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3異人異僧釋證卷_0093.【唐休璟門僧】古文翻譯解釋成現代文

唐中宗時,唐公休璟為相。嘗有一僧,發言多中,好為厭勝之術。休璟甚敬之。一日,僧來謂休璟曰:「相國將有大禍,且不遠數月,然可以禳去。」休璟懼甚,即拜之。僧曰:「某無他術,但奉一計耳,願聽之。」休璟曰:「幸吾師教焉。」僧曰:「且天下郡守,非相國命之乎?」曰:「然。」僧曰:「相國當於卑冗官中,訪一孤寒家貧有才幹者,使為曹州刺史。其深感相國恩,而可以指蹤也。既得之,願以報某。」休璟且喜且謝,遂訪於親友。張君者,家甚貧,為京卑官。即日拜贊善大夫,又旬日,用為曹州刺史。既而召僧謂曰:「已從師之計,得張某矣。然則可教乎?」僧曰:「張君赴郡之時,當令求二犬,高數尺而神俊者。」休璟唯之。已而張君荷唐公特達之恩,然莫喻其旨,及將赴郡,告辭於休璟,既而謝之曰:「某名跡幽昧,才識疏淺。相國拔此沈滯,牧守大郡,由擔石之儲,獲二千石之祿。自涸轍而泛東溟,出窮谷而陟層霄,德固厚矣,然而感恩之外,竊所憂惕者,未知相國之旨何哉?」休璟曰:「用君之才耳,非他也。然常聞貴郡多善犬,願得神俊非常者二焉。」張君曰:「謹奉教。」既至郡,數日,乃悉召郡吏,告之曰:「吾受丞相唐公深恩,拔於不次,得守大郡。今唐公求二良犬,可致之乎?」有一吏前曰:「某家育一犬,質狀異常,願獻之。」張大喜,即獻焉。既至,其犬高數尺而肥,其臆廣尺餘,神俊異常,而又馴擾。張君曰:「相國所求者二也,如何?」吏白曰:「郡內唯有此,他皆常也。然郡南十里某村某民家,其亦有一焉。民極惜之,非君侯親往,不可取之。」張君即命駕,繼厚值而訪之,果得焉。其狀與吏所獻者無異,而神彩過之。張君甚喜,即召親吏,以二犬獻休璟。休璟大悅,且奇其狀,以為未常見。遂召僧視之,僧曰:「善育之,脫相君之禍者,二犬耳。」後旬日,其僧又至,謂休璟曰:「事在今夕,願相君嚴為之備。」休璟即留僧宿。是夜,休璟坐於堂之前軒,命左右十餘人,執弧矢立於榻之隅。其僧與休璟共處一榻。至夜分,僧笑曰:「相君之禍免矣,可以就寢。」休璟大喜,且謝之,遂撤左右,與僧寢焉。迨曉,僧呼休璟曰:「可起矣。」休璟即起,謂僧曰:「禍誠免矣,然二犬安所用乎?」僧曰:「俱往觀焉。」乃與休璟偕尋其跡,至後園中,見一人仆地而卒矣,視其頸有血,蓋為物噬者。又見二犬在大木下,仰視之,見一人袒而匿其上。休璟驚且詰曰:「汝為誰?」其人泣而指死者曰:「某與彼,俱賊也。昨夕偕來,且將致害相國。蓋遇此二犬,環而且吠,彼遂為噬而死。某懼,因匿身於此,伺其他去,將逃焉。迨曉終不去,今即甘死於是矣。」休璟即召左右,令縛之。曰:「此罪固當死,然非其心也,蓋受制於人耳。願釋之。」休璟命解縛,其賊拜泣而去。休璟謝其僧曰:「賴吾師,不然,死於二人之手。」僧曰:「此蓋相國之福也,豈所能為哉?」休璟有表弟盧軫,在荊門,有術士告之:「君將有災戾,當求一善禳厭者為,庶可矣。」軫素知其僧,因致書於休璟,請求之。僧即以書付休璟曰:「事在其中耳。」及書達荊州,而軫已卒。其家開視其書,徒見一幅之紙,並無有文字焉。休璟益奇之。後數年,其僧遁去,竟不知其所適。(出《宣室記》)
【譯文】
唐中宗在位時,唐休璟為宰相。他有個僧人,說什麼事情多數能言中,擅長於降服鬼魔賊盜的方術。休璟對他很敬重。一天。僧人來對休璟說:「相國將要遭受大災禍,而且就在不遠的數月之內。然而可以驅除。」休璟非常恐慌,於是求他相救。僧人說:「我沒有別的辦法,只能獻你一條計策而已,請你按計而行。」休璟忙道:「全仗師父教誨!」僧人說:「如今天下的郡守,不都是相國任命的嗎?」「是的。」「相國應當在那些小官裡面,訪求一個無依無靠、家境貧寒、又有才幹的人,讓他作曹州刺史。他一定深感相國的恩德,於是就可以指示他辦什麼事情。等你找到這個人後,請來告訴我。」休璟又高興又表示感謝,於是遍訪各位親友,終於打聽到一個姓張的,家境十分貧寒,現正在京城充任小官吏。