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193.【李吉甫】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李太師吉甫,在淮南,州境廣疫。李公不飲酒,不聽樂。會有制使至,不得已而張筵,憂慘見色。醼合,謂諸客曰:「弊境疾厲,亡歿相踵,諸賢傑有何術可以見救?」下坐有一秀才起應曰:「某近離楚州,有王煉師,自雲從太白山來,濟拔江淮疾病,休糧服氣,神骨甚清。得力者已眾。」李公大喜,延於上座,復問之。便令作書,並手札。遣人馬往迎。旬日至,館於州宅,稱弟子以祈之。王生曰:「相公但令於市內多聚龜殼大鑊巨甌,病者悉集,無慮不瘥。」李公遽遣備之。既得,王生往,令濃煎。重者恣飲之,輕者稍減,既汗皆愈。李公喜,既與之金帛,不受。不食,寡言。唯從事故山南節師相國王公起,王坐見,必坐笑以語,若舊相識。李公因令王公邀至宅宿,問其所欲,一言便行。深夜從容曰:「判官有仙骨,學道必白日上升。如何?」王公無言。良久曰:「此是塵俗態縈縛耳,若住人世,官職無不得者。」王公請以兄事之。又曰:「本師為在白鹿,與判官亦當家。能與某同往一候謁否?」意復持疑。曰:「仙公何名?」曰:「師不敢言?」索筆書鶴字。王生從此不知所詣。王公果富貴。(出《逸史》)
【譯文】
李吉甫太師,在淮南的時候,所轄州的境內,疫病廣泛流行。李太師不喝酒,不聽音樂。碰上有制使到來,迫不得已擺設酒宴,但臉色憂慮淒慘。宴會的人全到齊了,李太師對各位客人說:「我們這個貧困的地方,疫病流行得很厲害,死亡的人一個接著一個。各位賢人異人,誰有什麼法術,可以相救?」下邊坐位上有一個秀才起身答應說:「我最近離開楚州,那裡有一個王煉師,他自己說是從太白山來,幫助江淮拔掉清除疾病。他不吃糧食,服食日精月華,一身神仙氣質非常明晰。現在得益的人已經很多了。」李太師聽了很高興,把秀才邀請到上邊坐位。又仔細地向他詢問情況,之後就讓秀才寫封書信,加上自己的親筆信,派遣人馬前去迎接。過了十天,王煉師就來到了,住在州的賓館裡。李太師自稱弟子,向他祈求。王煉師說:「相公只讓人在街市裡面多聚集龜殼、大鍋、大盆。病人都集中來,就不用憂慮病不好。」李太師急忙派人準備。準備完了。王煉師親自前去,讓濃煎,病重的人,盡量喝,病輕的人,稍減少一些。已經出汗,都痊癒了。李太師高興,就給王煉師金帛,王煉師不接受。王煉師不吃東西,也很少說話。只有從奉事原來的山南節師相國王公開始,王公坐著會見,他必然陪坐說笑,像舊相識一樣親熱。李太師讓王公邀請他到家裡住,問他想要什麼,一句就行。深夜王煉師從容地說:「判官有仙骨,學習道術必定會白天上升成仙,怎麼樣?」王公不說話。過了好長時間王煉師說:「這是塵世俗態纏繞束縛的罷了。如果住在人世,官職沒有不能得到的。」王公請求憑兄長的身份奉事他。王煉師又說:「本師志在白鹿深谷,和判官也應當是一家。能和我同去一次問候拜見嗎?王公的意思又持懷疑說:「仙公叫什麼名?」王煉師說:「師不敢說名字。」求取毛筆寫了一個「鶴」字。從此不知王煉師到什麼地方去了。王公果然富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