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082.【孫思邈】古文翻譯

孫思邈,雍州華原人也。七歲就學,日誦千餘言。弱冠,善談莊、老及百家之說,亦好釋典。洛陽總管獨孤信,見而歎曰:「此聖童也,但恨其器大識小,難為用也。」後周宣帝時,思遜以王室多故,遂隱居太白山。隋文帝輔政,徵為國子博士,稱疾不起。常謂所親曰:「過是五十年,當有聖人出,吾方助之以濟人。」及唐太宗即位,召詣京師,嗟其容色甚少。謂曰:「故知有道者誠可尊重,羨門、廣成,豈虛言哉。」將授以爵位,固辭不受。唐顯慶四(四原作七。據明抄本改)年,高宗召見,拜諫議大夫,又固辭不受。上元元年,辭疾請歸,特賜良馬及鄱陽公主邑司以居焉。當時名士,如宋之問、孟詵、盧照鄰等,皆執師弟之禮以事焉。思邈嘗從幸九成宮。照鄰病,留在其宅,時庭前有大梨樹,照鄰為之賦。其序曰:「癸酉之歲,余臥疾長安光德坊之官舍,戶老雲,是鄱陽公主邑司,昔公主未嫁而卒,故其邑廢。時有處士孫思邈,道洽古今,學殫數術,高談正一,則古之蒙莊子。深入不二,則今之維摩詰。至於推步甲乙,度量乾坤,則洛下閎、安期先生之儔也。自雲開皇辛酉歲生,年九十三矣。察之鄉里,鹹雲數百歲。又共話周齊間事,歷歷如目見。以此參之,不啻百歲人矣。然猶視聽不衰,神彩甚茂,可謂古之聰明博達不死者也。時照鄰有盛名,而染惡疾,嗟稟受之不同,昧遐夭之殊致。因問思邈曰:「名醫愈疾,其道如何?」對曰:「吾聞善言天者,必質於人;善言人者,必本於天。天有四時五行,寒暑迭代。其轉運也,和而為雨,怒而為風,凝而為霜雪,張而為虹霓。此天地之常數也。人有四肢五臟,一覺一寐,呼吸吐納,循而為往來,流而為榮衛,彰而為氣色,發而為音聲。此人之常數也。陽用其精,陰用其形,天人之所同也。及其失也,蒸則生熱,否則生寒,結而為疣贅,陷而為癰疽,奔而為喘乏,竭而為焦枯,診發乎面,變動乎形。推此以及天地,則亦如之。故五緯盈縮,星辰失度,日月錯行,彗孛流飛,此天地之危疹也。寒暑不時,此天地之蒸否也。石立土踴,此天地之疣贅也。山崩地陷,此天地之癰疽也。奔風暴雨,此天地之喘乏也。雨澤不時,川源涸竭,此天地之焦枯也。良醫導之以藥石,救之以針劑;聖人和之以道德,輔之以政事。故體有可愈之疾,天地有可消之災。」又曰:「膽欲大而心欲小,智欲圓而行欲方。詩曰:『如臨深淵,如履薄冰?謂小心也。『赳赳武夫,公侯干城?謂大膽也。『不為利回,不為義疚』。行之方也。『見機而作,不俟終日』。智之圓也。」其文學也,穎出如是。其道術也,不可勝紀焉。初魏徵等受詔修齊梁周隋等五代史,恐有遺漏,屢訪于思邈,口以傳授,有如目睹。東台侍郎孫處約,嘗將其五子侹、儆、俊、侑、佺,以謁思邈。思邈曰:「俊當先貴,侑當晚達,佺最居重位,禍在執兵。」後皆如其言。太子詹事盧齊卿,自幼時請問人倫之事,思邈曰:「汝後五十年,位登方伯。吾孫當為屬吏,可自保也。」齊卿後為徐州刺史,思邈孫溥,果為徐州蕭縣丞。邈初謂齊卿言時,溥猶未生,而預知其事。凡諸異跡,多如此焉。永淳元年卒。遺令薄葬,不藏冥器,不奠生牢,經月餘,顏貌不改。舉屍就木,空衣而已,時人異之。自注《老子》、《莊子》。撰《千金方》三十卷、《福祿論》三十卷、《攝生真菉》、《枕中素書》、《會三教論》,各一卷。開元中,復有人見隱於終南山,與宣律師相接,每來往參請宗旨。