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045.【李主簿妻】古文翻譯

選人李主簿者,新婚。東過華岳,將妻入廟,謁金天王。妻拜次,氣絕而倒,唯心上微暖。過歸店,走馬詣華陰縣求醫卜之人。縣宰曰:「葉仙師善符術,奉詔投龍回。去此半驛,公可疾往迎之。」李公單馬奔馳五十餘里,遇之。李生下馬,拜伏流涕,具言其事。仙師曰:「是何魅怪敢如此。」遂與先行。謂從者曰:「鞍馱速馳來。待朱缽及筆。」至店家,已聞哭聲。仙師入,見事急矣。且先將(「先將」二字原闕,據明抄本補)筆墨及紙(原本「紙」下有「未」字,據明抄本刪)來。遂畫符焚香,以水噀之。符化北飛去,聲如旋風,良久無消息。仙師怒,又書一符,其聲如雷,又無消息。少頃,鞍馱到,取硃筆等,令李左(「李左」二字原空闕,據明抄本補)右煮少許薄粥,以候其起。乃以朱畫一道符,噴水叱之,聲如霹靂。須臾,口鼻有氣,漸開眼能言。問之,某初拜時,金天王曰,好夫人。第二拜雲,留取。遣左右扶歸院,適已三日。親賓大集,忽聞敲門,門者走報王。王曰:「何不逐卻。」乃第一符也。逡巡,門外鬧甚。門者數人,細語於王耳。王曰:「且發遣。」第二符也。俄有赤龍飛入,正扼王喉,才能出聲。曰:「放去。」某遂有人送。乃第三符也。李生罄裝以謝,葉師一無所取。是知靈廟女子不得入也。(出《逸史》)
【譯文】
候補官員李主簿新婚不久,東過華山時,他和妻子進入廟中,參拜金天王。妻子拜完後便斷氣倒在地上,唯有心窩有些溫熱。回到店中,騎上馬去華陰縣城請醫生和占卜的人。縣官說:「葉仙師很會符術,奉皇帝旨意去做法事,去那裡只有半站路,你要快去迎他。」李主簿自己騎馬跑了五十多里,遇到了。李主簿下馬,向葉仙師伏地而拜,並痛哭流涕地講了妻子急病的經過。仙師說:「是什麼鬼怪敢這樣?」便和李先走了,並告訴跟從的人說,快騎馬回去取東西,急等用朱缽和筆。到了店家,已聽到哭聲。仙師走進,看到情況緊急,他先將筆墨和紙取出,便畫符燒香,用水噴符。符化成灰往北飛去,聲音像刮旋風似的,很久沒動靜。仙師大怒,又畫一符,聲音如雷,又沒動靜。待會兒,東西馱到,取出硃筆等,又讓李主簿手下人煮少許薄粥,用以等李妻起來時食用。又用紅筆畫了一道符,噴水呼叫,聲如霹靂。不一會兒,李妻口鼻有氣,漸漸睜開眼能說話了。問她,她說,她剛拜時金天王說好夫人,第二拜時又說留下,並派左右把我扶進院。到第三天,親朋都來了,忽聽敲門聲,守門人來報告金天王,金天王說:「為何不趕走?」這是第一道符。很快,門外有吵鬧聲,好幾個守門人對金天王細聲耳語,金天王說:「準備叫她走。」這是第二道符。一會兒有紅色的龍飛進來,扼住金天王的咽喉,剛能發出聲來,說:「放回去。」就有人送我,這是第三道符。李主簿厚謝仙師,葉仙師卻一無所取。由此可以知道,神靈的廟女子是不能進的。

卷第三百八十  再生六
王璹 魏靖 楊再思 金壇王丞 韓朝宗 韋延之 張質 鄭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