看一眼,所以前來拜望你。"又說:"知道你想參加大選,但今年是不會封你官職的,還恐怕在中途遇到禍事,不要再去了。"張某不聽,執意告別而去。走出一百多里,張某和同伴趕夜路時,被強盜劫掠一空,衣物用具全被搶走了。張某立即祈禱說:"四郎怎麼不來幫助我呀?"俄頃四郎的車馬全來了。見狀,四郎驚歎好久,立即派手下人追捕強盜。那強盜踉踉蹌蹌,神魂顛倒,又轉回原地,四郎命人打他幾十棍杖。那強盜的屁股和胳膊全被打爛了。然後,張某與四郎告別而去。四郎指著一棵大樹說:"你回來的時候,要在這裡喊我呵!"這年,張某果然落選而歸。到了約定的地方,他大聲連喊四遍四郎。不一會兒,四郎就來了。他領著張某邊走邊說:"咱們一起到這片墳地看看吧。"走了不遠,前面樓簷凌空,氣勢雄偉,十分壯觀;而且,侍衛們神色嚴峻,把守甚嚴,如同保衛皇帝一樣。張某隨四郎走了進去。四郎說:"咱們必須去參拜府君,才能夠平安無事。"四郎領著他往裡走,經過十幾道門,趨身而進,終於來到大堂之下。張某拜謁完畢,只見那府君十分魁偉威嚴,便有些膽戰心驚,不敢抬頭再望。府君判案好像用紅筆書寫,字都很大。府君讓手下人宣佈說道:"你能夠同我的兒子交往,使我深深感到你具有美好的品德。你應當在此住一兩天,我再設宴招待你。然後你再自便吧。"當即,他被人領了出來,到了一座客館。這裡已經擺下了豐盛的酒菜,那些珍奇的山珍海味應有盡有,而且有人奏樂助興。當天,張某與四郎同室而睡。就這樣過了三宿。第四天天一亮,張某在亭堂間遊玩,徘徊往來,無意之中看見一個院子,正好見到自己的妻子在裡面。她戴著枷鎖,低著頭站在一些當官的面前。張某回到房間,十分不高興。四郎感到奇怪,便問他怎麼回事。張某把剛才的事說了。四郎大吃一驚,道:"不知道嫂子來到這裡呀!"隨即,親自前往各司法部門詢問。各司法部門共有幾十個人,見四郎來了,全都走下台階,迭足而立,一個個現出十分恐懼的樣子。四郎用手勢把一個司法官喚到跟前,跟他說了這件事。司法官回答說:"我們不敢違命呵。但是……那也必須得讓錄事知道。"隨即把錄事召了進來。這位錄事答應下來,說道:"這就必須把這個案子夾在眾多的案子當中,才能便於一起宣判,方可達到目的。"最後,司法官判決說:"這位婦女所犯罪行,已經在別的案子裡得到了甄別校正。另外,她還有抄寫經書持齋多年的功德,不該立即處死。"隨即,張某的妻子被放了出來,讓她回家。夫妻二人和四郎揮淚告別。四郎因而說:"只有立功修德,才能夠延年益壽呵。"張某騎著原來的馬,他妻子向四郎又借了一匹馬,夫妻雙雙往家走。妻子雖然是鬼魂,但與平時沒什麼兩樣。快走到家了,大約還有一百步遠時,妻子忽然就沒了蹤影。張某十分驚異而恐懼。進了家門,就看見兒女們號啕大哭,一問,才知道已經出殯了。張某立即呼喚兒女們。急忙去墓地挖墳。棺材打開了,妻子忽然坐了起來,笑著說道:"因為思念兒女,別怪我先走了一步呵。"於是,她在死亡六七天之後又甦醒過來了。這個故事是兗州人講的。

卷第二百九十八  神八
柳智感 李播 狄仁傑 王萬徹 太學鄭生 趙州參軍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