時大旱,西域僧請於昆明池結壇祈雨,詔有司備香燈,凡七日,縮水數尺,忽有老人夜詣宣律師求救曰:「弟子昆明池龍也。無雨時久,匪由弟子,胡僧利弟子腦將為藥,欺天子言祈雨,命在旦夕。乞和尚法力救護。」宣公辭曰:「貧道持律而已,可求孫先生。」老人因至,思邈謂曰:「我知昆明龍宮有仙方三十首,若能示予,予將救汝。」老人曰:「此方上帝不許妄傳,今急矣,固無所吝。」有頃,捧方而至。思邈曰:「爾但還,無慮胡僧也。」自是池水忽漲,數日溢岸,胡僧羞恚而死。又嘗有神仙降,謂思邈曰:「爾所著《千金方》,濟人之功,亦已廣矣。而以物命為藥,害物亦多。必為屍解之仙,不得白日輕舉矣。昔真人桓闓謂陶貞白,事亦如之,固吾子所知也。」其後思邈取草木之藥,以代虻蟲水蛭之命,作《千金方翼》三十篇。每篇有龍宮仙方一首,行之於世。及玄宗避羯胡之亂,西幸蜀。既至蜀,夢一叟鬚鬢盡白,衣黃襦,再拜於前,已而奏曰:「臣孫思邈也,廬於峨眉山有年矣。今聞鑾駕幸成都,臣故候謁。」玄宗曰:「我熟識先生名久矣。今先生不遠而至,亦將有所求乎?」思邈對曰:「臣隱居雲泉,好餌金石藥,聞此地出雄黃,願以八十兩為賜。脫遂臣請,幸降使繼至峨眉山。」玄宗諾之,悸然而寤。即詔寺臣陳忠盛挈雄黃八十兩,往峨眉宣賜思邈。忠盛既奉詔,入峨眉,至屏風嶺,見一叟貌甚俊古,衣黃襦,立於嶺下。謂忠盛曰:「汝非天子使乎?我即孫思邈也。」忠盛曰:「上命以雄黃賜先生。」其叟僂而受。既而曰:「吾蒙天子賜雄黃,今有表謝,屬山居無翰墨,天使命筆札傳寫以進也。」忠盛即召吏執牘染翰。叟指一石曰:「表本在石上。君可錄焉。」忠盛目其石,果有朱字百餘,實表本也。遂謄寫其字,寫畢。視其叟與石,俱亡見矣。於是具以其事聞於玄宗,玄宗因問忠盛,叟之貌與夢者果同,由是益奇之。自是或隱或見。鹹通末,山下民家,有幾十餘歲,不食葷血,父母以其好善,使於白水僧院為童子。忽有遊客稱孫處士,周遊院中訖,袖中出湯末以授童子,曰:「為我如茶法煎來。」處士呷少許,以余湯與之,覺湯極美,願賜一碗。處士曰:「此湯為汝來耳。」即以末方寸匕,更令煎吃,因與同侶話之,出門,處士已去矣。童子亦乘空而飛,眾方驚異。顧視煎湯銚子,已成金矣。其後亦時有人見思邈者。(出《仙傳拾遺》及《宣室志》)
【譯文】
孫思邈是雍州華原人。七歲上學,每天讀書大約一千字左右。他成年之後,喜歡談論莊、老及百家的學說,也喜歡佛經。洛陽總管獨孤信,見了他之後便感歎地說:「這是一個聖童,只怕他器量大見識少,很難任用。」後周宣帝的時候,孫思邈因為王室發生了許多變故,就隱居到太白山裡。隋文帝輔政的時候,讓他做國子博士。他稱病不起。他常常對親近的人說:「再過五十年,應當有一個聖人出世,那時候我才能幫他救濟世人。」到唐太宗即位,把他召到京城,慨歎他的模樣很年輕,對他說:「我因此知道有道術的人實在應當受到尊重,羨門、廣成等神人確實不是虛傳。」皇上要授給他爵位,他堅決推辭,不肯接受。唐顯慶四年,唐高宗召見他,請他做諫議大夫,他又堅決推辭不接受。上元元年,他托病請求回鄉,皇上特意賜好馬給他,並且把鄱陽公主的城邑賜給他居住。當時的名士,像宋之問、孟詵、盧照鄰等,都用老師弟子的禮節對待他。孫思邈曾經和皇帝一起到過九成宮。盧照鄰病了,住在他的住宅裡,當時院子裡有一棵大梨樹,盧照鄰就為那梨樹作了一篇辭賦,賦的序言說:「癸酉這年,我臥病在長安光德坊的官捨裡,這裡的老人說,這是鄱陽公主的城邑。