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104.【賈偶】原文全文翻譯

漢建安中,南陽賈偶字文合,得病而亡。時有吏將詣太山,司命閱簿,謂吏曰:「當召某郡文合,何以召此人?可速遣之。」時日暮,遂至郭外樹下宿。見一少女子獨行,文合問曰:「子類衣冠,何乃徒步?姓字為誰?」女曰:「某三河人,父見為弋陽令,昨被召而來,今得卻還。遇日暮,懼獲瓜田李下之譏。望君之容,必是賢者,是以停留,依馮左右。」文合曰:「悅子之心,願交歡於今夕。」女曰:「聞之諸姑,女子以貞專為德,潔白為稱。」文合反覆與言,終無動志,天明各去。文合卒以再宿,停喪將殮,視其面有色,捫心下稍溫,少頃卻蘇。文合欲驗其事,遂至弋陽,修刺謁令,因問曰:「君女寧卒而卻蘇耶?」具說女子姿質服色,言語相反覆本末。令入問女,所言皆同。初大驚歎,竟以女配文合焉。(出《搜神記》)
【譯文】
漢代建安年間,南陽人賈偶,字文合,得病去世。當時有一個差吏帶著他來到太山,司命覆核生死簿子,對官員說:「應該召的是某某郡的文合,怎麼把這個南陽的給召到陰間來了?快把他送回陽世吧。」當時天已黃昏,賈文合被放還出了陰間的城門後,在城外一棵樹下歇息,看見一個少女在獨身走路。文合就問女子,「你很像是大家閨秀,怎麼一個人徒步走路呢?你叫什麼名字?」少女說:「我是三河人,我父親現在是弋陽縣的縣令。昨天我被召到陰間來,今天被放回陽世。我看天色晚了,在別處休息怕男女之間多有不便會被人議論,看見你後,覺得你的容貌風度一定是個很賢德的人,所以我才走到你這兒來和你作個伴,心裡也能有點底。」文合對女子說:「我一看見你萌生出喜愛你的感情,今夜我們就作成夫妻吧。」少女說:「我常聽母親姨媽姑母這些長輩說,女子的至德就是保持貞節,只有純貞的姑娘才為人稱讚。」文合反覆向少女解釋、求愛,但少女始終不動心。天亮後,兩個人分道而去。文合已死了兩夜,家裡人停喪後準備裝殮他,但看他臉上還有活人的氣色,摸他的心口還有些溫熱,果然不一會就甦醒復活了。文合復活後,想驗證他在陰間的事,就去了弋陽縣,拿著自己的名帖去見縣令,問縣令說:「你有個女兒死後又復活了嗎?」並詳細說了女子的相貌服飾,以及和自己談話的經過。縣令進內宅問女兒,女兒所說的和文合的話完全相符。縣令先是又驚又感歎,最後竟把女兒許配給文合作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