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經06第六 海外南經》原文及翻譯

地之所載,六合之間,四海之內,照之以日月,經之以星辰,紀之以四時,要之以太歲,神靈所生,其物異形,或夭或壽,唯聖人能通其道。

海外自西南陬至東南陬者。

結匈國在其西南,其為人結匈。南山在其東南。自此山來,蟲為蛇,蛇號為魚。一曰南山在結匈東南。比翼鳥在其東,其為鳥青、赤,兩鳥比翼。一曰在南山東。

羽民國在其東南,其為人長頭,身生羽。一曰在比翼鳥東南,其為人長頰。有神人二八,連臂,為帝司夜於此野。在羽民東。其為人小頰赤肩,盡十六人。畢方鳥在其東,青水西,其為鳥人面一腳,一曰在二八神東。

讙頭國在其南,其為人人面有翼,鳥喙,方捕魚。一曰在畢方東。或曰讙朱國。

厭火國在其國南,獸身黑色,生火出其口中,一曰在讙朱東。三(株)(珠)樹在厭火北。生赤水上,其為樹如柏,葉皆為珠。一曰其為樹若彗。

臷國在其東,其為人黃,能操弓射蛇。一曰臷國在三毛國。

貫匈國在其東,其為人匈有竅。一曰在臷國東。

交脛國在其東,其為人交脛。一曰在穿匈東。

不死民在其東,其為人黑色,壽(考)不死。一曰在穿匈國東。

岐舌國在其東。一曰在不死民東。

崑崙虛在其東,虛四方。一曰在岐舌東,為虛四言。羿與鑿齒戰於壽華之野,羿射殺之。在崑崙虛東。羿持弓矢,鑿齒持盾,一曰戈。

三首國在其東,其為人一身三首。

周饒國在其東,其為人短小,冠帶。一曰焦僥國在三首東。

長臂國在其東,捕魚水中,兩手各操一魚。一曰在焦僥東,捕魚海中。

狄山,帝堯葬於陽,帝嚳葬於陰。爰有熊、羆、文虎、蜼、豹、離朱、視肉、吁咽。文王緣葬其所。一曰湯山。一曰爰有熊、羆、文虎、蜼、豹、離朱、[丘鳥]久、視肉、虖交。其范林方三百里。

南方祝融,獸身人面,乘兩龍。

白話版:

海外從西南角到東南角的國家地區、山丘河川分別如下。結胸國在滅蒙鳥的西南面,那裡的人都長著像雞一樣尖削凸出的胸脯。南山在滅蒙鳥的東南面。從這座山來的人,把蟲叫做蛇,把蛇叫做魚。也有一種說法認為南山在結胸國的東南面。比翼鳥在滅蒙鳥的東面,它作為一種鳥有青色、紅色間雜的羽毛,兩隻鳥的翅膀配合起來才能飛翔。也有一種說法認為比翼鳥在南山的東面。羽民國在滅蒙鳥的東南面,那裡的人都長著長長的腦袋,全身生滿羽毛。另一種說法認為羽民國在比翼鳥的東南面,那裡的人都長著一副長長的臉頰。有叫二八的神人,手臂連在一起,在這曠野中為天帝守夜。

這位神人在羽民國的東面,那裡的人都是狹小的臉頰和赤紅的肩膀,總共有十六個人。畢方鳥在它的東面,在青水的西面,這種鳥長著一副人的面孔卻是一隻腳。另一種說法認為畢方鳥在二八神人的東面。讙頭國在它的南面,那裡的人都是人的面孔卻有兩隻翅膀,還長著鳥嘴,正在用它們的鳥嘴捕魚。另一種說法認為讙頭國在畢方鳥的東面。還有人認為讙頭國就是讙朱國。厭火國在它的南面,那裡的人都長著野獸一樣的身子而且是黑色的,火從他們的口中吐出。另一種說法認為厭火國在讙朱國的東面。三珠樹在厭火國的北面,生長在赤水岸邊,那裡的樹與普通的柏樹相似,葉子都是珍珠。另一種說法認為那裡的樹像彗星的樣子。三苗國在赤水的東面,那裡的人是一個跟著一個地行走。另一種說法認為三苗國就是三毛國。臷國在它的東面,那裡的人都是黃色皮膚,能操持弓箭射死蛇。另一種說法認為盛國在三毛國的東面。

貫胸國在它的東邊,那裡的人都是胸膛上穿個洞。另一種說法認為貫胸國在臷國的東面。交脛國在它的東面,那裡的人總是互相交叉著雙腿雙腳。另一種說法認為交脛國在穿胸國的東面。不死民在它的東面,那裡人的都是黑色的,個個長壽,人人不死。另一種說法認為不死民在穿胸國的東面。反舌國在它的東面,那裡的人都是舌根在前、舌尖伸向喉部。另一種說法認為反舌國在不死民的東面。崑崙山在它的東面,山基呈四方形。另一種說法認為崑崙山在反舌國的東面,山基向四方延伸。羿與鑿齒在壽華的荒野交戰廝殺,羿射死了鑿齒。地方就在崑崙山的東面。在那次交戰中羿手拿弓箭,鑿齒手拿盾牌。另一種說法認為鑿齒拿著戈。三首國在它的東面,那裡的人都是一個身子三個頭。周饒國在它的東面,那裡的人都是身材矮小的,戴帽子繫腰帶而整齊講究。另一種說法認為周饒國在三首國的東面。長臂國在它的東面,那裡的人正在水中捕魚,左右兩隻手各抓著一條魚。另一種說法認為長臂國在焦僥國的東面,那裡的人是在大海中捕魚的。山,唐堯死後葬在這座山的南面,帝嚳死後葬在這座山的北面。這裡有熊、羆、花斑虎、長尾猿、豹子、三足烏、視肉。吁咽和文王也埋葬在這裡。另一種說法認為是在湯山。還有一種說法認為這裡有熊、羆、花斑虎、長尾猿、豹子、離朱鳥、鷂鷹、視肉、虖交。有一片方圓三百里大小的范林。南方的祝融神,長著野獸的身子人的面孔,乘著兩條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