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077.【衛庭訓】原文全文翻譯

衛庭訓,河南人,累舉不第。天寶初,乃以琴酒為事,凡飲皆敬酬之。恆游東市,遇友人飲於酒肆。一日,偶值一舉人,相得甚歡,乃邀與之飲。庭訓酬,此人昏然而醉。庭訓曰:"君未飲,何醉也?"曰:"吾非人,乃華原梓桐神也。昨日從灑肆過,已醉君之酒。故今日訪君,適醉者亦感君之志。今當歸廟,他日有所不及,宜相訪也。"言訖而去。後旬日,乃訪之。至廟,神已令二使迎庭訓入廟。庭訓欲拜,神曰:"某年少,請為弟。"神遂拜庭訓為兄,為設酒食歌舞,既夕而歸。來日復詣,告之以貧。神顧謂左右:"看華原縣下有富人命衰者,可收生魂來。"鬼遍索之,其縣令妻韋氏衰,乃收其魂。掩其心,韋氏忽心痛殆絕。神謂庭訓曰:"可往,得二百千與療。"庭訓乃歸主人,自署云:"解醫心痛。"令召之。庭訓入神教,求二百千,令許之。庭訓投藥,即愈如故。兒女忻忭,令亦喜,奉錢為宴飲。自爾無日不醉,主人諭之曰:"君當隱貧窘,何苦使用不節乎?"庭訓曰:"但有梓桐神在,何苦貧也!"主人以告令,令召問之,具以實告。令怒,逐庭訓而焚梓桐神廟。庭訓夜宿村店,忽見梓桐神來曰:"非兄之過,乃弟合衰。弟今往濯錦江立廟,極盛於此,可詣彼也。"言訖不見。庭訓又往濯錦江,果見新廟。神見夢於鄉人,可請衛秀才為廟祝。明日,鄉人請留之。歲暮,神謂庭訓曰:"吾將至天曹,為兄問祿壽。"去數日歸,謂庭訓曰:"兄來歲合成名,官至涇陽主簿。秩不滿,有人迎充判官。"於是神置酒餞之。至京,明年果成名,釋褐授涇陽縣主簿。在任二載,分務閒暇,獨立廳事,有一黃衫吏,持書而入,拜曰:"天曹奉命為判官。"遂卒於是夕。(出《集異記》)
【譯文】
衛庭訓是河南人,幾次求功名都沒考取。天寶初年,就日日彈琴飲酒,而且一喝酒就要請朋友同飲。經常請朋友到東市酒店去喝酒。有一天,偶然遇到一位舉人,談得很投機,舉人就約他一同喝酒。庭訓又回請舉人時,舉人卻已經醉了。庭訓說:"我還沒請你喝,你怎麼就醉了?"舉人說:"我不是凡人,是華原縣的梓桐神。昨天已同你喝醉了酒,今天是感念你特來看望你。現在我該回廟去了。以後你有什麼辦不了的事,儘管找我。"過了十幾天,庭訓就到廟裡去看他。剛到廟前,梓桐神已派了兩個人迎接。進廟後,庭訓想行禮,梓桐神說:"我比你小,算是你的弟弟好嗎?"於是神就行了禮。然後擺下宴席和歌舞,歡飲到晚上庭訓才回去。第二天庭訓又來看梓銅神,述說自己很窮困。梓桐神對旁邊的人說:"看看華原縣裡有沒有身體不佳的富人,可以把他的魂拘來。"神派人在縣裡到處找,發現縣令的妻子韋氏身體衰弱,就把她的魂收了來,並把她的心堵住。韋氏立刻心痛得要死。神對庭訓說:"你去吧,給她治心病,向她要二百千錢。"庭訓就到縣衙對主管說:"我能治心痛病。"縣令就請他給妻子看病。庭訓要二百千錢才給看,縣令同意。韋氏吃了庭訓的藥,果然立刻就好了。縣令和全家人十分高興,送了錢後又留庭訓喝了一頓。庭訓有了錢,就天天狂飲無度。主人告誡他說:"你應該還偽裝窮困,何苦這樣揮霍呢?"庭訓說:"有梓桐神幫助,我怕什麼窮啊!"主人把這話告訴了縣令,縣令把庭訓叫來問,庭訓把實情全說了。縣令大怒,趕走了庭訓,放火燒了梓桐神廟。庭訓夜裡投宿在一個鄉村小店裡,梓桐神忽然來了。神說:"這事不怪你,是我命中該遭此禍。現在我要去濯錦江立廟,在那裡會比在這裡更興盛。你可以去那裡找我。"說完就不見了。於是庭訓就趕到濯錦江,果然看見了一座新廟。梓桐神又給人們托夢,說可以請衛秀才來當廟裡的管事。第二天,人們就都來請他當了廟祝。年末時,神對庭訓說:"我要去一次天庭,去查看一下你的官運和壽數。"幾天後神就回來了,說:"你明年能考中,能做涇陽縣的主簿。不到十年,會有人迎你做判官。於是梓桐神備酒為庭訓趕考餞行。第二年,庭訓到京,果然考中,被委派為涇陽縣主簿。在任上干了兩年的時候,有一天公務不忙,他站在大廳裡,突然有一個黃衣官員拿著文書進來說:"天曹派你去當判官。"就在這天晚上,衛庭訓就去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