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097.【蘇履霜】古文翻譯

太原節度使馬侍中燧,小將蘇履霜者,頃事前節度使鮑防。從行營日,並將伐回紇。時防臨陣指一旗劉明遠,以不進鋒,命履霜斬之。履霜受命,然數目明遠,遽進,得脫喪元之禍。後十餘年卒。履霜亦游於冥間,見明遠。乃謂履霜曰:「曩日蒙君以生成之故,無因酬德,今日當展素願。」遂指一路,路多榛棘。云:「但趨此途,必遇舍利王,王平生曾為侍中之部將也。見而訴之,必獲免。」告之命去,履霜遂行。一二十里間,果逢舍利王弋獵。舍利素識履霜,驚問曰:「何因至此?」答曰:「為冥司所召。」乃曰:「公不合來,宜速反。」遂命判官王鳳翔,令早放回,兼附信耳。謂履霜曰:「為余告侍中,自此二年,當罷節。一年之內,先須去,入赴朝廷。郎君早棄人世。慎勿洩之。」鳳翔檢籍放歸。至一關門,逢平生飲酒之友數人,謂履霜曰:「公獨行歸,余曹企慕,所不及也。」生五六日,遂造鳳翔。鳳翔逆已知之。問曰:「舍利何詞?」曰:「有之,不令告他人也。」鳳翔曰:「余亦知之,汝且歸。余候隙,當白侍中。」旬日,遂與履霜白之。侍中召履霜訊(「訊」原作「請」,據明抄本改。)之,履霜亦具所見。鳳翔陳告後,所驗一如履霜所言。蓋鳳翔生自司冥局,隱而莫有知之者,因履霜還生而洩也。(出《玄怪錄》)
【譯文】
太原節度使、侍中郎馬燧的手下有位年輕的將軍,名叫蘇履霜,曾在以前的節度使鮑防的帳下。有一次鮑防率部隊討伐叛亂的回紇,親自在陣前指揮擔任前鋒第一旗的劉明遠向前衝殺,但劉明遠沒有往前衝,鮑防大怒,命令蘇履霜立刻殺了他。蘇履霜雖然得到了命令,但沒有動手殺劉明遠,而是幾次用眼睛向劉明遠示意讓他趕快衝。劉明遠就突然衝上前去,逃脫了丟腦袋的大禍。過了十多年,劉明遠死了,遇見蘇履霜正在陰間遊蕩,就對履霜說,「昔日蒙你好心救過我的命,一直想好好報答卻沒機會,今天正好了卻我的心願。」說罷指著前面一條長滿了荊棘的路說,「你只要順著這條路往前走,定會遇到舍利王。舍利王生前曾是馬侍中的部將,你看見舍利王后向他求訴,他一定能救你逃出陰間。」說完就讓履霜快走,履霜就走上劉明遠指的路。走了約一二十里的時候,果然遇見正在遊獵的舍利王。舍利王認識蘇履霜,驚奇地問他怎麼會來到這裡,履霜說是被冥司召來的。舍利王說,「你不該來,最好快回去。」說完就命令身旁的判官王鳳翔快放履霜回人世,並讓履霜給馬侍中捎信,告訴馬侍中兩年內會被免去節度史的官,所以請他一年之內就自動離職到京城朝廷裡去,並告訴他,他的兒子會比他先死,這些事都千萬不要洩露出去。這時,判官王鳳翔就辦好了還世的文書,放蘇履霜還陽。蘇履霜走到一個城關的門前,遇見了他在人間的幾個酒友,他們對履霜說,「你獨自被放回人間,我們太羨慕你了,可真是比不了你啊!」履霜復活後,過了五六天,就去見王鳳翔。其實鳳翔事先已經知道了,故意問舍利王說了些什麼,履霜說,「我知道,但舍利王不讓我告訴別人。」王鳳翔說,「我也知道。你先回去吧,我找到機會,就告訴馬侍中。」過了十天,就和履霜一同去見馬侍中。侍中召蘇履霜訊問,履霜就說了他在陰間所經歷的事。等王鳳翔說了情況以後,一驗證,和履霜說的完全一樣。原來王鳳翔在人世時就在陰間任有官職,一直很隱秘沒有人知道,由於履霜的復活,這事就洩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