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127.【蔡榮】古文翻譯解釋成現代文

中牟縣三異鄉木工蔡榮者,自幼信神祈。每食必分置於地,潛祝土地,至長未常暫忘也。元和二年春,臥疾六七日。方暮,有武吏走來,謂母曰:"蔡榮衣服器用,速藏之,勿使人見,乃速為婦人服飾。有來問者,必紿之曰:'出矣。'求其處,則亦意對,勿令知所在也。"言訖走去。妻母從其言。才畢,有將軍乘馬,從十餘人,執弓矢,直入堂中,呼蔡榮。其母驚惶曰:"不在。"曰:"何往。"對曰:"榮醉歸,怠於其業,老婦怒而笞之,榮或潛去,不知何在也,十餘日矣。"將軍遣吏入搜,搜者出曰:"房中無丈夫,亦無器物。"將軍連呼地界。教藏者出曰:"諾,"責曰:"蔡榮出行,豈不知處。"對曰:"怒而私出,不告所由。"將軍曰:"王后殿傾,須此巧匠。期限向盡,何人堪替?"對曰:"梁城鄉葉干者,巧於蔡榮。計其年限,正當追役。"將軍者走馬而去。有頃,教藏者復來曰:"某地界所由也,以蔡榮每食必相召,故投恩耳。"遂去。母視榮,即汗洽矣。自此疾愈。俄聞梁城鄉葉干者暴卒。干妻乃榮母之猶子也。審其死者,正當榮服雌服之時。有李復(按,疑當作復言)者,從母夫楊曙,為中弁團戶於三異鄉,遍周其事。就召榮母問之。回以相告。其泛祭之見德者,豈其然乎?(出《續玄怪錄》)
【譯文】
中牟縣三異鄉,有個叫蔡榮的木匠,從小就信神。每次吃飯時總往地下放些飯食祭祀土地神。長大以後一直這樣做。元和二年春天,蔡榮病了六七天。有天傍晚,有個武官跑到家裡對蔡榮的母親說,"趕快給蔡榮穿上女人的服裝,他平時的衣服東西也快收起來別讓人看見。如果有人來問你就騙他說,蔡榮不在家,問到那裡去了,你也別說出准地方,說個大概就行。"武官說完了就消失了。蔡榮的母親和妻子記聽從了武官的話。果然,剛給蔡榮穿好女人的衣服,就來了個騎馬的將軍,帶著十多個佩帶弓箭的隨從,一直闖進屋裡喊蔡榮。母親驚慌的說,"蔡榮不在家。"將軍問,"到哪兒去了?"母親說,"蔡榮喝醉了酒回來,不好好幹活,我用鞭子抽了他一頓,他賭氣跑了,已經十幾天沒回來。"將軍叫人在屋星搜,搜查的人說,"屋裡沒有男人,也沒有男人用的東西。"將軍連聲呼喊土地神出來,那個武官就出來了。將軍斥責說,"蔡榮到哪裡去了,你這個土地神能不知道嗎?"土地神說,"他是一怒之下獨自出去,沒說上那兒去。"將軍說,"大王的神殿後面傾斜了,須要找蔡榮這樣的巧匠去修。期限快到了,誰能替他去?"土地神說,"梁城鄉有個叫葉干的木匠,手藝比蔡榮還好。我算他的陽壽也到了,正應該讓他去。"將軍一聽就上馬去了。過了一會兒,那武官又來了,對蔡母說,"我就是這裡的土地神。因為蔡榮每頓飯都請我來同吃,所以我要報答他。"說完就走了。母親去看蔡榮,見他出了一身大汗,從此病就好了,不久就聽說梁城鄉的葉干突然死亡。葉干的妻子,是蔡榮母親的乾女兒。計算葉干死的時候,正是蔡榮穿上女人衣服的那個時辰。有個叫李復的,姨夫楊曙當時在三異鄉當中弁團戶,很瞭解這件事,就找來蔡榮的母親詢問,把榮母所說的情況告訴了李復。敬神如此虔誠,難道這不就是一種回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