從前鄱陽公主沒有出嫁就死了,所以她的城邑一直荒廢著。當時有一位處士叫孫思邈,他通曉古今,學盡各種數術。他談論起道家的理論來,就像古代的蒙縣莊子;他的學問深入不二,就像當今的維摩詰;至於推算天文曆法量度天地,則可以與洛下閎、安期先生相提並論。他自己說生於開皇辛酉年,已經九十三歲了。到鄉間打聽他,人們都說他已經幾百歲了。另外,他和人們一起談論起周、齊之間事來,記得清清楚楚,就像親眼見過。以此檢驗他,就不止是一百歲的人了。然而他的耳不聾,眼不花,神采奕奕。可以說是古代的聰明傅達長壽之人了。當時盧照鄰很有名氣,他得了重病,他嗟歎每個人的承受不同,不知道人長壽短命如此懸殊。於是他問孫思邈:「名醫治病,它的道理如何呢?」孫思邈回答說:「我聽說善於談論天的人,一定要向人打聽;善於談論人的人,一定要以天的道理為依據。天有四時的變化,五行的運轉,寒暑交替。它的運轉,和就下雨;怒就颳風;凝結就是霜雪;張揚就是虹霓。這是天地的規律。人有四肢和五臟,有醒有睡,有呼有吸,循環往復。流動,就形成人體的營養作用、衛外機能和血氣循環;明顯,就成為人的氣色;發聲,就有了人的聲音。這是人的規律。陽性,用它的精神;陰性,用它的形體。這是天和人相同的地方。等到失去這種正常現象,熱氣上升則生熱;不然就生寒;凝結就成為腫瘤;凹陷就成為癰疽;奔躍就成為喘息、困乏;竭盡就成為焦枯。病情呈現在表面,病變動卻在形體內。把這種道理推及到天地方面,也是這樣的。所以,金、木、水、火、土,五大行星有盈有縮,星辰失去了常度,日月的運行出現錯亂,慧星離開軌道飛行,這是天地的大病。寒暑不正常,這是天地熱氣上升與否的表現;岩石泥土聳起,這是天地的腫瘤;山崩地陷,這是天地的癰疽;狂奔的風,狂暴的雨,這是天地的喘息和困乏;雨露潤澤不及時。江河乾涸,這是天地的焦枯。良醫治病,用藥疏導,用針劑拯救;聖人濟世,用道德調和,用政事輔助。所以,人身上有可以治好的病,天地有可以消除的災。」他又說:「膽子要大,而用心要細;心智要圓活,行為要方正。《詩經》說,『如臨深淵,如履薄冰』,說的是小心;『赳赳武夫,公侯干城』,說的是大膽;『不為利回,不為義疚』,這是行為的方正;『見機而作,不俟終日』,這是心智的圓活。」他的文學,如此超拔突出;他的道術也不可勝紀。當初魏徵等人受命編修齊、梁、周、隋等五代史,恐怕有遺漏,多次向孫思邈請教。他用口傳授,就像親眼所見一樣。東台侍郎孫處約,曾經帶著五個兒子孫侹、孫儆、孫俊、孫侑、孫侹去拜見孫思邈。孫思邈說:「孫俊應當首先顯貴;孫侑應當顯達得較晚;孫侹的地位最高,災禍出在執掌兵權上。」後來都像他說的一樣。太子詹事盧齊卿,小時候向孫思邈請教人倫的事情,孫思邈說:「你今後五十年,地位可達到一方諸侯之長,我的孫子應當是你屬下的官吏,你應當自己保重才是。」盧齊卿後來做了徐州刺史,孫思邈的孫子孫溥,果然是徐州蕭縣的縣令。孫思邈當初對盧齊卿說這話的時候,孫溥還沒有出生,而預先知道了他的事情。凡是各種奇異的事情,大多如此。永淳元年,孫思邈死去,死前留下話要薄葬,不准在墓中埋藏殉葬品,不准用活著的牛羊祭奠。經過一個多月,他的臉色沒變。舉起他的屍體往棺材裡裝的時候,他只剩下空空的衣服而已,當時的人都感到奇怪。他親自註釋了《老子》、《莊子》,撰寫了《千金方》三十卷、《福祿論》三十卷、《攝生真菉》、《枕中素書》、《會三教論》各一卷。