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098.【景生】文言文翻譯解釋

景生者,河中猗氏人也。素精於經籍,授胄子數十人。歲暮將歸,途中偶逢故相呂譚,以舊相識,遂以後乘載之而去。群胄子乃散報景生之家。而景生到家,身已卒訖,數日乃蘇。云:「冥中見黃門侍郎嚴武,朔方節度使張或(明抄本「或」作「戒」)然。」景生善《周易》,早歲兼與呂相講授,未終秩,遇呂相薨。乃命景生,請終余秩。時嚴張俱為左右台郎,顧呂而怒曰:「景生未合來,固非冥間之所勾留。奈何私慾而有所害?」共請放回,呂遂然之。張尚書乃引景生,屬兩男,一名曾子,一名夫子。閏正月三日,當起北屋,妨曾子新婦。為報止(「止」原作「立」,據明抄本改。)之,令速罷,當脫大禍。及景蘇數日,而後報其家。屋已立,其妻已亡矣。又說曾子當經刺史,夫子亦為刺史,而不正拜。後果如其言。(出《玄怪錄》)
【譯文】
河中猗氏人景生對四書五經等典籍十分精通,曾教授了幾十個貴族子弟。年末要回家時,在路上遇到了已去世的丞相呂譚。呂譚和景生過去有交往,就讓景生坐在隨從的馬車裡,帶他去了陰間。景生的學生們都紛紛到景生家去報信,但景生已死在家裡了。過了幾天,景生復活,說他在陰間見到了已故的黃門侍郎嚴武和朔方節度張或然。景生精通《易經》,過去曾經給相國呂譚講授過,還沒滿任,呂相國就去世了。這次呂相國把景生召到陰間,就是相讓他繼續為自己教課。當時嚴武和張或然任左、右台郎的官職,他們生氣地對呂譚說,「景生根本不應該來,你為什麼把他弄到了陰間?為了你個人的私慾,怎麼能加害於他?我們希望你把景生放掉。」呂譚同意了,張或然就拉過景生,讓他照顧兩個兒子,一個叫曾子,一個叫夫子,曾子打算閏正月初三蓋新房,但這新房會妨他的妻子。張或然對景生說,「我告訴你這些是為了讓你回到人間後,趕快告訴他們停止蓋房,就可以免去大禍事了。」景生復活後,過了幾天才去告訴曾子家不要蓋房的事,然而房已蓋起了,曾子的妻子已經死了。景生在陰間時又聽張或然說,曾子和夫子都能作到刺史的官職,但都不是通過正式任命而當上的。後來果然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