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105.【章泛】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臨海樂安章泛年二十餘,死經日,未殯而蘇。雲,被錄天曹,天曹主者是其外兄,料理得免。初到時,有少女子同被錄送,立住門外。女子見泛事散,知有力助,因泣涕,脫金釧三隻及臂上雜寶托泛與主者,求見救濟。泛即為請之,並進釧物。良久出,語泛已論,秋英亦同遣去,秋英即此女之名也。於是俱去。腳痛疲頓,殊不堪行,會日亦暮,止道側小屈。狀如客舍,而不見主人。泛共宿嬿接,更相問。女曰:「我姓徐,家吳縣烏門,臨瀆為居,門前倒棗樹即是也。」明晨各去,遂並活。泛先為護軍府吏,依假出都,經吳,乃對烏門。依此尋索。得徐氏捨,與主人敘闊,問秋英何在,主人云:「女初不出入,君何知其名?」泛因說昔日魂相見之由。秋英先說之,所言因符(「符」原作「得」,據明抄本改。)主人乃悟。惟(「惟」原作「甚」,據明抄本改。)羞不及寢嬿之事,而其鄰人或知,以語徐氏。徐氏試令侍婢數人遞出示泛曰:「非也。」乃令秋英見之,則如舊識。徐氏謂天意,遂以妻泛。生子名曰天賜。(出《異苑》)
【譯文】
臨海郡樂安縣有個章泛,二十多歲,死了沒裝殮,一天後又復活了。他說被召到天曹,天曹的主管官員是他的大舅哥,經過他的疏通,得以免死還陽。章泛剛到天曹時,有一個年輕的女子和他一起被捉了來,在門外等著。後來女子見章泛得以還陽,知道他在陰間有得力的人幫忙,就哭著摘下自己手上的三隻金鐲子和其他的寶物,托章泛交給主管生死的官員,代為疏通營救。章泛就替女子向大舅子求情,並把金鐲子等物送了上去。過了很久章泛出了大門,說天槽主官說:「章泛的案子已了結,遣回人世,秋英也一同送回陽世。」秋英就是那女子的名字。於是章泛和秋英就一同上路。但秋英腳痛,疲乏不堪,實在不能再走,加上天色已晚,兩個人就在道旁一個小房歇息。小房像個旅店,但裡面沒有主人。這天夜裡,章泛就和秋英作了夫妻。章泛又仔細問女子的情況,女子說:「我姓徐,家在吳縣的烏門。門前有一株倒了的棗樹,那就是我的家。」第二天早晨,兩人就分手各自回家,兩個人都還了陽。章泛原來在護軍府當府吏,就請了假出了城,到吳縣去,找到了烏門,然後按秋英說的去訪尋,找到了徐氏的家。章泛向徐氏問候敘談,並問秋英在哪裡。徐氏說:「我的女兒從來不出門,你怎麼會知道她的名字?」章泛細說了他在陰間和秋英相遇的事。秋英復活後,已向父母先講了在陰間遇見章泛,徐氏一聽章泛說的和秋英說的一樣。只是秋英由於害羞,沒有說她在陰間和章泛作成夫妻的事。但徐氏的鄰居有的知道,就告訴了徐氏。徐氏就把家裡的幾個丫環叫出來,一個一個的讓章泛認,章泛都說不是。最後讓秋英出來,秋英和章泛一見面,兩人就像老相識那樣。徐氏說這是天意促成的姻緣,就把秋英許配給章泛。後來他們生了個兒子,起名叫天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