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9夢幻妖妄卷_0093.【盧貞猶子】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太子賓客盧尚書貞,猶子為僧。會昌中,沙汰僧徒,斥歸家,以蔭補光王府參軍。一夕,夢為僧時所奉師來慰,問其出處。再三告以佛氏淪破,已無所歸。今為一官,徒遣旦夕。期再落頂上發,方畢志願。且泣且訴之。良久曰,"若我志果遂與佛法。"語未竟,見八面屯兵,千乘萬騎,旌旗日月,衣裳錦繡,儀衛四合,真天子大駕。軍中人喧喧,言迎光王。部整行列,以次前去。盧方駭愕不能測,遽驚覺,魂悸流汗,久之方能言,卒不敢洩於人。無幾,宣宗自光邸踐祚,錄王府屬吏。盧以例,不拘常調格遷敘,自是稍稍興起釋教。寺宇僧尼舊制,一契夢中語。盧校夢中所謂本師,蓋參軍事府主。近師弟子,故以為冥兆。豈神之意,以是微而顯乎。(出《宣室志》)
【譯文】
太子賓客尚書盧貞,他的侄子作過僧人。唐會昌年間,遭淘汰,被斥責回到家中,借祖上之蔭做了光王府的參軍。一天晚上,夢見自己當和尚時的師傅來撫慰他。問他現在何處?便再三訴說,由於佛事日趨沒落,自己無處可歸,只好當了一個官,庸庸碌碌地打發時光。真期望再次削髮為僧,才能實現自己的志願。他邊泣邊訴,最後又說:"如果我能夠按照自己的願望獻身佛法……"話未說完,忽見四周被士兵們包圍了,千軍萬馬,旌旗獵獵,圍攏過來,就像皇帝的大駕來到跟前。人群中發出一陣陣歡呼,並說是迎接光王的。說罷,他們整隊排列,依次進入府中。盧貞的侄子驚醒過來,且心有餘悸,汗水把衣服都溻濕了,過好長時間才能夠講話。他不敢把這個夢洩露出去。沒有幾天,宣宗皇帝自光王府即位。光王府的人被錄用不少,盧貞的侄子也在其列。打破常規,不拘一格,被錄用者均得到了陞遷。從此之後,佛教又漸興盛起來,寺廟,僧尼,一切如夢中師傅所期望的那樣,都恢復了原狀。盧貞的侄子夢見的所謂"師傅",其實就是參軍事府主呵。接近他師傅的弟子們說這是冥兆。此是神的旨意,它雖然很隱蔽但也是很明顯的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