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099.【許琛】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王潛之鎮江陵也,使院書手許琛因直宿,二更後暴卒,至五更又蘇。謂其儕曰,初見二人黃衫,急呼出使院門,因被領去。其北可行六七十里,荊棘榛莽之中,微有逕路。須臾,至一所楔門。高廣各三丈餘,橫楣上,大字書標牌,曰「鴉鳴國」,二人即領琛入此門。門內氣暗慘,如人間黃昏以後。兼無城壁屋宇,唯有古槐萬萬株。樹上群鴉鳴噪,咫尺不聞人聲。如此又行四五十里許,方過其處。又領到一城壁,曾署牙門極緯,亦甚嚴肅。二人即領過曰:「追得取烏人到。」廳上有一紫衣官人,據案而坐。問琛曰:「爾解取鴉否?」琛即訴曰:「某父兄子弟,少小皆在使院,執行文案,實不業取鴉。」官人即怒,因謂二領者曰:「何得亂次追人?」吏良久惶懼伏罪,曰:「實是誤。」官人顧琛曰:「即放卻還去。」又於官人所坐床榻之東,復有一紫衣人,身長大,黑色,以綿包頭,似有所傷者,西向坐大繩床,顧見琛訖。遂謂當案官人曰:「要共此人路語。」即近副階立,呼琛曰:「爾豈不即歸耶?見王僕射,為我雲,武相公傳語僕射,深愧每惠錢物。然皆碎惡,不堪行用。今此有事,切要五萬張紙錢,望求好紙燒之,燒時勿令人觸。至此即完全矣,且與僕射不久相見。」言訖,琛唱喏。走出門外,復見二使者卻領回,云:「我誤追你來,幾不得脫。然君喜當取別路歸也。」琛問,曰:「所捕鴉鳴國,周遞數百里,其間日月所不及,經日昏暗,常以鴉鳴知晝夜。是雖禽鳥,亦有謫罰。其陽道限滿者,即捕來,以備此中鳴噪耳。」又問曰:「鴉鳴國空地奚為。」二人曰:「人死則有鬼,鬼復有死,若無此地。何以處之?」初琛死也,已聞於潛。既蘇,復報之。潛問其故,琛所見即具陳白。潛聞之,甚惡即相見之說,然問其形狀,真武相也。潛與武相素善,累官皆武相所拔用,所以常於月晦歲暮焚紙錢以報之。由是以琛言可驗。遂市籐紙十萬張,以如其請。琛之鄰而姓許名琛者,即此夕五更暴卒焉。時大(「大」字原空缺,據明抄本補。)和二年四月。至三年正月,王僕射亡矣。(出《河東記下》)
【譯文】
王潛任江陵鎮守使時,他的使院裡有個叫許琛的管抄寫的書吏夜裡值宿,二更後突然死去,到了五更又復活了。他對人們說起初看見兩個穿黃衫的人,很急促的把他叫出了使院門外,就帶著他走。往北走了六七十里地,荊棘草叢中隱約有條小路,不一會來到一座城門前。城門高寬都有三丈多,城頭橫楣處掛著一塊大字寫的匾,上寫「鴉鳴國」。那兩個人領許琛進了城門。城裡陰森森的,像人世間黃昏以後那樣。城裡也沒有城牆房舍,唯有千萬株高大的古槐,樹上儘是烏鴉噪鳴,聲音大得人面對面說話都聽不見。又走了五十多里,才算過了這塊地方。兩個人又領許琛來到一座城裡,見官府衙門建造得十分宏偉,也很森嚴。兩個人就領他進府衙去見官,報告說,「捕殺烏鴉的人已抓到!」見堂上有一個紫衣官人坐在桌子後面,問許琛說,「你很會捕捉烏鴉嗎?」許琛連忙辯解說,「我的父兄子弟從小就在鎮守使的使院裡從事文書的職務,從來沒有捕捉過烏鴉。」那官人大怒,對兩個鬼卒說,「你們怎麼可以亂抓人呢?!」兩個鬼卒嚇得伏在地上認罪說,「我們確實是抓錯了。」官人看著許琛說,「現在就放你回人間去。」官人的桌子東面還有一個紫衣人,身材高大,渾身黑色,頭上包著棉布,好像是受了傷,臉朝西坐在一個大吊床上,盯視了許琛半天後對正中坐的官員說,「我要跟他私下說幾句話。」就把許琛叫到台階附近說,「你不是馬上要回人間了嗎,你回去看見鎮守使王潛王僕射,就對他說武相公感謝他常送給錢物,但錢都是破碎的,不。現在我這裡有急事需要用錢,請王僕射一定再給我五萬張紙錢,希望他一定給我用好紙印的冥錢,燒的時候不要讓人動紙錢的灰,這樣我收到的紙錢就能是完整的了。此外,我和王僕射不久就會相見了。」武相公說完後,許琛大聲地答應了,就走出大門外,又看見抓他來的那兩個鬼卒來給他領路回家。他倆說,「我們錯抓了你,差點使你回不了人世,現在你可以走另一條路回家了。」許琛問他們,那個「鴉鳴國」是怎麼回事,他們說,「鴉鳴國周圍好幾百里大,太陽月亮都照不進這個國來,常年黑暗,只能以烏鴉的叫聲來區分晝和夜。烏鴉雖然是鳥類,上帝對它們也有貶謫和懲罰。那些在人世間壽命已到期的烏鴉就被抓到陰間,把這些烏鴉的鬼魂都放到鴉鳴國裡,讓它們在那裡去鳴叫。」許琛又問,「鴉鳴國裡的那些空地是幹什麼用的?」鬼卒說:「人死了變鬼,但鬼也會死。如果沒有這些空地,鬼死了以後往何處放呢?」許琛當初死的消息已有人報給鎮守使王潛,許琛復活後,又報告了王潛。王潛就問許琛到底是怎麼回事,許琛就詳細述說了在陰間的經歷見聞。王潛聽說,那個武相公說很快就會與自己相見,心裡很厭惡。問許琛,許琛描述武相公的長相,還真就是他。王潛當初和武相公很好,每次陞官都是武相公提拔的,武相公死後,王潛經常在每月的月末和年末燒些紙錢祭奠他,所以就更相信許琛說武相公的事是真的。於是王潛就買了十萬張籐皮作的上等紙燒化了以答應武相公的請求。這天夜裡,許琛的一個同名同姓的鄰居突然死去。這是大和二年四月的事。到了大和三年正月,王潛果然也死了,應驗了武相公說的「不久就會見面」的話。

卷第三百八十五 再生十一
崔紹 辛察 僧彥先 陳龜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