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057.【裴齡】文言文翻譯

開元中,長安縣尉裴齡,常暴疾數日。至正月十五日夜,二更後,堂前忽見二黃衫吏持牒,雲,王追。齡辭已疾病,呼家人取馬,久之不得,乃隨吏去。見街中燈火甚盛,吏出門行十餘里,煙火乃絕,唯一徑在衰草中。可行五十里,至一城,牆壁盡黑,無諸樹木。忽逢白衣居士,狀貌瑰偉,謂二吏曰:「此人無罪,何故追來?」顧視齡曰:「君知死未?」齡因流涕,合掌白居士:「生不曾作罪業,至此,今為之奈何?」求見料理。」居士謂吏曰:「此人衣冠,且又無過,不宜去其巾帶。」吏乃還之,因復入城。數里之間,見朱門爽麗,奇樹郁茂。前謂一官雲是主簿,主簿遣領付典,勘其罪福。典云:「君無大罪,理未合來。」齡便苦請救助。檢案云:「殺一驢,所以追耳」然其驢執是市吏殺,君第不承,事當必釋。」須臾,王坐,主簿引齡入。王問何故追此人,主簿云:「市吏便引,適以詰問。」云:「實求腸,不遣殺驢。」言訖,見市吏枷項在前,有驢羊雞豕數十輩。隨其後。王問市吏,何引此人。驢便前云:「實為市吏所殺,將肉賣與行人,不關裴少府事。」市吏欲言其(「其」原作「去」,據明抄本改)他羊豕等,各如所執。王言,此人尚有數政官祿,不可久留,宜速放去。若更遲延,恐形骸隳壞。因謂齡曰:「令放君回,當萬計修福。」齡再拜出,王復令呼。謂主簿,可領此人觀諸地獄。主簿令引齡前行,入小孔中。見牛頭卒以叉刺人,隨業受罪。齡不肯觀出小孔,辭主簿畢,復往別吏。吏云:「我本戶部令史。」一人曰:「我本京兆府史,久在地府,求生人間不得。君可為寫《金光明經》、法華、維摩、涅痏等經,兼為設齋度,我即得生人間。」齡悉許之。吏復求金銀錢各三千貫。齡雲,京官貧窮、實不能辦。吏云:「金錢耳,是世間黃紙錢。銀錢者。白紙錢耳。」齡曰:「若求紙錢,當亦可辦,不知何所送之。」吏云:「世作錢於都市,其錢多為地府所收。君可呼鑿錢人,於家中密室作之。畢,可以袋盛。當於水際焚之,我必得也。受錢之時,若橫風動灰,即是我得。若有風颺灰,即為地府及地鬼神所受。此亦宜為常占。然鬼神常苦饑,燒錢之時,可兼設少佳酒飯,以兩束草立席上,我得映草而坐,亦得食也。」辭訖,行數里,至捨。見家人哭泣,因爾覺痛。遍身恍惚,迷悶久之,開視遂活。造經像及燒錢畢,十數日平復如常。(出《廣異記》)
【譯文】
唐玄宗開元間,長安縣尉裴齡。曾突然患病已經好多天了。到了正月十五日,夜晚二更以後,忽然看見堂屋前有兩個穿黃色衣衫的差役手裡拿著公文說:「閻王抓你。」裴齡推辭自己有病。呼喚家人把馬牽來,過了很久,也不見來。於是就隨差役去了。看見街上的燈火輝煌。差役出門走了十多里,燈火就沒有了,只在枯草中間有一條唯一的小路。約走了五十里,到了一座城,牆壁全是黑色的,周圍沒有多少樹木。忽然又遇到一位白衣居士,身材魁偉,相貌堂堂,對二個差役說:「這個人沒有罪,為什麼把他抓來?」回過頭來看看裴齡說:「你知道死了沒有?」裴齡因此痛哭流涕,合掌作揖告訴白衣居士:「生來不曾做過有罪的事情,到現在,我也不知道今天的事究竟為什麼?請求幫助料理。」居士對差役說:「這個人外表莊重,而且又沒有罪過,不應該拿去他的頭巾衣帶。」差役於是還給了他。於是又進了城。在幾里地之間,看見朱門華麗,奇樹繁茂。前面一個官人,說是主簿。主簿派遣付典,檢查他的罪福。典說:「你沒有大的罪過,按理不應該來。」裴齡便苦苦請求他幫助和解救。檢查案卷的人說:「殺了一頭驢,所以抓你。」「然而這頭驢卻是市吏所殺。你如果不承認。事情一定能解決。」不一會。閻王就坐。主簿領著裴齡進來。王問:「為什麼抓這個人?」主簿說把市吏也領來,正好一塊盤問。說:「其實是要腸子,不讓殺驢。」說完,看見市吏脖子上帶著枷鎖在前面走,有驢、羊、雞、豬數十隻跟在他的後邊。王問市吏,為什麼攀扯這個人。驢便走上前去說:「我們這些實在是被市吏所殺,他把肉賣給了過路的人。這件事與裴少府沒有關係。」市吏剛想說話,其他羊豬等各各堅持前邊說的話。王說:「這個人還享有數年的國家官祿,不可在這久留,應該趕快把他放回去。如果再遲延下去,恐怕他的形駭會腐爛變壞。」因此對裴齡說:「叫人放你回去,應該千方百計修善造福,裴齡再次拜謝出去。王又招呼主簿對他說可以領著這個人去看所有的地獄。主簿叫人領著裴齡在前面走進一個小洞中,看見長著牛頭的小卒,用叉子刺人,按照所犯的罪受到不同的懲罰。裴齡不肯看,走出小洞。告別了主簿以後,又到其他差役那裡。差役說:「我原來是戶部令史。」另一個說:「我原來是京兆府史,長期生活在地府裡,請求到人間,得不到允許。你可為我們寫金光明經、法華、維摩、涅巉等經,同時再為我設齋超度,我們就能到人間生活。」裴齡全部答應了,差役又請求給他們金銀錢各三千貫。裴齡說:京官貧窮,實在沒有辦法。」差役說:「金錢就是人間的黃紙,銀錢是白紙。裴齡說:如果請求紙錢,那當然可以辦到,不知道什麼辦法送給你們?差役說,人世間在都市裡製作錢,這些錢大多數被地府收去了。你可以叫制錢的人到家中密室裡做完以後,用袋子裝好,要在水邊燒了它。我們一定能夠收到。給錢的時候如果看見風吹灰動,那就是我們收到了。如果有大風把灰吹揚,那就是被地府及地鬼神所接受。這樣的事情常常去做。當然鬼神也就常常挨餓,燒錢的時候還可以同時備辦少量的好酒飯,把兩束草立在蓆子上,我們在草影的地方坐著,這樣才能得到食物。辭別後,走了數里回到家。看見家裡都在哭泣,因而感覺到全身很痛,神情恍惚。迷濛良久,才睜開了眼睛,於是活了,造經像燒完紙後。十幾天就恢復到和平常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