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128.【劉元迥】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劉元迥者,狡妄人也。自言能煉水銀作黃金,又巧以鬼道惑眾,眾多迷之,以是致富。李師古鎮平盧,招延四方之士,一藝者至,則厚給之。元迥遂以此術干師古,師古異之,面試其能,或十銖五銖。皆立成焉。蓋先以金屑置於汞中也。師古曰:"此誠至寶,宜何用?"元迥貴成其奸,不虞後害,乃曰:"雜之他藥,徐燒三年,可以飛仙;為食器,可以避毒;以為玩用,可以辟邪。"師古大神之,因曰:"再燒其期稍緩,子且為我化十斤,將備吾所急之器也。"元迥本炫此術,規師古錢帛,逡巡則謀遁去。為師古縻之,專令燒金。其數極廣,元迥無從而致,因以鬼道說師古曰:"公紹續一方,三十餘載,雖戎馬倉廩,天下莫與之儔,然欲遣四方仰歸威德,所圖必遂者,須假神祈之力。"師古甚悅,因而詢之,元迥則曰:"泰岳天齊王,玄宗東封,因以沈香刻制其像。所以玄宗享國永年。公能以他寶易其像,則受福與開元等矣。"師古狂悖,甚然之。元迥乃曰:"全驅而至,或恐卒不能辦。且以黃金十五斤,鑄換其首,因當獲祐矣。"師古曰:"君便先為燒之,速成其事。"元迥大笑曰:"天齊雖曰貴神,乃鬼類耳。若以吾金為其首,豈冥鬼敢依至靈之物哉!是則斥逐天齊,何希其福哉!但以山澤純金而易之,則可矣。"師古尤異之,則以藏金二十斤,恣元迥所為,仍命元迥就岳廟而易焉。元迥乃以鉛錫雜類,鎔其外而易之。(易原作置,據明抄本改。)懷其真金以歸,為師古作飲食器皿,靡不辦集矣。師古尤加禮重,事之如兄。玉帛姬妾居第,資奉甚厚。明年,師古方宴僚屬將吏,忽有庖人,自廚徑詣師古。於眾會之中,因舉身丈餘,蹈空而立,大詬曰:"我五嶽之神,是何賊盜,殘我儀質?我上訴於帝,涉歲方歸。及歸,我之甲兵軍馬,帑藏財物,皆為黃石公所掠去。"則又極罵,復聳身數丈,良久履地。師古令曳去。庖人無復知覺,但若沉醉者數日。師古則令畫作戎車戰士,戈甲旌旗,及紙錢綾帛數十車,就泰山而焚之。尚未悟元迥之奸。方將理之,而師古暴瘍。不數日,腦潰而卒。其弟師道領事,即令判官李文會、虞早等按之。元迥詞窮,戮之於市。(出《集異記》)
【譯文】
劉元迥是個狡滑奸詐的人。他說自己會把水銀煉成黃金,又花言巧語講神論鬼迷惑人,很多人信了,他也由此騙了不少錢,過得很富足。李師古任平盧節度使,招納四方有才能的居士。凡是有一技之長的人,都受到優厚的待遇。元迥就跑去投奔李師古,說他會煉金術。師古不信,當面試他。他當時就出了好幾錢金子,原來這事先就偷偷把碎金末放在水銀裡騙了師古。師古說,"這真是個了不起的技術,但怎麼用法呢?"劉元迥想狠狠算計一下李師古也不考慮什麼後果,就對師古說,"如果把水銀裡加上一些藥物,慢慢煉上三年,吃了就可以成仙。為用來做食器,可以防毒,用來作玩物,可以避邪。"師古完全相信了,說,"你可以慢慢燒煉,先給我煉出十斤,以備我急用。"劉元迥本來就是炫耀煉金術騙人的。這時就打算騙了師古的錢,得空就逃掉。但師古籠絡劉元迥以後,讓他專煉金,而且要的數量相當多。元迥沒法作假,就拿鬼神之道騙師古說,"大人您鎮守一方,三十多年來,雖然你的車馬庫存財產可以富甲天下,然而要想四方的人都感於你的威德,你想要的也都能得到,那就必須借助於神仙的幫助。"師古興奮地問怎麼借助神力,元迥就說,"你應該供奉泰山的天齊王。當年唐玄宗東巡到泰山,用沉香木刻制了天齊王像供奉,所以玄宗當了一輩子皇上。如果您能以更貴重的東西換下玄宗的那尊天齊王神像,那你的富貴就會和唐玄宗一樣了。"師古很有野心,就聽信了。元迥就說,"如果把那尊天齊王像整個換下來,怕不好辦,只要用十五斤黃金鑄成天齊神的頭,換下來,你就可以得到天齊神的祐護了。"師古讓他馬上煉金作頭,快快辦成這事。元迥大笑說,"別看天齊神是個大神,其實他不過是個鬼怪而已。如果用我所煉出的極貴重的金給他鑄頭,那些鬼怪還會依附於天齊神鳴?他們會把天齊神趕走,那您還能受到他的祐護嗎?你只要把人間平常用的黃金給天齊神鑄個頭就可以了。"師古更覺得驚異,就把家裡的二十斤黃金給了元迥讓他鑄成金頭,拿到泰岳廟去換天齊神的頭。劉元迥把李師古的二十斤黃金歸為己有,弄了些鉛、錫之類的金屬鑄了個頭,到廟裡去給天齊神換上了。又用師古金子的一少部分做了些飲食器具送給師古,假稱是用自己所煉的金子作的,師古就更加器重他了,把他敬為兄長,贈給他財物、美女和宅院。第二年,有一天李師古設宴招待屬下的官員和將士時,有一個廚師從廚房裡一直跑到李師古面前。然後突然變成了一丈多高的大個子跳到了空中,對宴會上的眾人憤憤地說,"我是五嶽廟裡的天齊神,是那個盜賊殘害我,把我的頭給換了?我向天帝去告狀,去了一年多,回來後,我的車馬衛隊和倉庫裡的錢財已被黃石公搶掠一空!"越罵越凶,越長越高,竟身高好幾丈。過了很久,那廚師才一下落到地上。師古叫人們把廚師拖走。廚師一直不省人事,昏昏沉沉象喝醉的好幾天也不醒來。師古就叫人畫了很多兵車戰士、刀槍戰旗,還裝了幾十車紙錢,到泰山前燒化。這時師古還沒有完全看穿劉元迥的鬼計,剛想弄個明白,就得了暴病。不幾天,師古因腦袋潰爛而死了。他的弟弟李師道繼為平盧節度使之事,叫判官李文會和虞早一齊審訊劉元迥,劉元迥說不清楚,被判死刑,拖到市上斬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