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067.【梁甲】原文及翻譯

北齊時,有仕人姓梁,甚豪富。將死,謂其妻子曰:「吾平生所愛奴馬,使用日久,稱人意。吾死,可以為殉。不然,吾(「吾」原作「無」,據明抄本改)所棄也。」及死,家人囊盛土,壓奴殺之,馬猶未殺。奴死四日而蘇,說雲,初不覺去,忽至官府,留止在門。經宿,見亡主被鎖,兵衛引入。見奴謂曰:「我謂死人得使奴婢,故遺言喚汝。今各自受其苦,全不相關。今當白官放汝。」言畢而入。奴從屏外窺之,見官問守衛人曰:「昨日壓脂多少乎?」對曰:「得八斗。」官曰:「更將去,壓取一斛六斗。」主則被牽出,竟不得言。明旦又來,有喜色。謂奴曰:「今當為汝白也。」又入。官問得脂乎,對曰:「不得。」官問何以,吏曰:「此人死三日,家人為請僧設會,每聞經唄聲,鐵梁輒折,故不得也。」官曰:「且將去。」吏白官:「請放奴。」官即令放。與主俱出門,主遣傳語妻子曰:「賴汝追福,獲免大苦。然猶未脫,更能造經像以相救,冀因得免。自今無設祭,既不得食,而益無罪。」言畢而別,奴遂重生,而具言之。家中果以其日設會,於是傾家追福,合門練行。(出《法苑珠林》)
【譯文】
北齊時,有個做官的人姓梁,非常富有。快死的時候,對他的妻子說:「我平生喜愛的奴僕和馬,經常使用,他們很稱我意。我死後就讓他們殉葬。不然,我會很遺憾的。」等到梁甲死時,家人就用袋子裝上土把奴僕壓死,馬沒有殺死。奴僕死後四天就甦醒過來,說:「開始時不知不覺就去了,忽然來到一座官府,被留在門外住了一宿,看見已故去的主人被鎖著,後來差役引他進府,梁甲見了對奴僕說:「我以為死人也可使用奴僕,才留下遺言叫你來。現在各自受苦,不分主人奴隸。我去請求官吏放你回去。」說完就進去了。我從屏風外窺視,著看見官吏正問守衛人員說:「昨天去壓取了多少油水?」守衛人員說:「得了八斗。」官吏說:「再去一次,壓取他十六斗。」這時梁甲被領出來,沒有機會說話。第二天梁甲又來了,面帶喜色,對奴僕說:「今天可以為你求情了。」進入屋內,官吏問有收穫嗎?回答說:「沒有。」官問為什麼,差吏說:「這個人已死三天了,家人為他請和尚設道場,每當聽到唸經的聲音,鐵梁立即折斷了,所以沒有收穫。」官說:「你去吧。」守衛的人請求放了那個奴僕。官吏就答應馬上放奴僕,於是奴僕與主人梁甲一同出門。梁甲讓奴僕傳話給他的妻子說,多虧她設道場為我追福,才免除了更大的痛苦,但仍然沒有解脫,還要造一個佛像我才能得救,希望因此而免除災難。從這以後不要用東西祭祀,我越是不吃東西,就越無罪。」說完就分開了。奴僕復生後,全家為他追福,全念佛修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