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5定數感應卷_0085.【袁滋】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復州清溪山,煥麗無比。袁相公滋未達時,復郢間居止。因晴日,登臨此山。行數里,幽小,漸奇險,阻絕無蹤。有儒生以賣藥為業,宇於山下。袁公與語,甚相狎,因留宿。袁公曰:「此處合有靈仙隱士。」儒生曰:「有道者五六人,每三兩日即一來。不知居處。與其雖熟,即不肯細言。」袁公曰:「求修謁得否?」曰:「彼甚惡人,然頗好酒。足下但得美酒一榼,可相見也。」袁公辭歸。後攜酒再往,經數宿,五人果來。或鹿巾紗帽,杖藜草履,遙相與通寒溫,大笑,乃臨澗濯足,戲弄儒生。儒生為列席致酒,五人睹甚喜。曰:「何處得此物?且各三五盞。」儒生曰:「非某所能致,有客攜來,願謁先生。」乃引袁公出,歷拜,五人相顧失色,悔飲其酒,並怒儒生曰:「不合以外人相擾。」儒生曰:「此人志誠可賞,且是道流。稍從容,亦何傷也?」意遂漸解。見袁眾謙恭甚,及時與笑語,目袁生曰:「座。」袁公再拜就席。少頃酒酣,乃注視袁公,謂曰:「此人大似西華坐禪和尚。」良久云:「直是。」便屈指數,此僧亡來四十七年。問袁公之歲,正四十七。撫掌曰:「需求官職,福祿已至。」遂與袁公握手言別。前過洞,上山頭,捫蘿跳躍,翩翻如鳥飛去,逡巡不見。袁公果拜相,為西川節度使。(出《逸史》)
【譯文】
復州有座青溪山,風景秀麗無比。丞相袁滋在沒有發達當官時,在復州、郢州一帶居住。因為天晴,便登上了青溪山。走了幾里地以後,道路越來越窄,越來越險,慢慢地便找不到路徑了。有個書生在這裡以賣藥為生,家就住在山腳下。袁滋與他交談,非常投機,所以晚上就住在書生家裡。袁滋說:「此處應該有隱士和神仙。」書生說:「有五六個道士,每隔三兩天就來一次,不知道他們住在什麼地方。我與他們雖然很熟,可他們不肯詳細介紹他們的情況。」袁滋說:「能不能讓我拜見他們?」書生說:「他們非常厭惡俗人,但是很喜歡喝酒。您如果準備一罈美酒,就可以與他們見面。」袁滋告辭回家。後來帶了酒又去,等了幾天,五個道士果然來了。他們帶著道巾,穿著草鞋,拿著藜杖,很遠就互相打招呼,問冷暖,大聲說笑,到山澗的溪水裡洗腳,同書生開玩笑。書生為他們擺酒席,斟上酒。五個人見了非常高興,問他:「什麼地方弄來的這東西?」於是每個人喝了三五杯。書生說:「不是我所能敬獻的,是有個客人拿來的,他要拜見先生。」於是將袁滋叫出來,與五個人一一見面。五個道士相顧失色,後悔喝了袁滋的酒,並且生氣地對書生說:「不應該讓外人來打擾!」書生說:「這個人心很誠,並且也信奉道教,稍稍大方熱情一點,又有什麼壞處。」五個道士不滿的神色逐漸緩和,他們見袁滋對他們很謙虛恭敬,便不時同他說幾句話,後來看著袁滋說:「坐吧!」袁滋拜謝後入座。一會兒,酒喝得高興暢快,一個道士注視袁滋說:「此人很像西華坐禪和尚。」過了很久又說:「真是。」屈指計算說:「那和尚死了有四十七年了。」然後又問袁滋的年齡。回答說正是四十七歲,道士拍手大笑說:「你應該去求功名,福祿都已經降臨了。」然後,他們與袁滋握手告別。一個個經過山洞,攀上山頭,扯著籐蘿跳躍,像飛鳥一樣走去,一會兒就不見了蹤影。後來,袁滋果然當了上丞相,並成為西川節度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