開元年間,又有人發現他隱居在終南山,與宣律師相來往,宣律師常常來來往往地向他參學請教佛教宗旨。當時天大旱,有一個西域的僧人請求在昆明池築壇求雨,皇上下詔讓有關部門準備香燈。一共七天,水縮下去幾尺。忽然有一位老人夜裡到宣律師那裡求救,說:「我是昆明池裡的龍,很久沒下雨,不是因為我。一個胡僧要用我的腦子做藥,欺騙天子說求雨,我的命危在旦夕,請和尚用法力救護於我。」宣公推辭說:「貧僧操守戒律罷了,你可以去求孫思邈老先生。」老人於是就來到孫思邈那裡。孫思邈說:「我知道昆明池龍宮裡有神仙藥方三十個,如果能讓我看看,我就救你。」老人說:「這些藥方上帝不准隨便外傳,現在緊急了,絲毫無所吝嗇!」過了一會兒,老人捧著藥方來了。孫思邈說:「你天明回去,不用擔心胡僧。」從此池水忽然暴漲,幾天便漫上岸來,胡僧羞怒而死。另外,曾經有一個神仙從天而降,對孫思邈說:「你所著的《千金方》,濟人的功效也很廣了。而用生物做藥,殘害的生物也太多了,你一定會成為一個屍解的神仙,不能白天升天成仙了。從前,一位真人桓闓告訴陶貞白,事情也是這樣,本來你是知道的。」此後孫思邈採用草木做藥,以代替虻蟲、水蛭的性命,作《千金方翼》三十篇,每篇有《龍宮仙方》一個行世。等到唐玄宗躲避安史之亂,向西到達蜀地之後,夢見一位老漢鬚髮皆白,穿黃色衣服,再三在面前參拜,然後奏道:「我是孫思邈,在峨嵋山結廬居住多年了。現在聽說皇上的鑾駕來到成都,我所以等候在這裡拜謁。」唐玄宗說:「我熟悉你的名字很久了,現在你不怕道路遙遠來到這裡,也是有所求嗎?」孫思邈說:「我隱居在雲泉之間,喜歡吃金石之藥,聽說這個地方出雄黃,希望賜給我八十兩。如果能滿足我的要求,請派使者到峨嵋山來。」唐玄宗答應了,心大跳而醒來,立即就令侍臣陳忠盛帶八十兩雄黃,到峨嵋山去賜給孫思邈。陳忠盛奉詔之後來到峨嵋山,走到屏風嶺,遇見一位容貌很俊逸古樸的老頭,穿黃色衣服立在嶺下。老頭對陳忠盛說:「你莫非是天子的使者嗎?我就是孫思邈。」陳忠盛說:「皇上讓我把雄黃賜給你。」那老頭躬身接受,然後說:「我承蒙天子賜給我雄黃,現在有表章致謝,但這裡是山野之居,沒有筆墨,請您執筆轉抄送進宮中。」陳忠盛立即讓官吏拿來筆墨之類。老頭指著一塊石頭說:「表章在那石頭上,您可以抄錄下來。」陳忠盛看那石塊,果然有一百多個紅字,確實是表章。於是就把那些字抄錄下來。寫完之後,再看老頭和石頭,全都不見了。於是陳忠盛把這事詳細地奏明唐玄宗。唐玄宗於是問陳忠盛,老頭的相貌與夢中的果然一樣,因此更感驚奇。從此,孫思邈有時候隱沒,有時候出現。鹹通末年,山下的一家百姓,有一個十幾歲的男孩,不吃葷血,父母認為他喜歡善行,讓他到白水僧院做了童子。忽然有一位遊客自稱孫處士,在院中游了一周之後,從袖中取出一包湯藥碎末交給童子說:「為我像烹茶那樣煎好。」煎好之後,處士飲了一些,把剩下的湯汁給了童子。童子覺得湯汁的味道極美,希望再給他一碗。處士說:「這藥就是為你來的!」就把方寸這樣大的一匙藥沫再讓他煎著吃。於是他便向同伴們說了。出門一看,處士已離去了。童子也乘空飛起來。眾人正在驚異,一看那煎藥的鍋子,已變成金的了。這以後也時常有見到孫思邈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