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066.【李湜】古文翻譯成現代文

趙君李湜,以開元中,謁華岳廟。過三夫人院,忽見神女悉是生人,邀入寶帳中,備極歡洽。三夫人迭與結歡,言終而出。臨訣謂湜曰:"每年七月七日至十二日,岳神當上計於天。至時相迎,無宜辭讓。今者相見,亦是其時,故得盡歡爾。"自爾七年,每悟其日,奄然氣盡。家人守之,三日方悟。說云:"靈帳玳筵,綺席羅薦。搖月扇以輕暑,曳羅衣以縱香。玉珮清冷,香風斐亹。候湜之至,莫不笑開星靨,花媚玉顏。敘離異則涕零,論新觀則情洽。三夫人皆其有也。湜才偉於器,尤為所重。各盡其歡清。及還家,莫不惆悵嗚咽,延景惜別。"湜既寤,形貌流浹,輒病十來日而後可。有術者見湜云:"君有邪氣。"為書一符。後雖相見,不得相近。二夫人一姓王一姓杜,罵云:"酷無行,何以帶符為?"小夫人姓蕭,恩義特深,涕泣相顧,誡湜三年勿言。言之非獨損君,亦當損我。湜問以官,云:"合進士及第,終小縣令。"皆如其言。(出《廣異記》)
【譯文】
趙郡有個人叫李湜,他於唐玄宗開元年間去拜謁華岳廟。經過"三夫人院"時,忽然看見那幾位神女全活了,並把他邀請到寶帳裡,盡情歡樂,且十分和睦融洽。三位夫人依次與他交歡,結束之後才從院中走出。臨別時,三位夫人對他說:"每年七月七日到十二日,廟神都上天去籌劃事情,到時候我們在此迎候你,千萬不要推辭。今天咱們相會,也是在廟神上天的日子,因此才能盡情歡樂呵。"從此一連七年,每逢廟神上天之日臨近時,李湜就會忽然氣絕,家人守在身邊,三天之後才能醒來。醒來之後他說:"寶帳內備好了包括海龜在內的酒菜,地上襯墊著綺麗的蓆子。三位夫人搖動著月扇以消暑氣,拖曳著絲裙任香味四處飄散。她們身上的玉珮閃著清涼的光,香風很濃烈。她們都在等待著我。我到了之後,她們都揚起笑臉,玉顏如花一般嬌媚。談起離別之情,她們都熱淚盈眶;說到重逢的喜悅,盛情則更加融洽,難捨難分。我的才華高於我的容貌,這一點尤其被她們看重。我與她們各盡歡情。待等回到家中,便惆悵地哭泣起來。那情景,怎不使我依依惜別?"每次他醒來之後,形貌憔悴,汗流浹背,總是病個十來天才能好。有位法師見到李湜後說:"你身上有邪氣呵。"便為他畫了一道符,帶在身上。後來,他雖然還能夠看到那三位夫人,卻不能相近相親。一位姓王的和一位姓杜的兩位夫人罵道:"你冷酷而又缺德,為什麼要帶符前來?!"那位最小的夫人姓蕭,與李湜恩義深厚,望著他哭泣不止,並告誡他說:"你三年之內不要把此事說出去,否則不僅要損害你自己,也會傷害我們。"李湜問自己能不能當官,她說:"你應該以中進士及第,但最終只能當個小縣令而已。"後來,全跟她說的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