當天就拜他為贊善大夫。又過了十天。便任命他為曹州刺史。然後召見門僧對他說:「我已遵從師父之計,找到一個姓張的了。下一步該怎麼辦,你可以教給我嗎?」門僧說:「張君到曹州郡赴任的時候,應當叫他弄到兩隻狗,要有幾尺高而且是矯健兇猛的。」休璟點頭應允。事後,張君蒙受相國特意提拔之恩,卻又不明白他的用意,等到要去赴任的時候,便向休璟辭行,同時致謝道:「我的名聲和身份低微,不為人知,才識又十分粗淺。相國把我從默默無聞中提拔起來,讓我為大郡之守,由石米之俸而得二千石之祿。這等於涸轍之魚游進了東海,出窮谷而登雲霄,相國的恩德實在太深厚了。然而感恩之外,我所憂慮與擔心的是,不知相國這麼做的意圖是什麼。」休璟道:「為了發揮你的才幹而已,別無他意。然而常常聽說貴郡有許多良犬,我想要弄到兩隻驕健兇猛不同於平常的。」張君說:「一定遵囑照辦!」他到曹州郡後,過了幾天,便召集全郡的差吏,對他們說:「我受唐丞相深厚的恩德,從不知名的位置提拔了上來,作了大郡的太守。如今唐相國跟我要兩隻良犬,能弄到嗎?」有個差吏說:「我家裡養了一隻狗,品種、長相跟普通狗不同,願意獻出來。」張君非常高興,他便把狗獻出來了。狗被送到後,只見它有幾尺高而且很肥壯,胸脯有一尺多寬,神俊非凡,而且很有訓練。張君說:「相國跟我要的是兩隻,那一隻怎麼辦呢?」差吏告訴他說:「郡城裡面只有這一隻,其他的都是普通狗。但在郡城南面十里處有個村莊的一戶人家,也有這麼一隻。那家人特別愛惜那隻狗,除非老爺親自去,否則是要不來的。」張君立即命令備車,帶著很多東西去訪問那戶人家,終於弄到了那隻狗。這隻狗的形狀與差使所獻的那只沒有兩樣,但神采超過那隻。張君非常滿意,立即派一位親近差使把兩隻狗獻給了休璟。休璟十分高興,並且驚奇於這兩隻狗的形狀,認為是輕易看不到的,於是召來門僧觀看。門僧說:「要好好地養著它們,能夠解救相國災禍的,只有這兩隻狗。」過了十天,門僧又來了,對休璟說:「事情就在今夜,請相國嚴加防範。」休璟便留下門僧住宿。這天夜晚,休璟坐在臥室前面的窗下,命令十餘名親兵拿著弓箭侍立在臥榻四周,門僧與休璟在一張床上。到了半夜,門僧笑著說:「相國的災禍已經免除了,可以上床睡覺了。「休璟大喜,並向門僧致謝,於是撤走了親兵,與門僧上床就寢。到天亮時,門僧招呼休璟道:「可以起床了!」休璟立即起了床,跟門僧說:「災禍確實是免除了,然而那兩隻狗有什麼用處呢?」門僧說:「我們一起看看去。」說完便與休璟共同去察看蹤跡。走到後園裡,見一個人趴在地上死了,發現他的脖子上有血,可能是被什麼東西咬的。又見那兩隻狗正在一棵大樹底下,仰著頭往上看,只見一人明晃晃地躲在樹上。休璟驚奇地盤問道:「你是誰?」那人哭泣著指指地上那個死了的說:「我與他都是賊,昨晚上一起到這裡來,想要殺害相國,碰上這兩隻狗,圍著我們直叫喚,結果他被咬死了,我怕也被咬死,所以躲到了這裡,本想等它們走了就逃跑,直到天亮它們也沒走,現在只好死在這裡了。」休璟立即喚來親兵把他綁了。門僧勸道:「他的罪過自然應當處死,但這並非出自他的心願,肯定是受別人指使而干的,請把他放了吧。」休璟命人解開了繩索,那個賊叩頭致謝,哭哭啼啼地走了。休璟感謝門僧說:「幸虧師父相救,不然,我就死在這兩個人的手下了。」門僧說:「這全是相國的福份呀,哪是我所能夠救得了呢。」休璟有個表弟叫盧軫,住在荊門,有位術士告訴他:「你要有災難,應當求一位擅長禳厭之術的人給你驅除,可能會有救的。」盧軫早就知道表哥家裡有這麼個僧人,便給休璟寫信,請他求求這個僧人。門僧便把一封信交給休璟,對他說:「你所求的事,就在這裡面。」等這封信送到荊州時,盧軫已經死了。他家裡的人打開這封信看時,只見有一張白紙,紙上並沒有文字。休璟更加以為門僧是位奇人。過了幾年,這位僧人隱遁而去,不知他究竟去了什麼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