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8交際表現卷_0150.【蕭穎士】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唐天寶初,蕭穎士因游靈昌。遠至胙縣南二十里。有胡店,店上有人多姓胡。穎士發縣日晚,縣寮飲餞移時,薄暮方行。至縣南三五里,便即昏黑。有一婦人年二十四五,著紅衫綠裙,騎驢,驢上有衣服。向穎士言:"兒家直南二十里。今歸遇夜,獨行怕懼,願隨郎君鞍馬同行。"穎士問女何姓,曰:"姓胡。"穎士常見世間說有野狐,或作男子,或作女人,於黃昏之際媚人。穎士疑此女郎是野狐,遂唾叱之曰:"死野狐,敢媚蕭穎士。"遂鞭馬南馳,奔至主人店,歇息解衣。良久,聽見婦人,從門牽驢入來。其店叟曰:"何為沖夜?"曰:"沖夜猶可,適被一害風措大,呼兒作野狐,合被唾殺。"其婦人乃店叟之女也。穎士漸恧而已。(出《辨疑志》)
【譯文】
唐玄宗天寶初年,蕭穎士因為去靈昌遊玩,來到胙縣以南二十里的地方。這裡有一家胡店,店裡的人多數都姓胡。蕭穎士從縣城出發時天已經很晚了。縣裡的官員們為他設宴餞行用去了一段時間,到了傍晚才起程。出了縣城向南走了三四里路,天色就昏黑了,遇到一位婦女約二十四五歲,身著紅衫綠裙,騎著一條毛驢,驢身上駝有衣服。這位婦女對蕭穎士說:"我家住在順道往南走二十里的地方。現在天色已晚,我一個人走路很害怕,願意隨您一塊兒走搭個伴好嗎?"蕭穎士看看女子問:"你姓什麼?"女子回答說:"我姓胡。"蕭穎士常常聽人們說有野狐狸精,或者變成男人,或者變成女人,在天傍黑時迷惑人。蕭穎士疑心眼前的這位妙齡少婦就是野狐狸精變的,於是唾罵申叱說:"死野狐,你竟敢媚惑我蕭穎士?"立即打馬向南疾馳而去。蕭穎士騎馬來到胡家店,投宿店中,脫衣歇息。過了許久,他從窗戶看到路上遇見的那位少婦牽驢從大門進到院子裡。店裡的老主人出屋問道:"為什麼違禁夜行?"少婦回答說:"犯夜還算罷了。適才在路上被一個害了瘋犬病的人,喚兒是野狐,好懸沒被他唾殺我。"直到這時,蕭穎士才知道自己誤將店主的女兒當成了野狐精,不由得羞愧滿面,很不好意思。