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043.【顧邵】古文翻譯解釋成現代文

顧邵為豫章,崇學校,禁淫祀,風化大行,歷毀諸廟。至廬山廟,一郡悉諫,不從。夜忽聞有排大門聲,怪之,忽有一人,開閣逕前,狀若方相,自說是廬君。邵獨對之,要進上床。鬼即人坐。邵善《左傳》,鬼遂與邵談《春秋》,彌夜不能相屈。邵歎其積辨。謂曰:"傳載晉景公所夢大厲者,古今同有是物也?"鬼笑曰:"今大則有之,厲則不然。"燈火盡,邵不命取,乃隨燒《左傳》以續之。鬼頻請退,邵則留之。鬼本欲凌邵,邵神氣湛然,不可得乘。鬼反和遜,求復廟,言旨懇至。邵笑而不答,鬼發怒而退。顧謂邵曰:"今夕不能仇君,三年之內,君必衰矣。當因此時相報。"邵曰:"何事匆匆,且復留談論。"鬼乃隱而不見。視門閣,悉閉如故。如期,邵果篤疾,恆夢見此鬼擊之,並勸邵復廟。邵曰:"邪豈勝正?"終不聽。後遂卒。(出《志怪》)
【譯文】
顧邵管理豫章郡的時候,興學校,禁祭祀,漸漸形成風氣,並把廟宇一個一個地拆毀。當拆到廬山廟時,全郡上上下下都規勸他,他沒有聽,到底將那廟拆除了。當天夜裡,他忽然聽見有敲大門的聲音,正覺奇怪,匆匆進來一個人,推開門徑直向他走來。那人長得兇惡可怕,如職掌"驅鬼"之官,自稱是廬山神君。顧邵獨自與他對視了一會兒,就請他坐床,這鬼卻像客人一樣坐了下來,顧邵精通《左傳》,那鬼隨即跟他談起來,整夜不得安歇。顧邵驚歎他知識豐富,能言善辯,對他說道:"《左傳》記載,晉景公所夢大厲者,從古到今都有這個東西呵。"那鬼笑道:"如今大則有之,厲則不然。"這時,燈火燃盡了,顧邵也不再取,隨即把《左傳》燒著,繼續同鬼談話。鬼連連告退,顧邵卻挽留他。那鬼本想凌辱顧邵,沒想到顧邵正氣浩然,使之無機可乘。這樣一來,那鬼反倒變得和氣恭遜起來,十分懇切地請求他把廟宇修復。顧邵笑而不答,鬼發怒而去,回頭對他說:"今天晚上沒能向你報仇,三年之內,你必定得死,還是在這同一時刻。"顧邵說:"什麼事使你如此匆忙?再坐下談一會兒吧!"那鬼卻隱去蹤影。顧邵看看門窗,全都關得緊緊的,還是原來的樣子。三年之後的那個時刻到了,顧邵果然患了重病,總是夢見那鬼來打他,並勸他修復廟宇。顧邵說:"邪怎能壓正?"始終不聽,後來便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